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复习指导 > 笔记串讲 > 文学 > 06年10月自考“古代汉语”复习(五)

06年10月自考“古代汉语”复习(五)

2007-05-25 15:02   【 】【我要纠错

  26〔原文〕

  太尉自州以状白府,愿计事。至则曰:“天子以生人分公理,公见人被暴害,因恬然,且大乱,若何?”孝德曰:“愿奉教。太尉曰:“某为泾州,甚适,少事。今不忍人无寇暴死,以乱天子边事。公诚以都虞侯命某者, 能为公已乱 使公之人不得害。”孝德曰:“幸甚!” 如太尉请。

  〔翻译〕

  太尉从泾州(用公文)把有关情况禀告给节度使府,请求商议此事。(他)到了官府后就对白孝德说:“皇上把老百姓交给您治理,您看见老百姓被暴徒伤害,依然安闲自在,现在就要造成大乱,(您)怎么办?”白孝德说:“愿听从您的指教。”太尉说:“我任泾州刺史之职,很清闲,事不多。现在不忍心老百姓没有寇乱的情况下而被害死,使国家边地安危被搞乱。您若任命我担任都虞候,我能替您制止骚乱,使您的百姓不受侵害。”白孝德说:“很好。”就答应了太尉的请求。

  27〔原文〕

  及太尉自泾州以司农征,戒其族:“过岐,朱泚幸致货币,慎勿纳。”及过,泚固致大綾三百匹。太尉婿韦晤坚拒,不得命。至都,太尉怒曰:“果不用吾言!”晤谢曰:“处贱,无以拒也。”太尉曰:“然终不以在吾第。”以如司农治事堂,栖之梁木上。泚反,太尉终,吏以告泚,泚取视,其故封识具存。

  〔翻译〕

  到太尉自泾原节度使被征召为司农卿之时,告诫他的家属说:“经过岐州时,朱泚可能赠送财物,切不要接受。”待到过歧州之时,朱泚(果然)执意要赠送大绫三百匹。太尉女婿韦晤坚决回绝,可是辞不掉。到了京城,太尉大发脾气说:“(你们)到底不听我的话!”韦晤谢罪说:“(我)地位卑贱,没有办法拒绝。”太尉说:“可是无论如何不能(将这些东西)放在我家里。”就把大绫送到司农卿官府的大堂,安放在梁木上面。朱泚谋反,太尉被杀,官吏(将把这件事)告诉了朱泚,朱泚叫人(将大绫)取下来一看,(只见那上面)原来封条上的标记连动都没动。

  28〔原文〕

  夫君子之所取远者,则必有所待;所就者大,则必有所忍。古之贤人,皆负可致之才,而卒不能行其万一者,未必皆其时君之罪,或者其自取也。愚观贾生之论,如其所言,虽三代何以远过?得君如汉文,犹且以不用死。然则是天下无尧、舜,终不可有所为耶?仲尼圣人,历试于天下,苟非大无道之国,皆欲勉强扶持,庶几一日得行其道。将之荆,先之以冉有,申之以子夏。君子之欲得其君,如此其勤也。孟子去齐,三宿而后出昼,犹曰:“王其庶几召我。”君子之不忍弃其君,如此其厚也。公孙丑问曰:“夫子何为不豫?”孟子曰:“方今天下,舍我其谁哉?而吾何为不豫?”君子之爱其身,如此其至也。夫如此而不用,然后知天下果不足与有为,而可以无憾矣。若贾生者,非汉文之不能用生,生之不能用汉文也。

  〔翻译〕

  君子要想达到长远的目标,则一定要等待时机;要想成就伟大的功业,则一定要能够忍耐。古代的贤能之士,都有建功立业的才能,但有些人最终未能施展其才能于万一,未必都是当时君王的过错,也许是他们自己造成的。 我看贾谊的议论,照他所说的规划目标,即使夏、商、周三代的成就又怎能远远地超过它?遇到象汉文帝这样的明君,尚且因未能尽才而郁郁死去,照这样说起来,如果天下没有尧、舜那样的圣君,就终身不能有所作为了吗?孔子是圣人,曾周游天下,只要不是极端无道的国家,他都想勉力扶助,希望终有一天能实践他的政治主张。将到楚国时,先派冉有去接洽,再派子夏去联络。君子要想得到国君的重用,就是这样的殷切。孟子离开齐国时,在昼地住了三夜才出走,还说:“齐宣王大概会召见我的。”君子不忍心别离他的国君,感情是这样的深厚。公孙丑向孟子问道:“先生为什么不高兴?”孟子回答:“当今世界上(治国平天下的人才),除了我还有谁呢?我为什么要不高兴?”君子爱惜自己是这样的无微不至。如果做到了这样,还是得不到施展,那么就应当明白世上果真已没有一个可以共图大业的君主了,也就可以没有遗憾了。象贾谊这样的人,不是汉文帝不重用他,而是贾谊不能利用汉文帝来施展自己的政治抱负啊。

