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复习指导 > 笔记串讲 > 文学 > 全国版“中国现代文学史”习题(答6)

全国版“中国现代文学史”习题(答6)

2007-02-13 16:59   【 】【我要纠错

  第六章 老 舍

  一、单项选择题

  1.B  2.C  3.B  4.C  5.D  6.C

  二、多项选择题

  1.ABCE  2.BCD  3.ABCDE  4.BCDE

  三、名词解释题

  1.《二马》:为老舍创作的一部剖析国民性的长篇小说,作品以伦敦作为人物活动的舞台,描写了马家父子在英国伦敦经商的种种遭遇,在一连串的笑谑中显示了海外侨胞受人歧视和凌辱的悲惨处境,进而对我国古老民族的国民性进行了尖锐的批判。《二马》在艺术上,结构安排精细,对人物心理和自然景物的描写比较细致,语言提炼得更为纯净,摒除了白话夹杂文言的现象,

  2.《鼓书艺人》:它是老舍创作的一部比较优秀的现实主义长篇小说。在旧中国,艺人始终处于社会的最底层,任人玩弄侮辱。作品中写到了他们的悲惨遭遇,三个青年妇女都受到别人的欺骗和糟踏,也有些人自甘堕落,潦倒不堪。但小说并没有停留在渲染他们的沉沦,而是写出他们的觉醒。方宝庆和他的养女秀莲对艺术事业的严肃态度和美好设想,他们对于独立生活的渴望,使作品洋溢着高昂、乐观的基调。

  3.《老张的哲学》:它是老舍创作的一部长篇小说。作品以老张的故事为主线,并以两对青年(李静与天德、龙凤与李应)的恋爱悲剧穿插其中。悲剧的主要制造者是老张,他经商、做官、办学都是为了钱,他的所谓“哲学”即“钱本位而之经一体”。他以逼债的手段,逼李静、龙凤,从而拆散了两对恋人。老张之流乃是军阀官僚统治的社会基础。作者通过对老张的描写,抨击了军阀官僚统治,揭示了市民悲剧命运产生的根源。这部作品是老舍独特艺术个性形成的一个起点。

  4.《赵子曰》:是老舍创作的一部写市民生活的长篇小说。作品展现了北京学生公寓的生活,也广泛涉及京、津两地的社会生活。大学生赵子曰起初只是个在学校里吃喝、打牌、唱戏、闹学潮、追逐女生、钻研做官的门路,一味混闹的浪荡子弟,他的行为从一个侧面表现了都市生活的畸形。后来在进步青年李景纯的帮助下,赵子曰走上了救国济民的正路。作品在艺术上保持了幽默的风格,但较以前的作品,也有些小的变化。开头仍令人发笑,但写道李景纯的牺牲和赵子曰的转变,就显得严肃性起来。在形式上,作品博采外国现代艺术形式的同时,更多的撷取了传统形式的精髓。

  四、简答题

  1.简析《离婚》的幽默讽刺特色。

  答:《离婚》在艺术上,标志着老舍的幽默讽刺艺术正在走向成熟。在创作《老张的哲学》等作品时,老舍的幽默有些失控之处,在《猫城记》等后来创作的作品中,又一度丢开幽默。但在《离婚》这部表现、批判市民生活的作品中,他又重新运用了幽默讽刺的手法,促成了他的“返归幽默”。所谓“返归幽默”,并不简单的重复过去的艺术追求,而是在更高的层次上复归,是在对生活的思索更深化和对技巧运用更熟练的基础上对幽默艺术的进一步追求,这主要表现在他把对幽默的追求尽可能地与对生活真实、性格真实追求结合在一起。由于老舍对市民性格批判的深化,幽默的戏剧中包含着悲剧的因素,从而体现为一种“含泪的笑”。

