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复习指导 > 笔记串讲 > 经济学 > 07年自考“世界市场行情”听课笔记(26)

07年自考“世界市场行情”听课笔记(26)

2007-08-22 16:12   【 】【我要纠错

  第十章 国际商品市场价格研究

  欧佩克发展历程与新世纪挑战

  欧佩克的形成与二战后中东阿拉伯民族主义运动的振兴直接相关。近半个世纪来,欧佩克的发展道路上既有团结斗争成功的辉煌,又有值得总结反思的挫折。进入新世纪后,欧佩克面临一系列深刻而复杂的时代新挑战,促使欧佩克进行相关战略调整,以维护成员国共同的经济利益及其在国际能源体系中的重要地位。

  “欧佩克”即石油输出国组织(Organization of Petroleum Exporting Countries,简称OPEC),不仅是以中东阿拉伯石油生产国为主的发展中国家原料输出国组织,更是当代政治经济领域中最具影响力的国际组织之一,迄今仍对世界经济与国际关系走向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本文在回溯欧佩克形成和发展的基础上,分析新世纪欧佩克所面临的挑战和相应的战略调整。

  一、欧佩克:半个世纪的风云沧桑

  作为发展中国家建立最早、影响最大的原料生产国与输出国组织,欧佩克的诞生并非偶然,而是战后亚非拉民族解放运动蓬勃高涨的历史产物,是发展中国家在国际舞台上崛起的标志性事件。

  欧佩克由中东海湾的沙特、科威特、伊朗、伊拉克以及拉美的委内瑞拉等5个石油出口国于1960年9月在巴格达发起组成。这5个欧佩克创始国石油资源不但储量极其丰富,而且油田分布集中,开采条件好,成本低、利润高。从20世纪初到二战前,它们就是国际石油资本竞相角逐的重点对象。二战后,以“七姐妹”为代表的西方国际石油卡特尔加速对这些国家的石油开发。这5国的探明剩余可采石油储量在1945~1960年的15年里以年均29.1%的速度增长了4.37倍,占全球石油储量的比重由原来的56.8%增加到1960年的66.67%;而它们的石油出口更是由1951年的1.3898亿吨增长到1960年的3.1039亿吨,占1960年世界石油出口总量的81.43%。

  以这些欧佩克创始国为代表的亚非拉产油国尽管石油资源丰富,但“七姐妹”等西方国际石油资本长期控制着国际石油市场的勘探、开采、运输、精练直至销售各环节,特别是它们拥有对亚非拉产油国石油的定价权和经营权,从中获得源源不断的廉价石油,使西方发达国家迅速在能源领域以油代煤的转变过程中实现了战后经济的高速增长。而亚非拉产油国却在它们的长期盘剥、掠夺下资源毁耗、经济畸形、政局动荡,债台高筑。同时,二战前作为世界主要石油输出国的美国在战后已变成原油输入国,它和西欧、日本一起构成对这些中东及拉美产油国石油输出的严重依赖。正是这种日益加深的严重依赖,使得5大产油国在世界石油市场上控制着绝对的份额,并以绝对优势的地位创立了石油输出国组织。

  欧佩克的形成与战后中东阿拉伯民族主义运动的振兴直接有关。1945年阿拉伯国家联盟(简称阿盟)成立后,为协调阿拉伯国家的石油政策,于1952年在阿盟政治委员会中设立了“石油专家委员会”,1954年又设立永久性机构“石油局”,以争取和捍卫阿拉伯世界的石油权益。

  欧佩克成立的直接诱因是以“七姐妹”为代表的西方石油垄断资本单方面连续压低原油价格。二战后特别是50年代,随着中东石油大量开采,国际石油市场供过于求,独立石油公司和苏联为打进西方国际石油卡特尔控制的世界市场,纷纷降价抛售石油。西方国际石油卡特尔不甘心让出市场份额,1959年2月英国石油公司(BP)遂宣布每桶原油削价18美分。这次削价使中东产油国石油收入顿减10%。同年4月阿盟在开罗举行第一届阿拉伯石油大会,除阿拉伯产油国外,还有非阿拉伯世界的伊朗和委内瑞拉两大产油国以观察员身份出席此次会议。会议强烈谴责西方国际石油卡特尔单方面强行压价,要求西方石油大公司稳定油价,即使不得已调整油价,也需事先与产油国协商。

  期间沙特与委内瑞拉还达成了成立石油输出国组织以稳定油价的“君子协定”。1960年5月沙特石油事务大臣塔里基和委内瑞拉石油部长在举行会谈后发表公报,明确提出建立石油输出国组织的倡议。但1960年8月埃克森再次将每桶中东原油削价10美分。随后其他大石油公司也采取类似行动。这两次削价使欧佩克中的4个中东创始国每年石油收入损失2.31亿美元。为摆脱任凭西方石油垄断资本随意宰割的状况,1960年9月9-14日,沙特、科威特、伊朗、伊拉克以及拉美的委内瑞拉等5个石油出口国在巴格达召开会议,决定联合起来共同对付西方国际石油卡特尔,以维护产油国合理的石油权益。

  1960年9月14日由上述5国创立的石油输出国组织的主要宗旨是:“协调和统一各成员国的石油政策和确定最有效的手段,单独地、集体地维护成员国的利益”,“应设法确保国际石油市场价格的稳定,以避免有害的和不必要的波动影响本组织。”

