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百味自考 > 自考同路人 > 可歌可泣朴凤歌 朴实奉献铸师魂

可歌可泣朴凤歌 朴实奉献铸师魂

2006-09-12 10:06  宁夏视窗 【 】【我要纠错
    内容提要:结婚不久,母亲和丈夫先后去世,襁褓中的女儿又被诊断为终身残疾。她选择了逆风高歌,用坚强与韧性阐释了爱的伟大,用朴实和奉献铸就了师德与师魂。

  1956年夏,朝鲜族姑娘朴凤歌出生在辽宁本溪长白山下一个山村。妈妈常对她说:“给你攒金攒银,不如供你上学,多学些文化,谁也偷不去抢不去”。

  她刻苦学习,从小学到高中一直品学兼优。她的理想是将来也能当个传播知识与美的教师。

  可惜那时大学停止招生,高中毕业的凤歌一时没了方向。听说宁夏那地方农村需要教师,她的心就飞了。经过反复缠磨,她终于说服了父母,来到宁夏。那是1976年,凤歌刚20岁。

  在永宁县增岗公社前渠小学,凤歌当了一名每月15元工资的代课老师。尽管报酬微薄,但她浑身每个细胞都奔涌着激情。她的热情和才华很快被认可,学校委以她重任:担任“戴帽”初中班的数学、物理、化学三门课的教学。

  受“读书无用论”余毒影响,那时村民们不太重视孩子的学习,都把孩子当劳力,学生不是迟到就是旷课。凤歌很着急,白天上课,晚上下队到缺课的学生家里去补课。今天这家,明天那家,方圆七八里,黑灯瞎火,深一脚浅一脚。深更半夜回来再备课,经常是坐在办公桌前就睡着了。冬天顾不上添火,宿舍的炉子总灭,她就戴着头巾、口罩,披着毯子坐着备课、批改作业,冻得实在不成了,就站起来跳两下。代课仅半年,凤歌就被评为银川市优秀教师。

  1978年,科学的春天重返神州大地,凤歌和自己的学生一起报名参加了中考。她以数学单科全区第一名、理化97分的好成绩考入银川中教师范。

  转眼师范毕业,朴凤歌被石嘴山矿务局二中(现改为石市十五中),担任语文教师。她沉浸于园丁的自豪,精心种植着理想的玫瑰。不觉,爱情的花儿悄然盛开1981年1月,24岁的凤歌做了新娘。新郎叫张定国,从军5年,复员后考入宁夏医学院,毕业后分到石嘴山市卫生局当干部。他仪表堂堂,沉稳细腻又不乏幽默,凤歌沉浸在浓情蜜意中。

  哪料想,大红的喜字还没退色,命运的天空已乌云翻滚。

  1982年冬,张定国患了“感冒”,高烧不退,最后查出是急性粒细胞白血病。凤歌惊呆了,带着丈夫跑遍大大小小的医院,诊断结论都是无法医治。

  残酷的打击接踵而至:1983年春,就在凤歌奔波于病房与学校之间,一边照顾丈夫一边工作时,从东北老家来宁夏帮她照顾孩子的母亲,因操劳过度突发脑溢血,4月20日那天永远闭上了慈祥的双眼。

  短短几天,凤歌眼圈黑了,嘴唇裂了,她黯淡的目光,忧郁的神情,病床上的爱人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他多想与妻子一起分担啊,可狰狞的死神一天天逼近。弥留之际,他满眼泪水,用无力的手触摸着凤歌,微弱的声音叮咛:“不管将来生活多苦多难你也要坚强地活着,不要随便被生活吞灭掉!”6月17日,年仅27岁的丈夫,带着深深的眷恋走了。

  不到两个月时间,接连失去两位至亲至爱的人,凤歌的心被生生撕裂了。可命运的毒手还不放过她,又一幕悲剧才拉开序幕。

  因照顾丈夫,身心憔悴的凤歌没顾上女儿。丈夫去世后,她才轰然发觉,爱人留给她的唯一血脉———女儿元元,没有像别的孩子那样“三翻六坐九爬爬”,一岁多了还不会翻身,头抬不起来,给东西不会拿,更谈不上坐和站。她疯了一般抱着女儿四处就医,无情的诊断让她五雷轰顶:黄胆中毒,中枢神经受损,终身残疾。凤歌万念俱灰。多少个不眠之夜,她斜依枕畔,望着一盏孤灯发呆;多少次她徘徊在黄河岸边,问苍天她的路在哪里?多少次她抱着女儿,来到几十里外爱人的坟冢前,直哭得昏天地黑失去知觉。持续的痛苦折磨,实在无法忍受,放弃生命的念头一次又一次出现。

