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复习指导 > 笔记串讲 > 文学 > 中国当代文学作品选 > 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选(一)课后题整理(4)

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选(一)课后题整理(4)

2007-01-05 16:34   【 】【我要纠错

  121.简述《阿房宫赋》的思想内容和艺术特色。

  此文借铺烈军属秦始皇大修阿房宫、穷奢极欲、自取灭亡的历史,对晚唐统治者进行讽刺和劝谏,希望其引以为戒,不要重蹈覆辙,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文中中关于“后人复哀后人”的议论,是警告也是预言,并为此后的历史事实所证明。本文既表现了作者对封建王朝兴亡之理的深刻认识和总结,也表明了他对国家前途和命运的关切和忧虑。

  这是一篇赋,作者充分运用了赋的特长而又力戒其弊。文中既用铺陈排比、渲染夸张手法极写宫殿之盛和美女、宝物之多,又不一味承袭汉赋的铺张扬厉,能紧扣中心,多视角、多层而进行铺写,使文章层层推进,高潮迭起。本文以叙事、描写居多,但重点在抒情、议论。前半部分多为夸饰性描写,后半部分多为深刻精辟的议论,而叙事、抒情则揉于描写和议论之中,描写生动,议论精辟,感情激愤,它们之间又有机融合,浑然一体。本文语言方面骈散兼用,精炼概括,大抵前半部分用骈句,写其穷奢极欲,适当杂以散句;后半部分,则全用散句发议论;语言不堆砌,不浮华,骈句也不拘于四六和声律,全文气势飞动,灵活流转,极富生动性和表现力。此赋明显地表现现了散文化、议论化的倾向,是对汉大赋和六朝骈体赋的改造和创新,又开宁人散文赋之先河。

  122.《安定城楼》的思想内容

  这是一首登临述怀之作,诗中表现了诗人怀才不遇的愤慨与哀伤,抒发了为国家作一番大事业后功成身退的志向和磊落胸怀,也表现了对庸碌无耻之徒的蔑视和嘲讽。

  这是一首政治抒情诗,思想复杂,感情深沉,抒写失意而格调激昂,成功地塑造了一个遭受政治压抑者的自我形象。此诗语言精美,句式紧凑,用典多而贴切,声韵和谐,是李商隐七律的代表作之一。

  123.简述《无题》的思想内容和艺术特色。

  《无题》诗是李商隐的创造,诗旨多比较深隐。这首《无题》描写了爱情的珍贵难得和对爱情的贤贞不渝,真实地反映了封建文人对爱情生活的挚着追求和特有的恋爱心态,可看作一首爱情诗,并无更深政治寓意。

  此诗构思新巧,想象丰富。首联写见难别难,颔联写爱情之生死不渝,颈联拟想别后对方的生活,尾联表达了无望中的希望,层次清晰,拟想合理,淋漓尽致地表达了情人们的离别相思之苦和缠绵灼热之情。此诗语言精美,丰富多彩,“东风无力百花残”的象征,“春蚕”二句的比喻,使诗歌在表达感情方面既淋漓尽致,又委婉深含。深情绵邈,典丽精工,是此诗的风格特色,也是李商隐《无题》诗的总体风格特色。

  124.简述《虞美人》的思想内容和艺术特色

  这是李煜后期的作品,是一首大胆抒写亡国之恨的词,词中集中抒好他由春宵月夜之景触发的故国之思、亡国之痛,以及无可奈何的哀伤悲恨之情。

  此词上片写景,下片抒情,触景生情,情景交融,构成了优美的意境,并以乐景写哀景,产生极强的艺术效果。此词以问答开始,以问答作结,全篇一气贯注,一唱三叹,感情色彩极为强烈。此词语言精美流畅,比喻精妙贴切,“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向为人们称道。

  125.杜甫《新婚别》中新妇情感的多层次?

  这首诗有一种虽是生离,却可视作死别的悲痛。悲剧表现在,新婚而别离,是一层;暮婚晨别,新妇的身份还没有确定就要别离,再进一层;丈夫所去之地是九死一生的战场,更进一层。本来新婚使女子有了人生归宿,然而,她刚刚开始的人生却系在一个生死的悬念上,在作者笔下,新妇的感情辗转曲折,不仅仅是沉痛,更重要的是,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他还表现出对丈夫的深情,对爱情的忠贞,对国事的理解,对夫君的激励。新妇的遭遇令人同情,新妇在猝然而来的苦难面前表现得坚毅并且深明大义。

  126.《又呈吴郎》表现出杜甫怎样的思想感情?

