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百味自考 > 自考同路人 > 儿患重病夫出走 母爱如山重担一肩担

儿患重病夫出走 母爱如山重担一肩担

2007-01-22 15:21   【 】【我要纠错
    核心提示:钟汉韶天性乐观,喜欢唱唱跳跳。初二那年,母亲撒手人寰,作为长女,她不得不辍学参加工作,帮父亲一起哺育五个年幼的弟弟。1988年,凭着顽强的毅力,她顺利通过了中山大学中文系的成人自考。

  对广东湛江的钟汉韶来说,福州曾是那般陌生、遥远。如今,福州却成了她心中的福祉,儿子小江生命的全部希望。

  21日下午,记者在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外科楼见到了钟汉韶,小江刚接受血液透析,躺在床上,一脸疲倦。

  命运多舛 儿患重病丈夫出走

  钟汉韶天性乐观,喜欢唱唱跳跳。初二那年,母亲撒手人寰,作为长女,她不得不辍学参加工作,帮父亲一起哺育五个年幼的弟弟。1988年,凭着顽强的毅力,她顺利通过了中山大学中文系的成人自考。一年后,她还加入农工民主党,积极参加各项社会事务。

  就在此时,多舛的命运开始露出狰狞的面孔。1990年,12岁的儿子小江患上I型糖尿病,需长期注射胰岛素控制血糖,每个月仅药费就得1000多元。1995年,丈夫单位破产,便将自家居住的房改房作抵押,到银行贷款买了辆汽车,搞营运,但屡屡发生事故,弄得血本无归。因无力按期还贷,银行没收了房子。1996年11月12日,受不了生意失败和儿子重病的双重压力,丈夫不告而别,从此杳无音信。心疼她的朋友腾出一间房,供孤苦无助的母子俩暂时居住。

  去年10月,钟汉韶再一次尝到命运的苦涩。小江带病念完中央电大大专,正欲找份稳定的工作时,又被发现患了“尿毒症”。医生说,要根治只有进行胰、肾移植手术,费用约在30万左右。

  男人挑不起的担子,她都挑了

  无力支付移植手术费用,小江只能靠血液透析维持生命。血透一次得400元,每周三次。

  为给小江筹治疗费用,年过花甲的钟汉韶开始拼命赚钱。她一人同时打三份工:凭着中山大学中文系的功底,帮同学干一些改卷、抄写、写状纸之类的文字工作;在小区里摆摊,为厂家代销毛巾;中午和傍晚,出去做钟点工,炒菜、洗衣、做卫生。

  然而,即便如此拼命,一个月的收入加上退休金还不到2000元,远远不够支付每月5000元的血透费。

  但钟汉韶从不抱怨,总是以笑容面对别人、面对儿子。她说理由很简单:笑着是生活,哭着也是生活,何不笑着生活?“偶尔不开心的时候,我就找个没人地方唱粤剧,唱上几段,所有烦恼都烟消云散。”

  “她真的很伟大,既是母亲,也是父亲。男人挑不起的担子她都挑了!”乘钟汉韶走出病房的空当,小江说有时会忍不住想:如果没有我,妈妈就不会这么操劳、辛苦,但是,如果真的没有我了,妈妈一个人又是何等的孤苦伶仃?

  期待着,闽粤人民的爱心创造奇迹

  2006年8月,过度的劳累与焦虑,钟汉韶病倒了。母子俩的遭遇引起了广东新闻媒体的关注。在广东电视台、《湛江晚报》、《中国集邮报》等媒体的热心帮助下,社会各界纷纷伸出援助之手,筹到善款15万元。其中,福州某医药工业公司彭先生的捐款令母子俩感触最深。“他的母亲患有癌症,经济也不宽裕,还每月汇来100元,我们真的好感动!”

  不久前,朋友在网上看到“成人胰岛细胞与肾脏联合移植成功”的报道,告知钟汉韶。她一查,发现该手术只在福州总院成功施行,便将相关资料寄给谭建明副院长,请求帮助。看完资料及相关报道,谭副院长表示,可以接收小江来福州治疗,并尽量给予优惠,大概需20万元,用于购买肾源等。

  1月11日,母子俩乘大巴来到福州。4天后,入住福州总院。目前,小江正在等待合适的配型肾源。

  钟汉韶说:“以前,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小江能病愈,有份稳定的工作,再建立一个家庭。现在,我感觉这梦想离我越来越近了。”

福建日报

本文转载链接:儿患重病夫出走 母爱如山重担一肩担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