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复习指导 > 笔记串讲 > 文学 > 自考中国现代文学作品选小说重点篇目辅导

自考中国现代文学作品选小说重点篇目辅导

2007-05-15 15:43   【 】【我要纠错

  《阿Q正传》表现了什么样的思想主题?

  答:《阿Q正传》通过对阿Q的悲剧命运,深刻反映了辛亥革命前后中国农村的显示面貌,揭示和批判了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不彻底性,尖锐地提出了中国民主革命的本质问题:农民问题。小说表明:只有通过强有力的思想启蒙,彻底打碎农民精神上的枷锁,才能使他们真正觉醒,走向反抗和斗争的道路,中国的民主革命才会有光明的前景。小说特别透过阿Q身上的“精神胜利法” ,在更为深广的层次上,揭露了中国的民族劣根性,解释了病态社会中不幸人们的“病苦” ,以此引起“引起疗救者的注意”。

  《伤逝》中,如何通过对涓生和子君的爱情悲剧揭示出深刻而丰富的时代社会内涵?

  答:《伤逝》的主人公涓生和子君都是五四时期年轻知识分子勇敢追求婚姻自主和个性解放的典型代表,他们曾经发出过“我是我自己的,他们谁也没有干涉我的权利!”这样的时代强音,并付诸了果敢的行动。但是他们的爱情最终归于失败,以悲剧结局。是什么造成了涓生和子君的爱情悲剧?这一悲剧有结实了什么样的时代社会内涵?

  ①封建势力的强大,五司时期虽然出现了新思想新文化,封建思想意识并不市即刻就被一扫而尽的,它仍然在各个方面影响着人们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

  ②知识分之个性解放的要求不可能离开社会解放而单独完成,离开了社会解放,无论他们曾经表现得如何坚决,、他们的抗争终究是软弱无力的,甚至是一事无成的;

  ③从子君的角度来说,女性在追求婚恋幸福的过程中,首先应该获得人格上的经济地位的独立,爱情才能有所附倚,否则美满的爱情只能是空幻的愿望。

  简析伤逝的思想内涵?

  答:《伤逝》是鲁迅唯一的爱情小说,她的思想内涵一方面在于探索妇女解放的道路,子君是受过“五四”新文化运动犀利的知识女性。她以个性解放的为思想武器,为自己的恋爱婚姻自由而奋斗,和涓生建立起小家庭。但是胜利的喜悦却是悲剧的起点。悲剧的社会根源是封建势力的压迫。封建势力视青年自由恋爱为伤风败俗,涓生的失业加速了涓生和子君感情的分裂。但是子君所信奉的个性解放思想的局限性,也是造成悲剧的思想根源。子君追求的知识恋爱婚姻自由,风斗目标的实现,就把狭窄的小天地当作整个世界,把小家庭生活当作整个人生意义。这样,人的性格也就必然变得庸俗空虚,胆怯懦弱,爱情也因此褪色,这说明,离开了社会改革,妇女追求个人的自由幸福,是很难实现的。另一方面也是对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道路的套求。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涓生的性格悲剧说明首要的是要比较清醒地认识 ,去掉幻想,才能在严酷的现实中站稳脚跟,不失去“现在”,才可能有“未来”。

  《沉沦》如何显示了郁达夫整个创作的基本风格?特别是他的主观抒情的浪漫主义的风格特色?

  答:沉沦是郁达夫小说中最有影响的代表作。小说主人公本是一个热爱自由、富有反抗精神而又多愁善感的时代青年,出于对社会现实的不满,他来到日本留学,企图将来一展宏愿。但作为一个“弱国子民”,在异国他乡遭遇到的不是温暖和尊敬,而是更多的不堪忍受的歧视和凌辱。严重的忧郁、压抑和伤感使他的心理变形、变态以至绝望,最后以投海自沉来发泄自己的一腔悲愤。主人公在投海之前,面对着祖国的方向,发出了期待祖国早日强盛的申请呼唤。作品对主人公时代忧郁症和变态性格的大胆描写有力地揭露了封建伦理道德的虚伪和罪恶,主人公的悲剧命运体现出强烈的反帝爱国情思和特定的五四时代精神。

