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自考大讲堂 > 嘉宾访谈:自考到底该不该取消

嘉宾访谈:自考到底该不该取消

2009-04-03 16:45  中国教育在线 【 】【我要纠错

  [主持人]:这里是由考试在线频道、中国教育在线联手举办,自考365网络合作支持的直播访谈节目。本期话题:自考到底该不该取消?在节目中我们将请到资深的教育专家为您答疑解惑。如果您想参与到我们的访谈中来,可以把您的问题以文字的形式发送给我们,非常欢迎您的参与。

  [主持人]:著名教育家、武汉大学的前校长刘道玉在《彻底整顿高等教育十意见书》中呼吁对高等教育进行一系列彻底整改,其中一项“废除自学考试制度”这项建议引起的争议是最大的,有人力挺,认为目前自考教育管理混乱,成了某些学校或个人敛财的手段;也有人反对,觉得自考作为我国统一高考的一项重要补充,不能轻言废除。那么,自学考试到底该不该取消呢?今天来到我们的演播室的嘉宾是北京城市学院副院长、自考教育管理专家陈宝瑜老师和自考教育管理专家刘宝春老师,欢迎你们的到来,和我们的网友朋友们打一个招呼。

  [陈宝瑜]:大家好。

  [刘宝春]:大家好。

  [主持人]:刘道玉先生在文章里提了一个数据,就是全国平均大学入学率已超过23%,不少省市已达到高等教育普及阶段,2009年广东省将达到78%,我国的高等教育规模今非昔比,所以他认为高等自学考试已经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所以应该取消这种制度。你们二位的立场是什么样的呢?

  [陈宝瑜]:我觉得刘道玉的意见怎么说呢,自考考生的数量是有所减少,比如说2000年的时候,是每年1300万人次,现在大概900万人次,有所减少但是也没有到取消的程度,而且原因复杂,要加以分析,我觉得他的观点不太准确,应该进一步分析这个原因是什么,情况怎么样,是不是到了不要办的地步,我觉得还值得商榷。

  [刘宝春]:我觉得刘道玉对自考制度的了解还缺乏深入全面的了解,因为国家对自学考试制度的定位,不是说完全作为高等教育、普通高等教育的补充来建立起来,其实它的功能只是一个功能,所以说不能作为现在补充的功能来讲说它作用不大,可以取消了,其实它的主要功能不是这方面的功能,我想他应该对现在的教育形势做一个更深入的调查。

  [主持人]:您二位的意见是说不能取消,刘道玉先生建议取消自考制度的第一个原因是从2006年开始,自学考试连年减少,逐渐出现了萎缩现象,对这个现象你们是怎么看呢?

  [陈宝瑜]:我觉得参加自考的高中毕业生确实是在减少,过去50-60%,现在不到20%.但是另外一些生源增加。我说的有四个生源。第一,中职毕业生,中等职业大发展这几年。现在每年,去年600多万,今年800万,有些毕业了就可以工作了,有些毕业了还愿意进一步升高职,这一块的生源增加。第二,在大专毕业生中要升本,有普通高校的,有高职的,有成人的,也有网络的等等,这积累了一大批专科毕业生,他们要求再提高,要续本科,这个生源在增加。全国有接近2000万这样的生源,像北京每年都有十来万这样的生源。这是第二块的增加。第三,城市里打工人员,打工的人员有相当一批是年轻人,他们有很多是初中的,他们要工作也要学习,这一部分有的要参加自学考试,当然他们一般是业余时间,或者是网络,但也是自考的一个服务范围。第四块就是非学历教育这块,他不一定拿学历,他是要拿能力,他要考职业资格,要上岗,或者进一步提高的职业证书,这块增加很快,经过自学来提高这个能力的大概有1000万人。所以我认为有一个市场,就是高中市场在减少,另外有一个市场在上升。所以总的来说有增加。所以我认为不能简单说就是在萎缩,要分析它结构性的变化。

  [刘宝春]:自学考试首先它的主要的目标不是对准高中这些没有进入大学的学生,他是面向全社会继续教育,终身教育的体系。所以刚才陈校长说的很对,高中就是进入大学的机会,由过去的独木桥到现在很宽阔的道路了,绝大多数的高中毕业生都有进入普通高校或者高职、高专学习的机会了,这部分的生源有减少是很正常的现象,而且不能以前几年很快的增长,没完没了的,这是不可能的,应该有一个回落。第二,自考和多种行业合作,培养了很多人才,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包括和统计局,信息产业部,国家海关总局这些都发生过合作关系,都为行业培养了大量人才。比如北京的小学老师,现在小学老师总数的23%都是自考学习,使他们达到了学历标准,使小学的老师整体素质得到升华,护士队伍,大概33%的护士都是自考的。所以说补充的教育功能是一方面。随着现在高等教育的发展,这方面的功能肯定逐渐削弱,但是我认为不可能没有,而且某些方面是其他方面不能代替的。即使是到了高等教育完全普及了,自学考试仍然有存在的必要,不可能取消。

