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百味自考 > 自考同路人 > 张君最后一个兄弟在监狱参加自考(图)

张君最后一个兄弟在监狱参加自考(图)

2007-04-27 09:05   【 】【我要纠错
    内容提要:王雨参加了省第51次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报考市场营销专业。因改造表现良好,原被判无期的他曾2次获得减刑。

  王雨在省赤山监狱二监区电机车间劳动。他目前已两次获减刑,只想好好改造。

  “别人都说我是张君最后一个兄弟,但现在我真的后悔曾经是他的兄弟。”在省赤山监狱,记者见到了剃着光头的王雨。他肤色黝黑、身体健壮,笑称:“好身体都是搞劳动练出来的。”

  王雨目前是赤山监狱二监区电机车间一名数控机床操作手。近日,王雨参加了省第51次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报考市场营销专业。因改造表现良好,原被判无期的他曾2次获得减刑。王雨表示,经过监狱民警的教育,自己的想法完全有了转变,“目前只有一个想法,好好改造,争取早日出去好好孝顺父母。”

  2001年4月22日,常德市中院认定新中国第一刑事大案——张君犯罪集团直接团伙成员王雨犯抢劫罪、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同年9月1日,王雨被送至赤山监狱服刑。

  在服刑期间,王雨现身说法积极改造。“王雨曾是04、05年劳动改造积极分子、04年学雷锋积极分子、04年曾救火受过奖励。”赤山监狱监区长赵将懿介绍,因王雨积极改造,被选出来参加监狱的“现身说法演讲团”。

  作为现身说法的典型人物,这些年来王雨共演讲了20多场。当地不少青少年学生从王雨的教训中受到启发。“因为表现良好,王雨已经2次获得减刑,目前他的刑期还有14年。”

  “我最快能在44岁时获释,出去以后我还能好好孝顺父母一段时间。”王雨说,尽管怨恨他不争气,但父母每年都来看望他2次。“我原来信奉的是好男儿志在四方,但现在,我决定出去后一直守在父母身边,好好照顾他们,报答他们的恩情。父母在,不远游。”

  为了在精神上充实自己,也增强自己回归社会后的生存能力,王雨报名参加了自考。“我报的专业是市场营销,已经考了几科了,我争取先拿个大专文凭,再看能不能考上本科。”

  “感谢监狱民警,他们给了我许多帮助,让我重新找回了自我。”王雨说。

  相关链接

  就这样一步步走上贼船

  自1993年至2000年,以张君为首的犯罪集团先后在湖南、湖北、重庆、云南等地犯下累累血案17起,杀死22人杀伤28人,抢劫现金财物600多万元。这一新中国第一刑事大案,历时7年才告破。

  叔侄重逢改变他的人生之路

  “张君是我表叔,小时候我们感情很好,一起玩到大。”长大后,二人各奔东西,联系一度中断。1990年,王雨从部队复员回家,分配到津市某单位上班。“单位效益不好,我下岗了,一日三餐都成问题,性格越来越暴躁。”

  王雨再次见到张君是1993年,此时的张君身穿名牌,花钱如流水。“据说是做电器生意发了财,我十分羡慕。他对我这个‘兄弟’十分不错,经常给我买这买那。”生活困窘的王雨心生感激,“我后来才明白这是他设下的圈套,见我生活困难,有意用小恩小惠拉我下水。”

  1998年下半年的一天,张君带王雨到常德玩,住在桃林宾馆。“在宾馆里,张君对我说,他愿意抬我一把,问我肯不肯跟他一起做‘生意’。”做梦都想发财的王雨当即一口答应,哪知此后就一步步走上了张君的贼船。

