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百味自考 > 百味心情 > 四川宜宾学院政法系自考教师集体造假

四川宜宾学院政法系自考教师集体造假

2006-11-02 09:29   【 】【我要纠错
    内容提要:“系领导居然组织老师集体造假,这是我们闻所未闻的。”一位教师说,“我们感觉师道尊严荡然无存,愧对良心。”

  2004年1月,四川宜宾学院政法系在评阅全国自学考试试卷时随意给分,造成上千份试卷成绩失实,被教育主管部门取消了自学考试统考科目的阅卷权。

  两年过去了,记者通过暗访发现,该校法学与公共管理系(前身为法律经济系)等多个系,在校考课程的自学考试中仍然作弊。

  系领导在考前15分钟把答案发给了所有考生

  “我曾在很多地方都听人评价说自考生的文凭是最硬的,因为自学考试非常难考。但在我们系却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宜宾学院法学与公共管理系的一位教师说。

  据介绍,在四川省,自考分为“大自考”和“小自考”,“大自考”所有科目都是统考,“小自考”即应用型自考,一部分为统考科目,一部分为校考科目。

  宜宾学院是2001年5月11日经教育部批准建立的省属多科性本科院校,前身是宜宾师范专科学校。目前,宜宾学院已经发展成为一所万人高校,该院全日制在校本、专科学生11434人。而宜宾学院各个系招收的“小自考”学生大多不在此列。

  2004年1月的一次事故,使得宜宾学院被取消了统考科目的阅卷权,并被停止招收自考生1年。

  据法学与公共管理系部分教师介绍,2004年1月,自学考试结束后,在时任政法系副主任的郑某授意下,该系教师在评阅全国自学考试试卷时,完全没有按照标准答案给分,企图达到使自考学员全部过关的目的,导致上千份试卷成绩失实。

  宜宾学院对郑某的处分决定上有这样一段记载——他(指郑某——记者注)说:“目前全省在册的学员大多数都是长期在公检法和其他单位从事法律工作的人员,在其从事的工作领域业务水平早已达到大专、本科要求,尽管他们学习很认真,很努力,但由于年龄大或工作繁忙等原因在自学考试中遇到了很大困难。”“本次阅卷对应用型自考可以适当放宽标准,对全省所有试卷要一视同仁,及格率要基本平衡。”“阅卷过程中尽量不要出现50分至59分的分数段,对于这一分数段的试卷,尽可能在试卷中找到可以给分的地方把它提上去最好,实在找不到,则把分数降到49分以下,避免学生看到50多分的成绩不高兴,骂阅卷老师。”

  一位参与了当时阅卷过程的教师反映:“考生的试卷上,只要填写答案的地方有文字,哪怕他写的是‘今天天气很好’,也会被判‘正确’。”

  此事被人举报到教育主管部门后,2004年5月26日,宜宾学院对郑某给予党内警告、行政记过的处分。当年4月1日,他刚刚被提拔为法律经济系(后又更名为法学与公共管理系)主任兼党总支书记。

  虽然宜宾学院被上级主管部门取消了自学考试统考科目的阅卷权,但校考课程的考试和阅卷还是由各系自己进行。

  多名师生反映,这种公然作弊的现象到今年并没有结束。他们说:“在2006年1月小自考校考课程的英语考场,系里分管教学的副主任在考前15分钟将考试的标准答案发给了在场的所有考生。然后,所有的学生在考试开始后不到10分钟便将全部答案抄写完毕并交卷。接下来,在政治经济学的考试中,该主任再次将该门课程的答案发给所有学生。后来,教育主管部门知道了此事,但并未处理。”

  “只要考生不是不来,不是交空白卷子,都能通过”