  2.简析《月牙儿》的思想内涵与艺术特色。

  答:在《月牙儿》的创作中,老舍把目光集中到都市的底层贫民,关注、思考、表现他们的命运,这是老舍创作的一个重要发展。小说描写了母女两代被迫为娼的遭遇。女主人公父亲早逝,母亲为了抚养她长大最终做了暗娼,“我”以此为耻辱,决心不走母亲的老路,但在黑暗腐朽的社会制度下,“我”根本找不到其他出路,为了养活年迈的母亲和自己,在走投无路时,也被迫沦为暗娼。作品揭示了在当时的社会制度下,处于社会底层的妇女的悲惨命运。通过这一悲剧的描写,彻底的否定了整个旧社会,使作品达到了一个新的思想高度。《月牙儿》在艺术上也有新的发展。整部作品宛如一首抒情散文诗,它运用的是诗的语言,表现的是诗的情调,渲染的是诗的气氛。作品的抒情主人公是“我”。对于“我”的生活经历,作者并没有大肆铺陈;而对于我的内心情感,却着意抒写渲染,其基调是哀怨凄绝的。“月牙儿”是一个一再出现的象征形象,它使作品笼罩在清冷凄婉的光色中,象征着主人公的命运宛如一弯无力的月牙,在逐渐被周围的黑暗所吞噬。“月牙儿”的出现,渲染了感情色彩,烘托了气氛,强化了作品的诗意。

  3.简述《骆驼祥子》的思想主题。

  答:《骆驼祥子》是老舍小说创作的代表作与里程碑,具有深厚的思想蕴涵。具体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 作品形象的反映了祥子的人生理想同他所处的社会环境的尖锐矛盾。祥子的理想是买上一辆车,凭力气吃饭,不受车主剥削。尽管他刻苦奋斗,顽强抗争,但是打击一个个接踵而来。大兵拉车抢夫,孙侦探仗势敲诈勒索,车主刘四、小官僚杨先生一家的残酷剥削等等,这些都真实的反映了那个社会的混乱,黑暗与腐朽,以及劳动人民命运的悲惨。祥子的悲剧,是时代的悲剧,社会的悲剧。

  第二, 作品通过对祥子的自私、狭隘、过高的估计个人力量等小生产者的特点,以及个人奋斗终于失败的描写,形象的说明了在剥削阶级处于统治地位的社会制度下,劳动人民想“独自混好”是根本不可能的。因而祥子的悲剧,不仅是时代、社会的悲剧,同时也是小生产者个人奋斗的悲剧。

  第三, 作品描写了在那个军阀混战的年代里,给人民群众带来的无穷痛苦与灾难,形象的展示了处于社会底层的劳动人民极度贫苦的生活状态。生活在北平大杂院里的劳动者,过着非人的苦日子,穷困改变了他们的性格,打孩子、骂老婆,有的甚至逼迫女儿去卖淫,小福子由于受不了屈辱的生活而自杀……这一切都是下层人民痛苦生活的真实反映。

  4.简析《骆驼祥子》的艺术特色。

  答:老舍小说《骆驼祥子》在艺术上取得了一定的成就,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作品的结构与作品的思想内容相适应,严谨单纯,不枝不蔓,以祥子的生活道路为主线,围绕他的希望、奋斗、挣扎乃至堕落来展开情节,安排事件,并引出其他人物。这样既充分展示了主人公祥子性格发展的轨迹,有很好的表现了祥子赖以生存的广阔而复杂的社会生活。

  第二,作品的人物形象鲜明生动。作品通过朴实的描写和细腻的心理刻画,来揭示人物的内心世界和性格特征。例如对祥子如何爱车的心理描写:“祥子的脸通红,手哆嗦着”,“几乎要哭出来”,他还决定把买车的这一天算作自己和车的生日。通过一系列的心理描写,生动而准确的表达了祥子买车时的兴奋和喜悦之情,一个个人奋斗者的形象跃然纸上。其他人物,如狠毒刁滑的刘四,泼辣的虎妞,刻薄吝啬的杨太太,善良温顺的小福子,都各具特色。

