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复习指导 > 笔记串讲 > 公共课 > 大学语文 > 自考“大学语文”小说第二篇

自考“大学语文”小说第二篇

2007-02-13 13:39   【 】【我要纠错

  第二篇 《宝玉挨打》

  《宝玉挨打》选自《红楼梦》三十三回“手足眈眈小动唇舌,不肖种种大承笞挞”和三十四回“情中情回情感妹妹,错里错以错劝哥哥。”标题是编者加的。

  下边摘要朗读。

  话末说完,把个贾政气得面如金纸,大叫:“拿宝玉来!”一面说,一面便往书房去,喝命:“今日再有人来劝我,我把这冠带家私一应就交与他和宝玉过去,我免不得做个罪人,把这几根烦恼鬓毛剃去,寻个干净去处自了,也免得上辱先人、下生逆子之罪!”

  众门客仆从见贾政这个形景,便知又是为宝玉了,一个个咬指吐舌,连忙退出。贾政喘吁吁直挺挺的坐在椅子上,满面泪痕,一叠连声:“拿宝玉来!拿大棍拿绳来!把门都关上!有人传信到里头去,立刻打死!”众小厮门只得齐齐答应着,有几个来找宝玉。

  那宝玉听见贾政吩咐他“不许动”,早知凶多吉少;那里知道贾环又添了许多的话?正在厅上旋转,怎得个人往里头捎信,偏偏的没个人来,连焙茗也不知在那里。正盼望时,只见一个老妈妈出来,宝玉如得了珍宝,便赶上来拉他,说道:“快进去告诉:老爷要打我呢!快去,快去!要紧,要紧!”宝玉一则急了,说话不明白;二则老婆子偏偏又耳聋,不曾听见是什么话,把“要紧”二字,只听做“跳井”二字,便笑道:“跳井让他跳去,二爷怕什么?”宝玉见是个聋子,便着急道:“你出去叫我的小厮来罢!”那婆子道:“有什么不了的事?老早的完了,太太又赏了银子,怎么不了事呢?”

  宝玉急的手脚正没抓寻处,只见贾政的小厮走来,逼着他出去了。贾政一见,眼都红了,也不暇问他在外流荡优伶,表赠私物,在家荒疏学业,逼淫母婢;只喝命:“堵起嘴来,着实打死!”小厮们不敢违,只得将宝玉按在凳上,举起大板,打了十来下。宝玉自知不能讨饶,只是呜呜的哭。贾政还嫌打的轻,一脚踢开掌板的,自己夺过板子来,狠命的又打了十几下。

  宝玉生来未经过这样苦楚,起先觉得打的疼不过,还乱嚷乱哭,后来渐渐气弱声嘶,哽咽不出。众门客见打的不样了,赶着上来,恳求夺劝。贾政那里肯听?说道:“你们问问他干的勾当,可饶不可饶!素日皆是你们这些人把酿坏了,到这步田地,还来劝解!明日酿到他弑父弑君,你们才不劝不成?”

  众人听这话不好,知道气急了,忙乱着觅人进去给信。王夫人听了,不及去回贾母,便忙穿衣出来,也不顾有人没人,忙忙扶了一个丫头,赶往书房中来。慌得众门客小厮等避之不及。贾政正要再打,一见王夫人进来,更加火上浇油,那板子越下去的又狠又快。按宝玉的两个小厮,忙松手走开,宝玉早已动弹不得了。

  贾政还欲打时,早被王夫人抱住板子。贾政道:“罢了,罢了!”今日必定要气死我才罢!王夫人哭道:“宝玉虽然该打,老爷也要保重。且炎暑天气,老太太身上又不大好,打死宝玉事小,倘或老太太一时不自在了,岂不事大?”贾政冷笑道:“倒休提这话!我养了这不肖的孽障,我已不孝;平昔教训他一番,又有众人护持;不如趁今日结果了他的狗命,以绝将来之患!”说着,便要绳来勒死。王夫人连忙抱住哭道:“老爷虽然应当管教儿子,也要看夫一夫妻分上。我如今已五十岁的人,只有这个孽障,必定苦苦的以他为法,我也不敢深劝。今日越发要弄死他,岂不是有意绝我呢?既要勒死他,索性先勒死我,再勒死他!我们娘儿们不如一同死了,在阴司里也得个倚靠。”说毕,抱住宝玉,放声大哭起来。

