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百味自考 > 自考同路人 > 同路人:孪生兄弟狱中自考圆梦

同路人:孪生兄弟狱中自考圆梦

2009-08-10 11:59  重庆晨报 【 】【我要纠错

  兄弟俩希望在狱中拿到自考毕业证,出狱后自立自强,再回报亲恩。

  这对孪生兄弟来自沙坪坝。8年前,兄弟俩因触犯刑法,先后进了同一个监狱,和全国高考擦肩而过。读书学习的青春年华就此定格在判决书上。是自暴自弃,还是奋发图强?曾经跌倒的兄弟俩还能再爬起来吗?

  8月6日,本报记者走进渝都监狱,探寻这对孪生兄弟背后的故事。

  “周宁,你的包裹到了!”听到狱警喊,正在打稿件的通讯员周宁兴奋地从电脑桌前站起来。狱警检查完包裹后递给他,这是一本崭新的《政治经济学》自考复习材料。没错,他要的就是这本书!

  今年27岁的周宁是一名正在筹备自考的服刑人员。从2004年起,服刑中的周宁通过渝都监狱自考点,报考了全国自考。孪生弟弟周斌也在这个监狱服刑,只是两人在不同监区,无法见面和交谈,他也参加全国自考。哥哥服刑8年了,弟弟进来也快6年了。老父亲为儿子买书的习惯已坚持了四年多,总在探视日里亲自送到他们手上,风雨无阻,只有忙不过时才邮寄。

  帮朋友出头

  双胞胎高考前折翅

  周宁、周斌兄弟俩身高1.68米,体重都仅50公斤,清瘦的瓜子脸,同样的浓眉大眼。唯一的不同是,哥哥周宁戴一副金丝眼镜,弟弟周斌没戴眼镜。1981年12月26日,他们降生在沙坪坝一个普通工人家里。

  周宁笑着说:“其实,我们和其他双胞胎不同,从小都不穿同样的衣服鞋子,说不上为什么,也许是不喜欢被人盯着看;高中起,我们也不在同一所学校。但感情一直很好,基本不打架。”

  有两个孩子的家中总有更多快乐、趣味,而成长的烦恼也要承受更多。初中后,兄弟俩分别到64中和28中上高中住读。“我和你妈是普通工人,没好多文化,好好读书,将来才有用。”“晓得了,啰嗦!”这是父母和儿子们最常见的对话。

  住读学习期间,和家里沟通少了,和社会往来多了,兄弟俩认识的朋友越来越多。2000年5月,周宁和周斌正在全力备战高考。某天,周宁最好的朋友王某遭到社会人员纠缠,打电话叫他帮忙。周宁丢下复习课本直奔现场去劝说,对方认为是王某找的帮凶,对两人拳打脚踢,小双周斌听闻哥哥被欺负,也赶来帮忙。在混乱中,造成对方一死一伤!

  最后,周宁在家中被民警带走。而周斌在哥哥的“建议”下潜逃了。两年后,他投案自首。

  因故意伤害,周宁被判无期徒刑,周斌被判刑9年,双双入狱!母亲此后大病一场,周家冷清很多。喜欢钓鱼的周爸爸把渔具送了人,常常一个人抽闷烟。

  你追我赶

  兄弟俩自考弥补缺憾

  “小双躲过风头还能回家,照顾好爸妈!”一直以为弟弟没有被捉住,高墙内的周宁常这样安慰自己。

  2004年元旦前夕,周志国来看周宁。“弟弟怎么没来?”会见室里,父亲半天没说话,扶着面前的玻璃墙直发抖。周宁这才知道,2008年12月,弟弟也入狱了,关在该监狱13监区。他大骂自己太天真、太愚蠢!身在高墙内,兄弟俩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

  按规定,监狱同案犯不能在一起。为采访方便,监狱方特批,让两人在一起接受记者采访,在此前,兄弟俩很久未见面了。

  你们俩相信心灵感应吗?能相互感应对方想什么,对自己说什么吗?两人称,以前不相信,“但有时真的解释不清。天气变化时,无意识地想叫对方赶紧增减衣服。或许这就是心灵感应吧!”周宁转头看看弟弟,持续了几秒,“扑哧”一声两人会心地一笑。

