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复习指导 > 笔记串讲 > 文学 > 自考《古代汉语》全译文(9)

自考《古代汉语》全译文(9)

2007-01-05 14:27   【 】【我要纠错

  32、《留侯论》——苏轼

  古人所谓豪杰之士者,必有过人之节,人情有所不能忍者,匹夫见辱,拔剑而起,挺身而斗,此不足为勇也。天下有大勇者,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

  夫子房受书于圯上之老人也,其事甚怪。然亦安知其非秦之世有隐君子者出而试之。观其所以微见其意者,皆圣贤相与警戒之义。而世不察,以为鬼物,亦巳过矣。且其意不在书。当韩之亡,秦之方盛也,以刀锯鼎镬待天下之士,其平居无事夷灭者,不可胜数。虽有贲、育,无所复施。夫持法太急者,其锋不可犯,而其势未可乘。子房不忍忿忿之心,以匹夫之力,而逞于一击之间。当此之时,子房之不死者,其间不能容发,盖亦危矣!千金之子,不死于盗贼。何哉?其身可爱,而盗贼之不足以死也。子房以盖世之才,不为伊尹、太公之谋,而特出于荆轲、聂政之计,以侥幸于不死,此圯上老人所为深惜者也。是故倨傲鲜腆而深折之,彼其能有所忍也,然后可以就人事,故曰:“孺于可教也。”

  楚庄王伐郑,郑伯肉袒牵羊以迎。庄王曰:“其君能下人,必能信用其民矣。”遂舍之。勾践之困于会稽,而归臣妾于吴者,三年而不倦。且夫有报人之志而不能下人者,是匹夫之刚也。夫老人者,以为子房才有余,而忧其度量之不足,故深折其少年刚锐之气,使之忍小忿而就大谋。何则?非有平生之素,卒然相遇于草野之间,而命以仆妾之役,油然而不怪者,此固秦皇之所不能惊而项籍之所不能怒也。

  观夫高祖之所以胜,而项籍之所以败者,在忍与不能忍之间而已矣。项籍不能忍,是以百战百胜,而轻用其锋。高祖忍之,养其全锋以待其敝,此子房教之也。当淮阴破齐而欲自王,高祖发怒,见于词色;由此观之,犹有刚强不能忍之气,非子房其谁全之!

  太史公疑子房以为魁梧奇伟,而其状貌乃如妇人女子,不称其志气。呜呼,此其所以为子房欤!

  「译文」

  古时候被人称作豪杰的志士,一定具有胜人的节操,(有)一般人的常情所无法忍受的度量。普通人受到侮辱,拔剑而起,挺身上前搏斗,这不值得算作勇敢。天下有一种真正勇敢的人,遇到突发的情形毫不惊慌,无缘无故的对他施加侮辱也不动怒。为什么能够这样呢?因为他胸怀大志,目标高远(的缘故)啊。

  张良被桥上老人授给兵书这件事,确实很古怪。但是,又怎么知道那不是秦代的一位隐居君子出来考验张良呢?看那老人用以微微显露出自己用意的方式,都具有圣贤相互提醒告诫的意义。一般人不明白,把那老人当作神仙,也太荒谬了。再说,桥上老人的真正用意并不在于授给张良兵书(而在于使张良能有所忍,以就大事)。在韩国已灭亡时,秦朝正很强盛,秦王政用刀锯、油锅对付天下的志士,那种住在家里平白无故被抓去杀头灭族的人,数也数不清。就是有孟贲、夏育那样的勇士,没有再施展本领的机会了。凡是执法过分严厉的君王,他的刀锋是不好硬碰的,而他的末余之势可以驾驭(连上句意思是:在锋芒之势上,是没有可乘之机的)。张良压不住他对秦王愤怒的情感,以他个人的力量,在一次狙击中求得一时的痛快,在那时他没有被捕被杀,那间隙连一根头发也容纳不下,也太危险了!富贵人家的子弟,是不肯死在盗贼手里的。为什么呢?因为他们的生命宝贵,死在盗贼手里太不值得。张良有超过世上一切人的才能,不去作伊尹、姜尚那样深谋远虑之事,反只学荆轲、聂政行刺的下策,侥幸所以没有死掉,这必定是桥上老人为他深深感到惋惜的地方。所以那老人故意态度傲慢无理、言语粗恶的深深羞辱他,他如果能忍受得住,方才可以凭借这点而成就大功业,所以到最后,老人说:“这个年幼的人可以教育了。”