  贾政听了此话,不觉长叹一声,向椅上坐了,泪如雨下。王夫人抱着宝玉,只见他面白气弱,底下穿着一条绿纱小衣,一片皆是血渍。禁不住解下汗巾去,由腿看到臀胫,或青或紫,或整或破,竟无一点好处,不觉失声大哭起“苦命的儿”来。因哭出“苦命儿”来,又想起贾珠来,便叫着贾珠,哭道:“若有你活着,便死一百个,我也不管了。”

  此时里面的人闻得王夫人出来,李纨、凤姐及迎、探姊妹两个,也都出来了。王夫人哭着贾珠的名字,别人还可。惟有李纨禁不住也抽抽搭搭的哭起来了。贾政听了,那泪更似走珠一般滚了下来。正没开交处,忽听丫环来说:“老太太来了——”一言末了,只听窗外颤巍巍的声气说道:“先打死我,再打死他,就干净了!”

  贾政见母亲来了,又急又痛,连忙迎出来。只见贾母扶着丫头,摇头喘气的走来。贾政上前躬身陪笑说道:“大暑热的天,老太太有什么吩咐,何必自己走来,只叫儿子进去吩咐便了。”贾母听了,便止步喘息,一面厉声道:“你原来和我说话!我倒有话吩咐,只是我一生没养个好儿子,却叫我和谁说去!”

  贾政听这话不像,忙跪下含泪说道:“儿子管他,也为的是光宗耀祖。老太太这话,儿子如何当的起?”贾母听说,便啐了一口,说道:“我说了一句话,你就禁不起!你那样下死手的板子,难道宝玉儿就禁的起了?你说教训儿子是光宗耀祖,当日你父亲怎么教训你来着!”说着,也不觉泪往下流。贾政又陪笑道:“老太太也不必伤感,都是儿子一时性急,从此以后,再不打他了。”贾母便冷笑两声道:“你也不必和我赌气,你的儿子,自然你要打就打。想来你也大厌烦我们娘儿们,不如我们早离开了你,大家干净!”说着,便命人:“去看轿!——我和你太太、宝玉儿立刻回南京去!”家下人只得答应着。

  贾母又叫王夫人道:“你也不必哭了,如今宝玉儿年纪小,你疼他;他将来长大,为官作宦的,也未必想着你是他母亲了。你如今倒是不疼他,只怕将来还少生一口气呢!”贾政听说,忙叩头说道:“母亲如此说,儿子无立足之地了!”贾母冷笑道:“你分明使我无立足之地,你反说起你来!只是我们回去了,你心里干净,看有谁来不许你打!”一面说,一面只命:“快打点行李车辆轿马回去!”贾政直挺挺跪着,叩头谢罪。

  贾母一面说,一面来看宝玉,只见今日这顿打,不比往日,又是心疼,又是生气,也抱着哭个不了。王夫了与凤姐等解劝了一会,方渐渐的止住。

  二,作家作品曹雪芹(约1715——约1764)名霑字梦阮,号雪芹、芹圃、芹溪。我国清代伟大的现实主义作家。

  曹雪芹祖居辽阳,很早就入了满籍。从他曾祖父起,三代任江宁织造。祖父曹寅,颇有文才,是有名的藏书家,曾主持刊印《全唐诗》,深得康熙帝宠信。曹雪芹少年时代,过着“锦衣纨绔”、“饫甘餍肥”的富贵奢华生活。到雍正初年,因受朝廷内部政治斗争的牵边,其父免职,产业被抄,举家迁居北京。从此家道衰落,生活日趋艰困。晚年移居北京西郊,过着“举家食粥酒常赊”的日子,贫病而卒,时年不到五十。

  雪芹素性放达,嗜酒健谈,能诗善画,具有深厚的文化修养和卓越的艺术才能。家族的盛衷变迁,使他深深地感受到封建贵州阶级的腐朽残酷和内部的倾轧离析,遂以毕生精力,创作《石头记》(即《红楼梦》),“披阅十载,增删五次”,但终因贫病早卒,只留下前八十回的定稿,未能完成全书。

  曹雪芹生平所处的“康乾盛世”,实际上是中国封建社会行将崩溃的“末世”。那时,资本主义萌芽已经出现,初期的民主主义思想已经产生。《红楼梦》以贾、王、史、薛四大家族为背景,以贾宝玉、林黛玉的爱情悲剧为主要线索,着重描写了贾家荣、宁二府由盛到衰的过程,从多方面对腐败、黑暗的封建社会和封建礼教进行深刻的揭露和无情的批判,歌颂了贵族阶级中具有叛逆精神的青年和某些奴隶的反抗行为,反映出争取男女平等、婚姻自由等民主思想,显不出中国封建社会行将走向灭亡的历史趋势。小说规模宏大,结构严谨,善于刻画人物,塑造了众多具有典型性格的艺术形象,语言优美生动。无论从思想内容还是艺术成就上看,《红楼梦》都达到了中国古代长篇小说的高峰。