  郁达夫的小说创作在艺术风格上有着十分鲜明的个性特征,这在《沉沦》中得到了具体体现。

  ①大胆无疑的自我暴露,忠实于“自叙传”的叙述方式,这体现了郁达夫的一个基本信条,即文学作品“都是作家的”自叙传“。郁达夫以自我的个人经验、情感生活为单纯的线索,宣泄一己的自怜、自惭、自卑与自尊、自傲相纠结构成的时代的”零余者“的心史。作者深信,透过”自我“的观照,能够折射大千世界,因为,深刻地表现个性,即能表现社会。小说中的形象,不只是作者本人的写照,也是五四时期一大群染了”时代病“的彷徨、苦闷的青年们的典型。

  ②浓郁的浪漫主义抒情色彩,突出表现抒情主人公的情感世界,着力抒发自我的内心感受,把主人公亦即是自我的感情脉搏和心灵历程艺术地呈现在读者面前。郁达夫的西欧按说注重书法主人公抑郁寡欢、孤独凄清的情怀,暴露和宣泄人物感伤的、悲观的甚至是厌世颓废的心境。他主要是借助于人物心理的细腻描摹以及外在景物的衬饰来达到。如《沉沦》中的他“有病的呻吟”表达着作者的社会态度和对人生的悲剧感情。

  ③以人物情绪的欺负变化来结构作品的“情绪流”的结构方式,不注重故事本身的发展,一切以人物情绪的波动来推进情节的发展。如《沉沦》中主人公“他”的孤独感、苦闷感及感伤情调来贯穿前后,形成作品结构内在的一种凝聚力量。现代小说中一种崭新的体式——自我写真的抒情小说,正是这样在他的富有创造性的实践中确立的。

  ④如泣如诉的语调,浓烈明快的语言,清新秀丽的文风。郁达夫的小说,笔触所及,都显示出“清、细、真”的特色。淡远和清愁以清丽、流畅、自然、真挚的文词,摹写着主人公心灵的某种律动,有呼之欲出的情韵,有时着墨绮丽,甚至纤浓,却也不掩一腔真情,更多时是以朴素、质白取胜,随兴而至,平淡无奇的文字间,先出跌宕多姿的笔意。

  《子夜》主人公吴荪甫形象的性格和命运如何体现了作品的思想主题和作者的创作意图?

  答:《子夜》思想主题的表现,主要是通过对主人公吴荪甫形象的塑造来完成的。在《子夜》中,吴荪甫是一切事件和人物关系的连接点,矛盾突出的核心。作品把吴荪甫防在广阔的社会背景和复杂的阶级关系中来刻画其性格特征,更加突现了这种性格的典型意义。

  吴荪甫是20世纪30年代初期中国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里民族工作业资本家的典型代表。在他身上相当充分地展现了中国民族资产阶级的两重性,即在帝国主义和官僚买办主义的压迫下表现出一定的反抗性和进步性,但在压迫农民,压迫同行业弱者时却惟利是图,毫不手软,又表现出其保守和反动的一面。吴荪甫由振兴民族工业的勃勃雄心到破产失败的遭遇不是偶然的,而是集中体现了软弱的中国民族资产阶级企图摆脱帝国主义官僚买办的压迫,幻想走上独立发展的资本主义道路而终究化为泡影的历史悲剧。

  吴荪甫形象的典型意义还表现在他鲜明的个性矛盾:他精明强干,有眼光有魄力,有灵活的手腕,有欧美现代化的管理知识,有振兴中国民族工业的野心,但这一切都基于取资产阶级惟利是图的个人利益,因此他的性格又表现出相当的盲目性,刚愎自用,,色厉内荏,遇到挫折一筹莫展,软弱无能,无比自私。在家庭生活中,他也充满了矛盾和虚伪:一面是封建伦理道德的尊者,一面却独断专行,玩弄交际花,奸污女仆,与妻子貌合神离等等。

