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复习指导 > 笔记串讲 > 文学 > 自考“汉字学概论”复习资料(1)

自考“汉字学概论”复习资料(1)

2007-01-24 14:17   【 】【我要纠错

  汉字学概论复习资料(一):汉字的性质

  说到汉字的性质,我们不能不说一说文字的性质问题。文字是记录语言的书写符号系统,书面上代表语言的符号,世界上有多种多样的文字,可是从本质上看,从功能上看,其实都是一样的,即都是辅助语言进行交际的工具。

  文字是在有声语言的基础上产生并发展起来的,因此,语言是第一性的,文字是第二性的,先有语言,后有文字,没有语言,就没有文字。语言是文字符号所代表的具体内容,如果没有语言,文字也就不可能存在。世界上任何一种符号,都是由一定的形式和一定的意义构成的统一体,文字作为记录语言的符号,也不例外,也是由形式和内容两个部分组成的。世界上有许多民族,至今只有语言,没有文字,但没有任何一个民族是只有文字没有语言的,语言并不依赖于文字而存在。可见,语言的确是第一性的,文字是第二性的,记录语言,离不开语言。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文字体系,虽然记录语言的方式不同,结构上千差万别,但依附于一定的语言而存在的道理是一样的。

  因此,从本质上看,文字实际上就是一种符号系统,只不过这种符号是代表语言的,而且必须通过语言才能发挥作用。语言是一种符号,由形式和意义构成;文字也是一种符号,其构成也包括形式和意义两个方面。虽然都是形式和意义构成,但它们的内涵是不一样的,语言的形式是语音,文字的形式是书写单位(笔画或字母)构成的;语言的意义是一定的语音形式表示的内容,如普通话音节“shu”表示的意义是“成本的著作”,文字的意义是所记录的语言,具体地说是语言中的词或语素,包括语音和意义两个方面,例如汉字“书”这个书写符号所代表的,不单是语音“shu”,也不单是“成本的著作”这个意义,而是语音和意义两个方面。语言的语音形式和意义内容,在任何体系的文字中都是统一于一体的。世界上所有的文字,拼音文字也好,非拼音文字也好,记录语言都是既要记录语音,也要记录意义,不存在只记录语音或只记录意义的文字体系。语言是语音形式和意义内容的统一体,文字既然是记录语言的符号,当然要两个方面都记录下来,不可能剥离二者,那样文字是不可能完成记录语言的任务的,也不可能成为书面上代表语言的符号了。

  世界上各种各样的文字体系,按其记录语言的方式的不同,一般可分为拼音文字和非拼音文字两大类。拼音文字用一定的构字符号表示语言中的各个语音单位,符号的排列组合顺序同所记录的语言单位的实际读音一致,所以能比较容易拼读出来。非拼音文字的构字符号同语音联系不紧密,从字形结构上看不出同所记录的词语的语音的联系,只能一个一个死记,不能拼读。

  我们教材是按文字单位与语言单位的联系情况来划分类别的。文字基本单位的划分,不同的文字体系是不一样的,例如英文、法文、俄文等是字母,日文是假名,汉字是单字。语言的单位可分为语音层和符号层,在语音层可分音位(音素)和音节,在符号层可分语素、词和句子三级。把文字的基本单位和语言的基本单位相互对应起来看,根据所记录的语言单位的不同,一般把文字分为音素文字、音节文字和语素文字三大类。

  音素文字是用字母记录音素,即在记录语言的时候,要把音节分析出辅音和元音音素,分别用相应的字母表示,阅读时再把元音和辅音拼合为音节,是比较完备理想的拼音制度。音素文字的系统比较简单,因为一般一种语言的音素,分析成元音和辅音只有几十个,所以用几十个字母就可以把语言记录下来,音素文字适用于记录音节结构类型多的语言,英语的音节结构就比较复杂,类型很多,据资料载,日本有关方面统计英语的音节不会少于8万个,所以只能用音素文字记录。现今世界上大部分文字都属于音素文字。