  虽然长得一样,兄弟俩性格却不同。哥哥较腼腆,喜欢读文哲类书;弟弟更健谈,喜欢看营销、策划类书籍。当初填报高考志愿时,哥哥填报了川大法律系,弟弟报了重大计算机系。入狱,彻底打碎了他们的梦想。

  与其自暴自弃,不如参加自考。“积财千万,不如薄技在身。”在父亲周志国的鼓励下,两人决定报考全国成人自考。对普通人来说,自考原本就不容易,对服刑的人来说难度可想而知。

  拿到毕业证

  出狱后再回报亲恩

  让周志国没想到的是,两儿子特别努力,哥哥(报考工商管理)先后考过语文、马哲、邓论、国际商法、金融理论与实践等6门公共课和专业课。弟弟(报考广告学)更争气,考过了公共关系学、营销学、广告学、谈判与推销技巧等13门,目前他选的市场营销专业只剩5科了。听狱警说,弟弟周斌还是该监狱里自考单科通过最高、耗时最短的服刑人员。

  13监区副监区长黄良才说:“周斌这娃儿很努力,悟性也高,监区考虑到他10月份要考试,只让他负担简单的监区杂活,挤出更多时间复习。”很多参加过自考的狱警还将旧书送给兄弟俩。

  34岁的服刑人员黄政和周斌是室友,曾参加过自考。“小周一天要看书3个多小时,晚上不看睡不着。”有一次,就《市场调查与预测》某题,黄政和周斌看法不一,争得面红耳赤。黄政曾做过广告,认为周斌的解答拘泥于理论,在实践中完全行不通。虽然两人没取得一致意见,但长期切磋让周斌从身边的广告学“师兄”身上受益良多。

  得知弟弟过了13科,只通过6科的周宁倍感压力,除了每天完成内宣稿件外,更加倍努力复习《政治经济学》,这科必考的公共科目他已失败了两次,今年10月将第三次冲击该科和《国际商务谈判》。

  一次,周爸爸来看周斌。“爸,‘秋老虎’太凶,你不来了嘛!当心中暑。”“反正退休了闲着没事干,看到你心头踏实!你外婆整天念我,说等不到你们出来那天呐!”他拿出一本《广告平面设计》问儿子是不是要这本。儿子不说话,一副想说又不忍埋怨的眼神,周爸爸这才反应过来,他把孩子想要的财经类广告学资料买错了,不禁叹气摇头。“没关系!爸,多看总没错,给我吧。”周斌笑着说。

  采访完毕,兄弟俩又匆匆地钻进书堆里,还托记者向父母带话:爸妈,儿子不孝,让你们颐养天年时还奔波在探视路上,拿到自考毕业证,出狱后一定自立自强,回报亲恩。

  据介绍,因表现良好,通过减刑,哥哥周宁还有9年刑期,弟弟周斌还有3年。

  狱中兴起读书风

  已开展15次自考

  本报讯 事实上,作为全市最大的监狱,渝都监狱算得上最有文化氛围的监狱。将刑期变学期,服刑人员们除了自考外,还有很多人喜欢看书报,读经典。为此,监狱方专门从书店里引进了去年和今年的书籍,为阅览室注入了大量新鲜血液。

  和周宁同一监区的服刑人员龙冰(化名),入狱前是公务员,平时涉猎广泛,建筑、文学、儒家文化,“我5岁读了第一本书《水浒传》,前后读了20多遍。家里没什么玩具,书就成了我成长的伙伴,估计我老家的藏书超过1万册。”龙冰说,很多服刑人员有类似的习惯,出狱时,生活用品到学习用具,一律都不带走,有用的书都留给同改(一起服刑的人),象征和过去告别,迈进新生活,绝不回头。因此,他从很多刑释人员那里淘来了很多好书,看完的书往往会流转上百人之手,漂书也成了狱内一种时尚。

  据了解,自2002年4月起,渝都监狱设立了自学考试点。到今年上半年,已成功开展服刑人员自考15次,历年参考人员达到1300人次,合格900余科次。市自考办、南岸区自考办负责人巡查监狱自考点曾称,狱中考试纪律严明,考风学风端正,在高墙内成功带起了一股读书新风尚。

本文转载链接:同路人:孪生兄弟狱中自考圆梦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