  吴荪甫形象的共性特征和鲜明个性,使人们对当时中国民族资产阶级的处境和前途,以及对中国社会的性质及历史发表趋势有了生动而深刻的认识。

  简析《家》的思想主题和艺术成就。

  答:巴金的小说《家》以加作为封建专制王国的缩影,无情地暴露了封建大家庭的罪恶和腐朽,表现了封建大家庭中道德沦丧、勾心斗角、争权夺利、奢侈堕落等丑陋现象,有力地控诉了封建专制制度对年轻人的压制和摧残,同时热情地描写了封建家庭中年轻一代的觉醒和反抗,歌颂了他们向封建家庭及封建制度做斗争的叛逆精神。作品通过上述描写,从根本上揭示了封建家庭、封建制度必然走向崩溃的历史发展趋势。

  《家》在艺术结构上成功地用家庭作为社会的缩影,通过解析家庭进而剖析社会,以小见大,并具有浓厚的生活意蕴。作品成功地塑造了椅披封建家庭中不同性格、不同遭遇的人物形象,特别是觉慧、觉新、瑞珏、鸣凤、高老太爷等,都是典型环境里的典型形象。作品的语言朴素畅达而又充满热情,具有很强的心灵穿透力和审美感染力。

  比较分析小说《寒夜》中,汪文宣与曾树生不同的人生态度和共同的悲剧命运。

  答:在巴金的小说《寒夜》中,主人公汪文宣与曾树生都是大学毕业生,由恋爱而结合,本来可以有一个美满的家庭,在事业上携手兴办教育,为社会做出一定贡献。但战乱的年代摧毁了他们作为普通知识分子的合理的愿望,他们或逆来顺受或与命运不懈抗争,但最终都未能逃出悲剧性的结局。

  丈夫汪文宣是一个重视、本分、为人忠厚的知识分子,他毕业于大学教育系。在生活与事业上他没有过高的要求,只想与妻子合办一所“乡村化、家庭化”的学堂,使自己学来的知识有用武之地,在生活上,他希望有一个美满的家庭,过上俭朴有自得其乐的生活。这样一个平凡、质朴的理想,在当时的社会只能是一种奢望。办不成教育,他被迫在一个半官半商的图书公司里担任一个小职员,拿着微薄的薪金。他是一贯性格怯懦的人,在公司里,整日战战兢兢、担惊受怕地过日子,生怕伤害他人。唯其软弱可欺,偏偏遭到上司和同事们的白眼和冷落,连一贯给他送稿件的工友欺负他,他都不敢对自己进行保护,这是软弱到了极点。在家庭生活中,他更为处理不好妻子与母亲的关系,被搅的头晕脑胀。汪文宣从小是独子,父亲去世的早,母亲把他一手带大,他深知母亲的勤苦,从不愿违背母亲的心愿,做使他伤心的事;同时他与妻子曾树生有着深厚、浓烈的感情。两个女人同样爱着汪文宣,但母亲与妻子之间却得不到应有的沟通与理解,经常为了他而吵架。汪文宣面对着两个女人,不忍心伤害她们之中的任何一个,只能以对自己的责备和委屈换取她们的同情和家庭暂时的安稳。在工作与生活的双重压力下,他痛苦万分,染上了肺病,在抗战胜利的锣鼓声中悲惨地死去。汪文宣的悲剧命运,他坎坷、凄凉的人生经历,是许多像他一样正直的就社会知识分子无法逃避的必然结局。

  妻子曾树生是一位温柔、美丽而不甘堕落的女性,她无微不至的关心、体贴丈夫,挣钱供养这个破落不堪的家。出于生活所迫,她不得不到一家银行当“花瓶”,维持一家人的生计,这样做,她完全是不得已,却遭到婆婆的物理斥责与侮辱。在婆婆正日的威逼于责难下,她原本受伤的心灵更得不到慰藉与温暖。面对陈经理的热烈追求与沉闷、压抑的家庭生活,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她与陈经理一同飞往兰州。在抗战胜利后,她马上回家看望,但盼到的却是丈夫已经去世,婆婆带着小宣已经搬走,她所牵挂的家也不再存在了。

  汪文宣、曾树生都是旧社会中平凡的小人物,都具有一颗善良、质朴的心,他们身上有着自身的弱点,但他们家庭生活的不幸,主要是由于那个动荡的社会所造成的,黑暗腐朽的社会制度,日本侵略者发动的罪恶滔天的侵华战争,国民党当局的反动统治,正是这些社会的原因激化了他们的家庭矛盾,导致了家庭的最终破裂。

  □  祥子的悲剧命运及其根源具有怎样的时代社会内涵?