  音节文字用一定的字母记录语言中的音节,符号和音节之间有固定的联系,适合记录音节类型比较少的语言,日文中的假名是音节文字的典型代表。

  语素文字以单字记录语言中的语素,字与语素基本上相互对应,语素文字最大的特点是字符多,由于要相互区别,又使得结构非常复杂,汉字就是典型的语素文字。由于语素文字着重于字形同语素意义的对应,不要求找共同的标准音点,因此特别适合记录方言复杂,方言间语音差异大而语法规则一致、语素意义一致的语言。

  三种文字和所记录的基本单位对应如下:

  音素文字――音素

  音节文字――音节

  语素文字――语素

  汉字的基本单位是字,而每个汉字对应的语言单位,大体上是一个语素,所以,从文字单位同语言单位的对应关系看,汉字是语素文字。语素是最小的语音语义结合体。例如汉语的“祖国”是由“祖”和“国”两个语素构成的。每个语素都有音和义:“祖”的音是zǔ,意思是先代:“国”的音是ɡuó,意思是跟“国家”相对。汉字的一个个的单字记录的是汉语里的一个个语素,因此汉字是语素文字。汉语语素有同音的,也有不同音的。不同音的语素一般用不同的汉字来表示。例如汉语里的“人”和“民”是两个不同音的语素,书写时就用“人”和“民”这两个不同的汉字。而同音语素也常常用不同的汉字来表示。例如“一、依、衣、医、伊、铱、漪”这七个语素都读yī,而书写时用七个不同的汉字,从而在形体上把不同的语素区别开来。形态各异的汉字可以有效地区别同音字。

  每个汉字除了有形体和读音外,还有意义。这和英文字母、日文假名很不相同。语素是最小的音义结合体,是有意义内容的,因此,汉字记录语素,它的音和义来自它所记录的语素的音和义。例如我们用“书”这个字表示汉语里“书”这个语素,因为语素“书”读shū,意思是“成本的著作”,于是汉字“书”就读shū,意思就是“成本的著作”。汉字的形和它所表示的语素的音和义紧密结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形音义的统一体。汉语语素大多数是单音的,但也有一些是多音的。多音语素有的是连绵词和叠音词,例如“蜘蛛、琵琶、秋千、茫茫、渐渐”等;有的是是译音词,例如“吉它、巧克力”。记录多音语素的每个汉字,只有形体和读音,而没有意义,必须几个字合起来才有意义,因而不是形音义的统一体。这样的汉字数量不多,不反映汉字的本质特点,不影响汉字是语素文字的论断。

  关于汉字的性质,历来有种种不同的说法,比较典型的有表意文字、意音文字、词素-音节文字(或语词-音节文字)几种说法。

  汉字是表意文字,这个说法的出发点是汉字不限于同一种读音挂钩,从读音看汉字缺乏体系性,而从意义角度看汉字显得非常有规律性,而且字形结构反映了字义特点,例如“桦、桉、柳、桂、椅”等字以“木”表示字义类属,体现出表意特点。不过,由于汉字经过隶变和简化后,字形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字形结构与字义的直接联系远不如古代汉字那样明显,而且表意与否本身也是比较模糊的,所以近年来采用这种说法的已经越来越少了。如果说汉字绝大多数都有意义,因此从这样的角度说汉字是表意文字也是可以的。

  意音文字的说法着重于汉字80%以上都是形声字这一客观事实。但如我们教材分析的那样,现代汉字中真正称得上是形声字的已经很少了,大部分形声字或者意符不表意,或者音符不表音,从现代汉字的角度看,这样的字不应该再当作是形声字,所以真正意义上的形声字不多,到底有多少,笔者尚没有看到这方面的确切资料,但比较肯定的数据是,现代形声字,音符和字音完全相同的只有全部形声字的20%,如果这20%的形声字再用意符和字义的联系情况加以考察,估计又得排除一些形声字,这样所剩就无几了。由此可见,把汉字称为意音文字并不合适。

