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百味自考 > 百味心情 > 我与自考的十年不解之缘

我与自考的十年不解之缘

2007-09-06 14:00   【 】【我要纠错

  结缘自考,已经将近十年了。那时,我刚进入雅安卫校,还是一个懵懂的少年,对前途有着很强烈但又很模糊的危机感。因为爱好文学,所以参加了汉语言文学的专科自考,但才考过一小半的科目,我就放弃了。

  原因很简单:我发现学文学的人不一定能成作家,大作家绝大多数没有学过文学专业。然后我就开始废寝忘食地阅读西方文学名著和写作,虽然发表了几篇小文章,得了几次小奖,但毕业时,它们都和我甲等奖学金的成绩一样,没有对找工作带来任何利益。写作养活不了我自己,我的药剂学专业知识也不能帮我找到理想的工作,应聘地方小报编辑记者的资格也没有,因为我连一个大专文凭都没有。

  最终我在姨妈的资助下开了读来读去书社。也正是有了这个书社,我的阅读范围才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国外转向国内,从文学转向社会学,从理想转向现实。博览群书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也更让我明白,我必须具备某一专业知识。于是,我开始了自学法律。这是99年年底,如果读卫校时的自考坚持了下来,大专的毕业证都已经拿到了。但那只是“如果”。像我一样的大自考考生,没人监督、没人考核,学与不学、几时考完,全靠自己。一旦没有了动力和毅力,很容易就半途而废了,我最小的舅舅,比我大十岁,现在会计专业大专的自考还有一科未过。

  幸好,当时我的年龄还不算太大,我初中要好的几个同学,刚刚上大一。加上对法律的兴趣浓厚,虽然书社的事务让我没有什么时间学习,每天的专心自学都从晚上十一点后才开始,且当时每年自考只开考两次,但我还是在2001年7月拿到了法律专科的毕业证,同时已经通过了本科段的两门课程。这让我在一群自考的朋友中几乎创造了一个神话。当然,更增强了我的自信。

  2002年4月,我在全市参加司法考试的近千人考生中以第九名的成绩通过司法考试。从开始接触法律到通过司法考试仅仅两年多一点,而且没有进过大学校门,没接受过任何辅导,年仅20岁——这些又让我在参加司法考试的朋友中几乎成了一个英雄。

  通过司法考试让我走上了法律专业人员的道路。2003年,获得律师执业证后,我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律师,而且是泸州最年轻的律师。但没有自考法律时打下的扎实基础,我不可能通过考试;而且,如果我的自考步伐再慢一点点,我也根本没有资格参加2002年的司法考试,到今天也不会成为一名律师。

  2003年到2004年之间,我曾到泸州比较大的一家企业任职过一段时间。几乎与我同期进入的,有30多个人,都是应往届大学毕业生。在三个月的试用期满后,有一半的人被企业认为不适合而解除,我被定岗到分公司的准中层岗位,下属是十余名队科级管理人员和四百名员工,工资虽然不高,但在经理一人之下,所有的队科长之上。我常常帮助收拾残局的两名应届毕业生同事,也在工作一段时间后,相继离开了。在企业的那一段时间,我明显地感觉到自己作为一名自考生,根本不比全日制的本科生差。写作能力和法律的知识、思维让我的工作很有成效。在缓解员工与企业劳资矛盾方面的成绩,让我获得了先进工会工作者的奖励;在宣传方面所做的努力让我成为企业年度优秀通讯员一等奖的得主;而在对员工培训、服务管理等方面的成绩又让我成为企业看好的为数不多的管理人员中最年轻的一位。

  在企业的一年多,也是我拼命工作的一年多,我在高速运转着,沿着一个隐隐约约的轨道。那是一个很多人十年追求都无法贴近的轨道,那是有人期待我走好的轨道。但2004年年末,律师事务所同事的提醒,才让我突然惊醒:自己进企业是为了锻炼,为了丰富提升自己,拓宽自己的律师职业路。但我过度的投入企业工作,却不知不觉忘了我的立足之本——我的本科自考还有英语未过,本科毕业证还没有,如果不立即解决这个问题,律师执业证就不能再注册了。

  从公司辞职,在姨妈的指引下,我做了两手准备:一是暂时不办案子,专心学习英语尽快考过;二是顺便参加了公务员考试,以免英语没考过,2005年律师证不能注册时不能继续律师工作。