  [陈宝瑜]:对于北京来说,今年考生10来万,现在预测75%的录取率,就说还有25000人没有被录取,按我们的体会,还有1万人愿意接着学习参加自考。

  [刘宝春]:自考人员下降是不争的事实,但是自考是世界上开放教育最大的一块。

  [主持人]:刘老师一直强调自考的功能性,自考这块有所降低,但是整体还是平稳的一块。刘道玉先生建议取消自考制度的第二个原因是,“自学考试仍然沿袭了普通学历教育,助长了唯学历论,除具有学历统计的意义外,并不能达到真正提高人们技术和能力的目的,而且造成了某些文凭泛滥”,对这个问题,您二位怎么看呢?

  [陈宝瑜]:自学考试的形式,教育和考试相结合的形式,有不可替代性,这是我一贯讲的,不可替代。为什么不可替代,有几个不可替代。第一,咱们就拿普通教育和成人教育比较一下,第一它不能考试就能入学,有很多种种原因不愿意参加高考了,或者因病,或者因为其他的原因,这个就给他敞开了大门,不需要你考试就可以入学。第二个不可替代,这种自考形式的学习,你什么时候学,在哪学,到哪上学,学什么专业,你是多大年纪,你是什么学历,你是全日制学,还是业余学,你是面授还是网络授,一概由你自己决定。这样就和你的兴趣结合起来,对挖掘他的特长很有好处,对他的个性发展很有好处。这是第二个不可替代性。第三个不可替代性,就是这个助学教育非常灵活,既教考分离保证了你的质量,又给你灵活性,你愿意学一门,你愿意同时学五门,你说你白天学,是晚上学,都为你服务,可以根据自己的时间安排。非常适应各种人,有各种需要的人,特别是那些已经工作了的人,他用业余时间,或者礼拜天来学非常适应他。特别是助学把面授和网络教学结合了,如果面授没有听,可以网络学,可以补上。我说这三条是普通高等教育和成人高等教育不能替代的,由于不能替代,所以有它存在的空间和它的必要性。

  [刘宝春]:我很赞同陈老师说的,我觉得第一,它的开放性,不分年龄,不分性别,不分基础文化,谁都可以学,这是一个,没有能做到这点的。第二,非常灵活,真正体现了以学生为主体的教育理念,这个理念现在市场上提了这么多年了,我认为这个是贯彻最好的。第三,教育品德的替代性,任何一种教育,残疾人能学习吗?服刑犯人能学习吗?自考都可以。现在我们国家凡是有围墙的大学,我觉得都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陈宝瑜]:从制度上来说教考分离,宽进严出。刚才刘老师说质量不能保证,这个东西,教考分离这个制度比封闭大学的质量保证性还要好。因为学生考试,不可能针对性启发你就念什么就可以了。现在有的学校有很大的弹性,我可以指导的有针对性,这个针对性不能很强。这个机制激励学生,要通过考试,要好好学习,所以出现了很多努力学习的一些人,所以说哪个地方管理不严格,或者出了问题,我觉得那是管理的问题,哪个地方也有管理问题,自考也有管理问题,普通高校难道就没有管理问题,从制度上来讲它有优越性。

  [刘宝春]:自学考试继续了普通高校的学历教育,所以他提出唯一学历论,这个肯定是不对的,但是包括普通高校在内,包括自学考试在内都是学历教育,学历教育我认为是教育的一个重要的内容,学历还是必要的。第二个问题,是不是助长了滥发文凭。我一直做自学考试的管理,就我的体会来讲,北京自学考试的各种管理制度非常严格,除了实行教考分离以外,包括自学考试的管理都是非常到位的,在我们的心目中我们北京的自学考试制度是非常严格,有良好的考风考纪。如果有一旦夹带纸条,夹带书本,虽然你说没有看,但是一经发现就按照违纪处理,你的成绩马上取消,如果真发现看了,那把你的历史成绩都要取消掉,所以说这个处理也是比其他的考试更加严格。这样的话,质量有保证,而且不是滥发文凭。自考的毕业率和学生量来比较,九十年代毕业率是很低的水平,不是别的教育能比的。所以滥发文凭我觉得戴到自学考试的头上来是不合适的。

