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百味自考 > 百味心情 > 调查:学校为何三年四更名?

调查:学校为何三年四更名?

2007-07-24 09:32   【 】【我要纠错
    内容提要:“北师大科培校区”2005年起陆续使用多个校名;学生称自接到通知书时起便“屡屡上当”。

  北京师范大学科培校区一06级学生展示自己的录取通知书。通知书上,“北京师范大学”的校名和校训极其醒目。

  冲着“录取通知书”上的“北京师范大学”的字样,湖南考生刘奇丰,去年放弃了医学专科的就读机会,来到北京。

  但此后他发现,自己陷入了“一次又一次”的上当之旅:那张通知书,其实是学校出钱买的通讯地址;通知书上的“北京师范大学科培校区”,其实并非他企望的那所百年学府,而是一所自考学校;一场“转系”骗局,他被学校宿管员骗走了1.8万余元;而学校在三年时间的四次更名,令他对学校彻底失望。

  最终,刘奇丰选择了辍学自学。而他的部分同学则自嘲称,在那么多校名里,不知道自己最终该是哪个学校的学生。

  下半年边打工边自学,尽量在两三年之内,将24门自考功课中剩余的17门通过。这是刘奇丰给自己定下的计划。

  刘原本是北京师范大学科培校区的一名大学生,因为通知书上“北京师范大学”的牌子,他来到了这里求学;又因为相信一个“转系后可办北京户口、做公务员”的骗局,他被骗走1.86万余元。

  半年前,这起诈骗案的嫌疑人、该校一宿管员已被警方控制;两个月前,此案开庭审理。

  但至今,刘奇丰的1.86万元不知找谁追回。

  因为没有钱继续读书,更因为对学校的不信任,他选择了辍学自学。

  他说,包括这次“转系”骗局,从接到这所学校的通知书起,自己便一直处于“上当”、再“上当”的过程中。

  第1次上当

  “北师大”的录取通知

  如果不是“北京师范大学科培校区”的录取通知书,刘奇丰有可能成为一名医生。

  去年高考,刘奇丰考上了长沙医科学院,但又莫名其妙地接到了一份“北京师范大学科培校区”的录取通知书。

  刘奇丰称,因为长沙医科学院是专科,而“北京师范大学科培校区”的通知书上写着本科,也根本没有自考的任何说明,两者比较,他还是选择了后者,“现在想想,世界上哪有那么好的事情。”不久前,校方的一个举动,让刘奇丰明白了,自己突然收到那份通知书的原因。

  刘奇丰称,学校老师在开班会的时候,让学生们暑假期间回老家宣传找新生,承诺每找回一人1500元的高额回报。即便招不回来人,每拿到一个中学毕业生的名单,也能拿到50元的报酬。

  北京师范大学科培校区填写学生地址寄送通知书的事情,在2006年8月一度成为新闻事件。2006年8月份,《江南都市报》曾报道《“北师大”通知书莫名寄至本报》一事,文中称该校录取通知书上的地址错误百出,留的电话却是他们报社的办公电话,于是,通知书就送到了他们报社。

  “我们就是这样被骗来的”,刘奇丰说。

  入校一周后,他跟周围的许多同学才逐渐明白过来,他们所读的并非什么北京师范大学,而只是一所普普通通的自考学校。但此时,近万元的学费、住宿费已经交给了学校。为了避免更大的损失,他只有安心读书,希望能尽快将自考的全部课程通过。

  相比刘奇丰就读的汉语言文学专业,该校劳动和社会保障系的许多学生,都交纳了更多的学费。

  6月7日中午,劳动和社会保障专业的一名女生李娜(化名)介绍,她就是除学费外还多花3万元进的这个专业。

  她说,据她了解,他们班大多数学生都像她一样,除学费外还多交过钱,不同的只是每个人交的数额都不太一样,最少的是1.5万,多的好几万。

  李娜他们之所以花钱进这个专业,完全是因为学校在招生时就承诺———进入社会该专业的同学不仅可以获得国家承认的毕业证书、学位证书,还与学生签订《就业协议》,学生毕业后可以安排在京工作,享受公务员待遇,月工资高达4000元,如不安排就业,学校承诺退还学生在学校期间的全部费用。

  李娜说,自己就是看中了当时学校的承诺,花30000元钱“委培费”找中间人的关系进了这个系。

  李娜称,2006年12月,他们专业的30余名同学联合赶到校长办公室,对曾经向中间人交过的“委培费”提出质疑,但校长表示,学校从来没有委托任何个人和中介收取学生的费用,他们所交的钱,纯属个人行为,跟学校无关。

  对于学校要求学生回乡招人以及李娜的说法,6月7日,北京师范大学科培校区校长陈自林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无可奉告”。

