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复习指导 > 笔记串讲 > 文学 > 自考“中国现代文学作品选”大纲考核点(25)

自考“中国现代文学作品选”大纲考核点(25)

2007-07-30 19:36   【 】【我要纠错

  《雅舍》作者:梁实秋

  1、简析作者抓住个性描绘“雅舍”特点。

  梁实秋,新月派成员,《雅舍》一文原载于1940年11月15日《星期评论》第一期,后收入散文集《雅舍小品》。

  文章中,对舍之“雅”、“美”并未着几语,简陋正是它的个性。作者抓住它个性的特征,生动而有层次的描写了“雅舍”的形态构造、地理位置、夜晚、雨天时的自然情状,以及雅舍内的陈设,使读者可想象雅舍虽简陋却又不俗的特点。并让人感到它的可亲和可爱。

  2、简析关于作者选取的于苦涩中寻觅雅趣的表现角度。

  “雅舍”本无雅处,寒伧、简陋,但旅居其中的作者却颇具雅兴,以他平和、幽默的心态,以及文人雅士的眼光去观照、去描绘,便将陋蔽化为朴雅,于苦涩中寻觅意趣,在诙谐中拭去烦厌与愁绪,淡化、消弭客观存在的阴影。甚至作者还主动去翻新陈设,张扬个性,使一物一事“俱不从俗”。整篇文章因而情趣盎然,不见愁容,显示出作者安素求朴,因陋就简,较为旷达、超脱的心态。

  《蛇与塔》作者:聂绀弩

  1、作者在《蛇与塔》中提出了什么新看法?

  《蛇与塔》是一篇杂文,就白蛇和雷峰塔的传说提出了两点新看法:第一,许仙和白娘子的儿子许仕林中状元奉旨祭塔的大团圆结局,是我们中国人的是非善恶之心所产生的创作,许仕林是老百姓同情白蛇,派去慰问的代表,这和认为大团圆结局是不正确的看法不同。第二,认为老百姓偷砖的本意是“要塔倒,要白蛇恢复自由。”这和认为偷砖可以造墙、卖钱、辟邪的说法不同。

  这两点新的说法,赞扬了人民群众是非善恶之心及反专制反暴政的智慧和力量,具有深广的思想意义。

  2、《蛇与塔》的语言有什么特点?

  语言简洁通俗,生动幽默,结句遒劲有力。

  《简论市侩主义》作者:冯雪峰

  1、本文批判市侩主义的基本观点。

  这是一篇杂文,对普遍存在都市中的市侩主义作了剖析,其基本观点是:市侩主义的核心是利己主义;市侩主义是软体的,会变形的,善于钻营;市侩主义产生于商业社会,盛行于殖民地次殖民地;市侩主义拿一切美名来做生意;市侩主义没有爱等等。这些观点对揭露市侩主义是切中要害、非常透彻的。

  2、本文的讽刺、比喻手法。

  讽刺手法在于由表及里剥露内在实质。

  比喻手法,如市侩主义在浑池里游泳的比喻等,使说理形象,表现生动风趣。

  [戏剧]

  《南归》作者:田汉

  1、简述《南归》的故事情节。

  忠实勤劳的农村少年李正明爱慕热烈勇敢的农村少女春姑娘,春姑娘却痴恋着孤独执著漂泊不定的流浪诗人辛先生。当流浪诗人从北方故乡飘然南归时,春姑娘已被母亲许给了少年李正明,流浪诗人只得悄然远行,春姑娘随即离家出走,追踪而去。

  2、简述《南归》中浪漫主义悲剧的感伤情调及其意义。

  《南归》是田汉早期浪漫主义悲剧代表作之一。

  感伤情调剧作流露出浅愁与微痛,弥漫着感伤的气息,表现了人们在黑暗的社会中,对现实人生的苦恼和美好憧憬的幻灭,悲叹现实与理想的冲突,抒发了人生不尽如意,不知何处是归途的感伤情绪,以及艰苦寻觅的孤独之感,暴露了社会的黑暗。

