您的位置:自考365 > 百味自考 > 自考同路人 > 向着高处飞翔

向着高处飞翔

2011-11-02 10:55  黑龙江省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委员会 【 】【我要纠错

  明亮的教室里回荡着极富磁性的声音,笔挺的西装让他稚嫩的脸庞多出几分成熟和自信。流利的日语从他口中流出,时而如浪花汹涌,时而如小溪潺潺……

  难道这就是几年前那个懵懂的不知世间酸甜苦辣的初中毕业生?难道这就是那个曾饱含屈辱的泪水的打工仔?

  少小离家

  1986年3月15日,周忠友出生在黑龙江省伊春市朗乡林业局,小兴安岭南麓群山环抱中的一个小山村。

  作为独生子,父母对他的疼爱自不待言,对他的期望也自不待言。看到别人家的孩子揣着大学录取通知书,一个个光宗耀祖地走出小山村,走出大山,每当这个时候,他的父母便更加紧了对他的教育,加深了对他的期望。以致于他的神经总是紧绷着,性格趋于孤僻,不愿过多与人交往,甚至为此令父母担心。

  也罢!只要学习能上去就行。

  然而事与愿违。那是一次普通的期末考试,他的成绩依然那样普通,甚至比上学期还下降了。在家等候佳音的父母看到这样的成绩单,真地是大失所望了。失望中,父亲从未有过的厉声斥责如海浪撞击着礁石。他像只可怜的小狗蜷缩在墙角,眼中噙满了泪水,心在咚咚跳着,生怕父亲的巴掌向他打来。望着父亲怒气不止的样子,他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爸爸,不要再说,不要再说了……

  他那幼小的,因为性格孤僻而又强于一般人的自尊心,此刻如沙砌的大厦,在巨浪的冲击下轰然倒塌。

  那个夜晚,小山村好静啊!人们似乎都已入梦,连狗儿都闭紧了嘴巴。只有他躺在床上,望着窗外的星星,脑海中开始了从小到现在的第一次认真的,对未来的思索。

  他知道,他的成绩在目前的情况下不会再有什么大的提高,他不可能在这里等到大学录取通知书,他知道这一切的后果则是父母的更深的绝望和更严厉的斥责,是暗淡无光的甚至更加痛苦的生活。他想走出大山,去外面闯闯,读万卷书不成,难道不能行万里路?也许有一条通往幸福未来的路正在大山外向他展开。

  初中毕业了,他毅然决定不再读书,要走出大山,走自己的路。父母这次是彻底地绝望了,他们怎么能容忍一个16岁的孩子不再读书,他们怎么能放心一个16岁的孩子去独闯江湖。哪里还敢斥责了,只有一次次的劝说甚至哀求。但已经无济于事了。都说80后的孩子天生就有着叛逆的性格,何况周忠友这个从小就性格孤僻且内向的独生子。

  2002年6月那个早晨,整个山村笼罩在晨雾中,不一会,乳白色的雾悄然流动起来,渐行渐远。远山近树逐渐清晰起来。雾继续飘去,融入缠绕着山巅的白云;青绿色的山上山下,一簇簇鲜花娇艳欲滴;牛铃响起来了,狗儿吠起来了,炊烟升起来了……而16岁的周忠友,一个山里孩子,又一次深深地吸了一口故乡那湿润而清凉的空气,转过身来,踏上了远赴南国的寻梦之路。

  初尝世事

  他的第一份工作是母亲托一位朋友介绍的——广东省东莞市一金属制品有限公司的一名小员工。

  第一天上班,与其说是兴奋,不如说是紧张。他近乎心惊胆战地敲开了经理办公室的门,以他有生以来也许很少有过的最美好的微笑站在这位对他来说可是大人物的面前。是啊!除了微笑,此刻的他还能拿出什么呢?然而经理那心不在焉的冰冷的脸庞,让他刚刚燃起的希望之火一下子跌进冰窖一般。他机械地跟着经理指派的接待人员走出了经理室,他似乎感到了自己在这里只是可有可无的空气中的一粒灰尘。果然,接待人员扔给他一件工作服,只说了一声“穿上”便走开了,似乎不愿意与他这个初中毕业生,一个孩子,多言半句。