  第三,出色的景物描写。通过景物描写介绍人物活动的具体环境,展示人物在特定环境中的心理状态,如小说中对烈日、暴雨的描写,对阴森灰暗的西直门外景的描写,都能充分展示人物的心情。小说多处以景写情,情景交融。

  第四,在语言方面,作者熟练的运用北方劳动人民的语言,既生动形象,又精炼含蓄,并富有个性化。

  5.简析“骆驼祥子”这个名字的含义。

  答:长篇小说《骆驼祥子》早期创作中最优秀的篇章。它通过老北京一个人力车夫的悲剧,表达了作者对挣扎在社会最底层的劳动人民命运的深切关怀和同情。那么,作者为什么要以“骆驼祥子”为题,在于:首先,主人公祥子是北京城内普通的人力车夫,他从乱兵中死里逃生,丢了用血汗钱换来的车,拉回了三匹骆驼,由此而得名“骆驼祥子”;更重要的是,在祥子身上有着诸多劳动人民的优良品质,他善良纯朴、憨厚勤劳,有着执著的人生理想与追求。对生活具有骆驼一般的坚韧精神,但最终还是遭到被黑暗社会所吞噬的可悲下场。所以,作者以“骆驼祥子”为题,旨在说明即使像祥子这样原本具有善良而自信等美好品质的劳动者,在当时那种不合理的社会制度下,想凭个人奋斗劳动发家,这能是一种不现实的幻想。

  6.简析虎妞形象的性格特点。

  答:虎妞是《骆驼祥子》一个重要的女性人物形象,在某种意义上,她是一个女性的祥子。在中国旧社会里,一个男子生存的基础是地位与金钱,一个女子生存的基础是美貌。在这一点上,她也像祥子一样,实际上一无所有。作为一个生活在病态社会里的病态的老姑娘,表面泼辣大胆,但内心也很苦恼。她有着追求幸福的愿望,并因这种愿望不能正常实现而形成了变态心理。她对祥子有着感情真挚的一面,也为此失去了父亲与财产,最后悲惨地死去,在她身上确有某种悲剧因素。但虎妞性格的主导方面是她浓重的剥削阶级思想意识,她利用经济优势控制祥子,满足自己的欲望,这对祥子的精神崩溃起了催化作用。虎妞的性格从总体上来说是矛盾的、复杂的、悲剧性的。

  7.简述《四世同堂》的思想主题。

  答:《四世同堂》没有正面描写轰轰烈烈的抗日斗争,而是较深刻的剖析了民族灾难的根源,并且不仅仅是从经济层面、政治层面上剖析,而是更着重从文化层面加以剖析。作品表现了抗日战争期间,沦陷区人民的苦难经历以及他们在苟安的幻想破灭后,逐渐觉醒,终于意识到只有坚持抗战才有出路的过程。他们坚贞不屈,艰苦斗争,并且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迎来了胜利。小说写出了敌人的残暴统治,各色汉奸的卑污活动;也写出了知识分子的善良、懦弱和苦闷,以及一些下层市民坚强不屈的意志。《四世同堂》是一部中国人民的觉醒史和民族文化心理的蜕变史。它给在帝国主义铁蹄下挣扎的人们提供一个宝贵的启示:中华民族是不会灭亡的,中国人是自信的。同时也说明,传统文化心理结构的改造,民族新文化心理的建构,离不开社会斗争实践,血与火的斗争促进了民族文化心理的更新,正是在这种血与火的斗争中,中华民族的文化心理在不断发生裂变,消极的成分不断被淘汰、被埋葬,积极的成分蜕变而为崭新的东西,得到发扬。

