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复习指导 > 笔记串讲 > 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史(一) > 自考“中国古代文学史(一)”笔记(17)

自考“中国古代文学史(一)”笔记(17)

2007-05-18 15:37   【 】【我要纠错

  第四编隋唐五代文学

  第一章隋代文学与初唐诗歌

  第一节隋代文学

  l.识记:隋代文学作者的两个组成部分,一是北齐、北周旧臣,如卢思道、杨素、薛道衡;二是由梁、陈入隋的文人,如江总、许善心、虞世基、王胄、庾自直。

  2.识记:卢思道及其代表作品《从军行》。 以思妇—征夫为内容结构的南朝歌行体。

  理解:《从军行》的艺术特点。

  《从军行》将描写的重心转到了“征夫”身上,以关塞生活为背景,抒写北地边塞生活的真实感受,多贞刚之气,有苍劲骨力,体现了北方诗人重气质的特长。

  3.识记:杨素及其《出塞》诗。

  杨素,是隋朝的开国重臣,行伍出身。代表作《出塞》。《出塞》平实的叙说中,流动着粗犷深沉的悲凉情思,真挚而浓烈,有一种北歌的慷慨呜咽之音。这是杨素诗的一贯风格。

  简单运用:北方文人的诗风变化,文采和情调融合了南朝风格,在表现手法上受南朝文学的影响。

  北方文人在学习南朝文学的表现手法时,诗风常发生变化。如卢思道的《美女篇》着意描写女性的体态服饰和媚眼纤腰。薛道衡《昔昔盐》所写乃南朝诗常见的闺怨题材,清辞丽句,委婉细腻,情调和趣味偏于齐梁风格。

  综合运用:隋代文学的过渡性质,聚集了一批南朝文士,向重文采的南朝诗风发展,南北文学相互影响,隋朝文学仍然呈现出合而不同的过渡性质。

  在隋文帝时代,北、南两种诗风是同时并存的,甚至在同一作家的创作中体现出来。到隋炀帝时,身边聚集了一批南朝文士,隋代文学就向重文采的南朝诗风方面发展了。如虞世基所作应制诗,着意于词采的华美和对仗的工整,纯粹诗为作诗而作诗。这使文学创作由抒情转向娱乐,转向咏物和咏宫廷生活琐事,很快就走向了贵族文学的末路。终隋一朝,南、北文学的合流仅限于诗风的相互影响,呈现出明显的合而不同的过渡性质。

  第二节贞观诗坛与“初唐四杰”

  1.识记:贞观诗坛的主掌者,为唐太宗及其身边的北方文人和南朝文士。

  简单运用:贞观诗风的新变,由刚健质朴趋向表现技巧的贵族化和宫廷化。

  初唐的诗歌创作,主要以唐太宗及其群臣为中心展开,一开始多述怀言志或咏史之作,刚健质朴;而贞观诗风的新变,则起于对六朝声律辞采的模仿和拾掇,但两者之前合而未融。杨师道和李百药是具有贞刚气质的北方文人,早年作诗善于吸收南朝诗歌的艺术技巧,较少合而未融的弊病。后来成为唐太宗的宫庭诗人,把诗作为唱和应酬的工具而琢磨表现技巧,风格趣味已日益贵族化和宫廷化。

  2.识记:贞观时期所编应制咏物所用的类书《北堂书抄》、《文思博要》、《艺文类聚》。

  虞世南等人所编,宫廷诗人的作诗工具。

  3.识记:上官仪与上官体。

  上官仪,是贞观诗坛的新秀,是在唐代成长起来的作家,新生代的宫廷诗人。工于五言诗,好以绮错婉媚为本,仪既贵显,故当时多有效其体者,时人谓之为上官体。

  理解:上官体的特点,重视诗的形式技巧、追求声辞之美,健康开朗的创作心态,雍容典雅的气度,是当时宫廷诗人创作的典范,上官体在唐诗发展史上具有承上启下作用。

  一。上官体的“绮错婉媚”,具有重视诗的形式技巧、追求诗的声辞之美的倾向。上官仪提出的“六对”“八对”之说,以音义以对称效果来区分偶句形式。

  二。缘情体物,密附婉转而绮错成文,音响清越,韵度飘扬,有天然媚美之致。体现了一种较为健康开朗的创作心态和雍容黄雅的气度,成为代表当时宫廷诗人创作最高水平的典范。

  三。在唐诗发展史上,它上承杨师道等,又下开“文章四友”和沈、宋,具有承上启下的作用。

  简单运用:上官体的创新和局限。

  创新:主要在体物图貌的细腻、精巧方面,以高度纯熟的写景技巧,洗削了南朝诗的浮艳雕琢。

  局限:诗的题材内容还局限于宫廷文学应制咏物的范围之内,缺乏慷慨激情和雄杰之气。

  4.识记:“初唐四杰”。 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

  理解:初唐四杰在创作上的不同个性特点。

  卢骆长于歌行,王杨长于律诗。

  综合运用:“初唐四杰”诗歌的创作特点。

  一。重视抒发一己情怀,作不平之鸣,在诗中出现一种壮大的气势,一种慷慨悲凉的感人力量。充分表现在他们的古体和歌行中,特别是卢、骆的七言歌行。

  二。七言歌行本身就有一种流动感。“四杰”中的卢、骆、王,往往用七言歌行来铺写抒情,夹以议论,工丽整练中显示出流宕和气势。表现出刚健骨气。

  三。渐趋成熟的五言律追求对偶的整齐、声律的谐调,表现出一种感情的相对稳定。但四杰的五言律也透露出非常自负的雄杰之气和慷慨情怀,主要反映在羁旅送别的诗和边塞诗。

  四。“四杰”诗风亦属“当时体”,并没有完全摆脱当时流行的宫廷诗风的影响,他们的一些作品,不免有雕琢繁缛之病。

  第三节杜审言与沈、宋

  1.识记:馆阁体。

  初唐著名诗人杜审言、宋之问、沈佺期等,都是由进士科及第而先后受到朝廷重用的士人作家。他们入朝做官时写的那些分题赋咏和寓直酬唱的“馆阁体”诗,虽在内容上与以前宫廷诗人无太大差别,但在诗律和诗艺的研炼方面有很大进展,为唐代近体诗的定型作出了贡献。

