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复习指导 > 笔记串讲 > 文学 > 中国现代文学史 > 全国版“中国现代文学史”习题(答10)

全国版“中国现代文学史”习题(答10)

2007-02-13 17:14   【 】【我要纠错

  第十章 1927~1937年的文学创作

  一、单项选择题

  1.B 2.C 3.C 4.B 5.B 6.B 7.A 8.C 9.B 10.B 11.A 12.B 13.C 14.D 15.B

  16.A 17.D 18.C 19.C 20.A 21.B 22.A 23.D 24.C 25.B 26.A 27.C 28.C 29.A 30.B

  二、多项选择题

  1.ABD 2.ABCD 3.ABCD 4.ABCD 5.BCDE 6.BCD 7.ACE 8.ADE 9.ABCDE 10.ACE

  11.BCD 12.AB 13.AC 14.CE 15.ACE 16.CD 17.BCE 18.CE 19.ABC 20.BC

  三、名词解释题

  1.中国诗歌会:中国诗歌会1932年9月成立于上海,是一个左翼群众性的诗歌团体。1933年2月创办机关刊物《新诗歌》旬刊(后改为半月刊、月刊)。中国诗歌会诗人致力于探索诗歌大众化的途径,最大的贡献是努力追求新诗的民族化和大众化。中国诗歌会在上海设总会,在北平、广州、青岛以及日本的东京等地设有分会。诗人蒲风、穆木天、任钧、杨骚等主要发起者。最有影响的代表性诗人是蒲风,诗集《茫茫夜》、长篇叙事诗《六月流火》等是他的代表作。

  2.新感觉派小说:20年代末30年代初出现的“新感觉派”小说是中国现代派文学创作的一个组成部分。“新感觉派”小说的根本特点是特别强调表现作家的主观感觉而不太注重对客观生活的真切描写。刘呐鸥是“新感觉派”小说最初的尝试者,他创办于1928年9月的《无轨列车》半月刊,标志着中国“新感觉派”小说实践的开始。他的短篇小说集《都市风景线》是现代中国第一部“新感觉派”作品集。穆时英和施蛰存把“新感觉派”小说推向成熟和引身深入运用蒙太奇、人物心理分析等手法,凸现对现实生活的感觉和印象。《上海狐步舞》、《梅雨之夕》等是他们的代表作。

  3.国防戏剧运动:1936年初,当日本帝国主义加强大规模侵华、华北危机极为严重的时期,上海文艺界为积极响应中国共产党关于组织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号召,促进文艺界的广泛的团结,更好地为抗日救亡运动服务,周扬等人提出了国防文学的口号,相应地也提出“国防戏剧”的口号 .以市民、学生和一般知识分子为主要对象的戏剧运动发生了根本变化,大批戏剧工作者组成流动剧队,走向农村、内地和前线。戏剧实行小型化和通俗化。大多以抗日斗争为主题,也取材于历史剧和外国戏剧,在抗日反侵略斗争中起到了积极的宣传激励效果。优秀剧目有:《放下你的鞭子》、《赛金花》、《上海屋檐下》等大批作品。

  4.“汉园三诗人”:30年代的中国现代派诗歌创作中三位风格独异的诗人:何其芳、李广田、卞之琳,合著了《汉园集》,被称为“汉园三诗人”。他们在表现现代派诗歌的主张外,注重工业以诗传达独特的气质。何其芒主要表现青年人有朦胧的理想和淡淡的忧伤,注重诗歌形象、情调、气氛的统一 .李广田的诗歌,风格质朴,蕴藉深远。卞之琳善于在不露声色中深含着情感与哲理,对现代诗歌的客观化、非个人化、戏剧性小说性处理等艺术手法进行了有益的探索,文字奇巧。

