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百味自考 > 百味心情 > 学为人师 德为世范 记李大魁教授

学为人师 德为世范 记李大魁教授

2006-12-01 08:42   【 】【我要纠错
    核心提示:李大魁,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多次参与高自考命题判卷工作,长期讲授自考汉语言文学类课程,李老师讲课风趣幽默、重点突出,深得学生尊敬和喜爱。

  不经意间,离开祥云的那段学习时光已有数年了,在为生计奔波的余暇,总想将记忆中的雪泥鸿爪化为文字,然而每当提笔,却又颇感踌躇,本来清晰的记忆成了一盘散沙,意兴索然了。无奈中只得拈出几粒细沙,攒成小文。

  用“名不副实”来形容李大櫆教授是相宜的,看上去他既不“大”,又不“魁”,与同校任教的杨润陆教授形成鲜明的反差。他目光炯炯、声音洪亮,言谈举止干净利落,这些都无法将他和年已古稀的老人联系在一起。

  听过他的课的人,都会像新同学推荐他的课:“重点突出,条例清晰,说话特哏儿。”我印象中,他讲课时,紧紧抓住教材中的重点,详细讲解、反复强调,并经常发些复习材料,及时强化同学们的记忆,巩固学习成果。另外他讲课不仅语言生动、幽默,必要时还加上一些形体动作,使他的课总在一种轻松幽默中进行。记得那年他讲到语音儿化作用时,举了“面”与“面儿”的例子,“我到粮店对售货员说,您给我来二斤白面。这谁都明白。如果这么说,您给我来二斤白面儿。(台下笑声顿起)啊?你这个老头儿怎么还吸毒哇!”还有一次辨析“块”与“块儿”的区别时,特意做了一个健美运动中的经典动作,“大家请上眼,这就叫‘亮块儿’”,由于这个动作与他的身材强烈反差,有的同学眼泪都笑出来了。讲古汉语时提到“膝行”时,他果真跪在了地上,向前挪动,“这就叫膝行,后面的同学站起来看的清楚些。”这时教室热闹起来,很多同学笑得前仰后合,我却一点也笑不出来,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

  与李老师相处了一年多,我所看到还不止于此。

  李老师家住北师大的教师宿舍,离祥云学校有相当一段距离。然而他无论刮风下雪总能提前四五十分钟到,特别是考前串讲时。“各位有问题吗?哪位有不明白的尽管问,没关系,现在问和放学后问都行,我老头奉陪到底。”这句话成了他的口头禅。解答问题时,他总是那么热情、细致,从不敷衍了事。经他的点拨,很多同学茅塞顿开,他总是开心地笑了,笑得是那样和蔼,如果是年轻人,还常常拍拍肩膀以示鼓励,“我就喜欢和年轻人在一起,他们多可爱呀。”课间休息时,他来到同学们中间,“哪位有烟,我抽一支,提提神。”有的同学急忙掏烟给他,他点上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我老头就爱抽这一口,你们年轻,别跟我学,哈哈哈!”晚上下课后,他都向同学问声辛苦,道一声各位晚安,并特意嘱咐大家回去时注意安全,尤其是冬天下雪时。

  除了上面那一些,还有几件事无法忘记。

  那年冬天,他患重感冒,仍强打精神讲课,我们都看出他的脸色很难看,动作有些不稳,细心的同学还发现他的脸上时不时沁出虚汗,手拿东西也在抖。同学们纷纷要求他不要讲了,休息一会儿。他装得没事地说:“你们放心,我老头死不了,只要在座的这回都能通过考试,我打心眼里高兴。”这时,有的女同学留下了泪,我心里也一阵酸楚。

  还有一次,教室的灯管坏了,我主动登上椅子修理,李老师在下面紧紧抱住了我的腿,“不用怕,我保护你。”在场的人都笑了,我也是哭笑不得,随之心里涌起一阵感动。

  李老师还提到北师大的外国留学生没事就找他聊天,跟他打打闹闹,逗逗闷子,他也时常“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一副童心未泯的样子,另外在闲聊中向留学生虚心请教他们本国的语言文字、风土人情等问题,并力所能及地帮助他们解决生活中的困难。因此,很多留学生与他感情很深,学成归国后,仍然保持着联络,有些韩国留学生由于汉文基础不扎实,经常将李大櫆写成“李大鬼”,还不停地“大鬼老师、大鬼老师”地叫着,李老师很是无奈,“真拿他们没办法。”

  如今,我自考大专毕业有一年多了,很长时间没有和他老人家联系了,不知他最近可好?他晚年幸福、安康,这是我们所有收益于他的考生的共同心愿。

  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本文转载链接:学为人师 德为世范 记李大魁教授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