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历改变命运
24小时客服:010-82335555
当前位置:首页> 笔记串讲 > 2016年自考“中国当代文学作品选”:马桥词

2016年自考“中国当代文学作品选”:马桥词典

2016年08月09日    来源:自考365   字体:   打印

韩少功

  作者简介:韩少功(1953——) ,男,笔名少功、稍公等,生于湖南长沙。“寻根派”小说的代表作家。在当代作家中,韩少功以思想深邃复杂著称。他的作品大都蕴涵较强的文化意味,其内涵既具传统意象又有强烈的现代色彩。探索体现了新变,也意味着冒险。

  韩少功是一个扎实、理智的作家,他的小说写作蕴含的三大言说矛盾:一是在言说文体上,跨体写作的先锋性与现代读物的大众性相结合;二是在言说方法上,叙述节制的理性化与思辨冲动的激情化神奇共生;三是在言说立场上,非文学性知识分子的批判性与文学知识分子的描述性此消彼长。这三大矛盾是韩少功小说的魅力源泉,他的探索给文坛带来一次次思想和形式的刷新。《马桥辞典》获得第二届纽曼华语文学奖。代表作有中篇小说《归去来》、《爸爸爸》、《女女女》等,小说集《飞过蓝天》等。长篇小说《马桥词典》1999 年入选《亚洲周刊》“20世纪中文小说100强”。

  寻根文学,以“文化寻根”为主题的文学形式。20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中国文坛上兴起了一股“文化寻根”的热潮,作家们开始致力于对传统意识、民族文化心理的挖掘,他们的创作被称为“寻根文学”。1985年韩少功率先在一篇纲领性的论文《文学的“根”》中声明:“文学有根,文学之根应深植于民族传统的文化土壤中”,他提出应该“在立足现实的同时又对现实世界进行超越,去揭示一些决定民族发展和人类生存的迷。”在这样的理论之下作家开始进行创作,理论界便将他们称之为“寻根派”。在整个寻根文学思潮中,担任主要角色的是知青作家。当他们走向成熟的时候,他们需要寻找一种属于自己的文化标志。这一代作家必须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来证明他们存在于文坛的意义。

  他们利用起自己曾下乡、接近农民日常生活的经验,并透过这种生活经验进一步寻找散失在民间的传统文化价值。但是,他们并非是生活在传统民风民俗中的土著,相反,他们大多数是积极接受西方现代派文学的一族,他们用民族的包装来含蓄的表达正在形成中的现代意识。 所以,文化寻根不是向传统复归,而是为西方现代文化寻找一个较为有利的接受场:在对于西方现代文学历史和作家的状况有了较多了解之后,迫切要求文学“走向世界”的作家意识到,追随西方某些作家、流派,即使模仿的再好,也不能成为独创性的艺术创造。在他们看来,以“世界文学”的视镜从中国文化寻找有生命力的东西,应该是中国文学更为可行之路。

  知识点:

  1.识记作者代表作有中篇小说《归去来》、《爸爸爸》、《女女女》等,小说集《飞过蓝天》,长篇小说《马桥词典》等。

  2.识记作者是新时期“寻根文学”的倡导者与代表作家。

  3.识记《马桥词典》是一部词典体小说。

  《马桥词典》以词典的文体形式作为小说的主要叙事方式,搜集了中国湖南汨罗县马桥人的日常用词,共115个词条。以这些词条为引子,以20世纪六七十年代为基本的时代背景,讲述了一个个丰富生动的故事。每个词的含义都得到了充分的阐释,然后又作为“引子”引出词语背后看似散乱的作者的思绪,而那些貌似不经意的思绪将一个个的词语连成完整的故事。

  4.分析小说中本义的形象以及“宝气”的性格特征。

  《马桥词典》看到了中国的“马桥”、世界的中国。《马桥词典》是这样一部小说——它全书二十三万字,由一百一十三个词条连缀而成。它没有中心事件,没有中心人物,没有完整的故事,没有高潮,也没有悬念……要说它的中心,那就是南方一个僻远的叫做马桥的山村,一切的词条均与马桥有关,围绕着马桥向四面八方发散辐射。涉及马桥的历史、地理、物产、风俗、民情以及居住其间的芸芸众生。一个词条可能是一个人物小传、一幅场景素描、一幕抒情小品、一篇怀旧散文、一页哲学札记、一段文化随笔,或者干脆就是一个规范的词条。

