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百味自考 > 自考同路人 > 从护士到导演的华丽转身

从护士到导演的华丽转身

2011-11-02 10:32  黑龙江省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委员会 【 】【我要纠错

  清风吹过的哈尔滨工业大学校园,回荡着青春的激越旋律。

  “CUT,OK!”随着一声清脆而毫无迟疑的声音之后,22个青春绽放的面孔上露出了无以言表的兴奋之情,现场掌声一片。坐在监控器后的哈尔滨姑娘荆锐手举着刚刚翻过最后一页的拍摄脚本和她的同伴们一起欢呼雀跃。

  弯弯的校园小路,好长好长,而它的另一端就是哈尔滨数字影视专修学院教学楼。也许是命运的安排,2004年8月20日那一天,已经参加工作4年的荆锐却徘徊在学院门口,是继续自己颇感惬意的医院工作,还是重回校园开始为期4年的自学考试?

  “知识、能力、素质、创新!”学院的教学理念震撼着她的心灵,并更加坚定了荆锐的信心:我要参加自学考试,我要放飞我的导演梦!

  选择 圆梦后的职业规划之惑

  因为父母工作的缘故,荆锐是由姥姥一手带大的。

  “永远也不能忘记,在寒冬的哈尔滨大街上,妈妈用三轮车推着穿着厚厚棉袄的姥姥去医院点滴的情景。我在旁边一路小跑地跟着,倒着坐车的姥姥用厚厚的围巾捂住眼睛,以抵御风寒和忍受疼痛。那时我就下定决心,要学会打针, 这样姥姥就不用出门就医了。”荆锐说。那一年,她6岁。

  10年后,1997年,16岁的荆锐如愿考入了哈尔滨医科大学职业中专,学习当时热门的护理专业。儿时的梦想终于得以实现,在知识的海洋里她如饥似渴,奋力遨游。3年校园后的荆锐已经对专业知识游刃有余,随后毕业分配到原哈尔滨建筑医院工作,成为了一名真正的白衣天使。

  穿上白大褂的那一刻,荆锐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姥姥再也不用那么难受地去医院看病了!然而,还没容得及外孙女的孝心奉献,老人家就去世了。

  泪流满面的荆锐趴在姥姥身边。好心痛啊!

  作为外孙女的自己原本奢望通过学习医护专业来表达对姥姥的爱,但却没能做到。童年的梦想让她产生了困惑。

  随之发生的另一件事,再次让她的梦想动摇。2003年,荆锐的大舅被确诊为肺癌。当时家里的经济条件有好转,买了一台DV机。“不能再像姥姥那样,没能留下平日的生活温情画面记录。我们要为大舅留下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笑容。”

  在查看了一本小小的说明书后,荆锐便成为这台机器的“掌镜人”。镜头记录了家人开心的笑,也记下了家人无助的泪水。荆锐的大舅也因此心境稍稍好转,坦然面对现实的生活,坚强地与疾病进行抗争。功不可没的荆锐,透过这小小的DV镜头强烈地感到,白衣天使只能帮助人们的身体,而精神上的健康传播更重要。艺术!我需要掌握一门艺术,这才是自己的真正梦想。心驰神往之后,荆锐又感到好笑,仅仅靠自己喜欢一台DV机,就能断定了自己的追求?自己的知识功底似乎已经决定了很难向更高的艺术层次攀登。

  学艺术的想法虽然暂时作罢,但荆锐并没放弃对DV的痴迷。周末休息,家里的大事小情,附近街邻生日宴会,都有荆锐手持DV忙碌的身影。除此之外,她还开始自己动手剪辑。看到一个个加入了自己“编导思想”的DV作品,心中也有了一份小小的自豪感。尽管她知道,这些作品离真正的艺术还相差甚远。

  一个偶然的机会,荆锐看到了自学考试广播电视编导专业高中起点本科的招生简章。仔细读过后,她兴奋异常:苦苦追求的艺术就是它!但选择这个4年的全日制形式的学习,不仅意味着放弃原有的收入颇丰的工作,放弃自己7年学习和工作的专业,同时一个更现实的问题是,上学需要的学费还要伸手向家里要。家里的经济状况自姥姥生病后一直没有恢复,或许参加个短训班是个好办法?这时,恰好一个单位举办影视摄录短期培训班。几天下来之后,荆锐的感觉是:不解渴!

