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复习指导 > 笔记串讲 > 文学 > 自考《中国现代文学作品选》资料(5)

自考《中国现代文学作品选》资料(5)

2007-01-23 11:51   【 】【我要纠错

  第二单元 精读诗歌

  《凤凰涅槃》

  (一)识记:

  这首诗选自郭沫若的诗集《女神》。

  (二)理解:

  1、诗篇所表现的泛神论色彩。

  郭沫若以为:“泛神便是无神。一切的自然只是神的表现”,“我即是神,一切自然都是自我的表现”。于是,在诗歌中,诗人把宇宙万物和自我融汇在一起,造成一种万物同源、和谐一致的境界,即表现了诗人与祖国人民溶合为一的愿望,也使诗作具有了浓厚的泛神论色彩。

  2、本诗的自由体形式及其意义。

  《凤凰涅槃》拒绝走传统格律诗的老路,它横向借鉴西方近代自由体诗,诗节的行数,诗行的字数都不固定,押韵也没有严格的规律。但诗作自有整齐的形式、优美的韵律、和谐的节奏。这种自由奔放的诗体,既与诗作表现的五四狂飙突进的时代精神及雄奇风格相适应,也使诗情获得了酣畅的表达。

  (三)论述:

  1、分析诗篇所表现的爱国激情、反抗叛逆和创造精神及其所体现的“五四”时代精神。

  诗歌的爱国激情是通过凤凰形象来抒发的。凤凰表现了对旧中国的控诉、诅咒和彻底决裂的感情,同时,凤凰更体现了对新的人生、未来祖国的热烈追求和由衷赞美。凤凰形象是诗人自我抒情的形象,也是祖国的形象,是诗人形象与祖国形象的溶合。在诗中,诗人将自己的爱国激情融入进凤凰形象,融入到改造旧中国革命激情和建设新中国的伟大理想之中。

  《凤凰涅槃》强烈地体现了狂飙突进的五四时代精神,即彻底地不妥协地反帝反封建精神、呼唤民主、科学,大胆创新的个性解放精神。诗歌充满了对黑暗旧社会的深恶痛绝,那是“脓血污秽着的屠场”、“群魔跳梁着的地狱”。为了寻求新生,凤凰集香木自焚。焚烧了旧我,获得了“净朗”、“华美”、“自由”的再生,表现了诗人对新的理想社会的追求和对新生的积极创造精神。诗人歌颂富有叛逆精神的自我形象,表现与万物相结合的自我力量,“我们便是他,他们便是我!”,体现了五四时代个性解放的鲜明要求。

  2、分析凤凰形象及其象征意义。

  凤凰形象是大胆否定旧我、否定旧世界,向往新生、新社会的积极进取形象;凤凰形象是诗人自我抒情形象,是诗人充满五四时代精神的个性、人格力量的再现。凤凰形象象征着觉醒了的中华民族和渴望新生的祖国。

  3、分析诗篇的浪漫主义特色。

  《凤凰涅槃》显示出一种火山爆发式的激情和狂飙突进般的气概,凤凰自焚再生的故事贯通着蔑视一切、荡涤一切、创造一切的磅礴气势和力度。

  丰富奇特的想象和绚丽浓厚的色彩也是《凤凰涅槃》的重要特征。诗人以神话传说为题材,无限发挥想象力,运用色彩绚丽的词语和浓墨重彩的描写,使整首诗情感浑厚、色彩绚丽、内蕴深沉。

  《凤凰涅槃》在诗歌的外在形式上真正实现了“诗体大解放”,它具有史诗般的艺术构架,既有浓郁浪漫的抒情,又有紧张激烈的戏剧冲突,是戏剧化的诗和诗化的戏剧,达到了诗剧合一的完美的艺术效果。

  《我是一条小河》

  识记:

  冯至的诗集《昨日之歌》,“沉钟社”的代表诗人。

  理解:这首诗的抒情线索。

  这是一首优美含蓄的爱情诗。诗中“我”是一条柔波荡漾的“小河”,“我”的恋人则是河水中映出的云霞般的影子,诗人以小河的流程为线索,抒发了爱情的甜美和哀愁。

  “我”和恋人的那段情感,象小河流水那样来的自然而又不容置疑。我们“无心”而有情,真挚而随意。小河在流经途中,将世间最美好的东西来装扮“我”的恋人。最后,小河流入了厉风狂浪的大海,它“击碎”了“我”给恋人的美好装扮,也使恋人彩霞般的影儿消散无踪,爱情在外界压力下遭到重创。但即使我们“漂荡到无边的地方”,我们还是形影相伴,心神相随。诗人委婉地表达出对恋人一往情深的忆念和不可改易的情意,于哀愁中见执着。

  简析:诗歌采用比拟手法在表情达意上的作用。

  诗作采用了以人拟物的手法,把“我”比做一条柔波荡漾的“小河”,把“我”的恋人比做河水中映出的云霞般的影子,然后借“小河”“影儿”之间自然的联系写出两心的相印相随,如此构思,避免了诗人直接对心中爱情的抒发,而显得十分含蓄、新颖。同时,诗作借“小河”流经地域的自然物象,构筑起优美清新的意境。作者还注意遣词用字,两个“无心”的副词把“小河”和“影儿”间自然、和谐的感情表现得神味悠然;“荡荡地”、“粼粼地”和后面无情的厉风狂浪构成强烈对比,极富感情色彩。

  《死水》

  识记:闻一多的诗集《红烛》、《死水》。

  闻一多是我国最早提倡新诗格律化的诗人。

  理解:闻一多新诗“三美”的格律诗理论主张。

  闻一多主张新的格律诗必须具有“音乐的美”、“绘画的美”和“建筑的美”。音乐的美主要是指音节和韵脚的和谐。绘画的美主要是指诗的词藻要力求美丽、富有色彩。建筑的美主要是指从诗的整体外形上看,讲究“节的匀称”、“句的均齐”。闻一多对新格律诗的提倡和实践,有助于纠正五四以来部分新诗“散而无章”的弊病。

  论述:

  1、分析《死水》的爱国主义思想感情及象征手法。

  《死水》写于诗人回国之后,在国外时对祖国的热切期望与美好的设想,在看到了中国的真实景象时所形成的强烈的感情冲突。这种情感的巨大反差,使诗人痛苦、失望,进而转化为对现实社会的强烈不满。在悲愤难抑的失望中,诗人的爱国主义感情表现得痛切、深沉。

  诗人没有直接对现实社会作出悲愤而绝望的描绘与痛斥,而是由一沟腐臭的死水引发了诗的灵感,以死水来象征中国的黑暗现实,从而将主观情绪幻化为具体可感的生动形象。进一步,诗人并没有直接描写死水的丑恶,反而用尽“翡翠”、“桃花”、“罗绮”、“云霞”、“珍珠”等绚丽之辞,竭力写出这沟死水的“绘画美”。然而,强烈的审美反差,使人感到越是写死水的“美”,就越能体味到它的丑,也越能领悟到诗人心底的悲愤。诗人理想的破灭、追求的绝望和由此而转化成的对民族命运的深切忧虑,都变得更加深沉、冷峻。

  2、 分析闻一多新格律诗理论在《死水》中的表现。

  《死水》真正体现了闻一多在诗歌创作中所主张的“三美”主张。

  音乐美。 《死水》诗句均齐,韵律工整而富于节奏感。全诗共五段,每节段四行,每行的音尺数相同:四个音尺,且都有三个二字尺,一个三字尺,但音尺的排列不同,每行诗的收尾都是二字尺。读来抑扬顿挫,琅琅上口,音韵谐美,节奏鲜明。

  绘画美。《死水》重视色彩的运用,追求诗歌的画面效果。诗人描写一沟腐臭的死水,却用尽“翡翠”、“桃花”、“罗绮”、“云霞”、“珍珠”等绚丽之辞,竭力写出这沟死水的“绘画美”。以鲜明的对比来表现诗人对旧中国的厌恶和愤怒。

  建筑美。《死水》诗体结构整齐匀称,每行字数相等,每段行数相等,耸立着使诗的外观形式体现出建筑的匀称、均齐。自然,这种死板的、豆腐干式的诗体形式与诗人要诅咒的“一沟死水”正相匹配。

本文转载链接:自考《中国现代文学作品选》资料(5)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