  也有人将构成汉字的符号分为意符、音符和记号三类,而根据符号所能表示的语言结构层次来看,汉字有些字符只跟语素这个层次联系,有些字符则起音节符号的作用,因此把汉字看作是语素-音节文字,而且认为这个名称适用于古代汉字和现代汉字。不过,音节文字现在一般专指拼音文字的一种,用来指称汉字容易引起混淆。尽管汉字是代表音节的,但是其结构中并没有严格意义上的专职的表音成分,因此用音节文字这种名称是否合适值得斟酌。

  以上种种说法,大家可以了解,也可以深入研究。但从我们课程的教学实际出发,弄清楚汉字是语素文字的立脚点,能作必要的解释说明就可以了。

  汉字学概论复习资料(二):汉字的特点

  汉字有六个方面的特点,这些特点,有的是优点,有的是缺点。

  (一)汉字和汉语基本适应。

  汉字和汉语相适应,主要是汉字的单音节形式和汉语的语素的单音节形式比较一致,用汉字记录汉语语素往往有一种对应的关系。汉字和汉语基本上相适应,具体可从以下几个方面来认识领会:

  第一,一个汉字代表音节,一个语素基本上也是一个音节,因此汉字和语素是相对应的,用汉字记录汉语语素非常合适。不过,汉字同语素对应,并不是说汉字与语素相等,仔细分析一下,其实汉字和语素之间的关系也是比较复杂的,毕竟汉字是文字单位,而语素是语言单位。汉字和语素间的复杂关系表现在,一个汉字可能表示几个不同的语素,如“米”表示大米的米和表示长度单位的米,“站”表示“站立”或“车站”的意义;也可能是几个汉字表示一个语素,像外来词“沙发、吉它、马来西亚”等是受外来词读音的影响用汉字转写,其中的汉字没有独立的意义,这样的词语可以不考虑,汉语传统中还有一些联绵字,都是几个汉字记录一个语素的,如“窈窕、秋千、琵琶、蜘蛛、犹豫、踌躇”等。当然,大部分汉字是一个汉字表示一个语素的,如“山、河、灯、人、看”等。

  第二,汉语是没有形态变化的语言,语法意义、语法关系主要通过词序和虚词表示,而不像印欧语那样要用音素表示形态变化,所以汉语的特点决定了它用汉字记录是合适的。比如英语的动词do(打)有doing、did、done等形态变化,一个词(尤其是动词)的词形在不同的句子中是不一样的,其音素要发生变化,这样的语言用音素文字记录比较合适,而动词类似的含义,汉语是用一个个独立的语素(词)“正在、曾经、已经”等表示的,这种变化用写法固定的汉字记录就比较合适。又如英语的复数要在名词后加词尾s表示,这个语素也是在词内部增加音素(即内部屈折)显示出来的,而汉语,复数是增加一个语素“们”表示,非表人名词主要在前面加数量词体现,不是在词内部发生变化,这种情况用一个独立的汉字表示就非常方便,而把汉字用来表示类似英语那样的形态变化,就会困难重重。

  汉字与汉语相适用,我们可以通过汉字借用来记录朝鲜语、日语的情况反证。日本、朝鲜曾经先后借用汉字记录自己的语言,但是由于这两种语言与汉语在语法规则上有很大的差别,所以汉字只能记录它们中的固定的部分,而对于有形态变化的部分,写法固定,不能分解的汉字简直一筹莫展,所以日语、朝鲜语用汉字记录不完全合适,需要用字母表示形态变化的部分,正因为如此,朝鲜在汉字的基础上创造了谚文,日本在汉字的基础上创造了假名。而且历史上,汉字曾经被周边的少数民族借用,但是并没有被直接借用来记录本民族语言,而是在其基础上加以改造,使之适合自己民族语言的需要,例如契丹文、西夏文、女真文等。