  公司的大厅里从此出现了一个单薄的男保洁员。扫帚在挥动,拖布在挥动,抹布在挥动,每天重复着同一个动作。进进出出的人们似乎谁也没有在意他的存在,仿佛他是一个没有生命和灵魂的机器人。难道这就是他的南下之梦?难道自己的人生价值只是一台最简单的机器人也可以做的工作?他无奈,却又不平,心中总觉得有一股无名火在上升。

  没容他想好该怎样改变现状,事情就突然有了一个了结。那一天,公司来很多客人,对卫生工作的要求也就不同以往。他整整不停手地干了一天。来到食堂以后,累极了的他,饿极了的他,随便找个空位置就开始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吃得忘我的时候,突然一只陌生而又漂亮的手夺走了他的饭盒,他莫名其妙地抬起头来,只见一个“白领”装束的比他大不了几岁的姑娘瞪大眼睛向他大喊道:“你以为你是谁?这里是你能坐的吗?看你那脏兮兮的样子,快给我走开,别在这影响公司的形象了!”

  突如其来的斥责,尤其是那样漂亮的女人的无情的挖苦,使他一下子无地自容。是啊!他此时才注意到,自己的这身装束,这落魄的神情,在此时此地此些人中,是多么的不协调。他恨不得立刻死去,不再看那张姣好却又凶恶无比的脸,不再听周围人们的哄笑……他飞奔出公司大门。

  如果说,初中毕业不再读书是他人生的第一次辞学,那么现在,他人生的第一个辞职到来了。

  晚上,他独自坐在窗前。眼,已经红肿,泪,还在流着。他没有擦,任他们流到嘴边,涩涩的。他不知道自己已坐了多久,只知道月亮正在照着这个世界,但照不到他的心里,照不到他的出路。他不敢相信,南下之梦的第一次努力竟这样地成了泡影;他更不敢相信,他在世人中间竟是如此的卑贱。月光如水,静静地映在桌面上,映在他发白的脸上。他想起了那个小山村,父母起早贪黑干活的身影是那样的瘦小,被太阳晒得发黑的脸上,无情的岁月和生活刻下了那么多那么深的皱纹,还有那皲裂的手;他想起临行前父母心痛之余不得不说的那些关切而鼓励的话语,那充满期待的眼神。而如今……

  一阵冷风吹来,窗外的树叶沙沙作响,是那棵高大的白杨树。他打了一个冷战,脑子一下子清醒了起来。不!不能这样败下去,不能这样认输,我这么年轻,有的是时间和精力。我就不相信人们都这么势利,不相信努力不会最终得到回报。他拉亮了灯,宿舍仿佛一下子温暖了起来,一股力量仿佛回到了他的身上。他擦干眼泪提起了笔,以他一下子仿佛早熟了的大脑开始认真地自我总结起来,规划起来。

  窗外,月光依旧,星星依旧,在这个南国的深夜,忠实地陪伴着他。

  柳暗花明

  知耻而后进。他没有急于找工作,而是努力学习英语,以补充初中那点可怜的“库底子”。原来的公司里,不是有很多年轻人凭着一口流利的外语,就可以当上白领,就可以瞧不起他,就可以当众羞辱他么?

  当然,不仅仅是外语,他还仔细回想那些白领们在工作、社交场合是如何“大方得体”,如何处理事务的,并从中寻找自己所缺乏的一些必要的东西。

  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这一次机会真的来了——一家大型外企招人,而且是一家位列世界500强的企业。应聘的人数比他所能想象的还要多很多。退缩?自己只有初中毕业文凭,要想进来无疑于痴人说梦。不?不能退!权当是通过招聘过程,再一次检验自己在人们心目中的价值罢了。

  既困又紧张的等待后,晚上10点多,终于轮到他面试了。一位40多岁的中层经理和两位人事小姐,看了看这个稚气未脱的男孩,以似乎有些不信任的神态,开始了全英文的提问。个人介绍部分,他因为有了准备,倒也说得顺畅,但紧接着对经理提出的一个又一个问题,他的英文底子就逐渐地招架不住了。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啊!一瞬间,他的脑子里响起了一个声音,“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不好好学习呢?”可能是他的执着,可能是他的年轻所具有的发展潜力,也可能是刚离校不久的初中毕业生