  诗作表达了杜甫对穷困人民的深切同情。首句交待诗人对待西邻朴枣的态度,次句说明原因。三、四句讲杜甫自己对穷人处境、感情的细致体察及体谅。五、六句婉转地批评吴郎插篱笆,提防妇人打枣的做法。“已诉”句道出造成妇人贫困更深层的社会原因,末句写作者由眼前小事想到国家大事,战乱给人民带来了无穷灾难,表现出杜甫爱国忧民的思想感情。

  127.杜甫的《兵车行》是如何表现反战主题的?

  诗的开头至“哭声直上干云霄”,描写了送行的悲惨场面。“道旁过者问行人”至结尾,让被征行的士卒直接控诉当朝“点行频”造成的罪恶后果,倾诉他们的满腹悲苦,服役时间长,牺牲者多,村落荒芜,长年征战不得休整,官府又催租急迫,这样民不聊生的现实,改变了人们通常的观念,转而认为生女比生男好。全诗在叙述的口吻中,渗透着作者强烈的主观情感,诗人对唐王朝的不满,对百姓深切的同情,溢于言表。诗作后一部分的叙述,含有议论的成分。这种叙事、抒情和议论相融合的表达方式,是由诗人内心激昂悲愤的强烈情感所决定的。中间部分的“君不闻”与结尾“君不见”领起的诗句,起到提醒、呼吁的作用,隐含着对朝廷视民命如草芥,根本无视百姓痛苦这一做法的愤慨和谴责。开头现实场景的哭号与结尾虚幻场景的鬼哭,相互呼应,强化了无休无止的兵役带给人们的痛苦。

  128.《琵琶引》中诗人为什么对琵琶女发出“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感慨?

  诗中的琵琶女曾经青春貌美,琴艺高超,但一旦青春逝去,只有嫁给“重利轻离别”的商人,独守空房,过着凄凉的生活。白居易曾经一片忠心报国,而如今自己却遭人谗言,“谪居卧病”,这种由盛而衰的沦落经历,和琵琶女的遭遇极其相通,所以他发出了“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感慨。

  129.李煜《浪淘沙》写梦的艺术?

  词的上片写囚徒的生活和感受,运用倒叙的手法,先写梦醒,再写梦中,以现实的凄苦和梦中的贪欢相对照,倍感现实处境的无法忍受。下片写亡国之痛,想到亡国是如此迅速,故国此生实难再见,内心的痛楚不能自己。结尾全用比喻,喻往昔繁华的消逝如“流水落花归去也”,而今昔的巨大反差如同天上人间。

  130.《步出夏门行。观沧海》是如何描写大海景象的?

  诗中以“水何澹澹”、“洪波涌起”写大海的静谧和动荡,写它的变化,而“树木丛生”、“百草丰茂”又描写生命在大海中的孕育。尤其是“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不但描述了大海的辽阔、深邃、更写出了大海中所蕴藏的勃勃生机,以及它所拥有的无限生命力,给读者留下了驰骋想象的余地。

  阅读理解

  《郑国子产相国》《左传》

  原文:

  郑人游于乡校,以论执政,然明谓子产曰:毁乡树如何?子产曰:何为!夫人朝夕退而游焉,以议执政之善否。其所善者,吾则行之;其所恶者,吾则改之:是吾师也。若之何毁之?我闻忠善以损怨,不闻作威以防恶,岂不遽止?然犹防川,大决所犯,伤人必多,吾不克救也,不如小决使道,不如吾闻而药之也。

  注释:

  乡校:既学校、又是乡人联欢会的地方,然明:郑大夫鬷zong蔑的字,焉:作于此指乡校,游:随意来去,善否:好坏,若之何:为什么,忠善以损怨:忠于为善,损怨,消除人们的不满情绪,作威:逞威风,防怨:堵塞怨恨,岂不遽止:遽:迅速,止:制止,这句话的意思是:如果用堵塞的方法,民怨是完全可以马上制止,防川:用堵坝堵塞川流,大决:大规模的决堤,克:能 小决使道:小决,小口,有小的决口,道同导,这句话是一句打比喻的廉说法,意思是,让民众发怨气凡像河流留下小的决口,可以免掉大溃堤那样的怨气大规模爆发,药之:以之为治病的药物,之,指民众的不满

  中心:

  这段话是说明子产的开明,懂得疏导民意,借鉴民意。

  《五蠹》韩非子

  原文:

  上古竞于道德,中世逐于智谋,当今争于气力,齐将攻鲁,鲁使子贡说这。齐人曰:子言非不辩也,吾所欲者土地也,非斯言所谓也,遂举兵伐鲁,去门十里以为界,故偃王仁义而徐亡,子贡智而鲁削,以是言之,夫仁义辩智,非所以持国也,去偃王之仁,息子贡之智,循徐,鲁之力,使敌万乘,则齐,荆之欲不得行于二国矣。