  第三,汉字记录汉语可以非常有效地区别同音词。汉语音节结构简单,声韵母配合只有400来个音节,声韵调配合只有1200多个音节,加之词形简短,以双音节词为主,单音节词依然十分活跃,可以说是汉语语汇的基础,这样同音语素和同音词就非常多,很容易混同,而形态各异的汉字就起到了分化同音词的作用,所以汉语同音词虽然很多,但用汉字记录,在书面上就把同音词巧妙地区别开了,这是拼音文字所做不到的,例如“公式-公事-攻势-宫室-工事”、“形式-形势-行事”、 “国是-国事-国势”、“期中-期终”等同音词,口头上说出来,语音完全一样,很容易混同,可是书面上用汉字记录下来,形体各异的汉字很自然就把它们区别开来,根本就没有混同的可能了。下面我们看几组读音完全相同而字形各异的汉字,对汉字的这种区分同音词的作用就一目了然了:

  ju(阴平):居、鞠、拘、狙、疽、驹、苴、掬、琚、趄

  shi(去声):是、市、式、事、示、视、世、势、适、试、室、蚀、誓、逝、柿

  li(去声):力、立、沥、呖、例、利、里、粒、励、笠、历、莉、荔、栗、丽、隶

  yi(去声):意、义、艺、易、翼、异、奕、翳、亿、抑、屹、役、逸、肄、臆、谊

  上面4组汉字,每组声韵调完全相同,可是汉字字形差别非常大,这样就非常方便地把不同的语素区别开来了。我国著名语言学家赵元任先生曾经利用汉字的这个区别功能,用声韵完全相同的汉字编写了一个《施氏食狮史》的故事,抄录在这里供大家欣赏:

  石室诗士施氏,嗜狮,誓食十狮。氏时时适市视狮。十时,适十狮适市。是时,适施氏适市。氏视是十狮,恃矢势,使是十狮逝世。氏拾是十狮尸,适石室。石室湿,氏使侍拭石室。石室拭,氏始试食是十狮尸。食时,始识是十狮尸,实十石狮尸。试释是事。

  假如用拼音文字记录这些语素,按拼音文字的规则,读音相同的语素,其字形也应该相同,那这些语素就根本无法从字形上区别开来。汉字从古代的表意字发展到形声字,为什么没有再进一步跨进拼音文字的行列,这同汉字的这个有效区别同音词的功能不无关系,而且这也是不少人反对汉字改革,反对汉字拼音化的一个重要的理由。的确,拼音文字从目前看是无法解决汉语同音词问题的。

  第四,现代汉语方言众多,语音上的差别很大,但是由于各个方言的语法系统和词汇系统一致性比较突出,用汉字记录汉语,书面上起到了沟通方言的作用,同样的词语,虽然各地发音不同,但大都用同一个汉字记录,所以大家都看得明白清楚,所以汉字具有很好的沟通方言的作用,而拼音文字就难以适应汉语方言分歧的特点。汉字在维护汉语的统一,避免汉语分裂成不同语言方面,可以说功劳赫赫。在欧洲,许多不同的语言,互相之间的差别比汉语方言之间的差别要小得多,但它们是不同的语言,而汉语各地方言,虽然差别较大,但是用统一的汉字记录,才没有进一步分裂,而且也因为汉字的维系作用,谁也不会认为汉语的方言是不同的语言,虽然西方一些语言学家把汉语的一些方言看作是不同语言(参见哈特曼、斯托克《语言学与语言学词典》),但这种观点不可能得到我们的认同。

  (二)汉字是形音义的统一体。

  因为汉字所记录的是语素,而语素是音义的统一体,每个语素既有声音又有意义,加上汉字的形体,所以汉字是形音义的统一体。一个汉字,它可能代表好几个语素,可能表示好几个音节,但是独立地看,每个汉字必定是表示一个音节的,必定是表示一个语素的,而且必定是有形的,所以汉字是形音义三位一体的,是形音义的统一体,三者之间密不可分。这一点与音素文字和音节文字是很不相同的,例如英文的字母a、b、c、d、e等,日文的あ、い、う、え、お等,它们有形体,有自己的读音,但是没有意义,因此不是形音义的统一体,因为它们记录的是语言中的音素、音节,没有独立地和语素对应,因此单独看都是没有意义的。

