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百味自考 > 百味心情 > 快乐人生 幸福与残疾无关

快乐人生 幸福与残疾无关

2007-02-20 10:15   【 】【我要纠错
    内容提要:2003年,竺盛祥取得了浙江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自考专科文凭,并被评为“全国自学成才先进个人”。去年,竺盛祥又通过了浙江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的本科所有科目的自考。

  “曾经是孤独相随,心中挥不去无限伤悲,总想拥有春光的明媚,祈求真诚地敞开心扉。在那严冬给我温暖,在那黑夜给我光辉,无私的友爱最珍贵……”在海宁市长安镇一幢残旧的职工宿舍楼里,盲女艺人谢晓曼深情地为我们唱起了由她丈夫竺盛祥作词、谱曲的《友爱万岁》。拄着双拐的竺盛祥神情专注地看着爱妻,有些腼腆地说:“这支歌是我求婚时送给晓曼的聘礼。”

  谢晓曼与竺盛祥因音乐而结缘。从2001年起,他俩带着先天性眼疾的4岁儿子,一家三口开始登台表演歌曲、相声、小品等节目,至今已参加过全国坐式排球锦标赛开幕式、中国桐乡菊花节开幕式等大型演唱会的表演。2005年10月,一家三口自编自演的音乐小品《爱》夺得了“江南文化艺术节”家庭才艺大奖赛唯一的金奖,被誉为残疾之家的“吉祥三宝”。

  新春来临,谢晓曼一家“三喜临门”:住进了126平方米、三室两厅两卫的新家;竺盛祥被《嘉兴日报》评为“积极通讯员”;儿子竺子健期末成绩优秀,被评为“学习积极分子”。

  春节前夕,谢晓曼在电话中告诉记者,大年三十,他们一家三口将回晓曼的湖州老家过年。去年,大家是在竺盛祥老家宁波过的年。两人商量好了,夫妻轮流着到对方老家过年。她说,回顾2006年,全家收获很多;而2007年呢?等过完春节,她的按摩店会搬到单位临街的店面里,生意肯定会兴隆起来。丈夫的事业、儿子的学习都会越来越好。

  抛家离乡:多难灵魂找到栖息地

  1967年的一个冬日,谢晓曼在湖州一个普通家庭呱呱坠地。一岁多,正是学走路的时候,邻居看晓曼老是摔跤,提醒她父母去看医生,结果很不幸:女儿遗传了父亲的白内障。

  就在不懂事的孩子们“瞎子、瞎子”的嘲笑声中,晓曼慢慢长大。因为她的眼疾,所有的幼儿园拒收;到了上学的年龄,仍是一样的遭遇。当晓曼得知自己的一位邻居是一所小学的校长后,她天天去磨:“叔叔,我要读书,让我读书好吗?”好心的校长被感动了,破例收下了她。

  别人上课是眼耳手并用,但晓曼只能用耳听,每次考试交的都是白卷。“我书读了三年半,却没写过一个字。”晓曼说。三年后,老师婉转地劝她:“晓曼,你别再来学校了,你家里条件也不好,还是跟你爸学点艺术吧。”晓曼的父亲虽然眼盲,却是湖州湖剧团的琴师,吹、拉、弹、唱都有一手。父亲在把不幸带给晓曼的同时,也把他的艺术天分遗传给了女儿。小小年纪的晓曼很早就显露了艺术天赋。在校的时候,音乐是她的最爱,学校有什么活动,音乐老师就让她上台献唱。

  无可奈何地离开了学校,晓曼除了帮母亲做家务外,无论刮风还是下雨,她一有空就去路口听高音广播,并很快就能把广播里的各种越剧唱腔模仿得惟妙惟肖。她参加湖州市越剧清唱比赛,还获得过一等奖。后来,她拜师学习苏州评弹,五年间唱遍了江浙沪大小书场。