  注释:

  上古三句:上古之人在道德上竞争,中古之人在智谋上角遂,当今之人在气力上较量;子贡:姓端木,名赐,孔子弟子,以能言善辩著称;说:shui用言辞说服;辩:说得巧妙动听;非斯言所谓也:不是你所说的那一套话,斯:这;去:距离,门:指鲁国的都门,界:国界,这句话是说:齐国侵占了鲁国大片大地,国界距鲁国都门只有十里远;以是三句:由此来说,仁义,辩智,都不是用以保全国家的好办法,持,保全、巩固;循徐鲁之力:意谓发展徐、鲁两国的实力;敌:抵抗,万乘:拥用万辆兵车的大国

  《报任安书》司马迁

  原文:

  且事本末未明也:仆少负不羁之行,长无乡曲之誉。主上幸以先人之故,使得奏薄伎,出入周卫之中。仆以为戴盆何以望天,故绝宾客之知,亡室家之业,日夜思竭其不肖之才力,务一心营职,以求亲媚于主上,而事乃有大谬不然者!

  注释:

  少负不羁之行:少年时没有出众的行为表现。负:缺少。不羁:才高气盛,放纵不拘。一说,少年时自持有不可羁系的行为。乡曲:乡里。奏:进,效。薄伎:小技,微小的才能。伎:同技。周卫:环绕宿卫,指禁宫。5戴盆何以望天:此为古代谚语,极喻专心致志,谨慎奉职的样子。因头上戴盆,使不敢抬头看天,以免盆跌落。亡:抛弃,不顾。

  《赠白马王彪序》曹植

  原文:

  黄初四年五月,白马王,任城王与余俱朝京师,会节气,到洛阳,任城王薨。至七月,与白马王还国,后有司以二王归藩,道路宜异宿止,意毒恨之。盖以大别在数日,是用自剖,与王辞焉,愤而成篇。

  注释:

  任城王:曹彰,为曹植同母兄。任城在今山东省宁市,因支持曹植争太子之位,故受到曹丕的忌恨与迫害。会节气:魏制规定,每年的立春,立夏,立秋,立冬这四个节气的第十八天,各诸侯藩王都要到京师洛阳和皇帝行迎气之礼,并举行朝会仪式,曹植等人此次于五月即为迎立秋而来京,薨hong,古称诸侯之死曰薨,关于曹彰这次暴卒,《世说新语·尤悔》云:魏文帝忌弟任城王骁壮,因在卞太后阁共围棋,并啖枣,文帝以毒置诸枣蒂中,自选可食者而进,王弗语,遂杂进之……须叟遂卒,此说可供参考。还国:回自己的封地,与下文之归藩同义,当时曹植为鄄城王,鄄城即今河南省范县。有司:指监国使者灌均,监国使者是魏文帝设立的用以监察诸王,传达诏令的官吏。意:即臆,内心,毒恨:痛恨。大别:永别。是用:用是,因此,自剖:表白自己的心迹。

  意思:

  这篇文章是曹植写给兄曹彰的,曹丕对封为诸侯王的兄弟严加限制和防范,在聚会京师后,任成王曹彰突然暴毙,诸王即怀友于之痛,植及白马王彪还国,欲同路东归,以叙隔阔之思,而监国使者不听,植发愤告别而做诗。

  《世说新语》刘义庆

  原文:

  过江诸人,每至美日,辄相邀新亭,籍卉饮宴。周侯中坐而叹曰:“风景不殊,正自有山河之异!”皆相视流泪。唯王丞相愀然变色曰:“当共戮力王宝,克复神州,何至作楚囚相对!

  注释:辄:常常,戮力:尽力,克复:收复,风景不殊,正自有山河之异:风景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山河已经有了变化。

  思想:面对现实,周侯与王丞相各持的态度,周侯伤感,王丞相奋起。《过江诸人》指南渡之初东晋政权中高级士族人物

  出自《世说新语》,思想内容:所讲述的是在晋室南渡之后士族的生活和精神面貌,通过描写过江诸人的言谈举止,真实地反映了南渡之后士族的生活,而面对国土沦丧,王朝偏安这一现实,有二类不同的态度,以周侯为代表的颓废不振,以王导为代表的则是刚毅慷慨,表现出积极奋发的精神。

  《衰江南赋》庾信

  原文:

  日暮途远,人间何世,将军一去,大树飘零;壮士不还,寒风萧瑟,荆璧睨柱,受连城而见欺,载书横阶,捧珠盘而不定,钟仪君子,入就南冠之囚,季孙行人,留守西河之馆,申包胥之顿地,碎之以首,蔡威公之泪尽,加之以血,钩台移柳,非玉美之可望,华亭鹤唳,岂河桥之可闻!