  正因为汉字的这个特点,所以我们初学汉字有一定困难,但是如果学习了一定数量的汉字以后,进而学习词就不困难了,例如我们学习了“电”字,可以和别的有意义的汉字组成“电话、电灯、电线、电视、电影、电流、电机、电表、电动”,而对这些个新词,我们基本上不用重新学习记忆,很容易理解掌握,因为我们学会了一个一个的汉字,实际上就等于学会了一个一个的构成词的语素,掌握了这些构词成分的形、音、义,再来学习理解这些个词语,自然就非常容易了。反观音素文字,人们在学习字的时候非常容易,比如像英文,只有26个字母,几节课就可以学会,日文有50音图,初学也很容易,但到了学习词的阶段,就比较困难了,因为每个词都有不同的拼写形体,记忆起来也并非易事。

  (三)汉字有较强超时空性。

  汉字的超时空性,可以从两个方面来认识:一是古今一致性比较强,二是具有沟通方言的特殊作用。汉字的超时代性,就是古今可通,上千年前的文献中的汉字,今天我们照样认识,其中看不懂的,不是汉字本身,而是古今语素意义的变化。虽然汉字已经有数千年的历史,但是由于古今汉字结构方式、结构体系在本质上是一致的,同语言中的基本单位的对应关系相同,即都是记录语素(在古代同时又是词),没有发生本质的变化,所以就具有了通贯古今的特殊作用了。比如我国历史上宋、元、明、清时代的小说,我们今天阅读起来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困难,而同时代的用拼音文字记录的文献,今天一般人就很难看懂了,只有专家才能看懂,因为拼音文字要随词语读音的变化调整自己的拼写(当然不是绝对一致,比如英语单词know中的k今天就不发音了,但拼写没有调整)。

  汉字的超空间的特性,就是具有特殊的沟通方言的作用。汉语方言复杂,有七大方言,如果细分,方言更多,而且各方言间的差别特别大。口头上,不同方言区的人根本不能进行交谈,如果谈话,就好像是在同外国人说话,互相不知所云,除非用双方共通的中介语(如普通话),否则就不能进行沟通。可是书面上用汉字笔谈,就出现了非常奇妙的情况:无论你是上海人、广东人,还是湖南人、福建人,互相之间毫无障碍。假如没有汉字,不同方言间的交往怎样进行真是令人难以想象!当然,汉字的这种沟通方言的作用,根本之处在于汉字记录的是汉语,虽然汉语方言众多,但各个方言的语法结构特点(词的特点、句子的特点)是一致的,语素意义差别小,不然,同样也是看不懂的。用汉字记录的日语,虽然每个字都认识,但是却不能看懂其内容,有人夸张地说学习日语的人往往是“笑着进去,哭着出来”,就是这个道理,而学习汉语方言,是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

  从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到,学习汉字,需要我们认识汉字的超时空作用,也要注意到,汉字这个特点的根源还是汉语的语法、词汇系统古今、方圆方面的共通性,汉字的这个沟通古今和沟通方言的作用,其实仍然是汉字基本上适应汉语这个特点的反映。

  (四)汉字字数繁多,结构复杂,缺少完备的表音系统。

  汉字系统的字数,数量之多是非常惊人的。从古到今,汉字的总字数已达到8万多个,据资料统计,现代汉语用字在1万左右,国家公布的《现代汉语通用字表》收录汉字7千个,《现代汉语常用字表》收录汉字3千5百个。