  2005年1月,英语自考没有及格,我非常气馁。但随后公布的公务员笔试成绩时,我却意外地在药监系统的几百名考生中考了第一名。紧接着面试下来,我的总成绩依然排名第一。一直希望我做公务员、稳定下来的姨爹姨妈十分高兴。我也在有了当公务员的退路之后,对自考英语的恐惧有了减轻,于是回到所里一边办案子,一边挤时间学英语,因为离到药监局上班的时间还有半年左右。

  2005年4月,英语自考再次只考了50分。或许,先去做几年公务员,暂时回避一下本科毕业证和律师注册问题势在必行。但这时老公工作正式调动到成都的现实,再次把我推到了风口浪尖:选择随他走就要放弃泸州的一切,包括几年积累起来的基础、做公务员和以后几年内考公务员的机会。到成都我固然可以做律师,但首先,我的自考英语是太大的拦路石——考不过英语,我就不能拿到本科毕业证,就不能到成都注册当律师——我只在初中阶段学过英语,时隔多年,单词都基本忘记,基础相当差,断断续续考了两年多总是在40到50分之间徘徊,教材上的单词对我来说几乎都是生词,两年才学了不到五分之一的课文,对于考过英语,我真的信心不足。而如果不随他走,我固然可以在泸州过没有太大压力的生活,慢慢悠悠地学英语,甚至永远考不过对我的影响也不会有太大,但这违背我的内心。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和最爱的人在一起与考过英语、克服所有的困难,坚持我热爱的律师职业是我人生最重要的信仰。

  2005年7月,英语自考成绩51分,我正式向药监局提交了书面的辞职申请,并结清在泸州的案件,义无反顾地和老公来到了成都,开始了我们艰辛但又极其珍贵、值得一生怀念的一段岁月。我们没有积蓄,依靠他一份微薄的工资生活,住在租金很高还很旧、每天有很多只老鼠光顾的出租房里,靠着一把好友送的电风扇熬过了夏天;我足不出户,与世隔绝地从清晨8点学习英语到晚上11点,他每天回家和我一起做饭,然后听写单词,然后给我讲解语法,每周末做一套测试题复习听写一周的单词,然后将买菜作为休息和调节,偶尔到附近的公园去走一走,然后奖励看一部片子……最后一个多月,我白天到附近的图书馆看书做题,他下班回家包揽了所有的家务,同时还要给我听写、辅导——我没有生病,但他却严重地感冒了。

  2005年10月,从自考考场走出来的时候,看见等了两个多小时的他,我突然很想哭。我说没有意外的话,能过了。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他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查询到成绩的那一刻,我们都有些不相信。特别是我,根本想不到我能考80分。从小到大,不知道考过多少100分,但此时,这个简单的80分,对我们来说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因为在这之前,有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深深怀疑过我能否考过。很多人劝我找人**算了,甚至有两个英语很好的朋友提出义务帮我考过。但我拒绝了。也许,这个世界真实的东西太少或者太不值钱了,花几百元钱就能买到的各种证件,如同现在的大学生一样满地都是。文凭是很多地方的门槛,也许没有人会在意你手里的证件是怎么来的——但我还是固执地要拥有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本科毕业证,不管在别人眼里是否分文不值:因为我是一个自考生,我要自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本科自考生,不比任何一个本科生差的自考生。这是我的信仰。而我的爱人成全了我的信仰。

  2006年2月,我的毕业论文指导老师告诉我。论文定稿了。无需一个字的改动。我不知道老师是否认真看过,但还是宁愿相信,我用心写出来的毕业论文老师是认真看后予以认可,才无需改动的。

  昨天,我到自考办交了毕业证申办材料,如果没有意外,一个月后,我就能拿到我的法律本科毕业证了。虽然这仅仅是另一个新的起点,但仍让我有一点点激动。

  现在,我的律师执业证早已顺利移动注册到成都,我已经是成都的一名律师,泸州的一切离我远去,我得像六年前到泸州那样辛勤努力,从零开始,一点一滴地发挥自己的作用,一点一点地争取这个城市的接纳和认可。我们还是住在那间租金昂贵的小屋,但它已经足够温暖宽阔——那是梦想起航和归航的地方。

  这一切,让我感激自考。

北京自考热线

本文转载链接:我与自考的十年不解之缘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