  然而,当她一手端着水杯,一手抓着大把安眠药片,准备吞服下去的时候,呆滞的双眸凝视着受病痛折磨的可怜女儿。

  想到女儿不但失去父亲,又将失去母亲,生活多么悲惨!想到爱人临终合不上的双眼和话语!想到自己所热爱和追求的事业,想到带的两个班一百多名学生将因老师自杀受到的心灵创伤!她心如刀割。

  凤歌就这样挣扎着,一次次摆脱掉死神的召唤,一次次重新扯起滑落的风帆。千斤的担子我一个人担,两个人的路我一个人踽踽独行!27岁的朴凤歌发誓。

  吃喝拉撒全在床上、全靠妈妈操作的元元,四肢日益变得完全僵硬,用力反向呈“S”型,越来越难护理了。不止一人劝说凤歌,放弃孩子吧,某某家孩子生个兔唇都“处理”了,何况你的孩子病那么严重,活着也是受罪。还有人劝道,没孩子拖累了你还能找个爱人,你还年轻呀!

  不,决不!她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呀,她还未曾领略人世间星点的美好,就算泪水淹没天地,我也不会放手。我给了女儿生命,就要尽一个母亲的义务,加倍呵护她,让可怜无辜的女儿感受爱的温暖。再苦再难再艰辛我也要陪着女儿,让女儿和别的孩子一样天天看到冉冉升起的太阳。

  为了给孩子治病,朴凤歌不惜一切代价。区内外权威医院不知跑了多少遍,儿科、骨科、神经科的医生会诊,答复她说这种病很少见,不要费心费力了。她踉踉跄跄走出病房。

  她不放弃,只要有一线希望,她就会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

  1986年,她通过中央电视台的《卫生与健康》栏目,了解到山东医学院附属医院神经科能做脑瘫手术,马上写信与中央电视台联系。很快,山东附属医院来信说,先在当地做个CT,然后根据结果再决定是否手术。她把家中的两间平房及家具全卖了,凑了2000多元钱,打算给孩子做手术用。可经宁夏医学院附属医院的检查结果是:大小脑无异常现象。一线希望立刻化为泡影。

  组织和同志们也在关心着她们母女。立足安身的两间平房没了,学校就让凤歌带着孩子住在学校的宿舍里。1999年,原石嘴山矿务局副局长张振生去北京出差,专门到天坛医院为孩子的病情咨询有关专家,并买预约磁卡。专家叮嘱先在宁夏给孩子作核磁共振再决定手术方案。可检查结果还是和上次一样,大小脑没问题,无法做脑手术。

  希望一次次地出现,又一次次地破灭。但她绝不让孩子知道真相,幼小的心灵怎能承受?做一个女人,她可以软弱,但作为母亲,她必须坚强。医学在不断发展,她渴盼有一天孩子的病会得到治疗。

  一个柔弱的女性,能顶得住头上坍塌的天,惟有伟大的爱,生发出源源不竭的动力。

  朴凤歌爱她的女儿,也爱她的每一个学生。学校领导考虑到她的特殊情况,建议她不要当班主任。但朴凤歌认为,不当班主任就不是一个完美的教师,她坚持带班。她一边照顾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的女儿,一边拼命工作、学习。和学生在一起,她感受到自己的生命价值。

  每天早晨5点,凤歌起床,抱着孩子上厕所,给孩子洗漱、喂饭,有时顾不上洗把脸、吃口饭,就匆匆忙忙地赶到学校给学生上早读,从不耽误学生的一分一秒。

  而每每投入到教学中,带领学生徜徉在知识的海洋,她就忘了生活中的一切痛苦,也暂时忘了女儿。

  每天下班走出校门那一刻,就条件反射般突然想到女儿,于是一路小跑。

  每次回到家开门的时候就听到女儿在屋里迫不急待地喊:“妈妈快点、快点!”看到可怜的女儿见到自己时的喜悦,看到孩子饥渴交加的样子,看到孩子解大小手急不可耐的痛苦,凤歌的眼泪无数次流淌在孩子的脸上,心里愧疚不已。

  孩子解手的时候,两腿成麻花型,很难掰开,多少次尿得满床满裤子都是,孩子怕解手,有时不敢吃不敢喝,导致大便干燥便不下来,累得浑身是汗,脸都变色了,朴凤歌就流着泪用手给女儿抠……

