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历改变命运
24小时客服:010-82335555
当前位置:首页> 笔记串讲 > 2019年自考中国古代文学史(一)考点:比兴

2019年自考中国古代文学史(一)考点:比兴手法的拓展

2019年07月12日    来源:自考365   字体:   打印

  1.《诗经》所开创的比、兴手法,为屈原所继承并作出了很大的拓展。

  2.《诗经》的比兴,喻象、喻体独立分明。

  如:《诗经》: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关雎》)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桃夭》)

  相鼠有皮,人而无仪;人而无仪,不死何为?(《相鼠》)

  3.《离骚》则不同。试看这段引文,喻象和喻体难分彼此,培植香草的情境与培养人才的旨归形成并存的双重视野,因而也就具有了象征意义。

  如:《离骚》:余既滋兰之九畹兮,又树蕙之百亩。畦留夷与揭车兮,杂杜衡与芳芷。冀枝叶之峻茂兮,愿竢时乎吾将刈。虽萎绝其亦何伤兮,哀众芳之芜秽。

   更多更全复习资料请见自考365网校《中国古代文学史(一)》课程辅导。

  • 新人有礼
  • 自考整专业高端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