  5.“现代派”诗歌:30年代在中国产生的现代派诗歌普遍受到法国象征主义诗歌的启发和影响。同时又承接了李金发为代表的20年代中国象征诗派的某些艺术追求。30年代中国现代派诗歌特别追求诗歌创作在总体上所产生朦胧的美,追求以奇特观念的联络和繁复的意象。现代派诗人往往以其特有的青春病态的心灵,咏叹着浊世的哀音,表达着对社会的不满和抗争,也流露出对人生深深的寂寞和惆怅。戴望舒是30年代“现代派”诗歌的重要代表作品。

  6.《丽人行》:现代剧作家田汉阳作于1947年春季。剧中以抗日战争胜利前处于日本帝国主义蹂躏下的上海为背景,表现三个不同阶层的青年妇女所经历的曲折生活道路,深情歌颂革命的地下工作者。剧本打破话剧通常分幕的结构形式,吸取中国古典戏曲经验,将全剧分为长短不一的二十一场次,展现主人公的生活场面,贯以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斗争,浑然一体,有条不紊。该剧的演出在当时激起了很大的反响,受到广大观众的热烈赞扬。

  7.《虎符》:郭沫若的五幕史剧,完成于1942年。当时国民党公开制造分裂,施行高压政策,祖国前途一片黑暗,《虎符》等大量借古喻今的历史剧应运而生。从思想内容看,《虎符》反映了尖锐的现实矛盾,贯穿了郭后期历史潮流史剧反侵略、反暴政、反变节、主张爱国爱民、主张团结御侮、主张坚持节操的共同主题。在艺术上,《虎符》气势浩瀚、诗意浓郁、想象丰富、情感炽热,现实主义特色和革命浪漫主义风格更成熟,更富个性色彩。

  8.殷夫:现代著名诗人,原名徐祖华,笔名有殷夫、白莽等。浙江象山人。1927年曾因从事革命活动被捕,1929年又因参加罢工而被捕。出狱后编辑《列宁青年》,大量创作的红色鼓动诗,讴歌工人阶级的伟大力量,充满革命乐观主义豪情。鲁迅曾热情赞誉过他的诗作。1930年加入左翼作家联盟。1931年1月被捕,2月被秘密杀害,是“左联五烈士”之一。殷夫是继郭沫若、蒋光慈后又一得要革命诗人。代表作品有:《孩儿塔》、《诗集》、《血字》、《别了,哥哥》等。

  9.丰子恺:现代著名散文家、画家、文学翻译家。青少年时深受佛教影响,皈依佛门牌号。酷爱图画和音乐,曾自费赴日学习。在早期散文作品中,他通过生活细节的描写,表现了他对于人世间虚伪、卑俗、自私的憎恶,对儿童的真诚、纯洁、聪明的赞美,充满清幽玄妙的情趣。后期散文透出强烈爱憎之情,有诙谐峭拨的风格。主要著作有:散文集《缘缘堂随笔》、《子恺随笔集》、《甘美的口味》等等,译有日本里田鹏信的《艺术概论》、厨川白村《苦闷的象征》及古典名胜古迹著《源氏物语》,俄国屠格涅夫的《初恋》、《猎人笔记》等。

  10.何其芳:四川万县人,中国30年代抒情散文的代表作家和诗人。他先以“汉园三诗人”之一享誉文坛,后创作了散文集《画梦录》、《刻意集》、《还乡杂记》、《星火集》等,在他30年代的抒情散文中,主要抒写孤独的确者灵魂的独语、内心的波动和空灵的幻想,表现了一位囿于书斋、脱离现实的知识青年的忧郁、迷惘情绪和孤独、寂寞的心境。他的散文看似扑朔迷离,实则新奇别致,常于飘忽的幽灵、朦胧的幻觉和富有色彩与乐感的语言文字中完成一种美文的建构。

