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复习指导 > 笔记串讲 > 文学 > 05年10月《古代汉语》串讲资料(北师大版)(5)

05年10月《古代汉语》串讲资料(北师大版)(5)

2006-12-27 15:35   【 】【我要纠错

  第六章 古書閱讀常識選擇題 3分

  第一節 古書的注釋

  一。古書注釋的發展概況 (看看了解一下)

  二。古書注釋的体式類型傳注 章句 義疏 集解 音義

  一般書名叫什麼,就對應什麼類型的体式

  特殊記憶:<春秋經傳集解>

  第二節 古書的特殊表達方式選擇題

  一。互文煙籠寒水月籠沙,夜泊秦淮近酒家。

  二。連及宋人有沽酒者,升概甚平,遇客甚謹,為酒甚美,懸幟甚高。

  三。變文

  四。曲指

  第三節 纂集類專書書的作者 書的作用

  一。<說文解字>分析字形 許慎 參考:<說文解字注>清段玉裁著 <說文通訓定聲>清朱駿聲著

  二。<爾雅> 訓釋詞義 <廣雅>

  三。<廣韻> 解釋語音

  四。<經籍纂詁> 解釋注釋

  五。<經傳釋詞> 解釋虛詞

  初,鄭武公娶於申,曰武姜,生莊公及共叔段。莊公寤生,驚姜氏,故名曰寤生,遂惡之。愛共叔段,欲立之。亟請於武公,公弗許.及莊公即位,為之請制。公曰:“制,巖邑也。虢叔死焉。佗邑唯命。”請京,使居之,謂之京城大叔。祭仲曰:“都城過百雉,國之害也。先王之制:大都不過參國一,中五之一,小九之一。今京不度。非制也,君將不堪。”公曰:“姜氏欲之。焉辟害?”對曰:“姜氏何厭之有?

  不如早為之所,無使滋蔓,蔓難圖也。蔓草猶不可除,況君之寵弟乎?“公曰:”多行不義必自斃,子姑待之。“(<左傳‧;鄭伯克段於鄢>)

  1,寤生:逆生,寤為牾的借字。寤原意為睡覺.

  2,亟請於武公:於,介詞.引進動作的主動者。

  3,今京不度:度,名詞用作動詞.作合乎制度。

  4,姜氏何厭之有?:賓語前置。

  5,況君之寵弟乎?:之,連詞.

  譯文:當初,鄭武公在申娶親,叫武姜,生莊公及共叔段。莊公難產,驚唬了姜氏,因此取名叫寤生,於是不喜歡他。喜歡共叔段,想要立共叔段為太子。多次向武公請求,武公不答應。等莊公繼承了王位,武姜就朁共叔段請求分封到制去。莊公曰:制是個險要的地方,從前虢叔就死在那里,若是封給其它城邑,我都可以照吩咐去做。武姜便請封京邑,莊公答應了,讓他住在那里,稱他為京城太叔。祭仲曰:都城的城墻高過百雉,將對國構成危害。先王的制度:大都的城墻不過國都的三分之一,中不過五分之一,小不過九分之一。今京不合乎制度,不制裁,國君將不能承受。莊公說:姜氏想要這樣做,哪裏能逃避?祭仲對曰:姜氏那里能有滿足,不如早給予她住所,不要讓她滋生漫延,漫延將不好對付,漫延的草尚且不易隡除。況且國君的寵弟呢?莊公說:她多行施不益的事情,一定會自己跌倒的,你姑且等侍著個事情。

  癸酉,師陳於鞍(上下結构)。邴夏御齊侯,逢丑父為右。晉解張御郤克,鄭丘緩為右。齊侯曰:“余姑翦滅此而朝食!”不介馬而馳之。郤克傷於矢,流血及屨,未絕鼓音,曰:“余病矣!”張侯曰:“自始合,而矢貫余手及肘,余折以御,左輪朱殷,豈敢言病?吾子忍之!”緩曰:“自始合,苟有險,余必下推車。子豈識之?然子病矣……”

  張侯曰:“師之耳目,在吾旗鼓,進退從之。此車一人殿之,可以集事。若之何其以病敗君之大事也?擐甲執兵,固即死也;病未及死,吾子勉之!”左并轡,右援枹而鼓,馬逸不能止,師從之。齊師敗績,逐之,三周華不注。(<左傳‧;鞍之戰>)

  譯文:癸酉這天。齊,晉兩國的軍隊布鞍擺開作戰的陣勢。邴夏為齊侯馭車,逢丑父坐在車的右邊(即為驂乘)。晉國解張為郤克馭車,鄭丘緩居右。齊國的主帥說:我們姑且消滅晉軍在吃早飯。不繫馬尾便驅馬進擊。郤克中箭受傷,血己經流到了鞋上。但仍未停止敲鼓的聲音(進軍的號令)。說:我病的快不行了。張侯說:自交戰開始,箭就穿透我的手及肘,我折斷箭繼續駕車,左邊的車輪都被血染成了深紅色,我怎敢言病了呢。你且忍一忍吧。鄭丘緩說:自交戰開始,如果有難走的路,我一定下去推車。你難道知道嗎?然而你卻是病的得很重……張侯說:軍隊的耳目在觀看著我們的旗和鼓,前進還徹退都跟從著我們。此車有一人鎮守,就可以成就大事。怎麼因為受傷的原故而敗壞國君的大事呢?穿上鎧甲,拿著兵器,本來就是走向死亡,你努力指揮吧!解張把兩個手中的僵繩并在了左手,右手拽過鼓槌而擊鼓,馬狂奔不能停止,軍隊跟從著戰車。齊國的軍隊崩潰。追趕著齊軍繞華不注三圈。

  “堯以不得舜為己憂,舜以不得禹、皋陶為己憂.夫以百畝之不易為己憂者,農夫也。分人以財謂之惠,教人以善謂之忠。為天下得人者謂之仁,是故以天下與人易,為天下得人難.孔子曰:”大哉,堯之為君!惟天為大,惟堯則之。蕩蕩乎民無能名焉!

