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百味自考 > 自考同路人 > 北大清华180余名保安借自考叩开大学之门

北大清华180余名保安借自考叩开大学之门

2008-01-14 09:39   【 】【我要纠错

  他们大都与大学生同龄,由于种种原因,无缘读大学。如今,他们在大学当保安。工作之余,勤奋学习,叩开了大学之门。

  1994年以来,北大、清华先后有180多名保安通过自学获得大专、本科文凭。保安自学,蔚然成风,令教育专家颇感兴趣。

  记者在此采撷保安们在大学校园里苦读的点点滴滴。

  1、“北大老师是我的辅导员”

  去年9月,赵秀伟第一次到北京大学时,在朱漆校门前,站了很久。抬头,是“北京大学”的牌匾。身边,一对石狮,威严雄武。庄严神圣,是他对北大的第一感觉。

  一箱子书、两包衣服,是他从内蒙古二连浩特带到北大的全部家当。几天后,当他穿上保安制服,在校园里值勤时,还有种做梦般的感觉。“以前从没想过自己以保安的身份,来到北大。”

  赵秀伟去年高考落榜后,经亲戚介绍,到北大当保安。踏进北大的第一天,他就订立了一个“五年计划”:通过自学考试,拿到北大大专文凭,然后考专升本,再考北大的研究生。他每天花四五个小时学习,宿舍里整整齐齐摆放着3大摞书。

  “李老师,您早。”“王老师,您好。”在北大教育学院,赵秀伟熟稔地和每个老师打招呼。学院楼里,他和同事共用一个值班室,宿舍紧靠一楼资料室。

  许多老师路过资料室,常看见一个男生捧着一本书。时间长了,老师们知道了他的名字,每次进门都亲切地叫一声“小赵”。后来,有老师专门为他向学院申请了一台电脑。那是小赵第一次用电脑,他很快学会了打字、上网。每天晚上,他习惯去“水木清华BBS”逛一逛。“遇到学习困难,就去那里发帖向大学生求助。有时候我也去那里灌灌水,和大学生交流交流。”

  他爱好物理,来北大时带了不少复习高考时用过的习题集。“遇到不懂的,我就向教育学院的老师请教。他们讲得可仔细了,分析一个物体的受力情况,一边画图一边讲,写下的解题过程就有几页纸。”他给家人写信,自豪地说:“北大老师是我的辅导员呢。”

  2、“我是清华最幸福的保安”

  下午3时,马群与同事换班。他没有回宿舍,而是直接从图书馆值班室走到书架旁,熟练地从一排书中抽出一本《法学原理》,靠在书架边看。读累了,抬头看着窗外阳光点点,听着身边大学生细碎的脚步声,“特别满足”。

  马群说自己是清华最幸福的保安,因为被分到了令许多保安羡慕的岗位——图书馆。“学校图书馆只对校内师生开放,保安要看书,都得找认识的老师或学生借。我们图书馆保安的运气比较好,馆内的书都可以随便看。”

  马群不值班时,都在图书馆里,泡一整天也不觉得累。他停留时间最长的是法学书架区,“这个书架每本书放的位置我都知道,闭着眼睛也能找到。”他扬起笑脸,有点得意。采访时,不时有图书管理员跟马群打招呼。“有老师知道我爱看书,每次到新书,都主动通知我。”

  每当有学生在图书馆入口处登记信息,马群格外留意法学院的学生。“一来可以向他们请教法律问题,二来可以互相交流,多认识几个朋友。”

  去年7月,马群从河北政法职业学院毕业,拿到大专文凭。但他不满足,还想继续读书。“来清华当保安,可以边挣钱边学习,我觉得是个难得的机会。”

  清华大学法学院有个学生听说马群想考法律专业本科,起初有点不屑。“他说,保安只要负责学校安全就行了,念什么书呀?我回答,就是看到清华有那么多学生在刻苦读书,才刺激了我的学习念头。我也要读书,要有出息。”说起这一段,马群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这个学生现在成了马群的朋友,和他分享课堂笔记、参考资料。

  马群有些内向,现在开朗不少。“学会开玩笑了。有几个韩国学生还教我说韩语呢。我会说‘你好’‘打扰你了’‘谢谢你’,还有一些简单的日常会话。”

  本月他报考法律专业本科自考,还想考公务员,“我的理想是当一名警察”。

  3、“学习让我懂得管理艺术”

  这几天,清华大学保安队大队长边红宅很忙:和各个院系协调值班时间,给刚报到的保安上思想政治课,参加公司培训……每天能挤出两小时学习就不错了。

  尽管时间少,边红宅还是制定了详细的学习计划,报名参加自考,看书,买资料,记笔记,请教老师。“我当保安时认识了很多老师。有个老师义务为我讲课。他以前总说我不念书太可惜,现在看到我认真学习,他比谁都开心。”2001年,边红宅的学历从初中变成大专。

  边红宅的女儿今年上一年级。家里常出现的场景是,父女俩在同一个书桌上看书。在家里,女儿常说:“爸爸那么大了还学习,真逗。”到同学面前,她却自豪地说:“我爸爸可厉害了,每天跟我一块学习呢。”

  “懂的知识多了,女儿问我问题,也能派上用场。否则一问三不知,我这个爸爸就丢脸啦。”边红宅不仅自学,还鼓励妻子学习。他的妻子原先是超市的营业员,在他的鼓励下,考到了物业管理职业资格证书。