  《红楼梦》今流行本为一百二十回,后四十回一般认为是高鹗所续。

  二,文体知识。《红楼梦》是一部长篇小说。《红楼梦》是一部长篇章回小说。本文选自读出三十三,三十四回。

  四,主题。通过宝玉挨打这场父子冲突,反映出封建社会大家庭内部的叛逆者与封建卫道士之间存在着不可调和的矛盾。表现了贵族大家庭中封建正统势力对叛逆者的镇压,反映了这个千疮百孔的封建大家庭行将灭亡的历史趋势。

  五,疑难词句。

  1.下官来此,并非擅造潭府。擅:超越职权,独断独行。造:到。潭府:旧时对别人住宅的尊称。

  2.大人即奉王命而来,不知有何见谕?望大人宣明,学生好遵谕承办。见谕:告知给我。谕:旧时上告下的通称,又可解释为“理解”、知道。宣明:是讲清楚,讲明白。

  3.十停人倒有八停人都说:他近日和衔玉的那位令郎相与甚厚。停:是成数,一成叫一停。与:交往。厚:深。

  4.我把这冠带家私一应就交与他和宝玉过去。冠:官爵。家私:财产。一应:是一道,一齐。

  5.众门客见打的不祥了,赶着上来,恳求夺劝。门客:指投靠官僚,以陪伴主人聊天为乐为业的文人清客。不祥:不吉利,意为打得太凶,要出大事了。夺劝:夺板子。

  6.你虽然怕我沉心,所以拦袭人的话,难道我就不知我哥哥素日恣心纵欲、毫无防范的那种心性吗?

  沉心:指往心里去,造成不愉快。

  素日:平时。

  恣心:放纵之心。

  六、结构分析

  从内容上看全文围绕宝玉挨打一事的展开可分为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宝玉挨打的原因。

  这一部分又包括三个环节:

  (一)因宝玉金钏跳井自杀而“五内摧伤”,会见贾雨村时全无一点慷慨挥洒的谈吐,委委琐琐,应对不似往日,使贾政心升不满;

  (二)是宝玉置尊悲与不顾,对戏子琪官私混一起惹恼了忠顺王爷,忠顺王府派人到贾府追查琪官的下落,使官玉与戏子交往的内情暴露,贾政怒火中烧;

  (三)是贾环出于嫡庶嫉恨,乘机进谗言,将强奸金钏的罪名强栽在宝玉身上,更使贾政怒不可遏,于是宝玉挨打的命运便注定了,以上是宝玉挨打的直接原因,而宝玉挨打的根本原因是贾政痛恨宝玉,鄙弃功名利禄,不走仕途之路,不在外头大事上做功夫,不能成为他的继承人,他痛恨宝玉的离经叛道,这是封建礼教的维护者对判逆者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

  第二部分:着重描写宝玉挨打的经过。

  这一部分也包括三个环节:

  (一)是贾政下狠心痛打宝玉,先不准任何人向里面报信,接着逼小厮们狠打,还闲小厮们打得轻,又自己夺过板子狠命痛打。

  (二)是王夫人闻讯赶来,苦苦相劝,贾政怒火难消,竟要拿绳来勒死宝玉,“以绝将来之患”,王夫人以“弄死宝玉,岂不是有意绝我”哭劝,使贾政长叹落泪。

  (三)是贾母“摇头喘气”地赶来,动用了母亲的身份和孝道的威力,使刚才还怒火冲天的贾政即刻变得“苦苦扣求无罪”,终于平息了风波。

  第三部分:写宝玉挨打后,贾府上下探望宝玉的情景。这一部分先写袭人精心护理,探查宝玉挨打的原因。接着写宝钗送药,他“手里托着一丸药”出场,先关照伤药的用法,再询问伤情,又体贴安慰,真情微露,当袭人说起薛潘与宝玉挨打的干系时,宝钗一番堂皇正大的话,不仅为自己的哥哥开脱了干系,也给袭人留了面子,还打动了宝玉,在劝慰中明确的透露出对宝玉不听人劝,不在外面大事上做功夫的埋怨。最后写黛玉探伤,她对宝玉挨打,心疼至极、又无可耐何。一片真情,情不自禁的流露出来:“两个眼睛肿得桃儿一般,满面泪光,”半天,只哽咽着说了一句未经深思熟虑、言不由忠的话。当听说凤姐来了时又慌忙从后门逃走,不愿受人嘲笑。