  1989年4月,为了追求自己的音乐梦想,晓曼离开家乡来到举目无亲的海宁,走进由雪豹集团组建的残疾人“自强艺术团”。在这里她遇上了比她早两个月来的竺盛祥。

  竺盛祥来自镇海农家,家里兄弟姐妹四个。才一岁多时,竺盛祥发高烧没有及时医治得了小儿麻痹症,从此双腿永远站不直了。8岁那年,他缠着父母非要上学,父母只好让同校的哥哥每天背着他去学校。很快,他成了一名勤奋好学的学生。

  转眼哥哥小学要毕业了,但竺盛祥还有两年,怎么办?父亲买来了双拐,对竺盛祥说:“给,今后它们就是你的双腿!”竺盛祥拄起双拐刚一迈步就跌倒了,但“狠心”的父亲仍逼他自学。一次又一次跌倒和站起,他被摔得头破血流。终于,他能拄着双拐走路了!

  为了早日减轻家里的负担,中考成绩优异的竺盛祥报考了中专,得知自己考了全校第一,竺盛祥欣喜若狂,然而命运再次和他开了玩笑,因为体检“不合格”而被拒之门外。但他不甘心,转而到当地的一所高中求学。可常常有老师劝他:“盛祥啊,你书读得再好,将来哪所大学会要你啊?”

  一年后,竺盛祥辍学了。找工作,四处碰壁。他只好买来电器维修书自学,开始给别人修收音机、电视机,赚点小钱维持生计。空余时间,他开始攻读音乐、文学。

  竺盛祥勤奋好学的身影、自强不息的精神,感动了一位健康善良的姑娘,但很快被姑娘的父母发现了,刚刚燃起的爱情火花被生生掐灭了。

  “老天,你为什么这么残酷啊?”他用泣血的心写了一首歌《爱的呼唤》:“在我童年天真的年纪,我拥有许多梦的美丽……在我少年向往的年纪,心中充满着美好的希冀……却不想在我青春的年纪,渴望需要的爱离我而去……啊,爱呀爱,我深情地把你呼唤!”

  1987年9月,宁波市举行文艺汇演,竺盛祥饱含深情的演唱一举成名,《爱的呼唤》获得了演出、创作两个一等奖!

  他被安排到当地的一家福利企业上班。

  音乐结缘:共筑一个完整的家

  1989年2月,竺盛祥放弃了“铁饭碗”,带着自己的艺术梦想,走进了海宁“自强院”。很快,他就成了艺术团负责人之一。当时,艺术团人才众多,唯独缺女声独唱演员。

  晓曼的到来,让竺盛祥眼前一亮:“这不是最佳人选吗?”

  于是,每次排练民歌,竺盛祥总把话筒递给晓曼,又把自己作词作曲的歌让晓曼演唱。初来乍到,竺盛祥就像大哥哥一样处处关心她。艺术团组织外出,同事说:“晓曼,你眼睛又看不到,去干吗?”晓曼说:“我想感受一下大自然的气息,听听鸟叫也好啊。”于是,竺盛祥就成了晓曼的“眼睛”。大家开玩笑:“咦,你俩倒真是天生一对!”晓曼羞红了脸,但心里甜滋滋的。而竺盛祥在日常的接触中,也对晓曼暗生情愫。

  1990年春天,艺术团到温州演出。温州残联理事长王洪铨带着晓曼来到温州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接受了医生细致的检查。检查结果是可以开刀。晓曼去征求竺盛祥的意见,竺盛祥马上说:“哪怕只有一丝的希望你也不能放弃!”

  “好心人”在得知竺盛祥让晓曼到医院治眼睛一事后,都来劝他:“晓曼眼睛好了,还会嫁给你吗?”竺盛祥听了只是憨厚地笑笑。倒是晓曼忍不住了,她问:“若我眼睛好了,你会怎么样呢?”竺盛祥知道晓曼的意思,毫不犹豫地回答:“如果你觉得还值得选择我,那请选择我;如果你不选择我了,你也没错。我决不会阻挠你!”