  [陈宝瑜]:国际上有26个教育大国认可中国的自学考试学历,这些国家对于其他的教育形式,除了个别重点院校以外,并不认可,就对自学考试,觉得是国家考试,他认可你。这也说明了自学考试的制度,产生的一个积极效应。

  [刘宝春]:自学考试本科毕业生在考研究生当中,法律专业,就是律师职业资格证书当中,包括其他的就业当中都很有竞争力的。

  [主持人]:也就是说可以学到真正的技能。

  [刘宝春]:说到技能我觉得理论和实际脱节,不只是自学,我觉得是中国教育长期以来存在的问题,自学考试有这方面的问题呢?也是有的。因为自学一门一门的考试,同学很大程度是注重课本的学习。现在教育理念是育人,育人最重要的功能是学会学习,学习好的品质品德,学会工作,是这么几个方面,学会学习是放在第一位的,因为社会不断先进,科学技术不断的发展,所以学会学习是第一位的。

  [主持人]:二位已经就武汉大学前校长刘道玉先生就废除自学考试制度做了详细的分析,二位老师都认为他分析的原因有所偏面,自学考试不应该废除。他提出第三个观点说在具体的执行过程中舞弊现象非常的严重,取消自学考试是规范考试学风的需要,您二位怎么看?

  [陈宝瑜]:我认为,自学考试中有没有考生舞弊呢?肯定是有的,但确实是很小的支流,据我了解,大部分的省自考都是很到位的,个别的省有舞弊现象,是多方面原因造成的,有管理的问题,也有其他的问题。其他的教育考试也是有的,不只是自学考试才有的。在其他的考试中,比如说上学虽然有入学门槛,但是很低,学习完成的过程很轻松,整个的管理过程也很松散,这样的现象也是存在的。但是自考在这方面是没有的。我觉得确实对舞弊现象予以重视,净化考试风气,也是很有必要的。

  [刘宝春]:刘教授提出加强管理,我觉得这个意见值得我们认真研究这个事情,某些地方出现管理不严格,一些考风的问题,我觉得这不是自学考试制度带来的,不只是自学考试有,别的也有。这一方面在管理上是否有所放松,我觉得还是按照要求加强规范管理。还有,社会风气的问题,我觉得普遍要进行考风考纪的宣传。我们在北京,北京的自考抓得很严,你这个单位的学生发现了作弊,马上通知你给你这个院校进行批评,第二年这个考生还不准你考试,很严厉。就这么严厉也不见得哪个地方的都好。

  [陈宝瑜]:现在我不太清楚,前几年的时候,北京的违纪率只有万分之几。而且据我所知,在很多省也是很好的,只有少数个别地区,有这种现象,我觉得即使是这样的现象也应该严格管理。

  [主持人]:你们认为管理制度需要改革,这是一方面。

  [刘宝春]:关键是执行的人能不能按照管理制度管理。就是人的管理,我觉得是一个主要的,自考的管理制度,相对来讲,作为一个考试制度还是很完整的,也是很严格的。

  [主持人]:还有什么需要改革呢?

  [刘宝春]:废除自考引起这么大的争议,我觉得是一个好事,从另一方面是对自考考试是一个促进,可能是存在一些问题,有一些不合理,几个方面需要解决。第一对自考的发展需要有一个科学的,准确的定位。一定要把主要的精力立足于终身教育体系,咱们国家自学考试的定位就是作为职业教育、继续教育的形式构建的,所以一定要把终身教育和继续教育作为宗旨。自学考试制度到现在不到30年,作为一个教育的形式来讲,是一个新生事物,所以这样的话,就有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我觉得应该建立一个强有力的支持和服务体系。学生为什么学习很困难?除了刚才我说的有更多的上学机会,自学考试为什么有很多分流走,参加别的,因为自学考试通过确实很难。怎么解决学生难以通过的问题,那就是给我们学生提供足够的学习知识服务,做一些辅导工作,指导工作,以及对他们的学习过程,遇到肯定帮助解决,这些方面我觉得进一步完善这个体系。

  [陈宝瑜]:现在自学考试,教育考试中心正在引导进行三个变革。第一,把过去的教学计划从学科性,或者某些学科压缩性转移到培养应用型、职业型的定位上来,这是一个变化,大众化的情况下,根据社会的需要,这是一个变革。第二,由单纯的考学历,向学历考试和非学历的能力考试并重过度,这是第二个变化。第三,从突出考试功能过度到学习过程的资质、辅导,加强过程教育相结合。我觉得这三个方面做好能上一个新台阶。

  [刘宝春]:第三个就是完善自学考试的教育共凝,自学考试是以国家考试为指导,以考促学的考试,这样的话或多或少有应试教育的成份,这是事实存在的。现在来讲自学考试,刚才讲开放性、平等性、灵活性都有了,但是贯彻素质教育理念,虽然有这个成份,但是这方面对学生能力的培养,职业技能这方面的教育,素质的提高,需要进一步落实,所以把学习教育的过程重视进来,这样的话把最终的考试和前面的学习过程同样重视起来,这样的话才能真正完成对一个人的品质培养和全面素质的培养。这些年各省自考的同志们不断的研究和制定方案,不断完善自考的制度,我想会发展的更好。

  [主持人]:您二位对通过率是怎么建议考生的呢?