  哈尔滨工业大学的校园小路好长好长,荆锐在这里走了一遍又一遍;学院的招生简章整整四个页面,荆锐在教学楼下读了一遍又一遍。经过一个星期的漫长考虑,最终,她把学影视的想法告诉了父母。父母听后都大吃一惊,兴趣怎能变成专业来学?而且这和现在的工作简直是风马牛不相及。短暂的平静之后,荆锐说出自己的考虑:“尽管我年龄大了,但我不光是要学习自己感兴趣的专业,我更喜欢这个事业,我也有这个激情和毅力把自学完成!”女儿如此执着,父母很理解。2004年9月1日,荆锐带着自己新的梦想,带着那份追求艺术的狂热,走上了哈尔滨数字影视专修学院助学,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广播电视编导数字影视制作专业高升本的自考征程。

  超越 自考路上突破三道难关之韧

  再次回到久违的课堂,荆锐信心满满。

  然而,第一次进教室落座的那一幕,至今难以忘怀。环顾一周,全班30个同学,除了荆锐和两个部队复员士兵外,全是“小同学”。

  学习文化课,荆锐首先面对的是三道难关。

  第一道难关是美术。数字影视制作需要具备美术基础,可在上美术课时,一点基础没有的荆锐,画得一塌糊涂。有一次,老师让画一个有立体感的球体,她一下子就画成了一个大黑团,全班同学的哄堂大笑,弄得她很不好意思。还有一次,她自认为画得好看的大头菜,回到家里给妈妈看,妈妈把画纸转了720度也没看出是个啥。

  老师告诉她,窍门是熟能生巧。于是,每次课后,她都独自留在画室反复认真练习,回到家更是利用一切时间练素描。每天晚上关上大灯,看窗帘的明暗关系,画桌子、凳子、烟灰缸、电视机……,家里的画纸堆了一堆又一堆。

  第二道难关是英语。初中基础英语要实现向大学本科英语的跳跃,对于荆锐来说,以往想都不敢想。而现在则不同了,将来的操作软件,多数都是国外先进的原版软件,这个门槛如果跨不过去,自学考试只能满盘皆输!

  “破解的办法是,自加压力,多记单词,多背句子。兜里每天都装着英语卡片”。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都成为了荆锐的记忆通道。

  第三道难关是计算机基础。“我对DV痴迷,但对于电脑却属于白痴。”荆锐对于自己的这个“隐私”毫不隐瞒。直到几年后她还不知QQ怎么用,但这并不影响她对影视编辑软件的熟悉。自考必须科科都考试通过,她自知计算机基础差,考试丝毫不敢怠慢。计算机课程的重点、难点,她不知背记和操作了多少遍。

  功夫不负有心人,如此坚持,三大难关一一被突破。自学考试单科结业的27门考试课程,她每门都是一次顺利通过,电视广告制作课程更是取得了99分的好成绩。自此,在荆锐的学习词典里,已经抠除了“难关”这两个字!剩下的是如何在自学考试的路上坚持并超越。

  随着对数字影视制作专业学习的逐渐深入,荆锐越发认为自己当初的选择是完全正确的。这不仅仅是一个新的知识领域的学习探索,更是一个用理论指导实践,提高自身本领的快乐过程。这么说,是缘于一次实践操作课,荆锐有了第一部课堂处女作——《我的未来不是梦》。尽管这是一次老师布置的既定作业,但荆锐完全是以一个刚刚学到新知识的导演身份去完成的。这部MV的拍摄,由5名同学共同来完成,荆锐负责录制、剪辑两个环节。其中有一组镜头,寂静的画室只有一个人,灰暗的背影下是不停的画笔,一静一动中,人物的内心世界得到充分的刻画。“我想表现主人公的一种孤独感,但这种孤独感并不可怕,因为画笔的动,为他增添了意境。这似乎也是对我的一种写照。”最终,这个作品获得学院有关专家的好评,荆锐也再一次收获了对这个专业的自信,更加坚定了走自考之路的决心。

  有人说,学艺术专业很悠闲,可以“上上课,跳跳舞”。而对于荆锐来说,“上上课,拍拍片”并不悠闲,尤其是像她这样想通过拍摄为自己积累经验的“先知先觉者”。全情投入可能是她的全部态度了,面对每一个老师布置的选题,不但要做好,还要做到有自己的想法。

  2006年,当荆锐从报纸上知道哈尔滨市有一位叫崔玉成的老人,多年如一日,清除城市“牛皮癣”、义务为公交乘客破零钱的事迹后,决定拍摄一部纪录片。选题经学院认可后,荆锐组织了6人拍摄小分队。为了保证效果,拍摄小分队整整一个星期每天早上3点半就集合出发,原因是崔玉成那个时间就开始工作了。在后期制作上,荆锐还亲自撰写解说词并负责配音。最终,《崔玉成感动社会》专题片完美出炉,并成为当地街道办事处等多家单位的指定党员电教音像资料。