  七、人物形象分析

  贾政:是一个封建制度和封建礼教的忠实维护者,他不允许儿子离经叛道,逼着宝玉走仕途经济之路,当宝玉背道而行,不符合他的心愿时,他下令痛打宝玉,甚至要亲手勒死他。他痛打宝玉,并不是宝玉做错了几件事,而是怕宝玉反判,贾府将失去继位人,甚至要酿成宝玉“弑君弑父”坏了他在官场的大事。为了光宗耀祖,他必须除掉宝玉这样的逆子。这一切显示出封建正统势利代表者的狠毒可怕的本性。但是,另一方面。同样为光宗耀祖,他又必须培植好宝玉这唯一嫡出的独苗,所以在贾母赶来后,他则躬身陪伴笑,毕恭毕敬,甚至连自己后悔不该下毒手打到如此地步,这充分表现出他既要忠又要孝的封建卫道者的本质。

  王夫人:宝玉被毒打时王夫人赶来哀劝阻拦,她的态度是既心痛儿子,又恨他判逆;既阻止毒打,又责备宝玉,王夫人苦苦哀劝,除了亲子知情外,还出于维护自己在贾府的统治地位的需要。她虽然深为荣国府主妇,但如果失去了宝玉她在贾府的地位、财产、权利就得不到保障,她的将来就没有了依靠。在那母以子贵的社会里,宝玉直接关系到他的切身利益,她必须首先保住宝玉,然后才是教训宝玉,其实王夫人对宝玉素日的乖僻判逆行为也是极为不满的,她希望宝玉能象死去的贾珠那样,“入于仕途政路”。在训导宝玉光宗耀祖上,他与贾政是一致的。

  宝钗:是一个深受封建礼教影响的大家闺秀,惯于控制自己的感情,从来都显得稳重端庄;谨守礼法,宝玉挨打后,她“手里托着一丸药”出场,进来后,先仔细关照伤药的用法,再询问伤情,又体贴安慰,仍是她那稳重端庄的大家闺秀风范,但在寻问宝玉的伤情时,与她平日的冷漠似乎不同,她微露真情,却又话到嘴边留半句,犹抱琵琶半遮面,既透露了她爱慕宝玉的真情,也有少女本能的羞涩,但她又很快的刻制自己,又显出一种规守封建礼法、固做矜持的味道。当袭人说起薛蟠与宝玉挨打的干系时,她解说得圆滑得体,既开托了自己的哥哥,又给袭人下了台阶,还打动了宝玉,表现了她善于八面玲珑,很会做人的特点。

  黛玉:是一个封建贵族家庭的判逆女性。她自幼父母双亡,寄身外婆家,先自有了孤独凄凉之感,也使她养成了既多愁善感,又孤僻傲世的性格。当宝玉挨打后,她前来探伤、情不自禁的“推他”,真挚情感使她顾不得封建礼法。她的“两个眼睛肿得桃儿一般,满面泪光”,她抽抽咽咽的对宝玉说:你可都改了罢!这憋出来的半句话,饱含着她内心极其复杂的感情波澜:她为宝玉挨了毒打而心痛,她同情、理解宝玉,但一时又不知说什么好。当听说凤姐来了时,慌忙从后门逃走,表现了她深感封建礼教的威压,不愿受人嘲笑,孤高自傲的性格。

  八、写作特点

  (一)作品将众多人物置于同一尖锐矛盾冲突中,通过他们对宝玉挨打这一典型事件的各种不同态度的具体描绘,揭示出他们的不同性格特征,披露了他们的内心世界:

  贾政是一个忠实封建主义的为道士,为了消除“弑君弑父”的后患,以至要亲手打死自己的亲生儿子;贾宝玉是一个避弃封建礼教、虽惨遭毒打仍不思改悔的贵族判逆者;薛宝钗是一个八面玲珑,深受封建礼教熏陶的贵族少女;林黛玉则是一个感表纯真、与贾宝玉有着相通判逆心性的贵族少女。