  楚庄王攻打郑国,郑襄公脱去上衣裸露身体、牵了羊来迎接。庄王说:“国君能够对人谦让,委屈自己,一定能得到自己老百姓的信任和效力。”就此放弃对郑国的进攻。越王勾践在会稽陷于困境,他到吴国去做奴仆,好几年都不懈怠。再说,有向人报仇的心愿,却不能做人下人的,是普通人的刚强而已。那老人,认为张良才智有余,而耽心他的度量不够,因此深深挫折他年轻人刚强锐利的脾气,使他能忍得住小怨愤去成就远大的谋略。为什么这样说呢?老人和张良并没有平生的老交情,突然在郊野之间相遇,却拿奴仆的低贱之事来让张良做,张良很自然而不觉得怪异,这自然,秦始皇不能使他惊恐,项羽不能使他发怒。

  看那汉高祖之所以成功,项羽之所以失败,原因就在于一个能忍耐、一个不能忍耐罢了。项羽不能忍耐,因此战争中是百战百胜,因此随随便使用他的刀锋(不懂得珍惜和保存自己的实力)。汉高祖能忍耐,保养那完整的刀锋(把自己的精锐实力保养得很好,等待对方的衰弊),这是张良教他的。当淮阴侯韩信攻破齐国要自立为王,高祖为此发怒了,语气脸色都显露出来,从此可看出,他还有刚强不能忍耐的气度,不是张良,谁能成全他?

  司马迁本来猜想张良的形貌一定是魁梧奇伟的,谁料到他的长相竟然像妇人女子,与他的志气和度量不相称。啊!这就是张良之所以成为张良吧(言外之意:正因为张良有能忍之大度,所以,尽管他状貌如妇人,却能成就大业,远比外表魁梧的人奇伟万倍)!

  33、《终风》——《诗经》编成于春秋时代

  终风且暴,顾我则笑,谑浪笑敖,中心是悼。

  终风且霾,惠然肯来,莫往莫来,悠悠我思。

  终风且曀,不日有曀,寤言不寐,愿言则嚏。

  曀曀其阴,虺虺其雷,寤言不寐,愿言则怀。

  「译文」

  既刮风又下疾雨,(他)看我则嬉笑。戏言放荡嬉笑傲慢,自己为此悲痛。(按,两句写男子行为放荡粗暴,自己为此而悲痛)

  既刮风又尘土飞扬,(先前性情)柔和肯来往。(随后男的)不来往,自己深切思念。(按,两句写男的不来,自己深切思念)

  既刮风又天色阴沉,没过几天又阴沉。睡觉醒来无法入睡,思念打喷嚏(今俗乃谓打喷嚏为有人思念)。

  天气阴暗,雷隐隐而未震发。睡觉醒来无法入睡,对对方的思念之情深藏于心,犹雷声隐而未。(按,“愿”指思念,“怀”则指这种思念耿耿于心)

  34、《七月》——《诗经》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一之日觱发,二之日栗烈。无衣无褐,何以卒岁?三之日于耜,四之日举趾。同我妇子,馌彼南亩。田畯至喜。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春日载阳,有鸣仓庚。女执懿筐,遵彼微行,爰求柔桑。春日迟迟,采蘩祁祁。女心伤悲,殆及公子同归。

  七月流火,八月萑苇。蚕月条桑,取彼斧斨。以伐远扬,猗彼女桑。七月鸣鵙,八月载绩。载玄载黄,我朱孔阳,为公子裳。

  四月秀葽,五月鸣蜩。八月其获,十月陨萚.一之日于貉,取彼狐狸,为公子裘。二之日其同,载缵武功。言私其豵,献豜于公。

  五月斯螽动股,六月莎鸡振羽。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穹窒熏鼠,塞向墐户。嗟我妇子,曰为改岁,入此室处。

  六月食郁及薁,七月亨葵及菽。八月剥枣,十月获稻。为此春酒,以介眉寿。七月食瓜,八月断壶,九月叔苴,采荼薪樗。食我农夫。

  九月筑场圃,十月纳禾稼。黍稷重穋,禾麻菽麦。嗟我农夫,我稼既同,上入执宫功。昼尔于茅,宵尔索綯,亟其乘屋,其始播百谷。

  二之日凿冰冲冲,三之日纳于凌阴。四之日其蚤,献羔祭韭。九月肃霜,十月涤场。朋酒斯飨,曰杀羔羊,跻彼公堂。称彼兕觥:万寿无疆!