  思想:

  作者是庾信,文章名《衰江南赋》,属于骈文。本段文字借多重典故,叙述了作者因出使西魏,被强留长安,而自己又没有能够象古人那样坚贞不屈,所以内心非常悔恨,文中还表达了对故国的思念之情。

  注释:

  人间何世:这里是感叹时节变幻多端,难以把握。将军:东汉冯异。《后汉书。冯异传》:每所止舍,诸将并坐论功,异常独屏树下,军中号为“大树将军”。这里将军为自喻,大树喻梁。壮士不还,寒风萧瑟:所说的是荆轲刺秦王的故事,作者以荆轲自比,也是离开故国,一去不返,但荆轲是为了不屈服强秦,而献出生命,自己却因为贪生怕死而留在敌国。荆璧连柱,受连城而见欺:所说的是蔺相如的故事,作者以此故事,说明自己同样被欺骗而留在北方,却没有勇气像蔺相如一样完璧归赵。载书:即盟书。珠盘:诸侯誓盟时所用的器具。毛遂随平原君出使楚国。陈说合纵的利害,楚王不决,毛遂当廷以剑胁迫,终于使楚王屈服,捧铜盘与之为盟。钟仪:春秋时楚国人,被囚于晋,仍戴着楚囚,操南音。季孙:季孙如意,春秋时鲁国人,曾随鲁昭公至平丘参加诸侯盟会,被晋侯拘留,后晋国放他归鲁的时候,季孙要晋人按照礼节将他送回国,晋人威吓说如果不愿回去,就把他长期拘留在西河之馆。申包婿:春秋时,吴攻入楚都城,楚大夫申包婿至秦求救,至于宫外痛哭七日七夜,九顿首而坐,秦国终于答应出兵,事见《左传。定公四年》。顿地:扣头至地。蔡威公之泪尽:刘向《说苑。权谋》“蔡威公闭门而泣,三日三夜。泣尽而继之以血,曰:吾国且亡。钓台:在武昌,移柳:东晋陶侃为武昌太守时,曾种很多柳树。玉关:玉门关,在今甘肃省敦煌。华亭鹤唳:西晋陆机兵败河桥,被司马颖所杀,临刑时叹息说:”欲闻华亭鹤唳,可复得乎!华亭:今上海市松江县,陆机的故乡。

  《张中丞传后叙》

  原文:

  当二公之初守也,宁能知人之卒不救,弃城而逆遁?苟此不能守 ,虽避这他处何盖?及其无救而且穷也,将其创残饿羸之余,虽欲去,必不达。二公之贤,其讲之精矣,守一城,捍天下,以千尽之卒,战百万日滋之师,蔽遮江准,沮遏其势,天下之不亡,其谁之功也?当是时,弃城而图存者,不可一二数;擅强兵,坐而观者,相环也。不追议此,而责二公以死守,亦见其自比于逆乱,设淫辞而助之攻也。愈尝以从事于汴、徐二府,屡道于两府间,亲祭于其所谓双庙者,其老人往往说巡、远事云。

  思想:

  韩翰写叙的原因,听老人们讲起双庙之事, 自己也亲自祭祀过!

  注释:

  逆遁:事先逃跑。‘将其’句:将:率领。创:伤。 羸:瘦弱。余:残余的士卒。这句话是说,率领着那些伤残饥饿的残兵。‘其讲’句:讲:策划。这句话是说,张巡和许远对当时形势有仔细的分析、考虑。捍:保卫。就尽之卒:眼看就要被消灭尽的士卒。日滋之师:一天天不断壮大的军队。江淮:长江、淮南流域的广大地区。沮遏:阻止、遏制。李翰《进张中丞表》:巡退军雎阳。‘弃城’二句:数:计算。意思是当时丢弃城池保全自己的将领远不止一个、两个。据《新唐书。张巡传》与《资治通鉴。唐纪三十五》记载,唐肃宗至德二年五月,山南东道节度使鲁炯弃南阳而奔襄阳。八月,灵昌太守许叔冀奔彭城。此外,太守杨万石、雍丘县令令狐潮先后投降。擅强兵三句:擅:掌握。相环:四周围绕。这三句是说,率领着重兵的将领,就在雎阳四周的州县,但他们坐视不救。据《资治通鉴。唐纪三十五》记载,雎阳城危难之时,许叔冀、尚衡、贺兰进明,他们都离雎阳不远,但都拥兵观望,不肯前来搭救。责二公以死守:责备张巡、许远死守雎阳城。李翰《进张中丞传表》载,当时议者“或罪巡以食人,愚巡以死守”。“亦见”两句:比:并。逆乱:背叛朝廷的乱臣贼子。淫辞:胡言乱语、流言蜚语、意思是由此可见,可见那些非议张巡、许远的人,是自比于乱臣贼子,制造流言蜚语来帮助他们攻击忠良。从事:唐代对幕僚的统称。这里用作动词,即供职的意思。汴:汴州。徐州:(南京徐州市)。董晋镇汴州时,韩愈任汴州观察推官;张建封镇徐州时,韩愈任徐州节度推官。14屡道:多次路过。15双庙:张巡、许远的合庙。张巡、许远死后,人们在雎阳建庙,岁时祭祀,因二人合庙,所以当时称为双庙。‘其老人’句:雎阳的老人常常说起当年张巡、许远的守城之事。

