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百味自考 > 自考同路人 > 高自考 圆了我的大学梦

高自考 圆了我的大学梦

2007-04-09 09:26   【 】【我要纠错

  2003年2月20日,过年的喜气还未散去,又一大喜临门。那一幕我辈子也不会忘记,清晰地记得那一天:刚吃过早饭,儿子兴冲冲地跑过来,手里拿着刚从网吧里查来的自考成绩,“老爸,你过了,过了!者得还不赖呢,71分!”听后,我一把抢过抄的成绩单—《古代汉语》,71分。看过,我高兴得孩子似的,几乎是喊了起来,“我及格了,最后一门终于及格了!”

  努力的拼搏,企盼的就是结果。好的成绩,浸着自己的心血。回顾自考的历程,令人难忘:风风雨雨中,自考成绩既有60分的幸运,也有53分的遗憾;既有一次过三科的骄傲,也有单科连考三次才过关的艰辛经历。但无论遇到多少困难,我还是咬着牙埋头苦读过来了。

  同许多“老三届”同学一样,在那个非常的年代,将求学的宝贵年华“贡献”在“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和“轰轰烈烈的上山下乡”的蹉跎岁月里。随着时间的推移,年龄越来越大,职业决定着我不甘平庸,要做一名合格的人民教师,心中强烈地萌发着再踏一次“末班车”过一次“大学瘾”的愿望。所以于97年春,我和一些青年教师一道参加了专科段高教自学考试。当时有些老师支持我,鼓励我,也有人好心劝我:老孔,自学考试这么难,都50岁的人了,过两年就要退休了,费这个劲干啥?确实,自学考试在各种形式的学习中是最难的,我也在心里曾打过退堂鼓,但想一想既然选择了,就要走下去。

  依稀记得:第一次参加自学考试就遇到了难度系数很大的《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选》一科。踏进考场,心就打怵,翻开试卷,满目似曾相似而又艰涩的试题,执笔的手颤颤发抖。的确,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上有老,下有小,要工作,要学习,还要忙家务,里里外外一把手,确实没时间。对于一个只有初中文化的“大老粗”来说,完成这么一张试卷,是有一定难度的。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回想起来,自己的职业道德要求,我不能耽误教学,误人子弟,为人夫为人父,又要照顾家庭和孩子。学习只能挤到晚上,忙完家务后学一会儿。年龄大记忆力差,但凭着成年人理解力强这一优势,对于这类的试题,我应当是有信心的。考试结束后,我顺利通过了这一关,拿到了这一科的合格证书。

  这几年中,我不知牺牲了多少休息时间。每年春节后几天,别人都走新访友休息、娱乐时,我坐在大教室里听辅导,中午随便吃点东西填饱肚子。夏天暑假里,几百人坐在大教室里听课,即使有电扇也还汗流浃背,更不用说停电时了。但有时的付出和收获并不一定成正比。

  最让我刻骨铭心的是考最后一门《古代汉语》了,是它让我把自考的战线足足拉了五年之久。《古代汉语》历来以“难”著称,里面的文字大多是繁体字,就造成了难理解、难记忆、难运用。连续考了几年以致于一看到这四个字就打颤。但我没有气馁,仍对求知笃信而矢志不移。用鲁迅先生的一句话“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用在学习上”为座佑铭,以苦为乐。不断寻求学习规律,克服畏难心理,采取“先入为主”的方法,挤借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刻苦自学。先逐字辨析、翻译成现代文,通读、泛读、字义理解,再逐句逐段理解,记忆、细读、精读、试找要点。上课辅导的时间基本年龄和身体的原因,我尽量早去,争取些在教室的前排听课。教师划出重点章节后,再认真作读书笔记。单这一门《古代汉语》我就抄满了厚厚的四个备课本。夜深人静时,常常抄写的臂酸,指痛、眼发干。特别在临考的十几天里,我更是“手不释卷”努力介入“应考状态”。年纪大,心思又重,常常睡不着觉,干脆就起来再读读书、看看笔记。苦心人,天不负,《古代汉语》终于被我“啃”下来了。

  自学虽苦,却也有乐趣。当我和广大青年教师坐在一起听课的时候,当我考完试和老师们叽叽喳喳回忆试卷答案的时候,当我领到一张张合格证书的时候,我仿佛又回到了年轻的学生时代。那种感觉,那种喜悦,被自己体会的淋漓尽致。

  手捧鲜红烫金的自考专科毕业证,我圆了自己的大学梦,为了这个梦,我付出了太多的心血。但我无怨无悔,正如一首诗写的那样: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中国教育新闻网

作者:山东省滕州市级索镇中心小学   孔波

本文转载链接:高自考 圆了我的大学梦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