  为了核实教师们反映的情况是否属实,记者以报考“小自考”的社会考生的身份,前往宜宾学院法学与公共管理系咨询有关事宜。

  尽管招生简章是4月20日发出的,写明在6月至9月报名,但该系负责小自考报名的谭老师还是热情地接待了记者,要记者抓紧时间去报名,因为名单马上就要报到省里去了。

  记者所要报考的法学本科专业学制两年,每年学费1800元,代管费500元,每周末授课。

  谭老师告诉记者,法学专业本科统考科目有10科,其余都是校考科目,“你们只要把精力放在统考科目上就可以了,校考科目是我们系里出题,系里阅卷。”对记者非常担心的英语,谭老师说:“英语现在是校考科目,不碍事。”

  记者问校考是不是比较容易通过?谭老师说:“我们为了减轻你们的负担,校考科目很容易让你们通过,校考是我们系里自己组织的。”

  记者还是表示很担心,称:“人家经管系说保证通过。”

  谭老师笑了:“我们一样可以保证你们通过。只要你来考。”

  记者向一位在宜宾学院读了1年的自考生咨询有关考试的情况。该学生说:“校考,你就是不考也会通过。”

  记者表示不信:“不可能!”

  “就可能。校考,是学校自己出题,自己阅卷。他让你过关就行了。”

  记者说:“听说考英语的时候连答案都发下来了。”

  该学生回答:“是呀。校考科目嘛,它就是给你送分的。”

  之后,记者又向政治系、教育系、中文系等系咨询报考小自考的有关事宜,得到的答复与法学与公共管理系的答复几乎完全相同。

  这些系接受记者咨询的教师们都向记者强调,校考科目是“我们自己出题,自己阅卷,很简单。一般都能通过”。有教师耐心地给记者介绍大自考和小自考的区别,说小自考比较好考,而且文凭和大自考一样,都是四川省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委员会颁发的。

  教育系的一名教师介绍,记者报考的教育管理本科专业统考科目是8科,校考科目是7科,校考科目一般都能通过。记者表示担心工作时间太久,怕英语过不了,该教师干脆说:“校考是保证你全部通过的。”

  中文系的那名教师为了打消记者的顾虑,甚至说:“只要你不是不来,只要你不是交空白卷子,都能过。”

  校方会按一定比例将自考生的学费返还给教学系

  “我们并不知道每年系里到底招收了多少小自考学生,因为名单只有很少的几个人掌握。”法学与公共管理系的部分教师估计,多的时候应该有好几百人,小自考每年的收入应在100万元以上。这两年受2004年事件的影响,人数可能有所下降。

  据了解,自考生的学费,20%要交到四川省自考办,其余80%,宜宾学院会按一定比例返还给教学系,如果是在院内上课,专科生返还600元,本科生返还750元;如果是在院外上课,则专科生返还700元,本科生返还850元。

  宜宾学院继续教育学院党总支书记叶老师说,这个人数现在并不多,去年有500人左右,2004年还不到500人。

  教师们的福利有没有因此而得到改善呢?几位教师反映,除了给小自考班上课,拿到课时费外,他们的待遇并没有任何改变。

  “很多有良知的教师都不愿意上小自考课程的课。”一位教师说,“本来有不少学生交了钱,就是为了拿文凭,上课的学生本来就不多,就算来了,学生也不爱听,有时候甚至公然跟教师顶撞。这让我们完全没有做教师的尊严。”

  另一位教师说:“就像今年1月的考试,学生提前15分钟拿到了答案,当然很快就做完了,做完了肯定就要走。但考试有规定,至少要在考试开始30分钟以后才能交卷。学生被阻止后就很生气地说:‘我都做完了,为什么不让我走?’弄得教师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曾经听系里一位领导对人抱怨:‘这些学生不是东西,我们让他们很轻松地通过了考试,他们又在外面说法管系不是东西,这么轻松地让我们通过,不就是为了钱吗?’”

  管理层否认小自考管理松散

  叶书记说:“我们从管理上来说是非常严格的,以前还处理过人。补考照样有,有些考生甚至抱怨我们监考太严。”“校考课程只是把权力下放到学校,学校有权出题、阅卷,其他都是一样的。有些老师理解有问题,说话不是很注意,以为还跟以前一样。”

  叶书记说:“从1999年到现在,我们这里累计没有通过的学生有6000多名,如果像这些老师说的那样,还不都应该通过了?”