  8.简析《断魂枪》中沙子龙的形象及其典型意义。

  答:沙子龙是《断魂枪》着力描写的一个“过去时代的人物”。小说着中刻画了他在近代社会急剧变化中的复杂心态。沙子龙开镖局,练就“五虎断魂枪”的绝技,威震西北无敌手,创出“神枪沙子龙”的英名,镖局的兴旺发达可想而知。但是,这种古老中国的事业与文明,都被时代的狂风吹走了。“今天是火车、快枪、通商和恐怖”,走镖的已没有饭吃。沙子龙的“东方大梦”醒了没有?现实是他不得不把镖局改为客栈,他不谈武艺,不再与人争强斗胜,甚至别人打上门来也不与别人比武,他是痛心的知道五虎断魂枪已不会再替他增光显胜,知道他的世界已被狂风吹走了。只是,他对时代变化表现的是一种消极没落的心态。他在夜间独自一人熟悉他的五虎断魂枪,表现他内心深处对过去世界的留恋、眷恋、欣赏而又无可奈何;他“不传”断魂枪绝技,是一种与时代抗衡的保守心态,表现他孤傲倔强的性格。沙子龙这种复杂的心态,在社会发展急剧变化的时代,既有一定的代表性与典型意义,是一个典型环境中的典型性格。

  9.简析《断魂枪》的艺术特色

  答:《断魂枪》是老舍短篇小说的重要代表作,他在艺术描写上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小说运用白描手法,对人物的肖像、动作、语言的描写简练传神,能深入表现人物的性格与内心世界。对沙子龙、孙老者的眼睛的描写极为出色。人物描写还运用了烘托与对比的手法,小说在沙子龙身上着墨不多,对王三胜和孙老者却花了不少笔墨。王三胜和孙老者都争强好胜。王三胜好吹嘘,性格外露;孙老者干巴直率,他登门挑战,要求学艺,比较积极。但两个人对时代的巨变,不似沙子龙心灵震撼之深。这两个拳师各从不同侧面烘托了主要人物沙子龙的性格与心态。

  五、论述题

  1.结合作品,论析祥子形象的悲剧命运及其根源。

  答:祥子是一个性格鲜明的普通车夫形象,在他身上具有劳动人民的许多优秀品质。他善良纯朴,热爱劳动,对生活具有骆驼一般的积极和坚韧的精神。他年轻、健壮、自信、要强,他不愿听从高妈的话放高利贷,不想贪图刘四的六十辆车,不愿听从虎妞的话去做小买卖,而是坚持认为“有了自己的车就有了一切”。他尽管不安于卑贱的社会地位,但并不想以剥削的方式改变自己的处境,而是以自己的劳动求得一种独立的生活。这是一个善良的小私有者合情合理的心理状态,为了这一点,他不顾一次又一次沉重的打击,直至希望彻底破灭。然而在那个吃人的旧社会里,祥子这点起码的微小的希望得不到实现,然而祥子的悲剧是一种时代、社会的悲剧。在祥子的身上,还有许多美好的精神与心灵;他做事认真负责,守信用、讲义气、忠于职守、冒着生命危险给曹先生报信,送包子给老马、小马这些比自己处境更艰难的人们,同情并帮助受摧残与凌辱的小福子,这些都表现祥子作为劳动人民所具有的美好心灵。正因这样,他后来的悲惨结局才更能深深的打动人。然而祥子的悲剧,除来自时代、社会的等因素外,也来自他本身的性格弱点。祥子性格的最大特点,是他企图通过个人奋斗改变自己的社会地位和生活命运的强烈愿望和执著追求,这就成为导致他命运悲剧的主观契机。既然他所承受的是来自整个社会的沉重压迫,孤立的零散的个人奋斗自然难以成功;即使有了自己的车子并且始终保持着所有权,也不能摆脱种种压制,成为真正可以独立自主、幸福生活的劳动者。因此,祥子的愿望和追求都是不切实际的,是他从已开始就陷入盲目,一切真诚的努力的毫无意义,等待他的只能是失败与悲剧。他出于个人奋斗的目的,因而他的人生理想是狭小的,而其采取的手段更是错误的,这不仅不可能使他找到改变自己命运的正确途径,反而使他远离朋友,孤立无援,更无力抵抗一次又一次的冲击。他从一个善良的青年,变为要强的人,更变为头等的“刺头”,最后终于堕落,成为一个“个人主义的末路鬼”,小说在同情祥子悲惨命运的同时,对他的个人主义,企图用个人奋斗来解放自己的想法进行批判。祥子的典型意义,一方面在于从他的悲剧中让人们看到时代,社会的黑暗,另一方面也在于从他的悲剧中让人看到个人奋斗的渺茫与错误。缺乏组织领导的个人奋斗不是劳动人民摆脱贫困求得解放的正确道路。