  「译文」

  夏历七月,“大火”恒星向下行,九月把裁制寒衣的工作交给妇女去做。周历一月大风触物发声,二月凛冽。没有衣服,如何过完这一年?三月修理耜类工具,四月抬脚踩耒耜等耕田。偕同我的妻子和孩子,送饭到那农田。田畯看到农民在田里劳动非常高兴。

  夏历七月,大火恒星向下行,九月把裁制寒衣的工作交给妇女去做。夏历三月开始暖和,黄莺鸣叫。年轻姑娘手持深筐,沿着那小路(行走),在这儿寻找嫩桑叶。春天的昼长日落晚,采摘众多白蒿。女子内心悲伤,恐怕遇到国君之子,被公子胁迫同归。

  夏历七月,大火恒星向下行,八月收取萑苇。养蚕采取桑枝,取那斧子,去砍伐旁出过度的桑枝(因妨行路,故须砍去),拉住那柔桑。七月伯劳鸣叫,八月开始把麻的纤维织成纱线(以备织布)。(染成)又黑红色又黄色,我的大红色很鲜明,为公子做裳。

  四月植物抽穗开花,五月蝉鸣叫。八月收获庄稼,十月草木枯黄落叶。一月捕兽,取那狐狸,为公子做皮衣。二月会猎,继续围猎。我私人占有小兽,献大兽给统治者。

  五月斯螽发声,六月莎鸡发声。七月在田野里,八月在檐下,九月在房内,十月蟋蟀入我床下。把鼠穴都找到了堵塞,用烟熏的办法把老鼠赶出杀死。堵塞朝北的窗子,用泥涂抹门隙(御寒)。可叹我的妻子和孩子,算是过年了,进入这个房屋居住(周代农忙季节时人们一般都住在野外田地上,至东时才入室内居住)。

  六月吃郁李和薁(一种野葡萄),七月蒸冬葵(蔬菜名)和豆叶。八月打枣,十月收获稻谷。以此做冬天酝酿,经春始成的酒,以此祈求长寿。七月吃瓜,八月截断葫芦,九月拾取麻籽。采苦菜,将臭椿当柴烧,养活我们农夫。

  九月夯土“打谷场”(使结实),十月(将)谷物输入粮仓。小米、稷(指不黏者,小米的一种)、早种晚熟的谷、晚种早熟的谷,禾麻豆麦。可叹我们农夫啊!把打下的谷物集中到粮仓里,还要到统治者家中服修缮房屋的劳役。白天割茅草,晚上搓绳子,赶忙登上屋顶(修理住房),岁始(春初)播种百谷。

  二月凿冰(发出)冲冲声,三月放入冰窖。四月早朝(一种祭祀司寒神的仪式),献羔羊祭韭菜。九月秋高气爽,十月天地肃清,两樽酒聚会宴饗,屠宰羔羊。登上国君接待外宾和国人的朝堂,举起那犀牛角做的酒器,(祝贺)长寿没有止境。

  35、《湘夫人》——《楚辞》刘向(西汉)辑录屈原、宋玉以及模拟离骚风格作品的一部集子

  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白薠兮骋望,与佳期兮夕张。鸟萃兮蘋中,罾何萃兮木上?沅有芷兮澧有兰,思公子兮未敢言。荒忽兮远望,观流水兮潺湲。

  麇何食兮庭中?蛟何为兮水裔?朝驰余马兮江皋,夕济兮西澨。闻佳人兮召予,将腾驾兮偕逝。筑室兮水中,葺之兮荷盖。荪壁兮紫坛,播芳椒兮成堂。桂栋兮兰橑,辛夷楣兮药房。罔薜荔兮为帷,擗蕙櫋兮既张。白玉兮为镇,疏石兰兮为芳。芷葺兮荷屋,缭之兮杜衡。合百草兮实庭,建芳馨兮庑门。九嶷缤兮并迎,灵之来兮如云。

  捐余袂兮江中,遗余褋兮澧浦。搴汀洲兮杜若,将以遗兮远者。时不可兮骤得,聊逍遥兮容与!