  四、简答题

  1.简析殷夫诗作的风格特色。

  答:殷夫从1929年春起,过着职业革命家的生活。他写了一些抒情诗。从形式上看,它短促,跳跃,从内容上看,它多激愤的诅咒。但他写得更多的是那些被后人称为“红色鼓动诗”的政治抒情诗。这些诗直接取材于革命者的斗争生活,揭示了当时社会的黑暗和帝国主义在中国的血腥统治,努力地表现了革命者和工人在白色恐怖中英勇不屈的豪情、崇高的理想和战斗风姿。诗人情怀激荡,慷慨歌吟, 一扫前期的孤寂,彷徨,表现出神圣目标下行进的气概与坚强的力度,成为新时节代的战歌。殷夫的诗刚健豪迈,凝聚着反抗的、扭转乾坤的力。鲁迅曾用诗的语言表达他对殷夫诗歌的赞赏。殷夫作为中国无产阶级的年轻歌手,直接继承了郭沫若、蒋光慈开创的早期革命诗歌的传统、拓展了刚健、雄浑、清新的诗风,影响了后来的不少诗人。他的代表诗作有:组诗《血字》、《我们的诗》,长诗《在死神未到之前》及名诗《别了,哥哥》等。

  2.简析艾芜《山峡中》在取材及景物描写方面的特点。

  答:《山峡中》是艾芜第一个小说集《南行记》中的第二篇,是根据作者早年在西南边境及东南亚一带的流浪漂泊生活而创作的。作品通过一个漂泊的文人“我”的眼睛,透视了社会独特的一角,描绘了一群被抛出正常的人生轨道,用非正常手段谋生的“山贼”的传奇生活。作品充满了原始的神秘色彩,艾芜率先在现代小说中描写了罕为人知的西南边境及异国他乡的社会习俗和人文、自然景观,塑造了前所少有的“山贼”的艺术形象,这是对现代小说描写领域的重要开拓。

  作品在景物描写上很有特色,不仅增添了鲜明的地方色彩,而且烘托了环境以及人物的性格和心理。例如小说开头有一大段景物描写,在读者面前呈现的是“巨蟒似的索桥”、“凶恶的江水”、“野蛮的山峰”、“破败而荒凉的神祠”、“金衣剥落的江神”,这是一幅阴郁、寒冷、恐怖的夏天山中之夜的景象。这段描写渲染了阴暗的气氛,预示着故事的悲剧性。

  3.简析《获虎之夜》的思想内容和艺术特色。

  答《获虎之夜》是田汉早期较好的作品之一。写寄人篱下的青年黄大傻和富裕猎户的女儿莲姑的恋爱悲剧,斥责了封建家长的专制和专门当户对的婚姻观念,讴歌了年轻一人对于恋爱自由的热烈追求。剧本充满个性解放的思想和对封建思想道德的猛烈反抗,表现出强烈的“五四”精神。剧中黄大傻的性格,与莲姑相比,显得脆弱,他所倾吐的眷恋和寂寞之情,明显是当时知识青年感情的投影。

  在艺术上,该剧注重人物内心情感的直接和强烈的抒发,重视戏剧氛围与情境的诗意渲染,在回肠荡气的浪漫情趣中流露出青春期的感伤与留恋。作品的抒情气氛很浓,喜剧的开场和悲剧的结局形成了鲜明的对照。而湖南山区浓厚的地方色彩也为剧本带来牧歌情调。《获虎之夜》还带有唯美主义倾向,保持一种艺术至上主义,这种倾向一直持续到田汉后期的创作中。

  4.简析丰子恺散文创作的基本特点。

  答:丰子恺散文创作开始于20年代中期,有作品集《缘缘堂随笔》、《缘缘堂再笔》、《车厢社会》、《率真集》等。其散文善于描摹儿童的纯洁无垢,自称“儿童崇拜者”,热情讴歌儿童的天真烂漫。在这类作品中作者又毫不掩饰他对“成人社会”的嫌恶,从反面诅咒成人社会的虚伪、冷酷、势利。这类作品有《给我的孩子们》、《儿女》等篇。他的散文中也有佛家思想的痕迹,颂扬“堕地立刻解脱”(《缘缘堂随笔·阿难》)。30年代,作品现实性加强,逐渐转向对世间百态的描画与讽喻。如《吃瓜子》、《穷小孩伯跷跷板》、《三娘娘》等篇。抗战争后的篇章,更多激愤之声,与前期作品平和的格调大不相同,《防空洞中所闻》、《贪污的猫》等都是控诉、讨伐之力作。