  2.识记:杜审言及文章四友。

  杜审言,字必简,是杜甫的祖父。杜审言与李峤、苏味道、崔融并称“文章四友”。

  理解:杜审言的五律代表作《和晋陵陆丞早春游望》。

  杜审言把江南早春清新秀美的景色写得极为真切,由此引起的深厚的思乡之情,全融入明秀的诗境中,显得极为高华雄浑。

  简单运用:律诗体式的定型,五言律的定型及其推导连类作用,由五言律基础推导出七言律格式。

  一。五律的定型是由宋之问和沈佺期最后完成的。他们在诗律方面精益求精,确立粘对规则为声律格式,成为律诗定型的标志。

  二。五言律的定型完成了由永明体的四声律到唐诗平仄律的过渡,易记易掌握,而且具有推导和连类而及的作用。是一种可以推而广之的声律法则。如在五言近体的范围内,即可由五言律推导出五言排律和五言绝句的体式。更为重要的是,可以在五言律的基础上,推导出一个近体七言诗的声律格式,如七律、七绝等。所以,在五言律趋于定型后,杜审言和沈、宋等人即成功地把这种律诗的粘对法则应用于七言体诗歌,完成了七言律体式的定型。

  3.识记:宋之问和沈佺期。 磨练出了一套律诗的声律技巧。

  理解:宋之问五律《度大庾岭》和沈佺期七律《遥同杜员外审言过岭》。

  宋之问的五律《度大庾岭》未到贬所而先想归期,一种含泪吞声的感怆情思表现得真切细腻,没有文饰,但诗律、对仗十分工整。七言律写得较好的是沈佺期。他的《遥同杜员外审言过岭》表达一种无可奈何的伤感心境,不用典故,无意修饰,却写得有情有景,声律调谐流畅而蕴含深厚,是早期七言律的成熟之作,被后人称为初唐七律的样板。

  第四节陈子昂与张若虚等

  1.识记:陈子昂的生平。

  陈子昂是一位对唐诗发展有重大影响的诗人。青年时期折节读书,落第后曾学仙隐居。两次上谏疏直陈政事受赏识。曾慷慨从军,后遭诬陷入狱。

  2.识记:陈子昂的复古倾向及其诗歌主张,恢复古诗比兴言志的风雅传统。

  简单运用:陈子昂诗歌的思想性和干预现实的作用。

  陈子昂是个政治色彩很浓的诗人。借《感遇》来恢复风雅比兴美刺的兴寄传统,使诗歌创作具有较强的思想性和干预现实的作用,这是所得;所失:易重蹈古诗以喻论理寄慨的构思方式,简单地将抽象思辨附著于感性形象上,以诗言理而缺乏艺术感染力。

  理解:陈子昂的诗歌情调及其《感遇》(其三十六)诗和《登幽州台歌》。

  诗歌情调:慷慨悲歌的情思,昂扬壮大的感情气势。

  《感遇》(三十六)直接建安诗人的梗慨多气,蕴藏着壮伟情怀,展现出不甘平庸、积极进取的精神风貌,带有壮怀激烈、拔剑而起的豪侠之气。

  《登幽州台歌》在一己的悲哀里,蕴含着得风气之先的伟大孤独感,透露出抚剑四顾茫茫而慷慨悲歌的豪侠气概。

  综合运用:陈子昂诗歌的风骨兴寄及其对唐诗发展的贡献。

  壮伟之情和豪侠之气,最能体现陈子昂诗歌创作的个性风采,这正是被称为唐诗风骨的东西,也是他倡导的风雅兴寄中能反映一个时代士人精神风貌的新内容。

  一。提倡风骨和兴寄,对于当时诗风的变革有积极的推动作用。他第一次将汉魏风骨与风雅兴寄联系起来,反对没有风骨、兴寄的作品。

  二。提出了一种“骨气端翔、音情顿挫,光英朗练”的审美理想,要求将壮大昂扬的情思与声律和词采的美结合起来,创造健康而美丽的文学。

  陈子昂的诗歌创作和理论主张影响了有唐一代,他对风骨的追求,他提出的诗美理想,对于唐诗的变革具有关键性的意义,这为后来唐代文学的进一步发展所证实,成为盛唐诗歌行将到来的序曲。

  3.识记:张若虚及“吴中四士”。

  张若虚是初、盛唐之交的诗人。有《春江花月夜》。张若虚、贺知章、张旭、包融被称为“吴中四士”。

  理解:张若虚《春江花月夜》的诗境。

  将画意、诗情与对宇宙奥秘和人生哲理的体察融为一体,创造出情景交融、玲珑透彻而无迹可寻的诗境。

  4.识记:刘希夷及其代表作七言歌行《代悲白头翁》。

  名句“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深藏诗人对生命短促的悼惜之情。这种带有青春伤感的情思贯穿全篇。

本文转载链接:自考“中国古代文学史(一)”笔记(17)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