  便具有的勇气,以及在这样的面试中出乎意料的“尚能招架”,总之,那位经理似乎被打动了,而且在面试最后还和蔼地给了他一个忠告:“英文的发音是很重要的,你做得很好。不过,更重要的是意思的表达,这一点上你的词汇量欠缺”。

  这个“词汇量欠缺”的初中毕业生,就这样出乎意料地通过了面试,开始了一份比较“正式”的工作。

  他的年纪毕竟太小了,文化水平又低,在这样的大公司里真称得上是“不起眼儿”,在同事中更谈不到受欢迎。然而,在上一个公司所受到屈辱,前一阶段的反思和准备,这时都变成了一股动力:做好每一项工作,只要兢兢业业就一定会赢得信任,陈胜不是说过“帝王将相,宁有种乎”吗?

  机遇常常是偶然来临的,只是很多人当时没意识到罢了。一次总公司开会,他的上司不小心把开会用的一份重要文件忘在家里了,让他快去取回来。回去时他是坐的公交车,一路还算顺利,可是取到文件时,一看表已经是八点五十了。他单程竟用了50分钟,而会议是九点半开始。他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骂自己太笨,如果来时就打车,现在应该赶回去了。来不及再多想,他打了一辆出租车就往总公司赶,并心急如焚地不断催促着司机。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都九点钟了竟然还能赶上堵车!而且看样子不是半个小时就能完事的。他推开车门,开始狂奔……先天就不是太好的心脏开始疼痛。他顾不上了,他不能放弃,必须和时间赛跑。在做着马拉松式的机械动作时,他似乎朦胧地意识到能否改变人们的看法,在此一举了。

  大汗淋漓、气喘嘘嘘的他终于在会议马上要召开的时候,把文件递给了在会议室门口焦急等待来回踱步的上司。上司来不及多说什么就急步进了会议室。也许是会议很成功,也许是上司又受到了总公司的表扬,总之会议结束以后,上司脸含微笑地走近他,亲切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了一句“以后好好干!”

  说来也怪,他觉得这件事以后他的工作似乎不那么难了,他觉得周围的人对他也似乎有了好感。这使得他更不敢松懈,事无巨细、脚踏实地、默默无闻地一步步走下去。真个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公司的人们,无论上下,无论学历多高,竟都真地开始喜欢这个只是初中毕业的大男孩了。

  重塑人生

  沉浸在喜悦中的周忠友渐渐地长大了,渐渐地适应了公司里的很多工作,渐渐地与这个公司紧密地融合在一起了。按理说,日子可以这样地过下去了。

  然而,正因为他长大了,正因为他能干很多工作了,他才发现,还有更多的工作他有心无力干不了。因为,他毕竟只有初中毕业的文化,工作中经验的积累和对别人的模仿,不能代替文化底蕴的自我蓄积。他开始感到焦躁,感到无奈,感到对未来又失去了信心。是啊!在当今这个社会,没有学历,尤其是没有学历应该代表的能力,要想事业有成,谈何容易?他又一次对16岁就放弃读书,对那个小山村的早晨的急于出走,而悔青肠子。

  人们常说:男人三件宝,在家有个好老婆,在社会有个好工作,在单位有个好领导。对于20出头的周忠友来说,好老婆目前谈不到,好工作倒也算得上,但最幸运的是,对他一生起了重要作用的好领导,却让他“摊”上了。

  一天,上司特意把他叫到办公室,语重心长地说:“小周,你工作很勤快,人也挺机灵的。但是以你的资历在我们公司,即使再怎么努力干,也不会有太大的突破。我想,你应该趁着年轻再多学点东西,毕竟技不压人啊!现在这个社会,什么学历呀能力呀的,都要求的。如果你肯去挑战的话,会有个不一样的人生等着你呢!哈哈……别人我不清楚,对你我是知道的,你能有这个魄力!”