  丰子恺的散文继承了我国古代散文夹叙夹议的手法。常在婉曲的叙写中夹进直言议论,情理并重。他写儿童生活的篇章节,总是从极平常的生活中取材,用明白如话的文字,和蔼而又超脱的态度,将对象描摹得十分传神,可谓灵达之作。行为简洁又不时有弦外之音蕴含着某种恬静、庄穆的宗教式情绪,也是他散文的一个基本特色。

  5.简析何其芳《生活是多么广阔》的独特思想意义和艺术特色。

  答:《生活是多么广阔》是一首解放区新生活的赞歌,充满着诗人对新生活的热爱和积极投身到新生活洪流中的火一样的激情。诗人感到生活就像海洋一样广阔,到处都有“快乐和宝藏”。他凭借想象的翅膀,遨游于广阔的生活海洋之中,启发年轻人去发掘人生的宝藏,去选择能够施展自己才华的事业,勉励他们将寻常的生活与伟大的目标结合起来,以艰苦的劳动去逐步接近美好的未来。同时,诗人又提醒青年人也要安于“过极寻常的日子”,告诉他们只要在“平凡的事物中睁大你的眼睛”,去努力工作和做出贡献,就一定能够感觉和发现到:“凡是有生活的地方就有快乐和宝藏”,“生活是多么广阔”,“生活又是多么芬芳”。在全诗中,诗人以饱蘸感情色彩的笔墨去发掘新生活的美和诗意,热情地鼓励青年人去追求、探索。诗句多用自由体,灵活地表达思想,不注重押韵,但以流利素朴的口语形成动人的节奏,十分悦耳。第二节诗连用了十五个排比句,有力地传达了汹涌起伏的内在感情,令人为之感叹。

  6.简析《生死场》的思想内容和艺术特色

  答:1935年8月出版的《生死场》是萧红的成名作和代表作。《生死场》是30年代最早描写东北人民抗日斗争生活的小说之一。它反映了东北一个偏僻的村庄从20年代初到30年初“九·一八”事变以及日本侵略者占领之后的生活和变化。小说前半部分着力写出了当地农民在封建地主压迫下的悲惨命运,他们的生活像动物一样只知道“忙着生,忙着死”,完全没有人的意识和觉醒后半部分则写出了在封建势力和日本侵略者的双重压迫下农民们所遭受的更为惨痛的命运,严酷的现实,民族的生死存亡,终于使农民们醒悟了,他们不甘像蚊子似的被践踏而死,他们要像巨人一样杀出生存的血路来,他们站在神圣的民族战争的前线发出了“生是中国人,死是中国鬼”的誓言。

  《生死场》在艺术上别具魅力。首先是开阔而独特的景物描写与作者强烈感情的交融,通过景物写烘托人物的性格和心理状态。其次是塑造了各种性格的人物形象,突出描写了他们在抗日民族战争的价值和意义。第三,《生死场》显示了萧红作为一个女作家特有的细致和敏感,小说对人物心态、风土习俗都写得细腻感人,特别在对妇女悲剧命运的描写方面,更显出一种敏锐和大胆的笔法。

