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百味自考 > 自考同路人 > 教师打铁拾荒15年内助学50个贫困生

教师打铁拾荒15年内助学50个贫困生

2006-10-10 09:17   【 】【我要纠错
    内容提要:1987年,汤国民在贵州打工期间,通过考试成为贵州省荔波县职业高级中学的一名英语代课老师。后来,通过自学,先后取得了四川外语学院自考英语专业的本科文凭,同时还取得了重庆师范学院的汉语言文学本科学历。

  他是一名教师,每月的收入仅仅600多元,但贫困的生活并没有消磨他为贫困孩子圆梦的追求;他打过铁,拾过荒,以常人难以想象的苦力劳动为50名学生铺平了求学路。别人说他像个农民,他却说,在物质,我可能是个乞丐,但在精神上,我觉得自己像个富翁。被这样的信念支持着,大足县青年教师汤国民走过15年艰辛的助学路。

  “开学一个多月了,孩子的学费还没有缴,怎么办呢?”昨日,大足县的青年教师汤国民,坐在简陋的家中,一脸愁容。由他全额资助的一名贫困学生,正在大足中学读高三。从开学至今,他只给了那名贫困生几百元的生活费,而学费,他却不知道到哪里去找。

  自强:辍学少年自学成材

  今年38岁的汤国民,是大足珠溪中学玉滩分校的英语老师。与其说他是老师,汤国民倒更像是个朴实的农民:裤子上沾满尘灰,脚上穿着的一双皮鞋已经变形,双手长出的老茧很醒目。他的学生们说,“汤老师就像一个农民。”

  “我本来就是农民出生,也就不怕别人说我是农民。” 汤国民说,他的家境贫困,从小缺吃少穿。由于没有钱读书,他读完高中一年级后,就缀学外出打工。

  1987年,汤国民在贵州打工期间,通过考试成为贵州省荔波县职业高级中学的一名英语代课老师。后来,通过自学,先后取得了四川外语学院自考英语专业的本科文凭,同时还取得了重庆师范学院的汉语言文学本科学历。

  在教书过程中,汤国民先后资助了两名家境贫困的学生。1989年7月,教了一年半的书的汤国民感觉转正无望,只好离开荔波,带着满腹的失落感回到家中。

  追梦 为助学当起“破烂王”

  汤国民从贵州回到家中后,经人推荐进入珠溪镇中代课、后来在官仓学校、土门中学代课中,又先后资助了近10名贫困生。

  1998年,经过全县招聘教师统考,汤国民被录为在编教师,当时工资也不高,只有250元。妻子也成了一名代课老师,总算有了点收入。经济稍为好转的他,仍然不忘资助贫困生。

  “说起收破烂,那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汤国民说,他从2000年暑假开始,为了资助贫困生,每天早上5点钟出门,担起箩筐,到离家二三里路的村子里挨家挨户收破烂卖。中午吃饭,他随身带的粑饼充饥。

  收破烂也是沉重的苦力劳动。有一次,他在邮亭镇的子店乡收了满满两箩筐废品,步行10公里的路,足足挑了三个半小时。在火辣的太阳照射下,他穿的凉鞋因汗水太多打滑无法穿,只好光着脚,在滚烫的石板路上一步一步地挪动。到收购站一过秤,他担的废品,足足有180斤。

  那年的暑假,汤国民收破烂挣了1000多元,资助贫困生用去了一大半。汤国民成了“破烂王”,这个头衔,他戴了3年。

  愧疚:父亲去世买不起棺材

  汤国民没有自己的房子,住在学校分配的宿舍里。女儿今年已经10岁了,一家三口挤在30个平方的房间里。他的老屋,早在2000年就倒塌,如今已是杂草丛生,一片荒凉。

  让汤国民感到难过的还不是老屋倒塌无钱修建,而是对不起去世的父亲,他没有尽孝。

  1998年下半年,汤国民听说父亲病了,心急火燎地从30里外的学校赶回家看望。望着躺在病床上的父亲,他在口袋里摸了半天,才摸出5元钱。“爸爸,儿子真的很穷,这5元钱,拿去看病吧。”说此话时,他的泪水在眼睛里直打转。

  教书育人10年,汤国民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孝敬父亲的钱只有5元。三天后,他的父亲去世,买棺材、寿衣操办后事的钱,他是向别人借的。

  2001年冬天的一个晚上,汤国民与妻子正在上课,五岁的女儿莎莎一人在家做作业,家里的煤灶上,小锅里正烧着水。水开了,水蒸气不停地把锅盖掀起,莎莎起身去端锅。一个小孩子哪里端得动?在端锅的过程中,烫水倒在莎莎的脚踝上,皮全脱了。

  如果要到医院医治,得花二三千元,汤国民哪里有那么多钱?看着哭成泪人的妻子,他只得抱起女儿,在龙水找到一个土医生,花了近1000多元,总算治好的女儿的皮外伤,但是烫伤却没有得到根治。

  “如果根治女儿的伤,得花二三万元。”汤国民一脸无奈,“我家中没有一份存款,只好算了。没办法,只有愧歉女儿一辈子。”

  艰辛:无钱助学只有打铁

  有一个叫敖知兰的女生,是汤国民班上的英语科代表,学习成绩相当好。2004年,敖知兰考上了重庆市重点高中——大足中学。由于家境非常贫困,没有钱读书,她打算退学。汤国民得知情况后,决定全额资助她读完高中,并让她住在自己家中,视同己出。

  也在那一年,学校清退代课老师,汤国民的妻子被辞退了。汤国民每月600元钱的收入,供一家老小吃饭都成困难,何况还要资助敖知兰。无奈之下,汤国民的妻子怀揣500元到重庆打工。却在劳务市场被骗光了钱财。

  几乎山穷水尽的汤国民,仍然没有放弃资助贫困学生,他又开始了打铁生涯。在打铁铺里,每加工一个农具,他有3分钱收入。

  担忧:资助学生学费无着

  今年暑假,眼看敖知兰下学期的学费没有着落,汤国民心里很着急。今年7月8日,他开始到学校附近的建筑工地打工。

  超过40度的高温,让汤国民感到吃不消。工地上的钢筋烫得他的手都起了泡。算工资时,汤国民得了1000多元钱,这笔钱给敖知兰缴学费没有问题。让人想不到的是,由于天热,汤国民全身受了热毒,开始溃烂,连走路都很困难。无奈之下,他到医院治疗,五天下来,花了1000多元。他酷暑下打工挣的血汗钱,就此烟消云散。

  昨日中午吃饭时间,记者在汤国民家看到,饭桌上一盘藤藤菜、一盘豇豆,一家人吃得津津有味。桌上的菜价,总的不超过1元钱。

  “虽然物质上我只是个‘乞丐’,但在精神上,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大富翁’。”汤国民告诉记者,敖知兰的成绩在班上第三名,明年考上重点大学完全有可能。汤国民说,不管用什么办法,他都要把敖知兰资助下去。

  据了解,汤国民从事教育工作18年,有15年时间都在资助贫困生。到目前为止,他总共资助了50多名贫困生。今年5月,他被大足县评为首届“十佳杰出青年”。

重庆青年报

本文转载链接:教师打铁拾荒15年内助学50个贫困生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