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百味自考 > 自考同路人 > 乳业巨子牛根生 创造蒙牛奇迹

乳业巨子牛根生 创造蒙牛奇迹

2006-04-14 14:20   【 】【我要纠错
    内容提要:牛根生是个苦孩子,据说当年他从乡下被卖到城里仅值50元钱。那个时候无论是谁都不会料到,今天他的身价竟然会上涨几千万倍。“牛”到了这个地步,因为他是蒙牛的“领军人物”,他也是一个自考生。

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与优秀自考生代表蒙牛集团总裁牛根生亲切交谈

    牛根生简历:

    1978年 成为呼和浩特大黑河牛奶厂的一名养牛工人

    1983年 任内蒙古伊利集团(原呼和浩特回民奶食品厂)厂长

    1992年 担任内蒙古伊利集团生产经营副总裁

    1998年底 被内蒙古伊利集团免去生产经营副总裁一职

    1999年至今 创办内蒙古蒙牛乳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并担任董事长兼总裁职务

    他貌不惊人,而一路传奇

    他久经磨砺,但百折不挠

    他出身贫寒,却千金散尽

    他肩负重托,有万丈豪情

    关于牛的概念,被一个叫牛群的相声演员人已经折腾得差不多了。从牛哥《牛眼看家》到在蒙城的牛刀小试,完成了不完整的一段相声的创作过程。而近年来蒙牛的如日中天,又使得一个叫牛根生的成了家喻户晓的名人。

    牛根生是个苦孩子,据说当年他从乡下被卖到城里仅值50元钱。那个时候无论是谁都不会料到,今天他的身价竟然会上涨几千万倍。“牛”到了这个地步,因为他是蒙牛的“领军人物”。

    在央视武夷山《企业家领袖论坛》上,牛根生面对白岩松紧巴巴的小脸儿和一本儿正经的提问游韧有余,小白的“紧”和老牛“松”形成强烈的反差。别人的故事听多了难免显得心情沉重,比如白岩松;而个人的亲身经历多了反倒会觉得轻松从容,再比如牛根生。

    牛高马大,声若洪钟,双目圆睁,目光炯炯。有根有梢,如影随形。牛老根专心致志养牛,最后化作一个“蒙牛”,确立了他在江湖上的显赫地位。

    真是,行行出状元。

    你们怎么不骂宝洁

    武夷山会议期间,一帮记者纠缠着牛老根嚷嚷着要采访。老牛也没客套,干脆找了个地方和大家一块扯了起来。但他知道,所有的提问都不会出乎他的预料,但他也必须认真对待。因为记者可以帮忙,也可以帮倒忙。

    同时,这也表示一种尊重,尊重是一种姿态,至于是否“老牛吃嫩草”,也只有牛老根自己知道。知道归知道,知道不一定非得说出来,言多必失。什么话一旦挑明,就没有多大的意思了。

    关键是,你自己的感觉如何?从某种意义上讲,我们要学习白岩松同志。

    牛老根能说会道,比如“咱们都是朋友”啦,“要坦诚交流”啦等等,一席话把人说得心里热呼呼的。其实记者们谁也没说不坦诚,只是有些报道使老牛不能不摇头晃脑。所以太坦诚不好,不坦诚也不行。

    向伟大领袖毛主席保证,牛根生一向是坦诚的。只是有些记者朋友的断章取义或词不达意,使得老牛深受其害。再加上个别人别有用心的恶意攻击,使得牛老根不得不千叮咛万嘱咐地对记者们不厌其烦地说了一些语重心长的话。

    举个例子,记者们登出的照片总是让老牛目不忍睹,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媒体总是跟他过不去,刊登他不是眦牙咧嘴就是手舞足蹈的相片。后来听人解释说那叫“生动”,可他自己从没觉得曾经那样生动过。因为照镜子的时候总是看到自己一副老实巴交的模样,不是报上登出来的那个形象。当然,牛老根从不会张牙舞爪地对着镜子自言自语,而媒体留下的瞬间是记者们自以为是的牛根生的表情,因此老牛瞧着自己别扭也就不足为奇了。

    牛老根有意见,蒙牛曾是中央台的“标王”,夺标后也没少挨骂。因此他很有些忿忿不平:“外国人当了标王谁也不去骂,只要中国人当了就会……你们记者怎么不骂骂他们?”