  意义春姑娘爱诗人,犹如爱理想。春姑娘形象,表现了在“五四”新思潮影响下的新女性,对爱情和理想的热烈憧憬与执著追求,以及艰苦寻觅时的淡淡哀愁。流浪者的形象和他的歌声,有力的激起广大不满现实,又找不到出路的,处于苦闷、彷徨中的青年读者与观众的共鸣。在感伤里,作品又交织着挣扎和反抗。

  3、简述《南归》中抒情手法的艺术魅力。

  抒情手法第一,写意性强,形成强烈的诗话倾向。剧作不重剧情的逼真描摹,而重真实感情的抒发,和优美意境的创造。它的魅力不在剧情,而在主人公对爱情、自由和光明的热烈追求,以及强烈的失落感、孤独感。这是从“灵的世界”里流淌出来的诗情,形成幽深的意境,给人以诗的美感。

  第二,音乐性强,增添剧作的抒情气氛。“话剧加唱”是田汉剧作的常用手法。这些诗句和歌曲,使剧中人物的感伤情怀和全剧空灵飘逸的幽深意境融合统一,使剧作具有“抒情剧”“诗剧”的韵味。

  《日出》作者:曹禺

  1、陈白露形象的复杂性格及其意义。

  性格陈白露是《日出》的主要人物。她聪明而美丽,骄傲任性。一方面,她清醒,有正义感,仍保留着对生活的一丝热情。另一方面,她沉沦、堕落。她处在既洁身自好又玩世不恭的矛盾痛苦之中。她的悲剧在于,看清了社会的腐朽,而又无力摆脱;留恋纸醉金迷生活,却还孤芳自赏,结果是自欺欺人,生活在慢性自杀之中而浑然不知。

  意义陈白露的悲剧形象,首先控诉了“损不足以奉有余”的黑暗社会对青年女性的腐蚀和戕害。其次,表明了追求资产阶级个性解放的知识妇女,即使冲出了家庭闯进了社会,也逃脱不了被毁灭的命运。

  2、黄省三悲剧形象的意义。

  黄省三是被银行经理潘月亭裁员的小职员,他谦卑胆小,软弱善良,后因哀求被打,毒死三个儿女,求死不成,被逼成疯子。

  黄省三的悲惨命运,反映了旧中国城市小职员的苦难生活。作者有意将他穿插在纸醉金迷、荒淫无耻的人们中,在强烈的对比中,深刻揭露了潘月亭这样的剥削者们的享乐生活,正是建立在对黄省三之类老实善良的弱者的残酷压榨的基础之上的,从而有力地揭示了剧本“损不足以奉有余”的主题。

  3、《日出》戏剧结构的特点。

  《日出》的结构是“横断面的描写”法,既西洋戏剧史上“人像展览式”的结构。它不像《雷雨》的结构那样严密紧凑,而是从“片段的方法写起”:

  第一,剧本人物众多,却没有一个可以统帅全剧矛盾的角色。

  第二,剧本情节线索也较繁杂,虽以剥削阶级对下层人民的迫害压榨和他们内部狗咬狗的矛盾为基础,但全篇没有统帅全剧的中心冲突,也没有绝对统一的贯穿动作。

  初看,结构松散,矛盾冲突不集中,但主题思想将他们(人物和事件)有机的统一在一起。

  4、《日出》的主题和剧名的象征意义。

  《日出》的主题是通过一系列的艺术形象,展现一幅幅鲜血淋淋的社会形态,揭露那个“损不足以奉有余”的不公平社会制度,喊出“你们的末日到了”的愤怒吼声。

  剧名剧作以“日出”命题。它既是浩浩荡荡的大时代的光明与力量的象征,又是对生活在黑暗中的没有光明的前途的剧中人物的一种反衬。

本文转载链接:自考“中国现代文学作品选”大纲考核点(25)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