  记者说:“他们指的是校考课程,这些考生没有通过是不是因为统考课程没通过呢?”

  叶书记没有正面回答问题,只是说:“校考科目有些是考察课,比较简单。”

  宜宾学院党委书记吴老师也向记者表示,他没有听到过记者了解到的这种情况。学校整顿校风是非常严格的,多次强调,凡有举报,一经查实,将严肃处理,决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个别现象,学院一定会严肃认真处理,决不袒护。本报宜宾10月31日电

  是谁让老师们失去了尊严?

  “道德是做人的根本。根本一坏,纵然你有一些学问和本领,也无甚用处,并且,没有道德的人,学问和本领愈大,就能为非作恶愈大。”陶行知的这句名言贴在宜宾学院第一教学楼门前的宣传栏里,引人注目。

  我相信宜宾学院大多数老师从心底里是认同这句话的,正因为如此,他们才会为做了有违这句话的事情而感到痛苦。

  更让教师们难以忍受的,是系领导不仅在自考中作弊,还指挥教师在学生期末考试中作弊。

  据法学与社会管理系部分教师反映,2005年7月的一天,期末考试已经结束,教师们开始对试卷进行复查。突然,分管教学的副主任把10余名老师召集起来,要大家为了本系的发展做一件非常“必要”的工作,即把一些已经被批改并标明了成绩的学生试卷上学生回答的内容,抄到同样的空白卷子上面。在抄之前,副主任反复强调要尽量模仿学生的笔迹。这是劳动和社会保障专业2004级6班的《西方经济学(宏观)》试卷,试卷的批改和打分情况被严重涂改,卷面显得有些混乱。

  事后,教师们得知,原来是因为考试结束后,任课教师外出,该科试卷由另一位教师批改,出现了多人不及格的情况。任课教师回来后又重新批改,使得试卷涂改严重。学校有规定,考试不及格率要控制在1%到10%之间,而教师阅卷如果涂改超过2%,会被视为教学事故。如此一来,两位教师总有一位出现了教学事故。于是,系领导就让教师们模仿学生的笔迹重新抄写试卷。

  “系领导居然组织老师集体造假,这是我们闻所未闻的。”一位教师说,“我们感觉师道尊严荡然无存,愧对良心。”

  也有教师说:“不仅做老师的尊严,连做人的尊严都没有了。”

  还有教师反映,今年从法学与公共管理系毕业的社会专业学生,是学校升格为本科院校后的第一批本科毕业生。而这批学生原本是中文系的学生,基本是按照文秘培养的,去年法学与公共管理系招进了20来名硕士,师资力量有了很大增强,这批学生才转到了法学与公共管理系。此时,这批学生已经到了写论文、找工作的时候了。

  一位教师说:“我觉得挺对不起这些学生的。他们这4年,大好的青春年华,就这样被一会儿放到这里,一会儿放到那里。”

  一些教师说:“我们并不愿意自揭家丑,但我们渴望一个纯净的教学环境。老师的职责是传道授业解惑,如果我们自己都在违心地做让自己汗颜的事,我们又如何能够让我们的学生真正生活、学习在一个传授并实践真理、道义的知识殿堂里?”

  在其他一些地方高校采访的时候,记者也听到过同样的困惑。某高校的一些教师反映,某系领导两个月出了两本书,其中一本是与自己的专业毫不相干的。作为主编的系领导把写书的任务布置给了老师们,老师们太忙没有时间,只好从网上下载相关内容。就是这样的书,却被作为教材,要求学生购买。

  在采访中,宜宾学院的部分干部也向记者谈了学校所面临的很多困难,作为一所升格才几年的地方高校,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经费投入上的不足,学校的很多设施都是引资搞的。

  我相信他们所说的都是事实。相对重点高校而言,地方高校所面临的困难和挑战都要大得多。但对于高校而言,还有很多东西远比学校的规模、比现代化的教学设施更重要。

中国青年报

本文转载链接:四川宜宾学院政法系自考教师集体造假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