    这老牛说的没错,怎么没人骂“宝洁”呢?

    人怕出名牛也怕壮

    人怕出名猪怕壮,牛也怕这个。牛根生这头“蒙牛”一旦熬到了“猛牛”的份儿上总是会让人惦记的。好听的不好听的而一块儿都来了,老牛也为此吃了不少苦头。自然,也长了不少见识,尝到了苦尽甘来的味道。

    2004年的“标王”桂冠,不但没有给蒙牛带来更多的喜悦,反而将新的一年笼罩在几乎一边倒的“标王符咒”中。然而,牛老根以再一次的接近“三位数”的高增长,证明了标王非但可以活下来,而且可以活得很好。蒙牛终于为“标王”正了名。

    2004年1月,历时5个月的针对蒙牛的恶意新闻炒作达到高潮。蒙牛顽强抗争,于2月份将一个由竞争对手出资600万元的新闻诽谤团伙一举击破。但证据在握的蒙牛却从保护中国乳业大产业、保护西部奶农大安全的全局出发,以德报怨,放弃了对涉案企业诉讼权。

    2004年三四月份,一个犯罪团伙扬言要在蒙牛的产品中投毒,然后向企业、政府、媒体发匿名信、打匿名电话,连续制造了湖北、广东、湖南等恐吓事件。一时间,谣言四起,人心惶惶。在危机关头,牛根生与他的管理团队坐镇北京,最后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2004年6月10日,蒙牛在香港上市,成为第一家在海外上市的内地乳制品企业,共募集国际资本13、74亿港元。

    2004年3月30日,在企业遭受连环恐吓的最危难的时刻,牛根生提笔向温家宝总理求助。一个国家总理,顾得上一个企业的事吗?

    2004年4月1日,温总理的批复出现在国务院《昨日要情》中:“此事需要妥善处理,以维护企业和消费者的正当利益,维护社会安全和稳定。”

    闻听此言,牛根生哭了……

    老马识途,老牛记路

    和牛混了大半辈子的牛根生,人也长得牛高马大,就连面部表情有时和牛也有几分相像的地方。老牛自己可能不知不觉,但他与牛特别是“蒙牛”连结在一起真是天作之合。

    牛老根说:“这是命。”他解说道:“命和运其实是两码事。做企业做好了就是运,而做不好就是命。”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蒙牛和牛根生应该是命运相生的产物。

    “姓牛,但他喜欢速度,只用4年就从行业千名之外跨进乳业三强。2003年,他敏锐捕捉航天商机;2003年,他从大草原登上APEC国际舞台。他姓牛,但他跑出了火箭速度。”这是CCTV2003“中国经济年度人物”对牛根生的颁奖词。谁能想象一头的“火箭速度”,然而具有这样速度的牛还不敢称自己为“领袖”。

    老马识途,老牛也记路。他知道自己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因此,别人给的任何一顶帽子,他都不会轻易戴在头上。

    2005年1月,牛根生在武夷山建议:以后最好别称我们为“企业领袖”,称为“领军人物”已经显得我们不够谦虚了。

    他说得不无道理,一系列的“企业领袖”活动已经让他搞不清自己是“领”还是“袖”了。过去的企业只要服务好上级就可以,而现在的企业既要服务好上级还要服务好上帝。过去只一方面做好就行,现在上帝更重要,而且对上级也不能含糊。毕竟我们是社会的一分子,再大的企业也得和一个街道办事处搞好关系。企业在整个大环境中生存,要注意细胞与细胞之间的关系。白岩松说过一句话,衣服坏的时候是先从领子和袖子开始。所以作为企业家这个群体应更谦虚谨慎才是。你参加了一个“领袖”的什么会,难免会让人产生误解:你都是领袖了,那我们是什么呢?好在大家都没这么想,如果大家都这么想,那你想……

    企业是大家的

    “百年蒙牛”是牛根生的一个终极目标。乳业强则农业强,农业强则国家兴。怎么样才能延续一百年呢?牛老根清楚,他自己肯定活不了一百岁,目前团队的所有成员也都活不了一百岁。那么怎样才能使“百年蒙牛”不仅仅是一个口号或者是梦想呢?