  往往是准备做饭时才发现家中有时一粒米一棵菜也没有,当她来到市场时,该收摊的早已收摊了。于是她一次次追着正回家的小贩,让他们借着打火机的光亮给她称菜称米。每天等她做好饭喂完孩子,收拾完家务,服侍孩子入睡后,她拖着疲惫的身躯开始在灯下精心备课、批改作业。12点之前她几乎没有睡过觉,夜晚又不知多少次起来给孩子盖被、帮孩子翻身、按摩那抽筋的四肢……第二天,东方微露初曦,她又准时出现在教室。

  学生灼热的求知目光,把凤歌心中的太阳点燃。每天,她沾着阳光的粉笔把未来耕进辽阔的黑板,希望之花在学生的心田灿烂开放。她坚信,用心灵去耕耘心灵,才能让学生收获美的人生。

  有一个学生非常喜爱集邮,一次,经不起诱惑偷了别人的邮票,被少管3年。朴凤歌多次去少管所看望他,鼓励他好好学习、改造。三年后,这个学生劳教期满,自认没有学校再要他,不敢上学。朴凤歌找到他,让他回到自己所带的班里。尽管如此,他还是自卑,情绪低落。有一天,朴凤歌在检查教室卫生时,发现这个学生的抽屉里,堆满了烟头。她的心抽紧了。“老师相信你是个好孩子,只是因为太喜欢集邮一时糊涂,改了就好,你要用自己的今后来证明自己还是个正直的人。”朴凤歌苦口婆心地开导、鼓励,更加关心他,经常与他谈心。后来这个学生戒掉了烟,后来考取了东北外语学院,后来成了一名领导干部。

  “只要你以爱的眼睛,就会看到每个学生都是一朵含苞待放的美丽的花朵。”朴凤歌如是说。

  为此,她用自己并不富余的收入,竭力帮助生活困难的学生。

  1994年,班里来了个学生叫时伟,家在山东荷泽农村,由于家庭贫困被亲戚领到宁夏来上学。十一二岁就远离父母,凤歌以母亲的温情,经常把他叫到家里改善生活,给他零花钱买学习用具、交班费。放假了,时伟肯定想爹娘了,朴老师就给他买了回家的火车票。

  学生岳万磊,父母以捡废品为生,妹妹因脑积水压迫神经而双目失明。每当班上学生买学习用品时,看到他为难而又自卑的神情,朴凤歌就把钱交到他手里,拍拍他的肩膀:“你尽管去买,有老师呢!”她还经常提着营养品到岳万磊家看望他的妹妹,鼓励岳万磊成为一个出色的人。今年高考岳万磊考了578分,分数一公布,他第一个想到的是先给朴老师报喜。他的母亲说:“我的孩子将来忘了谁都忘不了朴老师。”

  朴凤歌把学生装满自己的心房,把家和学校演绎成了相同的概念,寒署假、双休日,为学生义务补课,是她不变的“业余爱好”,不但不收费还经常管学生吃住。

  她说,学生中许多是矿区困难职工子女,我辛苦是一时的,但对学生却是终生受益的。

  学生田野、史浩亮今年初三毕业,因学习成绩不好转到朴老师的班里,经常放学随老师到家里补课。朴老师要伺候卧床的女儿,还要给他们辅导,给他们做饭,有时累得走路都栽跟头,有时坐着就睡着了,但换来的是,两个学生都以良好的成绩进入高中。

  对穷学生不收费,对条件好的学生也免谈报酬。一位干部希望女儿在初一打好基础,请朴凤歌利用休息时间帮孩子辅导,一见面就掏出300元钱。当时朴老师的工资也就百元左右,但是她执意让家长把钱收回,否则不给她女儿补课。她说,只要孩子爱学,我辛苦点没什么,钱有用完时,人要长相处。

  一位干部的孩子,先后请了好几个家教,孩子都不接纳,一次他母亲带他来看朴凤歌的女儿,他就不想走了,从此每个周六或周日都要到朴老师家来学习,吃喝随意。他母亲问朴老师:“我家原来请的那几个家教,一来就和我谈费用,你为什么不提钱呢?”朴凤歌说:“不是什么都能用钱衡量,孩子成绩提高了,你不用感谢我,那是孩子优秀。”

  教学30年来,她替学生补了多少次课、辅导了多少学生,无法计算;她曾走进了多少农家小院、多少矿工家庭,也无法计算;多少学生,认识的、不认识的、慕名的,走进她家,她从不拒绝。补课完到吃饭的时候,就留他们吃饭,做什么吃什么,有的学生干脆住在朴老师家不走了。