  2.结合作品,具体论析《骆驼祥子》的语言表达、心理和场景描写等方面的艺术特色。

  答:《骆驼祥子》是老舍的代表作,是老舍小说创作中现实主义最充分的,也是进步倾向最鲜明的一部,享有世界声誉。它在艺术上也取得了很高的成就,作者尤其注重通过语言、心理和场景的描写来刻画人物、突出主题。首先,作者善于通过细腻的心理描写:“祥子的脸通红,手哆嗦着”,“几乎要哭出来”。他决定把买车的这一天算作自己和车的生日。通过这一系列的心理描写,生动而准确的表达了祥子买车时的兴奋和喜悦之情,一个个人奋斗者的形象跃然纸上。对次要人物,作者也能用寥寥几笔,便勾画出他们的神态状貌。如狠毒刁滑的刘四,泼辣粗野的虎妞,刻薄吝啬的杨太太,善良温顺的小福子等。虽着墨不多,却都形象鲜明。其次,作者善于通过景物描写介绍人物活动的具体环境,展示人物活动在特定环境中的心理状态和性格特点。如小说中对烈日、暴雨的描写,对阴森灰暗的西直门外景的描写,都能充分展示人物的心情。作者通过人物性格发展的需要,把景物描写和人物活动、内心感受融汇在一起。做到以景写情,情景交融。第三,在语言方面,作者熟练、准确的运用北方劳动人民的语言,既生动、形象,又精炼、含蓄,并富有个性化。特别是作者善于把北京人的口头语言,加工提炼成活泼生动的文学语言,既朴实、平易,又简洁明快,富有浓郁的地方色彩和生活气息。例如用“恰似一棵倒立的大树”,“铁扇面似的胸”,来形容祥子身体的结实、健壮;用娶妻时锣鼓的声音——“咚咚嚓”来隐喻祥子娶虎妞;用“雷”来形容虎扭的暴躁、厉害,等等。这些寓于生活实感的通俗而又恰当的比喻,使作品的语言生动、活泼、形象。作品语言的精炼含蓄,主要表现在作家那些带有议论色彩的语句中。语言的个性化特点,表现在描写人物语言对话的部分,如虎妞诱使祥子喝酒时的对话,祥子的老实厚道,虎妞的粗野泼辣都得到极为明显的表现。

  3.结合作品,具体论析祥子形象的典型意义。

  答:《骆驼祥子》的主人公祥子,是旧社会被剥削、被压迫的城市个体劳动者的典型形象。作者着力塑造这样一个人物,其典型意义在于:一方面可以使读者从祥子的悲剧中看到旧社会对劳动人民的残酷压迫,以及黑暗势力是怎样从精神到伦理道德上摧残一个个体劳动者。小说在写祥子被毁灭的悲惨经历时,至始至终把笔锋指向万恶的旧社会,深刻的揭示了造成祥子悲剧的社会原因。首先,是社会动乱、军阀混战、政治腐败;其次,是残酷的阶级压迫和阶级剥削。小说在整个故事的描述中,特别突出了整个黑暗社会对祥子的无情残害。所以祥子的悲剧,“一点也不是他自己的错”,是黑暗社会把他从人变成了鬼。另一方面,祥子的悲剧,除来自时代、社会的等因素外,也来自他本身的性格弱点。他企图通过个人奋斗改变自己的社会地位和生活命运的强烈愿望和执著追求,这就成为导致他命运悲剧的主观契机。既然他所承受的是来自整个社会的沉重压迫,孤立的零散的个人奋斗自然难以成功;即使有了自己的车子并且始终保持着所有权,也不能摆脱种种压制,成为真正可以独立自主、幸福生活的劳动者。因此,祥子的愿望和追求都是不切实际的,是他从已开始就陷入盲目,一切真诚的努力的毫无意义,等待他的只能是失败与悲剧。他出于个人奋斗的目的,因而他的人生理想是狭小的,而其采取的手段更是错误的,这不仅不可能使他找到改变自己命运的正确途径,反而使他远离朋友,孤立无援,更无力抵抗一次又一次的冲击。他从一个善良的青年,变为要强的人,更变为头等的“刺头”,最后终于堕落,成为一个“个人主义的末路鬼”,小说在同情祥子悲惨命运的同时,对他的个人主义,企图用个人奋斗来解放自己的想法进行批判。这说明,在剥削阶级统治的社会里,劳动人民想通过个人奋斗的方式争得做人的权利,是根本行不通的。