  汉字字数众多的根源在于汉语的特点。由于汉语的音节结构比较简单,音节数量比较少,和语言中的语素的数量相比较,简直不成比例。比如现代汉语声母和韵母拼合组成的基本音节只有4百来个,再配上四个声调也只有1千2百多个,而现代汉语语汇系统中的语素,多达数千个,在这种情况下,读音相同的语素就非常多,加之含此词形简短,以双音节此为主,但因借此也非常多,而且往往是常用词,假如书面上不用形体各异的汉字把这些同音的语素和词区别开来,就会造成混淆,造成使用上的混乱,影响交际使用,影响人际沟通,严重的甚至有可能早引起误会,造成损失。汉字字形分化字义的作用,我们可以从一些汉字的分化过程看出来。比如“云”,本意就是云彩的云,后来增加了“说话”的意义,为了区别,便另外造了一个“雲”來区別:“其”本来就是簸箕的意思,后来产生了表示第三人称的意义,于是人们便在院子基础上增加一个竹字头,构成“箕”:“莫”,从构形上看是太阳淹没在草丛中,就是傍晚黄昏的意思,后来引申出否定的意义,表示没有人,为了区别,于是在原字形的基础上另加一个“日”来区别,这就是“暮”字。类似的例子很多,例如“昏-婚”、“然-燃”、“止-趾”、“采-採”、“益-溢”等等。可见,汉字字数繁杂,有其不便于学习掌握的一面,但也有其便于区别意义的一面。

  汉字的结构复杂,可以从几个方面来看,一方面,汉字笔画很多,以7千个通用汉字为例,笔画在7画至15画的多达5千以上,最多的一个汉字笔画多达36画;另一方面,汉字的结构单位笔画和部件,在组合成子是不是按照统一的方向排列组合的,而是上下左右全方位展开,多向行进,具有平面型特点,而且结构单位的组合模式也是多种多样的,笔画组合有相离、相接、相交几种,部件组合有左右结构、上下结构、包围结构、框架结构等,而且很多子往往是几种方式的总和,结构就更复杂了。汉字不像拼音文字那样是按一个方向行进的。所以学习汉字,只知道笔画部件,不知道结构方式,依然无法把一个字写出来。

  而且汉字结构中可以说是没有表音成分,虽然汉字系统中有数量众多的形声子,但是形声字的音符并不是专门的表音符号,很多依然是独立成字的,更主要的事,现代汉字形声字的音符绝大部分已经失去了表音作用,有的音符在一个字中可以表音,在另外一个字中不能表音,这种种情况夹杂在一起,很难判断,例如“台”在“抬胎邰”中是表音的,在“殆怠迨治冶”中是不表音的。根据现代形声字音符的表音情况,如果用音符去推断一个不认识的字的读音,大部分都有可能出错。而人们在使用汉字时,往往有这样一种错觉,认为汉字既然实行绳子,那么就可以利用其音符来推断字音,结果常常推断错误,闹出笑话来。例如下面这些汉字,之所以读错,就是人们盲目使用音符推断造成的结果:“诣、愎、菅、龋、啮、酵、涸、烨、酗”。人们常说,汉字难读,这同汉字结构上不能表音不无关系。

  (五)汉字用于机械处理和信息处理比较困难。

  汉字用于机械化和信息化处理比较困难,我们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认识。首先,汉字数量多,现代汉语通用字有7千个,如果涉及到专业领域的用字,数量更多,这样多的汉字机械处理当然就比较困难。其次,汉字结构复杂,大多数汉字笔画在10画左右,多的有好几十画,而且汉字笔画和部件组合的模式也非常复杂,随人我们可以给这些汉字的构造单位的组合方式归类,但一字一字观察比较,可以说是一个字有一个字的构造模式,有些字,例如“董、麝、爨、齉、冀”等,信息处理就非常困难。相比较而言,拼音的音素文字由于数量有限,机械处理就没有障碍,比如引文用拉丁字母,只有26个,加上大写字母也只有52个,加上其它字符(例如标点符号等),总量不超过100个。所以英文的字符可以全部搬上键盘,而把7000个汉字照搬上键盘,那简直是不可想象的。所以在我国,打字成为一门技术,需要专门学习。