  她的家一贫如洗,她的孩子治病需要钱,但是她更看重自己坚守的理念:教师是社会的,这个职业代表一个国家文明程度的标志,教师应该是崇高形象的化身。

  磨刀劈柴,拉煤修电,疏通下水道,粉刷房屋;上课补课,准备教案,批改作业,家访谈心;照顾女儿,喂吃喂喝,清理卫生,翻身按摩……

  身高只1米5出头的朴凤歌啊,负重的路上,还在不断给自己加压。

  30岁那年,她考取宁夏教育学院中文系。她步履匆匆奔跑于银川———石嘴山,在公婆的帮助下,她以优异的成绩完成学业。上学期间,她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

  她说,给学生一条溪流,自己就要成为一条大河;给学生一条大河,自己就要成为一片大海;海之大在于纳百川。

  2000年,45岁的她再次给自己加压,参加全国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汉语言本科学习,三年后,她拿上了被校领导称为“含金量很高的”本科文凭。2003年,她参加信息技术学习获得中级证书;2004年,她参加英特尔未来教育学习获得结业证书。

  学习好累,好苦。假期,宁夏大学的老师来石嘴山讲课,她一次不落地参加,从来没迟到过。中午下课她拼命往回跑,赶忙给孩子处理大小便,等做好饭上课的时间又到了,慌忙给孩子喂几口,她顾不上吃一口,又跑去听课了。听课的地点不固定,有时很远,中途无法回来照顾女儿,她就提前把吃的放在孩子嘴边。

  除了深更半夜学,她把重要的内容写在纸上,贴在墙上,装在兜里,录在机子里,边干活边看、边听,走在路上也看,几次险些撞了车,脚下绊倒是常有的事。学生上自习的时候,她边看着学生学习,自己也学。学高为师,身正为范啊,朴老师的精神,如点点春雨,润物无声。

  2001年,学校组织体检,查出朴凤歌患有子宫肌瘤,医生建议马上动手术,可她放不下女儿和学生,日复一日地拖延。肚子经常痛,她咬牙坚持。就这样持续了3年多,她没因自己的病痛休息一节课、影响学生半分钟、少给女儿做一顿饭。后来流血不止,疼得再也无法拖下去了,才到2004年暑假动了手术。本该是一个剥离的小手术却变成了大手术,子宫不得不切除。手术后医生建议她休息三个月,刚休息了二十几天,就开学了。她想到学生们兴冲冲等着自己上课呢,怎么也呆不住了,开学第一天她就报到上班了。

  她所带的班以出色的成绩和整体高素质回报了她,她辅导的学生在市、省、国家级各项竞赛中捧回多项奖励;她的默默奉献大家看在眼里,组织记在心里,石嘴山矿务局“优秀教师”、宁煤集团“师德标兵”,石嘴山市“模范班主任”、“优秀共产党员”等荣誉,十几年来她获得很多。

  2005年暑假,大学毕业的时伟专程从山东来看朴老师。朴凤歌责怪他,路这么远,花这个钱做什么。他说:“朴老师,您像亲妈妈一样关心了我六年,六年长还是山东到宁夏的路长?”

  春节、教师节,朴老师教过的学生,从四十多岁的到十几岁的都来了,学生们给朴老师献上鲜花,有的送上太空被,有的送衣服,有的送优盘……

  在大武口电厂工作的方建飞,去年用车把朴老师和女儿接到银川自己的新家小住,他背着老师为她买了20年的终身保险,听说老师添了电脑,又瞒着老师去为她交纳了全年的上网费。

  学生们这个说“朴老师是我的恩师”,那个说“朴老师是我的再生父母”。石嘴山二矿的范连堂说:没有朴老师跑前跑后作担保让我上了技校,我就“毕了”,哪有今天!

  多少学生长大成人有了女朋友,先领来让朴老师看,结婚时开车来接她。多少学生做了父母后,又把自己的孩子送来让朴老师教……

  30年一路坎坷,30载一腔热血,什么也不用说了。这一切,让朴凤歌心中萦绕着缕缕柔情,燃烧着永远奉献的热望。

  当记者循着惠农区一条狭窄的土路,踏入朴凤歌简陋的家时,一声欢快的“阿姨好!”从里屋传来。循声进去,只见一个胳膊和双腿都反向痉挛着的姑娘扒在那里,使劲扬着脖子,一脸灿烂。姑娘穿得时尚清爽,床头放着电脑、枕边有厚厚的书。

  这就是朴老师的女儿元元,爸爸给她留下的学名叫张萍。医生给她留下的结论是神经损坏,终身残疾。可是,朴凤歌以24年的牺牲和艰辛,以博大的爱,将一缕缕阳光种植在女儿心灵里。

