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复习指导 > 笔记串讲 > 文学 > 自考“外国文学作品选”问答总结(5)

自考“外国文学作品选”问答总结(5)

2007-07-05 09:26   【 】【我要纠错

  廿六、分析《尤利西斯》对于小说的变革和创新?

  1、 他摈弃了以人物、情节和故事为要主要因素的传统结构,开创了一种以内心独白为基本框架的新形式。这种称作“意识流”的小说不讲究塑造人物、纺织故事,而是着力于挖掘人物的深层意识及至潜意识活动。

  2、 它往往采用复杂的象征结构,对人物内心逡自然主义的描述。展现在读者眼前的是一人的意识屏幕,外在世界反映在这块屏幕上,引起人物的感受、反应和联想。

  3、 作品中还有无数隐喻、象征、典故、双关语、方言及外国语。

  廿七、通过《尤利西斯》来说明意识流的特点?

  本文较好地体现了意识流的技巧:

  1、 意识的流动是连绵不断、自然而然的,似乎没有经过任何裁剪、整理,仿佛一股汩汩的水,或清晰或浑浊,总是在不间断地流淌,若遇到一些阻隔(如各地方开始时的钟声、瞥见纸上的花……)便改变方向,散漫而没有确定的方向。

  2、由于是内心演算的独白,想到的人和事都熟悉的、经历过的,因此往往出现只有自己明白,而读者却只能去猜测的细节和人物。传统心理描写是处在现代心理分析所谓的“意识”层面的,而“意识流”是处在“潜意识”层面的;传统的心理分析是具有条理和逻辑性、线形的,而“意识流”却混乱的、散漫的;传统的心理描写是经过艺术加工的,而“意识流”即是自然主义的。

  3、 所选段落是8个长而无标点的句子。

  廿八、《变形记》在艺术上最突出的特征?

  是用象征和寓言的手法表现而真实、真实而荒谬的世界。

  1、 “真实”在于作品描写了主人公格里高尔变形前平常、具体的生活细节和变形后*真的心理状态,这就让人感到他始终生活在一个真实的人的世界中。

  2、 “荒诞”是因为故事的整体框架是借助一个象征和寓言模式构建起来的。“人变成虫”的故事框架显然是荒诞的、具有非理性,也是生活根本不可能有的事。从这个角度看,故事是极富荒诞间歇喷泉的。但它原本不是对外部现实生活的真实模仿,而是用来寄寓人在哲理意义上的存在状态,作者无意要读者把人变甲虫作为事实来接受,而是要他们从超现实的意义上去人的存在状态和精神危机。即作者的目的是要人们去寻求荒诞中的真实和荒诞中的美。这个意义上说,这个故事寓荒诞于真实之中。

  廿九、简述《豹》的艺术特色?

  1、 拟人化的手法

  2、 思想知觉化手法的运用

  3、 象征的手法。这首诗明写豹,实际上写的是人,鹏就是人的象征,是诗人和像诗人这样的年轻一代的象征。

  4、 形象的视觉艺术化。在形象刻画上,诗人追求一种客观、精确、雕塑般的效果。如“强韧的脚步迈着柔软的步容……”

  三十、《荒原》的艺术特征?

  1、 全诗采用神话结构:三则关于繁殖神的神话和关于圣杯的传奇故事构筑了全诗的总体框架。

  2、 与浪漫主义诗歌不同,此诗诗人不抒发主观情感,而是将内心情绪沉井在那些对应的客观意象和象征后面,它通过思维上大跨度的跳跃、多层次的象征、征引、典故、对话,形成一团复杂、朦胧的氛围,让读者去感受、去领悟。

  3、 结构庞杂,是一部多声部的交响诗。形式十分自由、句子长短不齐,不用规律的韵,但却不乏韵律,是一种典型的自由体。

  卅一、《秃头歌女》的主题?

  提示平庸生活中庸俗无聊的生命境况,表现无聊生活的荒谬、怪话,便是全剧的主题。

  卅二、《秃头歌女》的艺术特点?

  1、 反“戏剧”的“先锋”性。在此文中作家以形式上的荒谬、非逻辑性来展示荒废的、非逻辑、无理性的生活。这各几千年来整个西方戏剧传统大相径庭。

  2、 怪诞化手法。有颠倒错位法、庸语重复法、不怪说怪法、乱接因果法、荒谬离奇法、有幸“包袱”法。

  3、 台词的语调规定。史密斯夫妇是“英国式的”“中产阶级”式的语调,女仆玛丽不断变换语调,而马丁夫妇的对白,作家规定要用最平板的语调读出。

  卅三、海明威风格:

  海明威在上立意创新。在谋篇布局上甚至每一个句子、第一个词汇的选择上都一丝不敬,反复推敲。从而创造了一种新颖、独特的文体:

  1、 句子异常简短,不仅没有华丽的辞藻,甚至很少形容词,往往是那种电报式的小句;

  2、 第一个词都极其准确,以致达到不可置换的程度;

  3、 他的文句往往以少总多,凝练含蓄,仿佛漂浮在海上,只露出八分之一的冰山,把大量的意思隐藏在词句之下。他的风格被后来的许多人模仿,并被称为“海明威风格”。

  卅四、海明威的《杀人者》中两个杀人者一口一个“聪明小伙子、聪明人”出现达25次之多,而每次出现几乎都有话外之音,了解其每次的潜台词。

  卅五、怎样理解萨特的地狱观(地狱,就是他人)?

  剧本场景设计在“地狱”里,但是戏剧开场后,只有暗示这里是“地狱”,只是到了结尾,才让主人公在对话里点明这是“地狱”。这是作家故意设置的“圈套”,。这种安排是为了更好地揭示“地狱就是他人”的主题。地狱究竟的俗世化、“此岸性”不是萨特的创新。令人感到新奇的是萨特对这个地狱空间的具体性质的揭示:

  1、 “地狱”就在平常的生活生活时里,随时随地,或者说,此就是彼。

  2、 这个地狱空间无限大,房间里的主人公――人类没有出路,尽管可超出房间,但是走不出地狱。

  3、 “房间”里没有刑具,没有一般人概念中的惩罚、煎熬。便是“房间”里有永远不灭的灯。作者意在强调对人类罪恶的煎熬惩罚是没有休止的监视,永远不停止的追问。

  4、 地狱的此岸性在萨特的剧本里有两种,一个是人类生活相互间就是一种地狱关系。另外,“地狱”性更来自于人内心世界对自己罪行的观照,这种观照是不可回避的,就像梦魇一样追着人不放。

  5、 到这个房间里来的人,表面上是被“别人”送来的,但送他们进入地狱的不是别人而他们自己选择的结果。

本文转载链接:自考“外国文学作品选”问答总结(5)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