  于是,少小离家的周忠友,为了那些关心爱护他的人,为了远在塞北挂念他的父母,为了有个更不一样的人生,也为了挑战自己这个“天生不是念书的材料”,在他只身打拼5年以后的2007年,又回到了塞北这个生他养他的地方,进入黑龙江省鸡西市的天立外国语学院,开始了日语专业的学习。所幸运的是,21岁的他,兜里已经有了辛苦5年赚来的几万元钱,暂时不用为衣食忧。

  虽说小小年纪,工作已经干得不错了,可是学习,对于告别学校生活这么久的他来说,真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于是,每天早晨4点左右,我们便能在宿舍外面,在操场上,在路灯下……看到一个执着地读书的身影,听到朗读课文的声音。

  毕竟他学过英语,尽管程度太浅,但也知道,初学一门语言,发音是至关重要的,是成功的第一步,他不能输在起跑线上。5年的社会闯荡,公司领导和员工的熏陶,已经给了他“只要工夫深,铁杵磨成针”的信念,他又拿出了当年工作的劲头,每天早晨用两个小时练习语音。由于天性孤僻,以前他很少说话,不用夸就是一个只做不说的人。而现在每天这样说,嗓子真是吃不消,很快就沙哑了,一说话就痛得要命。没办法,只能每天吃含片暂时缓解。如此两个月下来,他的发音已经非常标准,虽然还是一些简单的会话,但已经让周围人感到了这个小子着实的厉害。

  “说”的关一过。他就开始冲击“笔”这一关,语言毕竟是有音有文字符号的。每个星期,他只休息半天,其余六天半,加上早晚,他都埋头在书本和练习册上,一段时间下来,练习册已经写满了厚厚一大摞。

  会说了,也会写了,他又不满足了。语言本来就是用来进行人与人之间交流的。不交流,学之何用?可是我们曾说过,从小性格孤僻,他很少与人交往。与人交流,他根本不入门。好吧!那就下决心改变自己,学会开朗,学会健谈。于是他开始主动与人“没话找话说”,主动“参和”到别人的谈话中。一开始遭到别人的不理解成了意料中的事,成为别人饭后的话题也是常有的事,冷嘲热讽常常让他想到了放弃。然而,每当这时,他的脑海都会浮现出当初刚南下时那个小清洁工在食堂里受到屈辱的一幕,那漂亮却又陌生的手,那姣好却又无情的面孔,那如刺心肺的喝斥,那周围人的哄笑……,还有后来的公司里他一步步走过来的路……

  日久见人心。渐渐地,他的真诚,他的谦虚好学,他的与年龄似乎不相称的坚韧,打动了老师和同学们。就像在后来的公司那样,他又一次赢得了人们的理解和尊重,并选他当了班长,给了他与人交流的更大空间,一个在大学生中展示的平台,一个能加速改变和提高自己的机遇。

  一个新的周忠友,一个完全不同于16岁那个小山村里的周忠友,一个不同于南方打工生涯的周忠友,渐渐地重塑出来了。他的学习成绩在学校里可谓是数一数二,其他方面的表现更可以说是同学们中的楷模。第一次高教自考,四门专科课程他一次性高分通过。开始顺理成章地一步步向着本科毕业的目标,不!也许是向着更高的目标,迈进!

  ……

  教室里极富磁性的声音停了下来,他望着窗外,不知在看什么,目光里有着一些东西,一些在他这个年纪似乎不该有的东西。同学们感到了一种心灵的震颤,捕捉不到却又实实在在的震颤。教室里静极了,静得两只小麻雀竟然大着胆子落在了窗外的窗台上……

  啊!远山之上,一只鹰正乘着气流,向着高处飞翔!

  后记:上面这篇文章是笔者于2008年秋落笔的。时过三年,再次和故事中的主人公周忠友联系时,却联系不上了。据他的同学说,他已经去了日本国,或者是继续学业,或者已经在那里就职。但愿他在异国他乡继续向着高处飞翔。

本文转载链接:向着高处飞翔

分享到:

上一篇:自考之旅

下一篇:轮椅上的自考路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