  就这样,在竺盛祥的陪同下,晓曼来到温州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免费做了手术。术后,晓曼视力一度达到0.03,但遗憾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因视神经萎缩,晓曼的眼睛又恢复了原状。

  这次手术后,两个人的心贴得更近了。1992年3月,这对艺术搭档成了人生伴侣。1997年1月,他们迟来的爱情结晶———儿子子健降生了。令人伤心的是,夫妇俩一直担心的事也发生了———儿子的眼睛不幸遗传了晓曼的眼疾。

  他们的不幸很快传到了省残联,当时的理事长林清和马上联系了当时的浙医一院院长、眼科专家王竞动了手术。遗憾的是,由于孩子视神经在胚胎时就发育不全,所以虽然白内障拿掉了,但还是需要戴1800度的眼镜来矫正视力。每年需定期复查配镜。现在子健已改戴1500度的眼镜,视力是0.03。

  幸福奥秘:人生与残疾无关

  10岁的竺子健目前就读于长安镇辛江小学,是班里的文艺委员。

  竺盛祥说儿子成绩优秀,是学校文艺活动积极分子,征文、奥数屡屡得奖,还是《南湖晚报》的小记者。

  在竺盛祥看来,儿子虽然视力残疾,但一样可以拥有健康的心灵、健康的人生。从儿子开始懂事起,竺盛祥就有意识地购买有关残疾名人的书念给他听,后来父子俩又一起看:张海迪的、史铁生的、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霍金的……2005年,竺子健参加海宁市中小学生征文大赛,他写的《学习霍金,战胜困难》得了一等奖。

  谢晓曼说:“我们是残疾人,在很多人的眼里我们是不幸的,但我们的每一天都是快乐的。”在晓曼的眼里,自己一家人虽然残疾,但仍拥有美好幸福的人生。

  儿子常常对她说:“妈妈,我每天放学回来老远就能听到你快乐的歌声。”晓曼说:“宋祖英说‘把歌声融入到生活中’,我就是这样。”

  谢晓曼从艺20余年,登台表演达700多场(次),去过香港、台湾等地,出访过日本,被台湾媒体誉为“大陆盲人音乐家”。她先后夺得过第三届全国残疾人歌手大赛银奖,全国首届乡镇歌手电视大奖赛唯一的民族唱法一等奖等佳绩,是嘉兴市十大歌手和海宁市的十佳歌手。1995年,她在东京音乐厅为亚太福利大会作“压台”表演,一人自弹自唱,连续唱了《茉莉花》、《四季歌》等六首中、日歌曲,《读卖新闻》、《朝日新闻》等配发照片给予了报道。

  近几年,为方便照顾儿子,晓曼已逐渐减少了演出。“万一有一天我嗓音倒了,如果有一技之长,照样能养活自己。”在这一想法的驱使下,晓曼又报名参加了盲人按摩技术班的学习,通过考核,取得了盲人“高级按摩师”的资格证书。

  在“自强院”,她开了间盲人按摩室。虽然生意比较清淡,但她对未来充满信心。谢晓曼乐观向上的精神感染并激励了许许多多的残疾人,大家推选她担任了嘉兴市盲人协会副主席、海宁市盲人协会主席。
  在简陋的按摩室里,我们看到一边靠墙的书架上摆满了各类医学按摩书,这些书有空竺盛祥就会耐心地读给她听。晓曼说,作为盲人协会主席,我不能只要求自己积极向上,还要鼓励其他盲人朋友向上,有时间我就会和盲人朋友电话沟通。“我觉得,作为残疾人,社会的关爱固然重要,但经济上还要靠自己努力。”

  2003年,竺盛祥取得了浙江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自考专科文凭,并被评为“全国自学成才先进个人”。去年,竺盛祥又通过了浙江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的本科所有科目的自考。

  除了工作,竺盛祥业余时间还经常在各类报刊中发表作品。2006年3月起至今,就已在《南湖晚报》的“嘉兴球迷论坛”发表了50多篇评论文章。

  竺盛祥说,虽然我们的物质生活并不富有,但绝对是精神上的富翁。

  “你们快乐的源泉是什么?”记者问。

  竺盛祥不假思索地回答:“家庭和谐是人生最大的乐趣。”

  晓曼说:“平时一家人在一起说说笑笑唱唱,有困难一起扛,我们三个人的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再大的风雨也能扛过去。”

星辰在线

本文转载链接:快乐人生 幸福与残疾无关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