  4.结合《骆驼祥子》、《四世同堂》等作品,论析老舍整个小说创作在对民族传统文化反思、批判方面的总体价值与特色。

  答:《骆驼祥子》与《四世同堂》这现实主义两部作品,都充分表露了老舍对于我国悠久的民族传统文化的批判与反思。在我国处于巨大历史变革的时代,民族传统文化严重落后于社会现实,是社会的发展受到严重的阻碍。生活在动荡年代的思想还为扭转过来的平凡市民,倍受痛苦的煎熬,他们中间有些人被无情的社会现实逼迫得走投无路,最终丧失了劳动者的美好人性;令人激动的是,更有一些人突破了传统文化的束缚,从苦闷、彷徨中觉醒过来,走向新生活。《骆驼祥子》与《四世同堂》正是这种思想转变的艰难历程的真实纪录。《骆驼祥子》所写的悲剧之所以深刻,正在于它表现了作为劳动者所具有的美好人性被摧残以及祥子作为普通劳动人民的自身弱点。祥子诚实、质朴、木讷、保守,他原本是农民,来城市中寻找出路,在其生活习性与内在心态中都留下了农民的烙印。他一心想凭自己的力气拉车争饭吃,娶上老婆,建立美满的小家庭。而他的希望一次次的破灭。祥子的悲剧命运,是作为都市贫民所无法摆脱的必然结局。祥子悲剧产生的原因,除了旧的社会环境外,还在于个体劳动者本身的弱点,只看到自己,只相信自己的力量,而不知道同阶级团结起来的共同斗争,共同争取生存的权利。他的悲剧说明,在旧中国,通过劳动者个人努力,独自混好是不可能的。在《四世同堂》里,转同文化的反思与批判得到进一步的发展与深化。作品所描写的是,居住在小羊圈胡同里的人们的文化心态,反映了典型的民族传统的文化心理。祁老人这一形象就体现了这种传统文化心理。他是胡同里一位颇有影响的人物,一辈子信奉“磕头说好话”的处世哲学,并将之传授给子孙们,形成“祁家的文化”,祁瑞宣作为祁家的长孙、当家人,深受祖父“祁家的文化”的熏陶。他知道祖父的理想是“四世同堂”,并觉得自己有义务维系这“四世同堂的家庭”,但同时他也想为国家尽一份力,不愿留在北平当亡国奴。他没发狠心将人伦中的情义斩断,也知道家庭之累使他和许多人,耽误了报国的大事!为此,他很痛苦。最后,他从痛苦中挣脱出来,为抗战作了许多有益的事。祁瑞宣较祥子进步的地方在于,他冲破了传统文化的束缚,摒弃了传统文化的消极方面,找到了与时代、社会相适应的新的思想文化。老舍在作品中说明,传统文化心理结构的改造,民族新文化心理的建构,离不开社会斗争实践,血与火的斗争促进了民族文化心理的更新,正是这种血与火的斗争,中华民族的文化心理在不断发生裂变,消极的成分不断被淘汰,被埋葬,积极的成分蜕变而为崭新的东西,得到发扬。

本文转载链接:全国版“中国现代文学史”习题(答6)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