  我们可以用英文和汉字做个比较,这种差异就看出来了。现在电脑处理文字信息,一般使用点阵表示,即用电子方阵来表示一个字符,每个方阵有若干个格子,其中有笔画的点亮,每有笔画的点暗,这样就实现了文字自负的显示。显示英文,最低要用7×9点表示一个字符(一般要使用9×12点),显示汉子,最低要使用16×16点表示一个字符(一般要用24×24点)。英文的字符我们算100个,汉字的字符只算7000个,那么所占的点是:

  英文:7×9×100=6300点

  汉字:16×16×7000=1792000点

  汉字字形存储量在电脑中所占的空间,是英文的284倍。差距之大是惊人的。汉字的机械化处理以前之所以落后于其他文字,因为7千个汉字字符需储存1750k位,而英文不到10k位,在计算机发展之初,根本就没有那样大内存。据资料载,美国IBM公司60年代末期生产的最先进的一种型号的电子计算机,内存为4096-131072,可以装入汉字,但是价格高得惊人,根本不可能推向市场,而其他型号的计算机,则不能装进汉字。这还是普通型汉字点阵,如果是精密型汉字点阵,比如是32×32点,或者100×100点,处理1万个字符,那所占的空间更是惊人。当然,在电子计算机储存量急速扩大的今天,这个问题已经得到顺利解决,但比较拉丁字母,汉字的局限仍然是明显的,所以有的学者认为,从长远看,汉字只有拼音化才能便于信息处理。

  (六)汉字用于国际文化交流比较困难。

  汉字用于国际交流比较困难,首先是因为汉字结构复杂,其次是汉字是不表音的,不便于学习使用,而拉丁字母在国际上使用非常广泛,可以说是国际化的文字,比较而言,汉字就显得十分孤独,虽然随着我国经济文化的发展,随着我国在国际上的地位的日益提高,将有越来越多的人学习和使用汉字,甚至研究汉字,但那和汉字的国际化是两回事。所以有人说汉字是国际性的文字,说21世纪是汉字的时代,从热爱汉字,热爱汉民族文化的角度来看,是可以理解的,但以科学的实事求是的态度看,汉字作为国际交流的工具是有其局限的。

  汉字已经有数千年的历史,为什么能这样长用不衰,根本原因在于它适应汉语的特点。所以我们学习汉字,研究汉字,既要看到汉字的优点,也要看到汉字的不足,在对待汉字的问题上,既不狂妄自大,也不妄自菲薄。

  汉字学概论复习资料(三):现代汉字和现代汉字学

  现代汉字和现代汉字学

  现代汉字

  一、什么是现代汉字

  现代汉字是指现代汉语用字,也就是现代白话文用字。包括古今汉语通用字和现代汉语专用字。

  汉语分古今,汉字也分古今。文言文记录古代汉语,古代白话文记录近代汉语,现代白话文记录现代汉语。

  文言古语用字和现代汉语用字的区别:(1)所用的字不完全相同,古今汉语各有专用的字和通用的字。(2)古今汉语都用的字,意义有不同。(3)古今同一个字,音义都不同。(4)古今都用的字,功能有不同。古代成词,现代不成词。(5)古代汉语用字是封闭的系统,现代汉语用字是开放的系统。

  “现代汉字”的另一含义是指汉字字体发展的后一阶段。古文字(甲骨文、金文、大篆、小篆)→现代汉字(隶书、楷书)。

  现代汉字学

  一、现代汉字学建立

  传统汉字学研究的对象——汉字构造的理论和汉字字体的演变。

  现代汉字学研究的对象——现代汉字的属性和应用。

  周有光的《现代汉字学发凡》(1980年)。汉字学应该分为历史汉字学、现代汉字学和外族汉字学。现代汉字学应研究汉字的字量、字序、字形、字音、字义汉汉字教学。

  二、研究现代汉字的意义

  帮助人们更好地学习和使用汉字。

  促进中文信息处理技术的尽快成熟。

  为国家制定并推行汉字政策提供理论根据。

  三、现代汉字研究简史

  清末—民国

  新中国建立以后

  目前

  四、现代汉字学研究的内容

  汉字的性质和特点

  现代汉字的属性——(1)字量,(2)字形,(3)字音,(4)字序。

  现代汉字的应用——人际界面和人机界面的应用。

  汉字的评价和前途。

  汉字学概论复习资料(四):主要知识点

  语言是第一性,文字是第二性的。

  作为语言的符号的文字既表音又表义。文字记录语言,字符构成文字,构成文字的符号是字符。汉字的音符都是借音符,不管是假借字,还是形声字的声旁,都是借用既有音又有义的现成文字充当。

