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复习指导 > 笔记串讲 > 文学 > 自考《中国现代文学作品选》资料(3)

自考《中国现代文学作品选》资料(3)

2007-01-23 11:49   【 】【我要纠错

  《山峡中》

  (一)识记:

  艾芜的短篇小说集《南行记》。

  (二)简析:

  1、野猫子形象。

  野猫子是偷盗集团首领魏老头子的女儿。面对残酷的现实人生,要活下去,必须改变懦弱的性格,因而,她不得不比男人更为强悍,更为机智和勇敢。特殊的生活环境酿成了她的复杂性格。她有时十分暴躁,过去曾杀过人,又与同谋把小黑牛抛到江里淹死;她爱憎分明,把反动政权的军人和老爷太太都视为仇敌,对一般同伙充满着女人的爱抚;她心地善良,知道“我”不想干了,给“我”留下三块钱,让“我”另找出路;她常将木头人当作孩子,亲昵地抱在怀里,自然地流露出向往做母亲、盼望新生活的愿望。

  2、本篇景物描写的特点及其艺术作用。

  小说景物描写的主要特点是渲染阴冷怕人、恐怖神秘的气氛,以此来烘托小黑牛的悲剧。如小说开头就在我们面前呈现的景象是:“巨蟒似的索桥”、“凶恶的江水”、“野蛮的山峰”、“破败而荒凉的神祠”、“金衣剥落的江神”,这幅阴郁、寒冷、恐怖的夏天山中之夜的景象,渲染了阴暗的气氛,预示着故事的悲剧性。

  小说还有对南国明丽的自然风光的描写,这不仅增添了鲜明的地方色彩,而且作为反衬,和人世间的黑暗形成对比。

  (三)论述:

  分析小黑牛悲剧的社会原因和作品的思想。

  小黑牛的一生是悲剧的一生。他本来有家,有山地和小牛,可这些东西都被地主剥夺了。他“躲开了张太爷的拳头”,如今又陷入偷盗团伙,在这里,他命运更悲惨。因为“太笨”,又不会说谎,作案时常被捉住打伤了身体,他想不干了,却被同伙抛进了江中。他的悲剧根源是穷人无以生存的黑暗的旧社会。

  小说展示了为生活所迫而沦为窃贼的人们的生活,正是社会的残酷,生活的残酷,扭曲了他们的性格,使他们变得野蛮、残忍和不义,这是他们的“本钱”,这种“本钱”,包含着极大的社会悲剧性,也记载着他们每一个人的悲惨命运。

  自然,这群人还没有泯灭正常的人性,还能够宽容地对待“我”的离开,这是作品闪现的思想亮色,由此更把批判的矛头集中于社会。“我”的离开表明作者对这伙人的批判态度。“我”认为这不是他所追求的“新生活”,他要独自去寻求光明。

  《断魂枪》

  (一)识记:

  老舍的长篇小说《四世同堂》、短篇小说《月牙儿》。

  (二)理解:

  本篇故事的背景。

  小说故事背景是辛亥革命前的晚期时期。帝国主义用洋枪洋炮打开了古老中国的大门,闭关锁国、老大自居的中国迅速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资本主义的狂风震撼着古老中国的传统生活、传统文明,社会发生急剧变化。“东方的大梦没法子不醒了”。

  (三)简析:

  1、小说刻划人物的白描手法。

  小说运用白描手法刻划人物,对人物的肖像、动作、语言的描写简练传神,深入表现人物的性格和内心世界。对沙子龙、孙老者的眼睛的描写尤其出色。如沙子龙“两眼明得像霜夜的大星”,孙老者的“眼珠可黑得像两口小井”,与人比武时,这对黑眼珠随着枪尖转,“似乎要把枪尖吸进去”。又如小说描写沙子龙闭门操练断魂枪绝技,笔墨不多,却写出了他得复杂心态和性格。结尾处,沙子龙叹口气,“不传!不传!”两句,更是传神之笔,内涵极为丰富。

  2、王三胜、孙老者的性格特点及其对主要人物沙子龙所起的对比烘托作用。

  王三胜好吹嘘,他时而鼓吹沙子龙,时而贬低沙子龙,都是为了抬高自己。孙老者比较直率,登门挑战求艺,表现为武林正道之人。小说描写这两人对时代变化的漠然、以及外向的性格,很好地烘托了沙子龙的敏感和深藏不露。

  (四)论述:

  分析沙子龙形象及其意义。

  沙子龙,名拳师,开镖局,身怀“五虎断魂枪”绝技,曾威震西北无敌手,创出“神枪沙子龙”的英名,镖局的事业兴旺发达。但时代发生了急剧的变化,今天是火车、快枪的天下,镖局之类中国古老的事业和文明已被狂风吹走了。沙子龙是敏感而又善于变通的人,他将镖局改成客栈,从此不谈武艺,不与人争强斗胜。同时,他又十分怀旧,深夜独自一人熟悉他的“五虎断魂枪”,还不断地回忆起昔日的荣光,流露出与昨天告别时的留恋与悲凉,使小说充满着一种古老文化兴衰嬗变的历史悲凉感。沙子龙是一个具有醒而又未真正觉醒的复杂心态的典型。

  《华威先生》

  (一) 论述:

  1、分析华威先生的形象及其意义。

  《华威先生》活化出一个“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国民党政客、文化官僚华威的形象。作品着力深刻揭露了华威先生打着“抗日”的旗号,其实却干着扼杀群众救亡活动的勾当。华威先生是个“领导迷”、“开会迷”,他整天匆匆忙忙以相同的方式,相同的发言,出席各种各样的会议,对各种组织进行所谓“领导”,其实,他只对限制和控制抗日工作的“领导”感兴趣,而对加强和促进抗日的实际工作不感兴趣。作品通过这一浅薄庸俗、卑鄙虚伪的国民党“党老爷”的所作所为,令人信服地揭露了国民党破坏抗日,实行法西斯“一党专政”的历史罪行。