  29〔原文〕

  夫绛侯亲握天子玺而授之文帝,灌婴连兵数十万,以决刘、吕之雌雄,又皆高帝之旧将,此其君臣相得之分,岂特父子骨肉手足哉?贾生,洛阳之少年。欲使其一朝之间,尽弃其旧而谋其新,亦已难矣。为贾生者,上得其君,下得其大臣,如绛、灌之属,优游浸渍而深交之,使天子不疑,大臣不忌,然后举天下而唯吾之所欲为,不过十年,可以得志。安有立谈之间,而遽为人“痛哭”哉!观其过湘为赋以吊屈原,纡郁愤闷,趯然有远举之志。其后以自伤哭泣,至于天绝。是亦不善处穷者也。夫谋之一不见用,则安知终不复用也?不知默默以待其变,而自残至此。呜呼!贾生志大而量小,才有余而识不足也。

  〔翻译〕

  周勃曾亲手持着皇帝的印玺献给汉文帝,灌婴曾联合数十万兵力,决定过吕、刘两家胜败的命运,他们又都是汉高祖的旧部,他们这种君臣遇合的深厚情分,哪里只是父子骨肉之间的感情所能比拟的呢?贾谊不过是洛阳的一个青年,要想使汉文帝在一朝一夕之间,就全部弃旧图新,也真太难了。作为贾谊这样的人,应该上面取得皇帝的信任,下面取得大臣的支持,对于周勃、灌婴之类的大臣,要从容地、逐渐地、感情深厚地结交他们,使得天子不疑虑,大臣不猜忌,这样以后,整个国家就会按我的主张去治理了。不出十年,就可以实现自己的理想。怎么能在顷刻之间就突然对人痛哭起来呢?看他路过湘江时作赋凭吊屈原,心绪紊乱,十分忧郁愤闷,大有远走高飞、悄然退隐之意。此后,终因经常感伤哭泣,以至于短命早死,这也真是个不善于身处逆境的人。

  古注阅读

  昔者赵简子使王良与嬖奚乘终日而不获一禽嬖奚反命曰天下之贱工也赵简子晋卿也王良善御者也嬖奚简子幸臣以不能得一禽故反命于简子谓王良天下鄙贱之工师也或以告王良良曰请复之闻嬖奚贱之故请复与乘强而后可强嬖奚乃肯行一朝而获十禽嬖奚反命曰天下之良工也以一朝得十禽故谓之良工简子曰我使掌与女乘掌主也使王良主与女乘谓王良良不可王良不肯曰吾为之范我驰驱终日不获一为之诡遇一朝而获十范法也王良曰我为之法度之御应礼之射正杀之禽不能得一横而射之曰诡遇非礼之射则能获十言嬖奚小人也不习于礼诗云不失其驰舍矢如破我不贯与小人乘请辞诗小雅车攻之篇也言御者不失其驰驱之法则射者必中之顺毛而入顺毛而出一发贯藏应矢而死者如破矣此君子之射也贯习也我不习与子人乘不愿掌与嬖奚同乘故请辞御者且羞与射者比比而得禽兽虽若丘陵弗为也如枉道而从彼何也孟子引此以喻陈代云:御者尚知羞耻此射者不欲与比子如何欲使我枉正道而从彼骄慢诸侯而见之且子过矣枉己者未有能直人者也谓陈代之言过谬也人当以直矫枉耳己自枉曲何能正人章指言修礼守正非招不往枉道富贵君子不许是以诸侯虽有善其辞命伯夷亦不屑就也

  〔问题〕

  ①嬖奚为什么说王良是贱工?因为一天没有射得一只禽兽。

  ②王良为什么说请复之?听说嬖奚说他是贱工。

  ③翻译“我使掌与女乘”。我派他为你主管驾车

  ④什么是诡遇?不合乎礼制的射箭。

  ⑤“不失其驰,舍矢如破”出自哪里?《诗经?小雅?车攻》

  ⑥孟子用嬖奚和王良的故事说明什么?

  ⑦本章的主旨是?

