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复习指导 > 笔记串讲 > 文学 > 自考文学类红楼梦研究习题(3)

自考文学类红楼梦研究习题(3)

2007-08-28 11:16   【 】【我要纠错

  题目七:王熙凤的才干反映出新时代的特点,这一特点的内容是什么?并说明形成其特点的原因。

  内容:

  她办事越练越老成,且面对复杂多变的局势、层出不穷的新情况也能相应地增添新的办法。她公开宣布:“错我一点儿,管不得谁是有脸的谁是没脸的,一例清白处治。”这种不讲情面的作风确实和封建陋习有了区别。

  45回她就打了王夫人的陪房周瑞家的儿子,周瑞家的还得赶忙跪下磕头谢她。跟她办事的人,都随身带着钟表,不论大小事都有一定时刻,很有点时间就是金钱的味道。这跟古老的蹒跚脚步确实有了分别。她的才能大大跨前了一步,有了新时代的特征。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她虽不像宝玉在文学艺术方面接受过很多影响,但她却经常听书看戏,其中也不管反封建意识的作品。王熙凤最欣赏的是探春。她曾用三个好字称赞她。且对探春的庶出很抱不平,她说“殊不知,庶出,只要人好,比正出的强百倍呢!”这在非常重视正名的封建社会里恐怕也算是离经叛道的言论了吧?

  而她对金钱的使用也和贾母不同,贾母看戏高兴了就往台上撒钱,“只听满台钱响,贾母大悦”。对比贵族阶级花钱买虚热闹的事,王熙凤是显得过分精明了些。她的钱是担惊受怕、日夜筹划、费尽心机得来的,每一个都要花在刀刃上。

  举例:

  43回大家凑分子为她过生日,她在贾母面前大包大揽要为李纨出资十二两,免得贾母破费,可到交银子时却背着贾母赖帐。但她对该花的钱却出手非常漂亮,如45回探春请她做诗社的“监社御使”,水晶心肝玻璃人的凤姐立刻明白这是找她募捐,她爽爽快快地捐出了五十两,这五十两虽然也心疼,但能赢得那么多人的好感,不是很值得吗?原因:

  王熙凤出身于“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的王家,财势之大使凤姐气壮如牛,她鄙薄贾琏说:“我们看你们家什么石崇邓通?把我王家的缝子扫一扫,就够你们过一辈子的了。”出身在这样的家庭里,能了解到金钱财富的作用,我们从十一回就知道她放高利贷,利用手虽掌握的经济特权放债,39回平儿告诉袭人:“单地这梯已利钱,一年不到,上千的银子呢!”手腕灵活的凤姐,能在多种矛盾缗中游刃有余地掌握主动,她发出叱咤风云的誓言:“从来不信什么阴司地狱报应的,凭是什么事,我说要行就行。”嘴甜心苦,两面三刀的她不费吹灰之力就杀了张金哥一双情侣,为的是3000两银子,68回善姐描写王熙凤的经济大权为“银子上千上万,一天都从她一个手里出入,一个嘴里调度。”这种特权为她挪用公款、放债、贪污等提供了条件。她背靠贾家的权势,叫她的陪房来旺夫妇做经纪人,里边有平儿做助手,肆无忌惮地大干起来。王熙凤既然用这种方式来积累个人财富,就必然会影响到她的生活方式和思想方式。

  题目八:王熙凤的才干哪些属于传统方式?其内容如何?

  前言:

  在贾府的气数江河日下之际,要管好这个家,必须要乱世用重典。所以周瑞家的说:“待下人未免严些儿。”

  举例:

  比如对焦大,凤姐就认为尤氏太软弱了,她说:“到底是你们没主意,何不远远地打发他到庄子上去就完了!”这实际上和发配充军差不多。

  又比如处理柳家和五儿的事,因为她刚刚睡下,根本没有问个青红皂白,马上就决定:“将她娘打四十板子,撵出去,永不许进二门,把五儿打四十板子,立刻交给庄子上,或卖或配人。”并且说:“朝廷原有挂误的,到底不算委屈了她”。这是何等混帐的逻辑!

  再比如四十四回打那望风的丫头,六十七回讯家童,五十五回平儿描写凤姐对那些玩忽职守者的惩罚时说:“他有这么一次,包管腿上的筋早折了两根。”

  但是,凤姐也有笼络别人的软功夫,她会认林之孝家的做干女儿,脉脉温情就化成牵着她走的铁链了。抄检大观园,明明是说她的治下出了问题,凤姐审时度势,不参加是不行的,而她采取一种听吆喝、跟着走的态度。

  结语:

  所以,从这里看出来,凤姐也有很多粗暴的管理方式,这属于较传统的一种,温情脉脉,笼络人心是较传统的方式。

  题目九:林黛玉的爱情描写有什么特点?试举例加以阐述。

  前言:

  林黛玉是“不可无一”又“不可有二”的独特创造,她的爱情记录册上没有任何糜烂、污秽的字眼,曹雪芹把古往今来各式各样惊心动魄的爱情描写消化之后,创造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封建社会少男少女的独特表达方式。宝黛爱情不同于秦钟、智能儿,不同于司棋、潘又安,也不同于小红和贾芸。两小无猜的一双小儿女,脸对脸躺在床上,说小耗子的故事,宝玉巧妙地称赞他由衷爱慕的表妹是“最标致美貌的一位小姐”,却又是一个“极小极弱的小耗子”。少年间的爱,充满了无邪的天真。

  举例:

  29回张道士给宝玉提亲,又爆发了一场大吵,宝玉脸都气黄了,眉眼都变了,黛玉一行啼哭,一行气凑,一行是泪,一行是汗。但谁也说不清,也不好说是为什么吵,老祖宗抱怨着哭了:“我这老冤家,是哪一世里造下的孽障,偏偏儿地遇见了这么两个不懂事的小冤家儿”。不是冤家不聚头,这充满哲理性的俗话竟使两人同时悟出了“冤家”的甜味。他们的爱情纯洁得像一道清泉!

  秋窗风雨夕,宝玉挑灯而至,作别时,刚刚披蓑戴笠地出去了,又翻身进来,问道:“你想什么吃?我明儿一早回老太太,岂不比老婆子们说的明白?”他几乎经常刚下台阶又复翻身回来,几乎重复着:“你一夜咳嗽几次?醒几遍?”这淡乎寡味又繁琐重复的语言,是一种需要经过黛玉内心翻译的符号,不仅黛玉能听懂里面所包含的不寻常的爱,读者也能从那老生常谈中掂出不同的份量。

  结语:

  宝黛爱情描写和以前不同的是:它终于被残暴地摧残了!曹雪芹仿佛是一位能工巧匠,他费尽心血,铸造了一种稀世的艺术奇珍,又毫不吝啬地敲碎了它!但那独特的构造是举世无双的。

本文转载链接:自考文学类红楼梦研究习题(3)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