  答:祥子是老舍笔下的一个普通的人力车夫形象,但他鲜明的性格和悲剧性的人生道路使之具有了高度的典型意义。

  是当时的社会及其制度将祥子彻底毁灭了,祥子从一个淳朴善良的好人,最后堕落为一具五毒俱全的“行尸走肉”,这一悲剧从跟本上说就是社会性的。祥子的命运的悲剧具体表现在他的人生理想与时代社会的根本冲突上。什么是祥子的人生理想呢?说到底不过是想凭自己的力气挣钱买辆属于自己的车,然后靠自己的力气吃饭,也就是说想靠个人的力量“独自混好”。但时代社会偏偏不让祥子这个起码的的人生愿望得以实现,并一而再、再而三地使祥子的理想化为泡影。祥子买车卖车三起三落的过程典型地表明了个人的人生理想与时代社会的水火不融,也说明了个人奋斗道路的行不通。

  祥子的命运悲剧性是有着多重深刻的原因的。首先是社会制度的罪恶,黑暗的社会像有无数只无形的手死死地拖住祥子,祥子命运中的许多不幸遭遇看起来是偶然发生的,但实际上都是必然的,不可避免的。社会的黑暗与腐败使祥子原先美好纯真的心灵一点一点地被腐蚀了。其次,是祥子作为小生产者也有着自身的思想局限,他不可能具有正确的选择人生道路的眼光,而只能在个人奋斗的路途上苦苦挣扎,最后成为一个“个人主义的末路鬼”。第三,虎妞对祥子身心的摧残,以及小福子等人的悲剧结局,也从不同侧面加剧了祥子的堕落,使他万念俱灰,彻底走向毁灭。祥子的悲剧是时代社会的悲剧,也是个人奋斗的悲剧,祥子的悲剧是那个时代社会里广大底层劳动人民共同的悲剧的集中体现。

  虎妞形象的内涵是什么?

  答、虎妞是《骆驼祥子》中一个重要的女性人务形象,在某种意义上,她是一个女性中的祥子。在中国旧社会,一个男子生存的基础是地位和金钱,一个女子生存的基础是美貌。在这一点上,她也像祥子一样,实际是一无所有的。作为一个生活在病态社会里的病态的老姑娘,表面大胆泼辣,但内心也很苦恼。她有着追求幸福的愿望,并因这种愿望不能正常实现而形成了变态的心理。她对祥子有着感情真挚的一面,也为此被迫失去了父亲与财产,最后悲惨的死去,在她身上确有某种悲剧因素,但虎妞性格的主导方面是阿浓重的剥削阶级思想意识,她利用经济优势控制着祥子,满足自己的欲望,这对祥子的精神崩溃起到了催化作用。虎妞的性格从总体上说是矛盾的、复杂的、悲剧性的。

  《小城三月》是怎样刻画翠姨这一人物形象的?作品显示了萧红小说创作什么样的一贯特点。

  答:《小城三月》对主人公翠姨的艺术描写十分成功,作者运用侧面描写、对比烘托、细节描写等手法,刻画翠姨柔美雅致、娴静孤傲的气质特点。作者还尤其擅长以女性作家的敏感,通过年轻女性的生活琐事写人物性格。买绒绳鞋一节,把翠姨的内向性格和感伤气质,写的细腻传神。翠姨对堂哥的爱深藏不露,作者以极含蓄简洁的笔墨点现。翠姨父死母嫁,身世寂寞,还因此受些人的歧视,使她认为自己的命运是不会好的。她个性倔强,不从心的事就不愿意,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她的性格确如小说中人物所云,有点想林黛玉。临终前对堂哥的一番话,如泣如诉,凄婉感伤,很有艺术感染力。

  《小城三月》有着萧红写作惯有的特点——散文一样的小说,全文没有紧张的情节冲突,但是由于贯穿了一个总的情感基调和指向。显得颇为紧凑。小说以前写春及春天带给人们的感觉而引出翠姨,将翠姨拉倒情感的中心,笔致由清新转为优雅、忧愁、焦虑、悲苦、思念,直至走完全文的情感历程,如行云流水,毫不阻滞。

  《生死场》的思想内容及艺术特色主要体现在哪里?