  [陈宝瑜]:通过率现在是低一些,但是分析一下原因,我觉得我们现在高等教育进入大众化,学生里进入自考的基础差一些,但是考他们的,还是按照培养精英教育模式,理论性的东西比较多。这样是对我们这些考生的基础有一定的难度。但是我们今后,刚才说了一个改革,从学科型向应用型过度,要突出适用性的教育,这样学生就能够发挥他的优势,提高通过率。再有,刚才说的第三点由单纯的考试向助学过程,加强服务,加强辅导来过度,把他办成一种教育,主要是说光着眼考试,而是着眼过程,这样做的结果,我觉得从学生上课、辅导、作业,包括平常的小考,包括自习课都加进去,这样帮助学习提高学习质量,也就能够提高通过率的数量,这是很重要的一个内容。还有,在规定的时间内,他没有完全通过,我们给他们搭立交桥,比如电大成人之类的,补充一些他没有考过的,他可以拿成人的毕业证书。这样的话,我认为大部分可以拿到合法的国家承认的毕业证书。要进行改革,正在做这个事情。

  [刘宝春]:自考的入学没有门槛,不论他的文化基础是高中毕业或者是初中毕业,还是研究生毕业,现在自考的学生还有博士毕业的学自考的,所以说文化基础是不一样的,所以说不能说到毕业的时候90%都能拿到毕业证书,因为基础不一样,所以学习效果百分之百都通过是不现实的,尤其是自学考试的合格率比别的考试低是很正常的,低是一个事实,也是很现实的东西。另外,自学考试,刚才说要通过各种手段,各种措施来帮助同学通过,现在是我们自学考试改革的任务之一,刚才我说的建立自学考试服务体系,比如说远程教育,面授教育,同时加上各地方的,比如农村的,城镇的,社区的学习服务中心的逐步的建立,会给学生提供很好的学习的环境和条件,也能够解决学生学习当中遇到的问题,这样的话学生不用苦苦闷在家,孤身奋斗,我觉得通过率肯定有所提高。另外,我们自考的专业方向定位,由传统的学科型,向实用型、职业型和应用型转变,以后还会加快这个速度。这样的话我觉得通过率会好一些。还有,今后考试的方式也是多种多样的,不见得完全是闭卷,可能有上机考试,可能有开卷考试。随着这些制度的完善,我觉得学生自学考试一定进一步得到深化。

  [陈宝瑜]:现在有一些学生自考也不一定为了学历,比如现在有很多研究生、博士生他也自考,他是补充他的知识,这个很方便,有什么课我去听,交钱也不多,他就去听了,就补充知识,这占了相当一部分。当然对广大的学生来讲希望拿到学历,也没有什么不对,因为学历毕竟是知识水平的标志,这也是自己标准的一个要求,也没有什么不好,这就是说要好好努力,你的基础可能比别人低一点,种种原因,你中学的基础没有打好,利用这个学习环境,还得好好学习,通过好好学习,再加上改革,毕业证书大多数的学生也是可以拿到的。我总认为,年轻人拿一定的学历,鼓励他,这没有什么不好。但是你必须努力学习。

  [主持人]:陈老师提到了09年的自考人数,您估计09年会有一万人数吗?

  [陈宝瑜]:这是去年北京市的情况,去年有3万来人没有被录取,但是有的孩子还愿意学,那就到自考这来。这样的话,我大概分析了一下,大概还有上万学生,比如三万没有被录取,有的可能工作了,有的等着明年复习再考试,有的就自考了,北京也有15%的自考,北京有这么多,何况广大的中西部地区。我们应该看到,随着形势的变化,自考的结构,专业结构,人员结构都在发生变化,不是没有了。

  [主持人]:今天非常感谢陈老师,刘老师做客我们的访谈,通过今天两位老师的分析,相信观众已经对自考是否取消的争议有了清晰的认识,今天非常欢迎您收看今天的节目,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本文转载链接:嘉宾访谈:自考到底该不该取消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