  通过学习,边红宅发现,自己的管理水平提高了。“以前带队伍,只知道粗暴地命令他们做什么,不做什么,很少考虑队员的感受。”而现在,边红宅学会了人性化管理,知道怎么调动保安的积极性。他鼓励保安在工作之余好好学习,并给爱学习的保安提供许多方便。比如,有的保安晚上要上课,他尽可能给他们安排早班。如果有保安提出,想去听一堂讲座,他也会尽量换班满足。许多保安不叫他队长,叫他“边大哥”。

  当了15年保安,别人觉得枯燥,他觉得有劲。其间也有一些公司来“挖”他,都被他拒绝了。在边红宅的办公室书柜里,有十多本保安管理方面的书,他还在《中国保安》杂志上发表过论文。“国家出台了保安员职业标准,保安都要持证上岗,还分5个等级呢。如果不加强学习,提高自身素质,就可能被淘汰。”今年,边红宅将拿到公共管理专业的本科文凭,他希望自己能成为一名高级保安师。

  4、一名清华保安的一天

  早上5时,清华大学保安队巡逻班的保安李天涛准时醒来。穿上制服,戴好帽子,检查臂章、胸标,他习惯性地照照镜子。镜中的年轻人,有点小胡子,有几颗青春痘。出门前,他一般会对着镜子咧开嘴笑。半小时后,出操训练。跑步时,大学生的晨读声伴着风声飘入耳中,他什么都听不清,却喜欢这种感觉。

  今天的任务是在清华“近春园”执勤。从早上6时到下午2时,大部分时间,他要保持站姿。太阳很大,晒得人晕晕乎乎。没人时,他就回想昨天背过的英语单词。 “保安在英语里叫‘Security Guard’。”一遍遍默念,竟也觉得时间过得很快。他近期的职责是阻止别人到荷塘垂钓,保证荷塘安静、干净。今天,有很多外地学生来参观。每当有人问路,他就说:“这里就是朱自清笔下的‘荷塘月色’。”

  2时下班。李天涛到清华小树林看书。他去年报考中国人民大学成人高考,考前复习了3个月,小树林是学习的主要阵地。考上后,他养成了到这里看书的习惯。偶尔会小声地念英语。他身边的石桌旁,坐着个女大学生,正在看GRE红宝书。这已经是他第三次看见她了,她每次来小树林,都坐这个位子。他很想上前说句话,但一直没有勇气。

  4时,到东区操场打篮球。这是他在清华唯一的娱乐。走进球场,大家微笑示意,他自然而然融入其中。打球时,时而大叫,时而和队友击掌,时而遗憾地跺脚。这里,没有人知道他是谁,球场上的大学生们亲切地喊一声:“兄弟,传球!”他的步伐加快,挥汗如雨,心中有种单纯的快乐。

  5时30分,从清华出发骑自行车去人民大学。半小时后,赶到教室。今天要上的课是《服务市场营销》。高中时他贪玩,不想念书。辍学后跟姐姐做生意,屡屡受挫。考人民大学时,他毫不犹豫选了“市场营销”专业,这才知道“买卖学问大着呢”。

  讲课的是一个戴着老花眼镜、秃顶的教授,说话时,声如洪钟,手舞足蹈,解释市场营销中的理论知识,也总是以身边的例子入手。李天涛在台下很认真地做着笔记。

  9时下课。回到寝室后,李天涛重温了一遍课堂内容,又看了看哲学教材

  这就是李天涛的一天。“日子是平常平常的,但在学校的氛围里,感觉自己每天都有一点点长进。”

  5、高校保安为何爱自学?

  除了北大、清华,北京其他高校的保安也有自学的习惯。北京各高校内服务人员中,只有保安队伍保持了十几年的学习传统。北京市保安服务总公司31家下属分公司中,也只有承担大专院校服务的文安分公司保安有此传统。

  北京高校的保安为何爱自学?北京大学保安队大队长王桂明分析,一是时间自由。高校保安的工作是倒班制,有需要时,可以随时和同伴换班,工作之余有大量的学习时间。许多保安人员还有自己单独的值班室,值班室既是他的寝室也是工作场所,空闲时间便可以看书。二是公司和学校鼓励。从1992年成立以来,保安公司就注重保安的素质文化修养,对获得高等学历的保安每个月工资多加50元。公司还和北大、清华等高校联手建立保安培训体系,定期举办培训班、请计算机系的学生教保安电脑技术等。

  北大保安队的每个中队长、班长都在学习。副大队长张国强从1996年开始,通过自学先后获得北大法律自考专科、清华法学院法律本科、中央党校经济管理本科文凭,去年还参加了司法考试。文安分公司把张国强作为“自学成才”的典型,在保安入队教育时重点宣传,使保安队伍形成一种“以学习为荣”的良好氛围。

  还有一个原因是学习年龄佳。在高校后勤队伍里,保安们的年龄相对平均,大多在18岁到25岁,与大学生同龄,便于和老师、同学们交流,而且,这个年龄段的人对学习最有需求和追求。

  保安们说:大学的学习氛围是很美好的,我们每天受到潜移默化的影响。

中国经济网

本文转载链接:北大清华180余名保安借自考叩开大学之门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