  由此,一个协调成员国石油政策、谋求合理的民族经济权益、反对西方国际石油垄断资本掠夺和控制的发展中国家原料生产与输出国国际组织正式亮相于国际舞台。1961年到1975年,又有亚非拉8个产油国先后加入欧佩克:卡塔尔(1961年)、印度尼西亚(1962年)、利比亚(1962年)、阿联酋(1967年)、阿尔及利亚(1969年)及尼日利亚(1971年);此外,还有厄瓜多尔(1973年)和加蓬(1975年)加入欧佩克后又于1992年和1995年退出。另外,阿拉伯产油国认为除欧佩克之外,还有必要建立一个完全由阿拉伯国家组成的石油联合组织,来统一和协调阿拉伯产油国之间的石油政策。1968年1月,沙特、科威特和利比亚在发起成立了阿拉伯石油输出国组织(简称欧阿佩克),随后,除阿曼和突尼斯外,几乎所有的阿拉伯产油国都先后加入。

  近半个世纪来,作为一个亚非拉石油生产国为维护共同经济利益而建立的国际性组织,欧佩克凭借其在国际石油市场上举足轻重的石油资源,在协调生产国之间的石油政策、捍卫石油资源国的利益、抗衡西方发达国家、维护国际石油市场稳定的道路上谱写了一幕又一幕扣人心弦的历史篇章。其中,既有团结斗争成功的辉煌,也有值得总结反思的挫折。从其1960年成立到20世纪末的40年主要活动和市场战略,大致可分述如下。

  第一阶段(60年代)为欧佩克发展的初创时期,主要致力于反对西方大石油公司压低油价、提高石油租让地使用费、取消外国石油公司销售补贴、收回未开采的石油租让地等方面的联合斗争,具有探索性和防御性特征,主要目标是稳定油价、提高石油生产受益率,初步显示出亚非拉产油国联合斗争的强大威力,制止了国际原油标价下跌趋势,证明欧佩克的确是一个可以与西方国际石油卡特尔抗衡、斗争的有效组织机构。更重要的是,欧佩克在斗争中逐渐积累了经验且走向成熟,并意识到产油国的收入并不直接取决于国际石油市场价格,而是由国际石油卡特尔操纵的石油标价所决定,因而从1968年起制定了统一的全新斗争纲领和策略,将斗争的重点转移到掌握定价权上,为下一阶段收回石油资源控制权和定价权斗争的胜利奠定了基础。

  第二阶段(70年代~80年代初)为欧佩克联合进攻的黄金时期。欧佩克开始由联合防御转为联合进攻,对西方资本掠夺亚非拉产油国的石油租让制及其衍生的标价制这一国际石油价值分配体制进行革命性变革。70年代初,欧佩克以减产和谈判结合的策略,向国际大石油公司展开积极进攻,并在提高油价的斗争和收回资源主权的参股、国有化运动两条战线相互推进。在取得积极成果的基础上,阿拉伯产油国于1973年中东十月战争爆发后又成功地使用了石油武器。欧佩克便趁此有利形势,进一步完全收回油价决定权,连续大幅度提高原油价格。此后欧佩克又采取以攻为守、守中有攻的策略,把石油斗争扩大为整个第三世界的原料斗争,抗击霸权主义的国际政治经济旧秩序。

  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胜利和1980年两伊战争爆发后,世界石油供应出现短缺,欧佩克又再次连续提高石油价格。这一阶段欧佩克通过其石油战略,不仅彻底摧毁了西方掠夺性的石油租让制,使成员国基本收回了石油资源主权,而且通过油价决定权的收回,使国际油价由60年代的1.8美元/桶上升到38.63美元/桶,涨幅高达2046%。由此,欧佩克成员国在石油收入急剧上升、贸易条件明显改善、民族经济迅速发展的同时,其国际政治经济影响也显著增强。当然,这一阶段国际油价的迅猛提高也给欧佩克带来始料未及的一系列消极影响,为随后近20年欧佩克陷入艰难困境埋下隐患。

  第三阶段(80年代初~90年代末)为欧佩克联合防御的困难时期。70年代欧佩克两次原油大提价,在西方世界触发了两次影响深远的石油乃至经济危机,导致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消费国经济衰退、石油需求减少,更因高油价引发了国际能源市场和石油市场的重大结构性变化。主要表现为:非欧佩克产油国挤占国际原油市场份额,替代能源发展加快,节能技术迅速提高,主要石油消费国建立国际能源机构和石油战略储备,由此国际石油市场出现供过于求以及对欧佩克原油需求明显降低的状况,国际油价长期低迷,欧佩克石油收入锐减,许多成员国陷于经济困境。为此,欧佩克被迫由战略进攻转入战略防御阶段。

  1982年欧佩克开始实施产量配额制度,亦即通过集体减产力保34美元/桶的目标油价。但这种“限产保价”的市场战略不仅不能从根本上扭转国际石油供过于求、油价下跌及欧佩克市场份额和控制力日益下降、非欧佩克的独立产油国市场份额和竞争力不断扩大的总趋势,相反却导致成员国争夺配额并以低于欧佩克规定的价格售油,造成油价狂泄(1986年8月沙特阿拉伯重油价格仅为7美元/桶),使“限产保价”战略徒劳无功,且欧佩克的国际原油市场份额由70年代约70%缩小到1985年的43.6%。因此,从1986年至90年代,欧佩克由“限产保价“的消极防御战略改为实施”低价扩额“的积极防御战略,从而扭转了欧佩克市场份额急剧下滑势头。这不仅使欧佩克内部成员国进一步感悟到协调一致、遵守配额的重要性和迫切性,也使大部分非欧佩克产油国开始认识到与欧佩克合作的必要性。这种”低价扩额“石油战略在一定程度上使欧佩克度过了20世纪末的艰难时期,步入逐渐恢复的进程,也使国际石油市场即使在海湾战争的特殊时期也成功地经受了第三次石油危机的考验。

本文转载链接:07年自考“世界市场行情”听课笔记(26)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