  答:1039年8月出版的《生死场》是萧红的成名作的代表作。《生死场》是30年代最早描写东北人民抗日斗争生活的小说之一。它反映了东北一个偏僻的村庄从20年代初到30年代初“九一八”事变以及被日本侵略者占领之后的生活和变化。小说前半部分着力写出了当地农民在封建地主压迫下的悲剧命运,他们的生活像动物一样只知道“忙着生,忙着死”,完全没有人的意识和觉醒;后半部分则写出了在封建势力和日本侵略者的双重压迫下农民所遭受的更为惨痛的命运,严酷的现实,民族的生死存亡,终于使农民们醒悟了。他们不甘像蚊子似的被践踏而死,他们要像巨人一样杀出生存的血路来,他们站在神圣的民族战争的前线发出了:生是中国人,死是中国鬼“的誓言。

  《生死场》在艺术上别具魅力。首先是开阔而独特的景物描写与作者强烈感情的交融,通过景物描写烘托任务的性格和心理状态。其次是塑造了各种性格的人物形象,突出描写了他们在抗日民族战争的背景下,前年后发生的变化,体现了这场伟大的民族解放战争的价值和意义。第三,《生死场》显示了萧红作为一个女作家特有的细致和敏感,小说对人物心态、风土习俗都写的细腻感人,特别是在对妇女悲剧命运的描写方面,更显出一种敏锐和大胆的笔法。

  《边城》如何体现了沈从文的小说创作题材广泛,内容丰富,人物形象种类繁多,但他最为执着描写的,是湘西边地特有的风俗民情、山光水色,也最为精心地在这样的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之中构造的理想的人生形态,吹奏他的爱和美的的人生颂歌。《边城》就是其中最为出色的代表。在《边城》中充分体现了沈从文小说独特的审美追求。

  ①小说通过主人公翠翠是个带着童稚气的纯情少女,她对爱的渴望不是表现为强烈的追求,而是表现为少女特有的朦胧向往,表现为山村少女的害羞矜持,但却又始终不渝,坚贞不屈,翠翠的这种纯美心灵正好与当时文明都市的那些时代女性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②小说着力描写了湘西边地特有的风俗美和风景美,这种古朴雅洁而又有些原始的野性的风情,这种田园牧歌般的情调,刻意淡化了当时的社会矛盾、阶级冲突,正所谓“浓浓的地方色彩,淡淡的时代投影。”

  ③小说不以曲折的情节取胜,而是独创了一种诗化的境地,整个作品是诗、是梦,又是现实,这一切浑然结合,给读者留下了很大的回味空间。

  结合《荷花淀》等篇,论析孙犁的小说独特的审美追求。

  答:孙犁的小说创作形成了自己鲜明独特的个性风采,主要体现爱以下几个方面:

  ①从主题和选材上看,孙犁小说着力表现战争年代我们民族的美好的心灵,坚强品质和高尚情操,可以说,反映农民在伟大民族解放战争中的觉醒,展现农民内在的人情美人性美,并以此来歌颂美的新时代新农村的诞生,歌颂创造着美的革命,是孙犁小说的总主题。

  从题材的选取上,孙犁小说很少有惊心动魄的场面和时间,也不多写错综复杂的社会矛盾,而是力求器材的朴素单纯,以平静细微的故事来诉说时代的本质,《荷花淀》就是通过抗日战争中一些极为平常的生活、战斗的场面,挖掘了中国农民实际上也是我们整个民族所具有的崇高精神品质,在普通人身上写出了战争的本质。

  ②为了表现这种美的主题,孙犁小说独创了自己的人物形象体系。其中最突出的就是以《荷花淀》中水生嫂为代表的在抗日民族战争中识大体、顾大局、具有乐观主义和献身精神的农村劳动妇女的形象系列。孙犁小说着重表现了在她们温柔娴静外貌下面所蕴含的坚韧顽强的性格,孙犁对我们民族人情美、人性美的深刻揭示,主要就是通过对水生嫂这样的农村妇女形象的塑造来完成的。

  ③孙犁小说的艺术结构既严谨缜密,又轻巧灵活,他不太注重故事情节的完整和连贯,而是擅长以散文的笔法来构织小说,善于选取与人物性格相关联的一些生活片段,灵活自如地加以穿插,使人物命运、生活场景、作者的抒情和议论轻松地揉为一体。

  《太阳照在桑干河上》为什么比同类题材的作品显示出更深刻、更丰富思想蕴涵?