  在校四年间,荆锐参与策划、拍摄了40余部DV作品,实践动手能力得到了长足进步。

  腾飞 导演梦想完美演绎之巅

  “我们这个专业的学习、提高,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荆锐清晰地认识到,在学习乃至今后工作中,取得胜利的前提条件是要有强大的团队精神。

  荆锐在班级里年龄较大,同学都亲切地称她为大姐。她不仅谦逊好学,而且愿意帮助身边的同学。同学们无论是在学习上还是在生活中有困难,她都会竭尽全力去帮助。她说:“在校学习期间,在我的能力范围内绝不让一个同学掉队,要和他们一块儿进步。”一次在拍片时,负责摄像的同学生病了,她二话没说扛起摄像机投入拍摄。看到同学们拚命干的时候,作为导演的她感动得一边泪流一边拍摄。

  身为校学生会主席的荆锐,在充分调动学生会成员的积极性与创造性的同时,把学校的各项活动组织开展得有声有色。

  现在,在哈尔滨数字影视专修学院,荆锐已是“著名导演”,同学们都习惯地称她为荆导、荆大姐。

  荆锐的付出也赢得了中国移动、肯德基等一些知名企业的青睐,他们纷纷主动与学校联系,要求荆导为其拍宣传片。2005年6月,荆锐为中国移动哈尔滨分公司相继制作了动感地带宣传片《思想》和《短信情缘》。与哈尔滨江风渔音像公司合作,2006年5月拍摄制作了《肯德基黑龙江市场宣传片》;2007年1月拍摄制作了《中国百胜黑龙江市场晚宴》;2007年6月拍摄制作了《肯德基黑龙江市场拓展活动》;2007年10月拍摄制作了《肯德基黑龙江市场老总邵桂华宣传资料片》。同时,荆锐还涉足我省旅游产业的推广工作中,2004年10月为我省肇东市普济寺拍摄宣传片《普济寺》;2006年6月编辑制作了短片《兴安杜鹃红》。

  荆锐也因此多次获得了学院各种奖励,成为全院学生学习的典范。2005年12月自拍的DV片《天使的梦》获学院DV片大赛优秀奖;多次获得优秀学生奖;2007年实践作品《学院宣传片》获得学院优秀奖;2007年10月,作品《伊梦情侣钻戒》荣获第二届全国大学生广告艺术大赛黑龙江赛区三等奖。

  追求  专业突破奋斗路径之搏

  很多DV爱好者听说哈尔滨数字影视专修学院有个学生“著名导演”——荆导,都纷纷打听情况,想做业务交流。但得知她是一个温文尔雅的女同学时,都有些出乎意料。面对记者的采访,她并不能侃侃而谈。但是,如果去了她们的拍摄片场,你就会发现一个别样的荆锐。

  “只要一到拍摄现场,我就能发挥出来了,那是我的舞台!”

  2008年《我们的大学》在学院的组织和支持下,经过重重选拔,最终确立了以导演荆锐为首的DV剧组。

  《我们的大学》主要是以自考生学习生活为题材,全部由自考生自编、自导、自演,全方位地展现了80后青年的个性和风采。“荆大姐”的敬业精神感染了剧组的22名同学和全校师生。大家发挥各自优势,推动拍摄的进程。当得知缺少一个中年男性演员时,学院王副院长自告奋勇,虽然在片中仅有一个镜头,就是用力推三轮车。即使是“友情赞助”,荆导对这名特殊演员的演技要求也不折不扣。

  编导一部片子,谈何容易,光是确定内容,确定人选就够忙活的了,况且,执导过程中, 还有太多太多的困难。服装、道具、置景,哪处也离不开荆锐这个“核心人物”。白天,忙碌了一整天,晚上还要构思下一个镜头,说是没有吃饭睡觉的时间似乎并不夸张。荆锐有一个怕,就是怕不周密、不完善。所以她反复研究、论证、讨教,直到每个环节都满意为止。

  荆锐有压力,更多的是信心。她说,有学校和老师的支持、帮助,我一定要带好自己的团队,一定要把片子拍好,一定要在全国自考生里留下哈尔滨数字影视专修学院师生的风采,向全国人民展示当代自考生的形象,把这部DV片做为给母校的一份厚礼。

  《我们的大学》拍摄完成后,荆锐独立完成了这部电影的后期剪辑工作,从宣传短片到最后的成片,近6个月的后期工作,荆锐在享受着每一个过程。有人说荆锐太傻了,为了这部片子放弃了进入电视剧组的拍摄机会。“这是你再次被圈里人认可的好机会,剧组的制片亲自登门你都拒绝,你的脑子里都在想什么?”进入影视剧组是荆锐最向往的,荆锐面对这样的选择也心动过,可如果放弃《我们的大学》最后的收尾工作,意味着一年半的努力白费。“我不能半途而废,《我们的大学》无论最终评选结果怎样,我不后悔现在的选择。”

  正是这样的执着,2010年《我们的大学》绽放光彩,获得了中国澳门国际数字电影节暨数字技术博览会入围奖; 第二届全国校园DV摄影作品展示活动DV赛项大学组一等奖。当荆锐在人民大会堂新闻发布厅里领取至高荣誉,看到庄严的国徽时,她落泪了——这是所有龙江自考生的荣誉啊!