  孟子曰离娄之明公输子之巧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员师旷之聪不以六律不能正五音尧舜之道不以仁政不能平治天下离娄古之明目者公输子名班鲁之巧人也规所以为员之器也矩所以为方之器也师旷晋之乐师知音者也六律截竹为筩阴阳各六以节五音之上下黄钟太蔟姑洗蕤宾夷则无射为阳大吕夹钟仲吕林钟南吕应钟为阴也五音宫商角征羽也范氏曰此言治天下不可无法度仁政者治天下之法度也今有仁心仁闻而民不被其泽不可法于后世者不行先王之道也闻去声○仁心爱人之心也仁闻者有爱人之声闻于人也先王之道仁政是也范氏曰齐宣王不忍一牛之死以羊易之可谓有仁心梁武帝终日一食蔬素宗庙以面为犧牲斷死刑必為之涕泣天下知其慈仁可谓有仁闻然而宣王之时齐国不治武帝之末江南大乱其故何哉有仁心仁闻而不行先王之道故也故曰徒善不足以为政徒法不能以自行徒犹空也有其心无其政是谓徒善有其政无其心是为徒法程子尝言为政须要有纲纪文章谨权审量读法平价皆不可阙而又曰必有关雎麟趾之意然后可以行周官之法度正谓此也诗云不愆不忘率由旧章遵先王之法而过者未之有也诗大雅假乐之篇愆过也率循也章典法也所行不过差不遗忘者以其循用旧典故也圣人既竭目力焉继之以规矩准绳以为方员平直不可胜用也既竭耳力焉继之以六律正五音不可胜用也既竭心思焉继之以不忍人之政而仁覆天下矣胜平声○准所以为平绳所以为直覆被也此言古之圣人既竭耳目心思之力然犹以为未足以遍天下及后世故制为法度以继续之则其用不穷而仁之所被者广矣故曰为高必因丘陵为下必因川泽为政不因先王之道可谓智乎丘陵本高川泽本下为高下者因之则用力少而成功多矣邹氏曰自章首至此论以仁心仁闻行先王之道

  故曰城郭不完兵甲不多非国之灾也田野不辟货财不聚非国之害也上无礼下无学贼民兴丧无日矣辟与辟同丧去声○上不知礼则无以教民下不知学则易与为乱邹氏曰自是以惟仁者至此所以责其君诗曰天之方蹶无然泄泄蹶居卫反泄弋制反○诗大雅板之篇蹶颠覆之意泄泄怠缓悦从之貌言天欲颠覆周室群臣无得泄泄然不急救正之泄泄犹沓沓也沓徒合反○沓沓即泄泄之意盖孟子时人语如此事君无义进退无礼言则非先王之道者犹沓沓也非诋毁也故曰责难于君谓之恭陈善闭邪谓之敬吾君不能谓之贼范氏曰人臣以难事责于君使其君为尧舜之君者尊君之大也开陈善道以禁闭君之邪心惟恐其君或陷于有过之地者敬君之至也谓其君不能行善道而不以告者贼害其君之甚也邹氏曰自诗云天之方蹶至此所以责其臣○邹氏曰此章言为治者当有仁心仁闻以行先王之政而君臣又当各任其责也

  〔问题〕

  ①什么是仁者?有仁慈的心和仁慈的名声,并且能扩充它来实行先王的政道。

  ②解释“徒”。相当于“空”。

  ③君子、小人按什么划分?按地位划分。

  十年春齐师伐我不书侵伐齐北蔇之盟我有辞公将战曹刿请见曹刿鲁人○刿古卫反见贤遍反下同〔疏〕注曹刿鲁人○正义日史记作曹沫亦云鲁人其乡人曰肉食者谋之又何间焉肉食在位者间犹与也○间间□之间注同与音预〔疏〕注内食至与也○正义曰孟子论庶人云五亩之宅树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鸡豚狗彘之畜无失其时七十者可以食肉是贱人不得食肉故云在位者也襄二十八年传说子雅子尾之食云公膳日双鸡昭四年传说颁冰之法云食肉之禄冰皆与焉大夫命妇丧浴用冰盖位为大夫乃得食肉也间谓间杂言不应间其中而为之谋故云间犹与也刿曰肉食者鄙未能远谋乃入见间何以战公曰衣食所安〔疏〕衣食所安○正义曰公意衣食二者虽所以安身然亦不敢专己有之必以之分人弗敢专也必以分人对曰小惠未偏民弗从也分公衣食所惠不过左右故曰未偏○偏音遍注同公曰牺牲玉帛〔疏〕牺牲玉帛○正义曰四者皆祭神之物曲礼曰天子以牺牛诸侯以肥牛郑玄云牺纯毛也肥养于涤也然则牲谓三牲牛羊豕也牺者牲之纯色也鲁自得用天子之礼要牺牲相配之语未必为得用乃言之也弗敢加也必以信祝辞不敢以小为大以恶为美○牺许宜反对曰小信未孚神弗福也孚大信也〔疏〕注孚大信也○正义曰孚亦信耳以言小信未孚故解孚为大信以形之公曰小大之狱虽不能察必以情必尽己情察审也对曰忠之属也上思利民忠也○属音蜀〔疏〕注上思利民忠也○正义曰桓六年传文也言以情审察不用使之有枉则是思欲利民故为忠之属也可以一战战则请从

  〔问题〕

  ①注释中的“不书侵伐”是什么意思?《春秋经》没有记载侵伐这件事。

  ②孔颖达在做书正时引用诸多孟子的言论其目的是什么?目的在于证明“在位者”。

  ③分别解释“牺”、“牲”。牺:纯毛的牲,用于天子祭祀。牲:养于深宫,用于诸侯祭祀。

  ④为什么把“孚”说大信。为了解释“小信未孚”,也就是小信而不是大信。

本文转载链接:06年10月自考“古代汉语”复习(五)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