  隶变以后,独体表意字作为字符大都丧失了原来的表意作用,变成了记号。如日、月、山、川。汉字绝大多数的合体字是由意符和音符构成。

  声旁有表意作用的形声字:“非、圭、眉、尉、支、斯”等字

  语言对文字的需求是文字发展演变的内因,社会发展对文字的需求是文字发展演变的外因。

  世界上的语言根据词的结构主要分成孤立语、粘着语、屈折语3种类型。孤立语:汉语、彝语、壮语、越南语。粘着语:日本语、朝鲜语、土耳其语、匈牙利语。屈折语:俄语、德语、阿拉伯语、印地语。

  汉字所造就的独特的文化现象:对联、字谜、拆字、拼字等民俗文化、与字形相关的词语、书法及篆刻。

  可能在较长一段时间,“汉字是中国通用的唯一交际工具,唯其如此,它是中国文化的脊梁”。

  100年来的语文现代化运动:切音字运动、白话文运动、国语运动、拉丁化新文字、汉语拼音方案、简化汉字。

  国民政府在1935年8月公布了《第一批简体字表》,收字324个,是钱玄同《简体字谱》草稿中的一部分。36年2月废止。

  笔画构成汉字,除了单笔字之外,还有个笔画组合问题。相离关系、相接关系、相交关系3种类型。

  造意以实义为依据构形,但是有时造意仅仅是实义的具体化、形象化,而非实义本身。只有实义才是真正在语言中使用过的意义,才能称作本义。如颇,当偏讲,是实义;当头偏讲就是造意。

  假借有两种:一是本无其字,依声托事 .这是造字的假借。二是本有其字,依声托事。这是用字的假借。

  亦声字是说会意字的一部分字符兼有表音作用。我们倾向于把亦声字视为形声字的声旁有示源功能。声旁有示源功能的形声字绝大多数是分化字。要/腰、含/琀、原/源、它/蛇、栗/傈

  《印刷通用汉字字形表》6196字,《现代汉语常用字表》3500字,《现代汉字通用字表》7000字,《信息交换用汉字编码字符集。基本集》6724字,另外收入了39个非汉字的“部首”,两项加起来是6763个。全剖汉字字符分成两级,一级字是3755个,二级字是2969个,外加39个部首共3008个。这就是汉字定量、定形的成果。

  选取通用字和常用字的标准:统计原则、分布原则、构词构字原则、常识原则

  主要词典部首数目:《说文》540部,《字汇》214部,《辞海》189部。《汉字统一部首表》201部,《汉语大字典》和〈汉语大词典〉200部。

  汉字的应用包括人际界面和人机界面。

  汉字教学方法:分散识字、集中识字、注音识字,提前读写。

  注音识字,提前读写:是充分利用汉语拼音帮助识字和读写的一种语文教学方法。在学生入学不久未识字或识字不多的情况下,利用汉语拼音使识字和阅读、作文同时起步,交*并进,使学生的口语能力及书面能力同时得到发展。

  汉字进入计算机的途径:语音识别、键盘输入、文字识别。

  双轨制:汉字和汉语拼音并存。

  汉字的前途:一是还要不要继续简化汉字,二是还要不要走世界文字共同的拼音方向。

  儿化词类别:可分二类,一类词以儿化作为区别的特征,一类词不以儿化作为区别的特征。

本文转载链接:自考“汉字学概论”复习资料(1)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