  “当初从护士到自考生的选择,让我终身受益。现在,我已经完全通过了学位考试。接下来,我要思考的是,如何将自己的精神产品奉献给更多的观众。”已经小有名气的荆锐越发觉得自己在这个专业的学习上永无止境,必须时刻让自己的思维动起来。

  黑龙江省提出加强生态省建设的口号后,她主动与省林业厅联系,寻求合作。起初,对方并不认可。但当荆锐把自己的作品亲手呈现给对方时,对方决定让她一试。当对方提供了7本素材带,要她剪辑成一个12分钟的宣传片时,荆锐热血沸腾!

  “一周时间保证完成任务!”

  结果当然无悬念。荆锐凭借着她通过自学考试学得的扎实的理论基础和实践经验,又一次为自己赢得了机会,也赢得了信誉。随后,黑龙江省林业厅又将公益宣传片《太平沟湿地自然保护区》、《绥滨湿地自然保护区》、《呼兰湿地自然保护区》三部重量级作品全权交由荆锐负责。

  在这三部片子的处理上,荆导的导演理性光辉再次得到闪耀和升华。“做好环保题材的片子,自己首先要具备完备的知识,我在工作的过程中了解了很多环保要素,倾注了自己对大自然的热爱之情”。“在第二部片子对面积的处理上,我用了一个地图特效,让人一目了然。”这些看似不起眼的细节处理,实际上蕴涵了荆锐对作品的理想追求,折射了一个青年追梦者的奋斗路径——不满足既有成绩,不停止艺术追求,不放弃理想希望。

  四年自考路走下来后,荆锐收获到的不仅仅是一纸文凭,她真的是半路出家,以一个自考毕业生的身份,竟然跨进了哈尔滨市电视台,成为《阳光宝贝》栏目组里一名名符其实的职业编导。虽然从事了本专业,但做少儿节目跟孩子打交道,她又是从零做起。为了让孩子们能够在荧幕前展现最好的自己,荆锐在拍摄前跟孩子们打成了一片。从此她的包里多了棒棒糖和小玩具。有的孩子叫她荆锐阿姨,有的孩子叫她荆锐妈妈。

  “要让孩子在录制节目的过程中收获快乐,更要让他们懂得什么叫爱”。2009年5月12日汶川地震一周年,荆锐发起了黄丝带倡议,20个孩子,制作了几百个黄丝带在街头义卖,所得善款通过红十字会捐往灾区,让爱传出去,也让孩子们在传递爱的过程中懂得了博爱的含义。同年6月1日,荆锐通过哈尔滨市红十字会,邀请了2009年度哈尔滨市政府惠民项目先天性心脏病治愈患儿,参加了阳光宝贝庆“六一”的活动――“同在一片蓝天下,让爱传递爱”。哈尔滨市领导亲自参加活动,陪孩子们一起度过了让孩子们难忘的儿童节。

  是啊!职业编导的更大舞台的确给了荆锐更大的成长机会。从2010年第三十届中国·哈尔滨之夏音乐会 “阳光宝贝唱红歌”舞台上的执行导演,到2011年“天朗杯”阳光宝贝少儿春晚的总导演;从栏目的普通编导,到成为栏目的执行编导,协调栏目组各个环节的工作,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碰到多大的阻力,她都能够带领她的团队打最漂亮的“战役”。“我们的团队发挥出来的力量是巨大的,看到战友们忘我的工作,我流泪了……”

  荆锐还响应国家教育部的要求进行自主创业。2006年与哈尔滨市园方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合作,创办了自己的影视制作部,独立开展业务。2007年她又开展了婚礼服务项目。从自主创业至今,荆锐已经成功策划了传统中式婚礼、朝鲜族婚礼、自行车环保婚礼、影子婚礼等几十场有创意的主题婚礼,不但取得了一定的经济效益,还为自己的创业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如今,她依然在路上……

本文转载链接:从护士到导演的华丽转身

分享到:

上一篇:春之娇子

下一篇:浪子回头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