  这是文史哲的打通,是散文、论文、随笔、札记和短篇小说的集合。沿着每一个词条开辟的通幽小径,我们从不同方位、不同角度、不同层面接近马桥,飘忽游移地进入它暧昧漫漶的历史,身临其境地抵达它记忆犹新的特殊年代。韩少功藉着这部“词典”,将“文革”期间中国一个小小山村的人文记忆复活了。《马桥词典》保留了小说的基本要素如人物、情节、氛围等,但也加进了近“五分之二”的非小说因素,如议论、辨析、驳难、随笔语言等等。

  这里节选的两则《宝气》和《三毛》分别讲述石匠志煌以及一头倔牛的故事。在马桥方言中,“宝气”本来是傻的意思,但作者通过志煌对女人的态度、对自己劳动产品归属的看法、对“偷笋贼”的“怪异”做法、与支书本义的冲突、对倔牛三毛的感情等一系列情节的叙述和描写,不仅使志煌的形象生动独特,更使“宝气”的内涵得到了丰富与拓展,把极度压抑下的中国农民的爱恨情感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揭示了“宝气”这个词语背后所隐藏的民间正道和对权力的不屈反抗。

  5.分析“词典式小说”的结构形式和艺术手法上的特点。

  词典体小说打破了占据着统治地位,且体现着当今小说观念的小说模式——整一性的故事结构和主线因果导控的模式,寻找到了一种新的编纂方式——敞开的、不被“主导性”独霸的、多重因果线索交叉的、读者能够参与的方式。打破了传统小说所依循的时间秩序、空间秩序和因果逻辑,把历史的排列托付给词典的编写惯例——按照词条首字的笔画决定词条的先后顺序。一个一个的词条,各自相对独立,它们并不需要服从某种主线因果或主线霸权的安排。词典体小说以其独特的编纂方式改变了读者的阅读地位——由边缘到中心,继而实现一种开放性的阅读方式。

  《马桥辞典》一开篇就是主要人物表。接着是目录,每一个题目的后面还附带着实心或者空心的三角。目录完了还有一张词条首字笔画索引。就像是词典一样。细读作品就会发现作者是巧妙地揉合了文化人类学、语言社会学、思想随笔、经典小说等多种写作方式,用“词典”这一形式构造了马桥的文化和历史,使读者在享受到小说的巨大魅力的同时,领略到每个词语和词条后面的历史、贫困、奋斗和文明。以词典的文体形式作为小说的主要叙事方式,搜集了中国湖南泪罗县马桥人的日常用词,共115个词条。以这些词条为引子,以20世纪六七十年代为基本的时代背景,讲述了一个个丰富生动的故事。每个词的含义都得到了充分的阐释,然后又作为“引子”引出词语背后看似散乱的作者的思绪,而那些貌似不经意的思绪将一个个的词语连成完整的故事。

  细致的白描的描写具有感动人心的艺术感染力。“三毛”中浓彩重墨地描写了志煌与一头倔牛“三毛”的深厚情谊,但是三毛闯了大祸,把一个妇女挑成重伤。志煌为了惩罚三毛,要处死它,“三毛大概明白了什么,朝着他跪了下来,眼里流出了混浊的眼泪。”志煌还是一斧子下去,砍死了三毛,“血红的脑袋一阵阵剧烈地抽搐,黑亮亮的眼睛一直睁大着盯住人们,盯着面前一身鲜血的志煌。复查他娘对志煌说:”遭孽呵,你喊一喊它吧。‘志煌喊了一声:“三毛。’牛的目光一颤。志煌又喊了一声:”三毛。‘宽大的牛眼皮终于落下去了,身子也慢慢停止了抽搐。整整一个夜晚,志煌就坐在这双不再打开的眼睛面前。“这段细腻的通过语言、动作的描写深切地表达了人与动物之间的深厚情谊,同时更表现了主人公的民间正道。

  • 注册享好礼
  • 自考整专业高端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