  第2次上当

  宿管员骗走近两万

  进入学校不久,一宿管员刘某向刘奇丰表示,自己可以帮助刘奇丰转入该系,还以名额有限为名,要求刘奇丰保密。

  刘奇丰从刘某处,得到了李娜所说的同样承诺。

  为了自己的前途,刘奇丰的家人为他凑齐了1.1万元“委培费”,交给了刘某。他得以顺利转入06级劳动和社会保障专业。但不久他便发现,自己上当了。

  2006年12月27日,在刘某的要求下,宿管员郭某又从刘奇丰手中收取7600元钱,补齐所转专业与之前他所学的汉语言文学专业的学费差额。

  2007年初,宿管员刘某涉嫌诈骗被警方控制的消息传来,刘奇丰这才听说,包括自己在内,总共有7名同学,每人被刘某骗走了10000余元“委培费”。

  据《北京娱乐信报》报道,宿管老师刘某在骗取7名学生83200元人民币后被告发,海淀法院于4月16日开庭审理此案。

  此案没有当庭宣判,据一位在法庭现场旁听者称,刘某在庭上对检方指控未予否认。

  刘奇丰称,在劳动和社会保障专业读了十几天后,他知道该系跟之前他所读的汉语言文学专业一样,都是自考专业,因为该专业一年学费太贵(汉语言文学6000元/年,劳动和社会保障8500元/年),他又回到了原先的专业,继续自考。

  从被骗后到现在,他交上的18600元钱仍然没有任何消息。

  6月7日,陈自林表示,关于宿管人员刘某以转系的名义诈骗学生钱一事,目前公安机关正在处理。对于学生们目前仍然没有拿回被骗的钱,他称,一切按照法律程序进行处理。

  第3次上当

  学校三年四换名

  学校的频频改名,使刘奇丰认为,自己入校后第三次被骗。刘奇丰称,他们已经得到老师的正式通知,下学期学校将改名为“北京明园大学”。

  仅他所知,从2005年到现在,学校已经更换了四次校名:最开始叫“北京化工大学分区”,后来改成“北京应用技术大学实用技术学院”,再到现在“北京师范大学科培校区”,即将的“明园大学”。

  6月7日中午,记者在该校办公室的一份招生宣传材料上,看见印刷着“北京明园大学”的字样。而同时,他们学校大门口上方,仍然是“北京师范大学科培校区”的招牌。

  “两年读两个学校果然爽,我出去可以说是化工大学的,也可以说是师范大学的。”为更名的事情,一网名为“gelan2007”的同学在“北京师范大学科培校区”的贴吧里发帖调侃。

  对于学校屡屡改名一事,陈自林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依然以“无可奉告”回答。

  北京应用技术大学学校办公室的一名工作人员介绍,2000年到2005年间,他们学校与目前的“科培校区”曾经有过合作办学协议,后来合同到期,双方再没有继续合作。

  北京化工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培训部的一名老师介绍说,2005年,跟他们学校有合作协议的一所中专院校曾经在目前的“科培校区”租用过校舍,但该校区跟他们学校并无直接关系。

  6月7日中午,位于海淀区杏石口路98号的北京师范大学科培校区,一间容纳200余人的大教室里只坐了五六名学生,有人聊天,有人电脑上网,只有一个男生在安静地看书,大教室旁边的小教室里大多空无一人。

  据劳动和社会保障专业的一名同学介绍说,开始他们班有40多名同学,因为学校的管理混乱以及校名更替,现在很多人已经不见了踪影,“有的退学了,有的干脆在外面租房子住,不来上课了。”

  ■回应

  北师大科培中心:已终止合作未授权收取“委培费”

  据北京师范大学科技总公司培训中心(以下简称科培中心)负责人介绍,2006年初,科培中心曾与北京自林环球科技有限公司签订了一份合作协议,双方约定于2006年开设北京师范大学科培中心校区,开办高教自学考试培训。

  该负责人表示,双方合作使用的是科培中心的办学资质,由科培中心提供授课师资,并进行教学监管;而对方公司只提供校舍场地,负责学生生活管理,并不具备相关办学资质。

  该负责人介绍说,今年4月11日教育部颁发《关于进一步加强部属高等学校成人高等教育和继续教育管理的通知》中规定,部属院校自今年秋季开始停止招收成人脱产班和高等教育自学考试社会助学脱产班,同时不能与其他机构合作举办上述脱产班。

  《通知》颁发后,科培中心随即根据北京师范大学的要求,于4月12日停止了与北京自林环球科技有限公司的合作,对方公司无权再继续使用任何带有“北京师范大学”字样的校牌及标志。关于劳动和社会保障专业学生所提到的“委培费”问题,该负责人表示,那属个人行为,科培中心并未授权任何“中间人”及个人收取费用,“其他人收取的费用都是非法的。”

  ■提醒

  学校是啥性质入学前须先问清

  6月15日,教育部高教司一名工作人员在接受本报记者咨询时表示,自考培训学校在招生时应该向学生明确说明学校性质;对于学校付报酬让学生去招生的问题,该工作人员明确表示这是不合适的。

  至于学生报名时如何避免出现这样的情况,该工作人员提示,学生在选择学校时应该特别留意,入学前一定将学校的所有事情问清楚。

新京报

本文转载链接:调查:学校为何三年四更名?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