  《进学解》韩愈

  原文:

  国子先生晨入太学,招诸生立馆下,诲之曰: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方今圣贤相逢,治具毕张,拔去凶邪,登崇畯良。占小善者率以录,名一艺者无不庸。爬罗剔抉,刮垢磨光。盖有幸而荻选,孰云多而不扬。诸生业患不能精,无患有司之不明,行患不能成,无患有司之不公。

  注释:

  进学:使学业有所进益。解:解说。国子先生:韩愈自称。太学:此指国子监,唐代的国子监相当于古代的太学。诲:教导,训导。嬉:游乐。思:思考。随:人云亦云。方今:当今。治具毕张:治具:治理国家的器具,这里是指国家的法律政令。张:举。拔去:拔除、剔除。凶邪:凶恶邪僻的小人。登崇峻良:提拔人才。登:进用。崇:推重。峻良:才华出重的人。占:占有,拥有。小善:小的长处。率:大都。录:录用。名:通“明”,通晓。一艺:一种技能。庸:同“用”。名一艺:一说是以通晓一种经典而闻名的人。名:知名。艺:经书。“爬罗”两句:爬罗:爬梳网罗,剔抉:挑选抉择。刮垢:除去污垢。磨光:磨出光亮。这两句说爬梳网罗人才,精心培养,使之更优秀。盖:语气词。幸:侥幸。获选:被选用。孰云:谁说。多:学问多,才华大,不扬:不能被提拔重用。有司:主管的官吏。古代设官分职,各有专门的执掌,故称,这里指负责选官的官吏。明:明察。

  中心:

  本段中国子先生提出的“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是他的做人格言,国子先生希望在太学里学习的学生能有勤奋刻苦、博采众家之长的治学态度。表现了一种人才观和怀才不遇的感情。

  《段太尉逸事状》柳宗元

  原文:

  今之称太尉大节者,出入以为发武人,一时奋不虑死,以取名天下,不知太尉之所立如是。宗元无尝出入岐周——谨状邠斄间,过真定,北上马岭,历亭鄣堡戍,窃好问老校退卒,能言其事:太尉为人姁姁,常低首拱手步行,言气卑弱,未尝以色待物。人视之儒者也。遇不可,必达其志,决非偶然者。会州刺史崔公来,言信行直,备得太尉遗事,履校无疑,或恐尚逸坠,未集太史氏,敢以状私于执事,谨状。

  注释:

  出入:不外乎,大抵,以为武人,认为他是一介武夫,周:指周代的周原。真定:唐县名,属河北道镇州。马岭:山名,在今甘肃省庆阳县。亭鄣:边防的哨所、堡垒……堡戍:守边士卒用以嘹望的碉堡和望楼。窃:私下。老校:老年的军校,退卒:退伍的士兵。徐徐:温和的样子。以色待物:严厉的辞色待人。遇不可三句:不可:不对的,不同意的,决非偶然:针对上文“一时奋不虑死”而言。这三句是说,遇到自己认为不对的事情,一定要把自己的意见和主张表达出来,这决不是偶然的现象。会:适逢。崔公:崔能,人名。履校无疑:反复核对,没有什么可疑之处。逸坠:散落遗失,指段秀实的事迹不传于后。未集太史氏:还没有被史官所采录。太史氏:指当时的史官。私于:私自呈送给您。执事:侍从左右之人。不直接称对方,而称供其使令之人,表示对方的恭敬,这里指韩愈。

  中心:

  这段文字写段太尉的性格,直率、认真、待人温和。

本文转载链接: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选(一)课后题整理(4)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