  (二)作者通过语言、动作、表情、心理的白描来刻划人物,而且不同人物有各自不同的语言、动作、表情、心理活动,使人物形象有了鲜明生、动栩栩如生的个性特点。贾母与王夫人同为宝玉的长辈,对宝玉挨打的反应却不相同:贾母平日溺爱宝玉,此刻用贾家太上皇身份恩威并施;令贾政扣头谢罪,王夫人爱子心切,却只能以哭泣相劝,并痛悼大儿子早世,同一场景,她们的心理活动与话语也不相同。而宝钗、黛玉探伤时的表现不同,就更为明显:宝钗探伤时半规劝、半露情,即大方得体,又欲露欲掩的心态,黛玉既痴情又惧怕的复杂心态,刻上的尤其深微。

  (三)作者叙事有条不紊,行为章持有度,情节跌荡起伏、语言生动传神,表现出极高的艺术造诣。

  九、学习要点

  (一)识记本文节选自长篇小说《红楼梦》。

  (二)宝玉挨打的导火线及其根本原因。贾政对宝玉平时不在仕途经济上用心早已不满,与优伶交往以至王府派人查询,以及贾环出于嫡庶间矛盾而挑拔是非成为挨打的导火线。宝玉挨打的根本原因在于与其父贾政间不可调和的矛盾,宝玉是不以仕途经济为念、反对封建礼教的判逆者,而贾政是封建制度、封建礼教的忠实为道士,可谓水火难容,由于上述导火线的引发终至挨打。

  (三)贾宝玉的性格特征。他虽是贵族子弟,确又是贵族中的判逆者,从他的行为可见出判逆的性格,在本文中主要表现有三:

  1.是与贾雨村会面时全无一点慷慨潇洒的谈吐,因为他对一味钻营脏枉法的仕途经济非常反感。

  2.是他为丫环金钏的投井而死“五内摧伤”,说明他不分高低贵贱,由其对于被压迫女子的悲惨命运具有可贵的同情心。

  3.是与人伶人蒋玉函往来并成为至交,互赠信物,具有渺视礼教、平等待人、尊重个性的精神。尤为难能可贵的是“宝玉挨打后并无悔改之意,反而在判逆的路上走得更远。这主要表现在被打后,当姐妹们来探望时,他所想的仍然是”一生事业“,终然尽付东流,也无足叹惜了,他的知己林黛玉也无足叹息了”。他的知己林黛玉出于对他的爱护而做你可都改了罢之劝时,他说:“你放心。别说这样的话。我便为这些人死了,也是情愿的。

  4.贾政的性格特征及其政治本质。他是一个坚定而顽强的封建卫道士,道貌岸然,却又庸俗于腐 ,他处于对判逆思想的恐惧,甚至不顾亲情而极残忍地欲置宝玉于死地。他逼迫贾宝玉走读书求功名的仕途经济之路,对宝玉的偏离或背道而驰,由训斥以至棒打;对宝玉的与丫环“厮混”,同“戏子”来往均非常恼火,说明他恪守封建等级制度,坚决维护封建礼教的坚定性。

  贾政在母亲前是十足的孝子,迂腐之中也见出对封建礼教的信从,但一旦意识到宝玉的判逆道路将发展到“弑父弑君”,为杜绝封建家族的后患,维护封建制度的根本利益,竟置贾母爱孙之情、王夫人养儿防老之念于不顾,欲将宝玉打死,这就是作为封建卫道士政治本质的充分暴露。

  5.作者通过宝玉挨打事件,从个人的不同态度上,来揭示各人物的内心世界。作为判逆者的贾宝玉虽被打而毫无改悔之意,而封建卫道士的贾政,因恐惧而不惜下毒手,不顾亲情而十分残忍,贾母的事后干预,使他陷于“忠”与“孝”的矛盾中;家族的真正主宰贾母自然也是礼教的维护者,但出于对宝玉的溺爱而在事发后以“回南京”为要挟,以“不孝”制止惩治“不孝”,表现出亲情居于上风的心理,王夫人同样维护礼教,宝玉却毕竟是亲生儿子,更有老来怙恃的利害关系,所以哭时由“玉”而“珠”,反映出内心的矛盾;薛宝钗是封建正统的淑女,虽在宝玉挨打后不自觉地而由怜而露爱意,却十分矜持得体;林黛玉与贾宝玉思想相近,出于对宝玉的爱,对其挨打竟哭肿双眼,情急而失态,痴情可见。贾宝玉与贾政尖锐对立,终有打与被打的极端之举;贾母与王夫人有相近的利害关系,但身份、地位不同,言行与心理也不同,可谓同中有异。宝钗、黛玉都是贵族少女,都爱宝玉,但因思想、性格不同,探望之时的举止言行也大意。

本文转载链接:自考“大学语文”小说第二篇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