  「译文」

  湘夫人降落在啊北边水中小块陆地之上,举目远望(的样子)啊使我发愁。轻轻吹拂(的样子)啊秋天起风,洞庭翻起波浪(波:这里用做动词)啊树叶飘零。站在长满白薠的岸上啊纵目远眺,跟佳人相约啊在黄昏的帐幕之中。鸟儿为什么聚集啊在(浮在水上的)水草中,鱼网为什么啊挂结在树梢上(按,这两句用鸟应在木却集于薠、网当置水反挂于树的反常情况,比喻期待殷切却事与愿违)?沅水(水名)有白芷(香草名)啊澧水有泽兰(香草名)(按,芷和兰古人都用作佩饰),思念湘夫人啊却不敢讲。恍惚(心神不定的样子)啊了望远方,只见江水啊缓缓流淌。

  麋鹿为什么觅食在庭院中?蛟龙(传说中无角的龙)为什么在水的边际(按,这两句意为,麋鹿本应处山野,为什么到庭院里来吃东西?蛟龙本应居深渊,为什么游到水边?这都是湘君在心情纷乱之中的慨叹)?清晨驱驰我的马啊到水边高地,傍晚渡河啊西岸边(澨:楚地方言,岸边)。听说湘夫人召唤着我,我将驾车飞驰与她一起前往。建造房屋在水中央,覆盖屋顶用荷叶。墙用荪草装饰,庭以紫贝砌成,用散布芬香的花椒泥涂壁。用桂木做屋梁,用木兰作椽子,用辛夷作门楣,用白芷饰卧房。编结薜荔(植物名,桑科)做成帷幔,分开蕙草做室内的隔扇啊设置。用白玉压住坐席,用石兰在室内散布香气。白芷修葺啊用荷叶作帷幄,缠绕啊杜衡(香草名)。汇集各种花草啊使庭院充实,陈设芬芳馥郁啊回廊。九嶷(山名)缤纷啊一起来迎,神灵的到来啊如云(形容众多)。

  抛弃我的衣袖啊在江中,丢掉我的单衣啊在澧水边。拔取水边或水中高地的杜若(香草名),将把它赠送给我心中所思念的远方佳人(即湘夫人)。既然时机不能经常得到,那就姑且悠闲一番吧(容与:双声两面词,迟徊不进的样子)!

  36、唐诗十首

  37、《燕歌行》——高适(唐)

  汉家烟尘在东北,汉将辞家破残贼。男儿本自重横行,天子非常赐颜色。

  摐金伐鼓下榆关,旌旆逶迤碣石间。校尉羽书飞瀚海,单于猎火照狼山。

  山川萧条极边土,胡骑凭陵杂风雨。战士军前半死生,美人帐下犹歌舞。

  大漠穷秋塞草腓,孤城落日斗兵稀。身当恩遇恒轻敌,力尽关山未解围。

  铁衣远戍辛勤久,玉箸应啼别离后。少妇城南欲断肠,征人蓟北空回首。

  边庭飘飖哪可度,绝域苍茫更何有?杀气三时作阵云,寒声一夜催刁斗。

  相看白刃血纷纷,死节从来岂顾勋。君不见沙场征战苦,至今犹忆李将军。

  38、《轻肥》——白居易(唐)

  意气骄满路, 鞍马光照尘。借问何为者, 人称是内臣。

  朱绂皆大夫, 紫绶悉将军。夸赴军中宴, 走马去如云。

  樽罍溢九酝, 水陆罗八珍。果擘洞庭橘, 脍切天池鳞。

  食饱心自若, 酒酣气益振。是岁江南旱, 衢州人食人!

  39、宋词五首

  40、《兰陵王(柳)》——周邦彦

  柳阴直,烟里丝弄碧。隋堤上、曾见风番,拂水飘绵送行色。登临望故园,谁识,京华倦客?长亭路,年去岁来,应折柔条过千尺。

  闲寻旧踪迹,又酒趁哀弦,灯照离席,犁花榆火催寒食。愁一箭风快,半篙波暖,回头迢递便数驿。望人在天北。凄恻,恨堆积。渐别浦萦回,津堠岑寂,斜阳冉冉春无极。念月榭携手,露桥闻笛。沉思前事,似梦里,泪暗滴。

  41、《登楼赋》——王桀(东汉、三国)

  登兹楼以四望兮,聊暇日以销忧。览斯宇之所处兮,实显敞而寡仇。挟清漳之通浦兮,倚曲沮之长洲。背坟衍之广陆兮,临皋隰之沃流。北弥陶牧,西接昭丘。华实蔽野,黍稷盈畴。虽信美而非吾土兮,曾何足以少留!