  被张君团伙逼着参与抛尸

  “在常德住了几天后,张君说要介绍几个同样做生意的朋友给我认识。”这几个人就是张君犯罪集团主要成员赵正洪、李泽军、陈世清等。

  “有一天,张君当着我们的面宣布了他的‘生意’计划——持枪抢劫武汉广场。”王雨惊呆了,直到此时他才意识到张君根本不是做电器生意的老板,而是一个抢劫杀人的亡命之徒。

  “我当时害怕得心脏咚咚直跳。但我已听到了他们的计划,由不得我说不干了。”张君发现了王雨的紧张,并派人对其严密监视。惶惶不可终日的王雨,和张君等人在常德度过了10多天。

  1998年12月19日夜,张君突然开来一辆轿车,叫众人上车离开。“上车后,张君问我害不害怕,我说有一点,话音未落,他马上翻脸,凶相毕露,揍了我几拳,我不敢吭声。”车开到荒郊野岭,张君下车打开后车厢,特意喊王雨帮忙。

  “我上前一看,头皮都吓炸了。”王雨看到的是一具浑身是血的死尸,是被张君在抢车时杀害的司机。见王雨害怕,张君二话不说,抬手就是几耳光,并强迫王雨抬着尸体抛到荒野。“这是我第一次接触死人,我的手上沾了血,已经是张君船上的人了。”

  目睹张君杀人:我完了!

  此案当日便暴露,警方迅速展开围堵。不甘心放弃抢劫计划的张君指挥匪徒朝湖北方向逃窜。途中,王雨吓得浑身发抖。

  同年12月20日,张君、李泽军、陈世清、赵正洪、王雨持枪冲闯湖北公安县治安检查站和收费站,致2人死亡。“第一次亲眼目睹张君杀人时,我就知道我完了。”

  “车行至公安县南坪收费站,有穿制服的工作人员扣了一台车,在进行检查。”众人只好将车停在路旁等待。“车里血腥味很重,天气冷,车窗都是关着的,血腥味更加散发不出。”10多分钟的沉默等待后,张君驾车向收费站驶去。收费站工作人员将车拦住,要求出示证件。此时是凌晨2时30分。

  “5个男人坐在车上,车窗摇下后,车里的血腥味一下向外飘去,想不惹人注意都不行。”王雨回忆当时的情景说,可能是手电筒照到了车内的血迹,收费站的人把证件拿走后不肯归还,并要求把车停到边上接受检查。“张君打开车门走下车,掏枪就打,把证件抢了回来。”整个过程不到1分钟。

  王雨说,目睹张君等人开枪杀人后,“我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我完了。然后就是,如果还有一次机会,我绝对不会和张君走在一起。”

  主动交待罪行被判无期

  张君等人驾车逃回津市。“张君说与李泽军有事要办,其他人先到我家躲一躲。”已经吓得不知所措的王雨心知如果不答应,这伙人会毫不犹豫地将自己杀掉。“杀了我后,他们还会杀我全家。没有办法,我只好带他们几个回到家中。”几天后,几人离开。

  “不久,我就从电视上看到武汉广场遭抢劫的新闻,报纸上刊出了一名歹徒的头像,我知道是张君他们干的。但我根本没有勇气站出来检举揭发,而只是在心里祈祷他们再也不要来找我。”事与愿违,张君不久后又找到他,并给他一笔钱,要在他的住处躲几天。

  就这样,因害怕被杀和在金钱的诱惑下,王雨彻底走上了恶魔的贼船,其住处也成了张君的藏身之所,而其本人成了包庇、窝藏重犯的同犯。

  “我在担惊受怕中度日,直到2000年9月1日常德惊天大劫案发生。9月6日,我作为犯罪嫌疑人被专案组抓获。”王雨说,被捕落网对他来说是一种解脱。

  当昔日不可一世的杀人恶魔们纷纷落网后,所谓的“江湖义气”、“英雄气概”全线崩溃。后悔万分的王雨看清了张君一伙的嘴脸,主动交待了所有犯罪细节,最终获得宽大处理,被判处无期徒刑。

红网

本文转载链接:张君最后一个兄弟在监狱参加自考(图)

分享到:

上一篇:让自考起航

下一篇:我的第一次自考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