  五、论述题

  1.结合作品,具体论析《莎菲女士的日记》主人公的思想性格及其悲剧命运。

  答:莎菲是丁玲笔下的20年代充满感情苦恼、性格矛盾甚至变态的时代女性的典型形象。作为时代女性,莎菲受到了新思潮的影响,反对封建伦理道德,追求个人解放,追求最完的婚姻,追求尽善尽美的爱。但莎菲又是一个个人主义者,把美和爱看成是个人的事情,所以她又以玩世不恭的态度游戏生活、游戏感情。她必然陷入一种不能自拔的巨大痛苦之中。真心爱着莎菲的苇弟,莎菲却不喜欢他,认为他平庸,尽情地嘲笑他、捉弄他;而莎菲喜爱着凌吉士则是一个根本不值得爱的灵魂卑鄙的小人。这不是一场一般意义上的三角恋爱,它是通过莎菲对两个既想追求,又不懂得如何才是真正的追求;看起来很充实、很勇敢,实际上很空虚、很寂寞,也很胆怯。最后莎菲的选择只能是丢弃对爱与美的追求,到一个没人认识她的地方方去,“悄悄地活下来,悄悄地死”。死莎菲的悲剧命运深刻地揭示了,“五四”以后相当一批时代青年毅然地冲出了封建旧家庭,迈出了勇敢的一步,但冲出来之后怎么办?如何真正找到理想和爱,找到自己在社会中的位置?这依然是十分严峻的时代主题。

  2.结合《名优之死》等作品,论析田汉剧作的风格的特色。

  答:田汉的创作大体以1930年为界,分为前后两个时期,早期剧本如《咖啡店之一夜》、《获虎之夜》等,多以反对封建专制、要求婚姻自由为题材,反映了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个性解放的愿望和要求。剧本带有唯美主义倾向,流露了较为浓厚的伤感、忧郁情绪,保持着一种艺术至上主义。1929年创作的《名优之死》,在田汉的戏剧创作道路上占有重要地位。1930年以后的作品,随着作者世界观的改变,反映的生活面更加广阔,并且接触到中国人民所关心的重大问题。重要作品《梅雨》、《月光曲》、《回春之曲》、《丽人行》等,代表了田汉后期剧作的创作特色。总体说来,其风格特色如下:

  (1)语言的抒情性。田汉以一个抒情诗人身份从事话剧创作他善于借鉴西方的话剧的表现手法,吸收我国戏曲的特点,努力探索话剧的民族风格。他运用诗歌和音乐作为抒情手段,使剧作具有热情美和音乐美。他带着强烈的主观色彩去感受生活,重视人物内心情感的抒发,重视理想境界的描绘,重诗的意境的追求,充满浓郁的抒情气氛。其语言的抒情性表现为:运用诗的语言和穿插抒情的歌唱,如《回春之曲》穿插梅娘的恋歌,深情动人。《名优之死》使用“话剧加唱”的手法,富有音乐感。

  (2)情节的传奇性。田汉总是植根于现实生活,从生活中的矛盾出发,竭力使必然性和偶然性,传奇性和现实性结合起来。既加强戏剧的艺术效果,又有助于人物性格的刻画和主题思想的表达。如《回春之曲》的情节就很富有传奇性和浪漫主义的传奇色彩。

  (3)形式的多样性。田汉的剧作有抒情诗剧、社会问题剧、哲理剧、讽剌喜剧、悲喜剧、即兴剧等,从而促进了话剧艺术形式的多样化。这些特点集中起来构成田汉戏剧热烈奔放、浓郁抒情的艺术风格。

  3.结合《雨巷》一诗,论析戴望舒诗歌是如何接受法国象征主义诗歌和中国古典诗歌传统的双重影响,并积极推进中国“现代派”诗歌发展的。

  答:《雨巷》是戴望舒诗作的代表作品之一,是戴望舒接受法国象征主义诗歌和中国古典诗歌传统的集中体现。诗中“我”“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这是“我”对黑暗现实感到迷茫、失望、忧郁,看不到出路的茫然不失所措的感觉,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她终于“静默地走近”了“我”又陷入了更加孤独、寂寞而无奈的愁思之中。这位“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实际上就是诗人的美好理想与希望的象征。在中国的动乱年代中,特别是在大革命失败后的恐怖笼罩下,青年知识分子普遍存在的失望和彷徨的心态和若有所思的感觉被戴望舒用一条阴暗狭窄而悠长悠长的“雨巷”表现得极为逼真、传神。“我”心目中的“希望”——那位“丁香姑娘”是渴望得到而无法得到的想象出来的幻影,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最后,只有一个孤零零的“我”在那条寂寥又悠长的“雨巷”中彷徨……。