  答:《太阳照在桑干河上》是丁玲深入农村斗争生活后创作的反映土改运动的优秀长篇小说,与同类题材的其他作品相比较,本篇具有这样几个特点:一、着重表现土改在农村各阶层人物心理上所激起的巨大波澜。以深刻细腻的心理描写,深入揭示人物复杂的思想矛盾及其发展变化,着力刻画农民如何冲破封建思想束缚,提高民主革命觉悟,勇敢起来斗争的心灵变化过程,从而表现土改的深远历史意义;土改不仅改变了几千年来农村封建旧秩序,而又给农民思想性格带来深刻的变化。二、对农民中先进分子的描写,如支部书记张裕民、农会主席程仁等,作者不是把他们写成完美无缺、包打天下的英雄,在写他们的民主革命积极性的同时,也写了他们的疑虑,矛盾和弱点。他们正是在斗争中,逐渐克服弱点,锻炼成长的。三、以宏大的繁复的结构,描写农村各阶层人物以及他们之间的错综复杂的联系和矛盾,比较充分地反映了封建宗法制农村社会生活的复杂性和土改运动的复杂性的矛盾和斗争。这些特点,形成了作品的深刻、扎实的革命现实主义特色。

  钱钟书的《围城》具有反思中国知识分子命运的深刻意蕴,试结合方鸿渐形象的典型意义论析《围城》的思想主题。

  答:钱钟书的长篇小说《围城》表现了抗战环境下,一群远离抗战烽火的知识分子在恋爱、工作、日常交往中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以及由此显现出来的空虚、贫乏的精神世界。小说把婚姻比作“被围困的城堡”,“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城里的人想逃出来”,不啻讽刺了人伦中的夫妻关系,也象征着当时的人生有着“一无可进的进口,一无可去的去处”的困厄。

  《围城》的这一思想主题,主要是通过主人公方鸿渐的人生际遇表现出来的。方鸿渐出身于破落绅士家庭,自幼受士大夫家庭陈腐教育的熏陶,养成清高、善良却懦弱寡断的性格。在欧洲游学4年,无一定追求,亦无真才实学。回国后不善左右逢源,且无有才有势的家庭背静,因而在“名利场”与“情场”都一次次陷入“围城”的境遇。

  在上海,他被挂名岳父安插到银行任职,不几个月便因为恋爱惹丈母娘不高兴而被撵走;到三闾大学任教,不善于算计别人,应付不了同事间的勾心斗角,偏又有些正义感,才一学年便被老奸巨滑的校长解聘;回沪到报馆当资料室主任,不久又出于爱国之心跟着总编辞职。方鸿渐到处碰壁,事业无成,在社会上难以立足。

  在情场上,方鸿渐接二连三受困受挫。官宦家庭出身的苏小姐一次一次对他发动爱情攻势,他不贪恋苏家财势,也不喜欢苏小姐的矫揉造作与爱慕虚荣,而爱上了较为清纯的唐小姐;方在三闾大学与孙柔嘉同病相怜终至相爱结合,可是婚后不久,因性格不合,二人争吵不断,夫妻反目;最后方鸿渐在一次一次失业兼失恋的困境下,不得不再次冲出家庭这座“围城”,到重庆另谋生路。等待他的,未必不是一做新的“围城”。

  方鸿渐的处境、性格及悲剧命运,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里受过洋化教育的某一类留学生病态性格、心理及人生的写照,也透示了作者对婚姻,爱情以及整个人生的哲理思考。

本文转载链接:自考中国现代文学作品选小说重点篇目辅导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