  在床上孤单的她,多么盼望妈妈多陪陪她,可是妈妈要上班时,她总是安静地目送妈妈出门。为了让妈妈少为她清理一次大小便,她经常忍着渴不喝水、少吃饭。有时,下班时间过了妈妈还没回来,元元的大小便实在憋不住了,她不想让妈妈洗床单拆褥子,就硬是艰难地蹭到床边,滚到地上,头摔破了,胳膊腿不是青就是紫,她就在冰凉的有屎尿的地上一直扒着等妈妈回来。

  娘俩曾住在不足十平方米的小房子里,床紧挨着桌子。朴凤歌备课、看书的时候,元元就目不转睛地盯着妈妈,叫她睡觉也不睡。

  妈妈突然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学习的渴望。是啊,我不该仅让女儿“活着”,而且要让她活得快乐,活得有质量。

  元元6岁时,朴凤歌开始尝试着教她识字,买了一些识字卡片,看图识字的书,把拼音字母写在大大的牛皮纸上,挂在墙上,闲了就教几个。后来,妈妈给她买了一本小新华字典,翻给她看。妈妈上班走后,元元盯着字典想,那里面有多少字啊,能自己看多好!她伸长脖子,用脸蹭,把字典挪到跟前,可恨胳膊和手不听自己的指挥,急切之中她伸出舌头,翻舔。啊,终于掀起来了!

  从此,元元就用嘴和舌头翻书页、查字典,读完了一部部名著和一期期刊物。

  从《故事会》到《十万个为什么》,从《鲁冰逊漂流记》到《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从《红楼梦》、《西游记》、《水浒》、《三国演义》到《鲁迅全集》、《家》、《春》、《秋》,从《骆驼祥子》、《四世同堂》到《封神演义》、《隋唐演义》,从金庸的武侠小说到琼瑶的爱情小说……她看过的每一本书,都舔得像面包一样厚。有的书又硬又厚,舔一张又回去了,结果又得重翻,必须用半边脸或下颚压着,磨得脸颊和下颌很疼,经常青紫、起疙瘩。然而,比起书中如此丰富而辽阔的世界,她说,疼算什么呢?

  因了朴老师的亲切和元元的无所不知,朴老师的家像磁铁一样有吸引力。一拨拨长大的学生走了,一拨拨新入校的学生来了,从元元妹妹叫成到张萍姐姐,张萍充当了一名小小的“校外辅导员”。

  他们一起谈学习,谈读书;他们一起谈歌曲,听音乐。张萍说她最爱听《小草》这首歌:“怀着一颗像小草一样的心,从不寂寞,从不烦恼。身边有那么多好人关心我,让我很幸福。因为是小草,必须扎根大地,必须刻苦学习充实自己;因为是小草,必须要融入集体,才能芳草连天,经历风雨,抗拒严寒。小草为大地增添一抹碧绿,我也要努力。”

  教师普通话测试,元元帮妈妈纠正带辽宁味儿的发音。妈妈年近五旬参加高等教育自学本科考试,有的作品妈妈没时间看,女儿就读给妈妈听,诗、词等重要内容元元先背下来,妈妈干活时她大声朗诵,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的教妈妈,反复提问,直到妈妈掌握。

  2003年,张萍建议妈妈买了电脑,她用了几天时间“啃”懂了说明书,看了计算机教材,然后指挥妈妈,怎么连线,怎么操作,怎么建立文件夹。

  难度大的问题,朴老师请人来讲,她聚精会神听,记住后再给妈妈反复讲。现在,电脑的小毛病她就可以指挥妈妈处理了。

  后来她又建议妈妈买了两部手机,她先用嘴翻看说明书,然后用牙开始鼓捣,设置各种功能,教妈妈如何使用。有了手机,妈妈不在家的时间,就给妈妈发信息。“妈妈你辛苦了,我好想帮帮你”,“对不起你,我让你生气了,我好难过”。

  谁来家里、谁来电话了等等,都及时告诉妈妈;或者,把《两只蝴蝶》、《真的好想你》等一些好听的歌词,发过去让妈妈欣赏。让朴凤歌好欣慰,好幸福。

  “妈妈太累了。真的,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站起来,为妈妈做顿饭,洗件衣服,捶捶背……”这是她用牙齿发给记者的短信。

  坚韧的力量在绝望的时间隧道发出光芒,把生命引向不可抵达的高度。现在,张萍又开始学英语了,她的心灵飞驰在更高远的天空。

本文转载链接:可歌可泣朴凤歌 朴实奉献铸师魂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