    老牛说:“在我有生之年,49%的红利是我的。另外51%放在老牛基金会,用以奖励经管、研发、销售人才以及一些有困难的员工。这样一来,就可以不占用企业正常生产经营成本,我觉得这对企业的机制应该更好一些。”

    在2003年,蒙牛还没有上市之前,老牛就在着手做一件事,目前手续基本上都办全了。他要在有生之年把他自己所有的股份捐出去,明天谁当董事长,他就把股份给谁。当这个人继承股份,使蒙牛活到一百岁的时候,企业所有的骨干,几百万奶农,几千万股民,包括上亿的消费者都能得益。他觉得到那个时候,钱的寿命会更长。那时候他的家人只能拿不低于北京、上海、广州的平均生活费,而且是每月拿。

    牛根生现在蒙牛持股百分之九点多,他希望股权能够充分地社会化,原因有二:一是他自己没有那么多的钱;二是股权越大,企业才越好搞,因为企业是大家的。

    牛老根观点

    关于2005年中国乳业的情况,牛根生的见解是:相比于2004年,应该会有一些缓解。因为市场竞争到一定程度,肯定会有一些变化。最近他注意到南方的一些乳业企业开始提高奶价,如果这个残酷竞争下去谁也活不好。但在北方,在相对成本比较低廉的情况下,伊利和蒙牛受到的影响会小一些。

    说到伊利,牛根生认为:伊利个别人出了点儿事情,影响不到它的品牌、企业和产品。这就是他所讲的“三个没问题”。企业做大了以后,会有一些制度上的问题,并不一定是人的问题。

    说心里话,老牛不希望伊利有问题,因为草原乳业是一块牌子,蒙牛、伊利各占一半。伊利在上海A股表现好,他们在香港H股也会表现好;反之亦然。举个例子,原来山西出了假酒,结果导致整个山西的酒都卖不出去。他的意思是,蒙牛和伊利是休戚相关的,他们的共同目标是要一起把草原的乳业做大。

    机遇和挑战往往是同时存在的,凡是在中国做得非常棒的品牌,基本上都是咱们自己还没打起来。因此,人家可以长驱直入,很痛快地就进来了。咱们自家人打得差不多了,外国品牌再进来的话,基本上也占不到什么便宜。因此,现在外国乳业很难直接进入中国市场。

    干活是牛的本份

    本是牛根生,他想的是干好活就行了。这牛老根不敢忘本,从小跟着父亲在牛群中长大,包括上学期间只要放假就回到牛群中,接触的不是公牛就是母牛,不是挤奶就是弄饲料,对牛的感情已经达到情景交融的地步了。

    他父亲是养牛的,从抗美援朝结束后开始养牛,一共养了38年。他是在牛群中长大的,1978年,父亲去世后他接了班,养了5年牛。1983年,牛根生到了伊利,他的全称是“回民奶制品厂”。在伊利他一干就是16年,然后又到蒙牛干了6年。到今年,这牛老根已经在这人行业呆了27个年头,27年没间断地养牛、种草、做牛奶、做雪糕。

    牛根生和他的父亲,两代人在养牛这个行业做了65年,这个情况不仅在中国,在亚洲也是罕见的。所以他可以这样说:“按我的经历算,在这个行业里,最应该不错的就是我, 因为其他人都是半路出家的。”

    牛根生的今天,也真的算是不错了。

    有关牛的说辞很多,比如牛头马面、牛头不对马嘴、牛鬼蛇神、对牛弹琴等等,但在牛老根的词典中,对牛都是赞美的语言。比如革命的老黄牛,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甘于奉献。再有牛脾气,说的是坚忍不拔的性格。还有牛气冲天,反映出一个人的气魄和胆识。

    牛老根的个性很复杂地综合了牛的许多长处,有人说企业做到一定程度企业家一是相信神,二就是相信自己了。牛根生不信神,但他却相信自己。因为企业方向错了是董事长的问题,用人失误也是董事长的责任。董事长管得越细,不干活的人也就越多,大事小事象征性地管一下,体现关心就够了。

    牛根生属鸡,生于1958年元月,显老。

本文转载链接:乳业巨子牛根生 创造蒙牛奇迹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