  这首诗是诗人在特定的时代、特定的情绪下弹奏出的一支“梦幻曲”。诗歌借鉴了象征主义的表现手法,又不失中国古典诗歌的情韵。诗作中的象征意象是中国式的“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可以说戴望舒在技巧上承袭了象征主义,而在情感上却和本民族文化传统一脉相承。在诗歌形式上,戴望舒强调“诗的韵律不在字的抑扬顿挫上,而在诗的情绪的抑扬顿挫上,即在诗情的程度上”,借鉴法国象征诗派的创作方法,但把象征派的诗艺融化到本民族的语言习惯和欣赏习惯中,致力寻找中西诗歌审美追求的契合点。另外,语言上清新活脱、自然质朴也来源于我国的文化习惯。中国“现代派”诗歌的发展历程中,《雨巷》一诗具有划时代的重要意义。

  4.结合《包身工》的思想性和艺术性,论析夏衍对中国现代报告文学创作的主要贡献。

  答:《包身工》在我国的报告文学上开创了新的记录,它的创作为我国报告文学的发展作出了重要的历史贡献,集中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包身工》突破了新闻记事的写法,采用典型化手段,对丰富的素材进行了精心地筛选、提炼和综合,高度集中地写出了“包身工”的生活真相。《包身工》是作者进行了两个多月的实地考察,搜集到许多材料之后写成的。在众多的材料中,作者经过分析比较,只选写江北帮包身工的情况,因为这类包身工最突出体现了包身工制度的封建性。作者描写的是包身工群体的非人生活,对她们进行了群像刻画;在显示她们悲惨的共同命运的同时,又突出了“芦柴棒”、小福子的形象,因为她们的凄惨境遇更具代表性。作者的取舍剪裁,达到了真实性和典型性搞度统一。

  第二,《包身工》没有运用以往的就事论事的写法,而是深入的挖掘素材,深刻地揭示了素材的重要认识价值和战斗意义。作者并未追求作品新闻价值,而是细致、深刻地描写了包身工人形机械般的日常生活,每天都一样的悲惨处境,她们一律死灰般的面容,褴褛的衣衫,在繁重的劳动和野蛮粗暴的虐待下痛苦无告,甚至丧失了表情和个性,通过对她们非人生活的描写,揭露了包身工制度的罪恶,痛斥了这种资本主义剥削方式与封建主义管理方式相结合的产物的泯灭人性的本质。这就比一般报道包身工生活情形的文章更真实、更深刻、更具批判性。此外,作者进一步揭示了包身工自身麻木、愚昧的弱点,希望她们觉醒过来,团结起来共同反抗这种最残酷野蛮的剥削制度。

  第三,《包身工》是精心结撰之作,使报告变得文学化了。首先,作品运用了文学的组织手段和结构方法,使零乱的材料有序化、条理化。作品以包身工一天的生活劳动为线索,集中地摄取了她们的居住、起床、吃饭、劳作、放工等场景镜头,穿插交代了她们的身世、遭遇和结局,繁而不杂,散而不乱。其次,调动多种手段,增强文学性。例如,注重细节刻画和场景描绘,使人如临其境;行文中恰当穿插议论、抒情,有贴切的比喻,更有尖锐的讽剌,把30年代地狱的一角,淋漓尽致地披露于世人面前。《包身工》在处理真实性和思想性、文学性等关系方面取得了成功,为报告文学创作提供了示范,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本文转载链接:全国版“中国现代文学史”习题(答10)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