  君哉,舜也。巍巍乎有天下而不與焉!‘堯舜之治天下,豈無所用其心哉?亦不用於耕耳。“

  譯文:堯把不能得到舜為自己的優慮;舜把不能得到禹、皋陶為自己的優慮;把一百畝地不能夠耕種當為自己的優慮的人是農夫。把財物分給別人叫做恩惠;把善良教給別人叫做忠厚;為天下得人才者叫做仁愛。所以說把天下給別人容易,為天下得到一個人才是困難的。孔子曰:“堯作為國君真是偉大!‘只有天是大的,只有堯能夠效法它,太大了老百姓說不出他的好。舜呀!真是個好國君,太高大了有天下而不參於!堯和舜治理天下的時侯難到沒有用心的地方嗎?只是沒有把心用到耕地上而已。

  楊王孫者,孝武時人也。學黃老之術.家業千金,厚自奉,養生亡所不致。及病且終,先令其子,曰:〔吾郤臝葬,以反吾真。必亡易吾意。死則為布囊盛屍,入地七尺。既下,從足弔脫其囊,以身親土。〕其子欲默而不從,重廢父命;欲從之,心又不忍。乃往見王孫友人祁侯。(<楊王孫傳>)

  譯文:楊王孫是漢武帝時人,學習黃帝、老子的學說,家中有千金的家產,有豐厚的家產自我奉養,養生的東西沒有不拿來的。等到病得將要死的時侯,預先命令他的兒子說:“我想要裸著下葬,來返回我本真,一定不要改變我的意思,我死後制作一個布囊承裝我的屍體,入地七尺,屍體下到坑底之後,再把布囊取出來,讓我的身體親進土地。”

  他兒子默默的不說話,但是不聽從,于是他就去拜見楊王孫的朋友祁侯。

  第二部分昔者趙簡子使王良與嬖奚乘,終日而不獲一禽,嬖奚反命曰:天下之賤工也。(趙簡子,晉卿也,王良,善御者也。嬖奚,簡子幸臣,以不能得一禽,故反命於簡子。謂王良天下鄙賤之工師也。)或以告王良,良曰:請復之,(聞嬖奚賤之,故請復與乘。)強而後可。(強嬖奚乃肯行。)一朝而獲十禽,嬖奚反命曰。天下之良工也。(以一朝得十禽,故謂之良工。)簡子曰:我使掌與女(汝)乘。(掌,主也。使王良主與女乘。)謂王良,良不可。(王良不肯。)曰:吾為之範我馳驅,終日不獲一,為之詭遇,一朝而獲十。

  (範,法也,王良曰:我為之法度之御,應禮之射,正殺之禽,不能得一,橫而射之曰詭遇,非禮之射,則能獲十,言嬖奚小人也,不習於禮.)詩(詩經)云:不失其馳,舍矢如破,我不貫與小人乘,請辭.(詩小雅車攻之篇也。言,御者不失其馳驅之法,則射者必中之,順毛而入順毛而出,一發貫藏(心臟)應矢而死者,如破矣,此君子之射也,貫,習也。我不習與子人乘,不願掌與嬖奚同乘,故請辭.)御者且羞與射者比,比而得禽獸,雖若丘陵,弗為也,如枉道而從彼,何也。(孟子引此以喻陳代云:御者尚知羞恥,此射者不欲與比,子如何欲使我枉正道而從彼,驕慢諸侯而見之。)且子過矣,枉己者,未有能直人者也。(謂陳代之言過謬也。人當以直矯枉耳己自枉曲何能正人。章指言修禮守正非招不往枉道富貴君子不許.是以諸侯雖有善其辭命伯夷亦不屑就也。)(<孟子‧;不見諸侯>)

  十年春,齊師伐我。(不書侵伐齊北蔇之盟我有辭)公將戰,曹劌請見。(曹劌魯人@劌古衛反見賢遍反下同〔疏〕注曹劌魯人@正義日史記作曹沫亦云魯人)其鄉人曰,肉食者謀之,又何間焉。(肉食在位者間猶與也@間間□之間注同與音預〔疏〕注內食至與也@正義曰孟子論庶人云五畝之宅樹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雞豚狗彘之畜無失其時,七十者可以食肉,是賤人不得食肉。故云,在位者也。襄二十八年傳,說子雅子尾之食云,公膳日雙雞,昭四年傳說頒冰之法云,食肉之祿,冰皆與焉,大夫命婦喪浴用冰,蓋位為大夫乃得食肉也,間,謂間雜言不應間其中而為之謀,故云間,猶與也。)劌曰,肉食者鄙,未能遠謀,乃入見,間何以戰,公曰,衣食所安。(〔疏〕衣食所安@正義曰,公意,衣食二者,雖所以安身,然亦不敢專己有之,必以之分人。)弗敢專也,必以分人。對曰,小惠未偏,民弗從也,(分公衣食所惠不過左右,故曰未偏@偏音遍。注同)公曰:犧牲玉帛。(〔疏〕犧牲玉帛@正義曰,四者皆祭神之物,曲禮曰天子以犧牛,諸侯以肥牛,鄭玄云,犧純毛也,肥養于滌也,然則牲謂三牲,牛羊豕也,犧者牲之純色也,魯自得用天子之禮要犧牲相配之語未必為得用乃言之也。)弗敢加也,必以信。(祝辭不敢以小為大,以

本文转载链接:05年10月《古代汉语》串讲资料(北师大版)(5)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