  遭纷浊而迁逝兮,漫逾纪以迄今。情眷眷而怀归兮,孰忧思之可任?凭轩槛以遥望兮,向北风而开襟。平原远而极目兮,蔽荆山之高岑。路逶迤而修迥兮,川既漾而济深。悲旧乡之壅隔兮,涕横坠而弗禁。昔尼父之在陈兮,有“归欤”之叹音。钟仪幽而楚奏兮,庄舄显而越吟。人情同于怀土兮,岂穷达而异心!

  惟日月之逾迈兮,俟河清其未极。冀王道之一平兮,假高衢而骋力。惧匏瓜之徒悬兮,畏井渫之莫食。步栖迟以徙倚兮,白日忽其将匿。风萧瑟而并兴兮,天惨惨而无色。兽狂顾以求群兮,鸟相鸣而举翼。原野阒其无人兮,征夫行而未息。心凄怆以感发兮,意忉怛而憯恻。循阶除而下降兮,气交愤于胸臆。 夜参半而不寐兮,怅盘桓以反侧。

  「译文」

  登上这座楼向四周眺望啊,姑且在空闲的日子排遣愁闷。看看这城楼坐落的地方啊,确实高显开阔而少有匹敌(仇:匹配)。从旁夹持着清澈漳河的开阔水滨啊,背靠着弯曲沮河中的狭长陆地(长洲:水中的狭长陆地),背对着高地上的宽阔陆地,面对着低洼地势上的可供灌溉的水流。北望目力可及陶墓一带(弥:终极)(陶牧:春秋越国陶朱公范蠡)(牧:邑外叫郊,郊外叫牧,指荒野地),西面靠近楚昭王的坟丘。开花和结果实的树木遮掩原野,庄稼长满田地。虽的确美丽却并非我的家乡啊,那么什么东西值得(让我)短暂居留?

  逢纷乱浑浊(比喻世道)而迁徙流亡啊(指作者避乱到荆州),久远超过十二年(古代以十年为一纪)直到如今。情感留恋(故土)思念回家啊,忧思谁能承受?手向前靠着窗栏遥望啊,面对北风敞开襟怀。平原辽阔极目远望啊,为高高的荆山(山名)所蔽,终不能见到故乡(岑:小而高的山)。道路蜿蜒(念“弯岩”)迂远并长远啊(修:长。迥:远),河水悠长渡口深远。悲痛故乡阻隔隔绝啊,眼泪交错洒落而不能止住。从前孔子在陈国啊,发出“归欤,归欤”的长叹。钟仪被囚禁而用楚调弹奏啊,庄舄官位显赫(但眷恋故乡),病中呻吟,仍作越声。怀念故土的感情人人相同啊,哪会因为困窘或通达而变心。

  惟有光阴的流逝啊,等待黄河澄清(指天下太平),却永无到来之日。希望王朝的统治恢复秩序啊,凭借大道(这里指王道的政治力量)而施展才力(衢:四通八达的道路)。害怕葫芦被高高地挂着啊,怕就怕井被淘干净后还是没有人来饮用(渫:掏井,去除井底沉积的杂物)(莫:没有哪一个)。迈步欲行而止留恋徘徊啊,太阳很快地将要躲藏(指落山)。风萧瑟寒冷从四面八方同时发出啊,天暗淡而无色。野兽惊慌地回首张望寻找群体啊,鸟相互对着张开双翼。原野上荒寂无人啊,远行的人赶路而未停息。内心悲伤有所感触并表现出来啊,神情悲痛忧伤。沿着台阶下城楼啊,闷气一并郁结于胸臆。夜半难以入睡啊,惆怅思虑起伏不止,翻来覆去(盘恒:连绵词,本意是徘徊不进的样子)。

本文转载链接:自考《古代汉语》全译文(9)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