  华威先生形象更有其普遍性意义。它讽刺了那些只想当领导,而不愿从事具体工作的官僚。讲套话、空话,泡会议、发指示,热衷于官场应酬,瞎指挥、胡干涉。凡此种种都并非华威先生那个时代所独有。而只要还有上述现象存在,华威先生就具有现实生命力。

  2、分析小说的讽刺特色。

  这部小说是一篇讽刺作品。作品善于抓住最能揭示人物性格的具有讽刺意味的细节表现人物的灵魂。如表现华威先生的“忙”,写他为了多赶场子,他坐的黄包车是城里速度最快的;除了“忙”,作品还赋予它一个行为特点:假。作家用夸张的细节将人物自身的虚伪,庸俗暴露无疑。作品还通过人物自相矛盾的言行来让人物作自我暴露,从而达到讽刺的目的。小说还以漫画式的夸张手法和轻快、谐谑的讽刺笔调,去揭示华美外衣下的愚妄和可笑,用笑声来戳破社会的虚伪和丑恶。

  《在其香居茶馆里》

  (一) 简析:

  1、小说的思想。

  小说以四川回龙镇一个茶馆为人物活动的舞台,围绕着国民党抓丁的一幕幕丑剧,揭示了国民党抓丁给人民造成的深重灾难,同时也通过暴露当时当地袍哥、地痞、土豪劣绅之间狗咬狗斗争,揭露了国民党政府基层政权的黑暗腐败,鞭挞了地方官吏、豪绅集团的横行无忌以及他们之间既互相利用又勾心斗角互相倾轧的卑劣行径,有力地抨击了国民党推行兵役制的欺骗性和迫害人民的反动本质,反映了国统区的黑暗现实。

  小说贯穿了沙汀创作的现实主义精神,具有揭露和鞭挞旧中国黑暗现实的深刻性。作品通过个性化、川味的语言、生动的情节和细节以及富于戏剧化的场面描写,完成了对邢幺吵吵这个土豪劣绅丑恶嘴脸的真实写照与对方治国这个国统区基层腐吏的典型概括,强化了作品深刻的主题。

  2、小说的讽刺特色。

  讽刺是沙汀小说的重要特征。他的讽刺是真切、冷隽而辛辣的,往往隐藏在一些奇特而精彩的细节描写之中,隐藏在小说人物的肖像、作派、谈风和语言之中,绵里藏针,于不卖弄处针针见血。作品相当自然地描写了治保主任方治国和邢幺吵吵的不可开交的狗咬狗的闹剧,高潮处,米贩子带来的消息使得一场纠纷立刻变成了一出无谓的笑剧,而国民党的兵役黑幕也暴露无遗,小说收到了强烈的讽刺效果。同样,讽刺方治国这个贪官,竟然得到县长“尽瘁桑梓”的嘉奖匾额,也是不动声色,平实写来。

  小说讽刺艺术之成功,一定程度上还得益于作家对四川民间语言的纯熟运用。作者行文运笔,对四川方言土语刻意提炼,而又驱遣自如,使叙事状人,勾描心理和对话,无不风趣幽默,韵味绵长。

  (二) 论述:

  1、分析小说人物描写的特点和联保主任方治国、豪绅邢幺吵吵的性格。

  方治国是国民党政权基层组织的当权人物。他凭借手中的权力贪赃枉法,敲诈民财;但由于出身卑微,又缺乏强硬的后台,“在这回龙镇,还是又人压住他”,这就形成了他软硬人的性格。何况在这场争斗发生时,他又“为了种种糊涂措施”而“正处在全镇市民的围攻当中”。他的性格,他的处境,决定了他在面对有强硬后台的邢幺吵吵的挑战时,始而装聋作哑,继之矢口抵赖,想以此度过劫难,只有当邢幺吵吵要他把邢的二儿子弄回来时,他才由于吃不准新县长的路数,“怕杀头”,为明哲保身而断然拒绝。从他施展的软硬两手中,现露出了他阴诈、狡猾、贪婪、毒辣而又懦怯的本质。

  邢幺吵吵是地方豪绅,大哥和舅子都是县里的头面人物,所以在冲突中表现得粗鲁而蛮横。然而,从他对这场讲茶的精心设计中,也可看出他绝非以个头脑简单的草包。他开始自己出马,对方治国施加种种压力,以令对方感到难堪和畏惧,然后让陈新老爷出面调停,调停不成再大打出手。从这种安排程序上,便可以看出他在处理这类纠纷方面的老到。这就活脱脱地勾勒出一个在地方上横行霸道,在使用手段逼人就范方面有手段的豪绅形象。

  作品中的次要人物如张三监爷、黄毛牛肉等,也富有个性,毫不雷同。小说对这些人物的刻划,其主要特点是紧紧抓住了对人物富有特征性的动作和个性化的语言的描写。作者对新县长和邢幺吵吵的大哥则用暗写的手法,笔墨不多,却突现出他们幕后操纵者的嘴脸。

  2、分析小说集中紧凑的结构和画龙点睛的结尾。

  小说的结构特点是集中紧凑。小说仅截取了这一兵役事件中的一个吃讲茶的场面,事件的前因后果,则通过人物的对话略作交代,而对事件幕后操纵者采用暗写的笔法,从而使整篇作品越发显得集中而紧凑。小说结尾出人意料又突现主题,同时还具有喜剧效果,加强了全篇的讽刺力度。

本文转载链接:自考《中国现代文学作品选》资料(3)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