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复习指导 > 笔记串讲 > 经济学 > 07年自考“世界市场行情”听课笔记(27)

07年自考“世界市场行情”听课笔记(27)

2007-08-22 16:14   【 】【我要纠错

  二、面临新挑战的欧佩克

  进入新世纪后,随着整个世界经济全球化的不断深化、科学技术的日新月异以及国际政治经济的重大演变,已过“不惑之年”的欧佩克在承继以往辉煌、挫折与问题的同时,也面临着一系列深刻而复杂的挑战。

  首先,历史是不断发展、变化的,而这种发展、变化通常又是充满矛盾的。欧佩克石油市场战略的演变也是如此。

  “一切发展,不管其内容如何,都可以看作一系列不同的发展阶段,它们以一个否定另一个的方式彼此联系着。”如何妥善处理市场份额与油价的关系,无疑是跨入新世纪的欧佩克在市场战略方面面临的首要挑战。如前所述,80年代中期以来,欧佩克转而采取“低价扩额”战略,即发挥其石油生产低成本优势,通过维持较低的石油价格,把生产成本较高的非欧佩克生产者挤出市场,以恢复欧佩克在国际石油市场的优势份额。该市场战略的实施在一定时期确曾收效,1990年5月欧佩克的国际石油市场份额首次恢复到50.8%,1990年1月欧佩克综合油价也回升到22.75美元/桶。然而在世纪之交,欧佩克的“低价扩额”战略出现难以为继的局面。一方面,科学技术特别是石油勘探技术飞速发展,非欧佩克产油国的生产成本大幅度下降,如英国北海石油生产成本从1991年的10�25美元/桶下降到2000年的8�13美元/桶,而且非欧佩克产油国的非常规石油生产成本也开始下降到可与常规石油竞争的水平,如2000年加拿大以油砂提炼石油的生产成本仅为12.13美元/桶。因此,尽管油价长期低度徘徊,但欧佩克的市场份额却难以扩大,1994年后基本上停留在40~41%。

  另一方面,冷战结束后,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加速推进,广大发展中国家普遍进行了经济改革,大大便利了国际石油资本和先进石油技术在更广阔的范围内流动与传播。原先石油勘探开发程度较低的西非几内亚湾国家纷纷改变了冷战时期对外资的排斥态度,其诸多沿海丰产油田成为西方跨国石油公司开发的新热点,里海沿岸地区也成为国际石油资本看好、竞争激烈的聚焦点。显而易见,科技进步和经济全球化削弱了欧佩克赖以维持的级差地域优势,增强了非欧佩克生产者的竞争力,欧佩克已不能简单地运用单方面低价手段与非欧佩克产油国竞争市场份额,这意味着“低价扩额”战略在新形势下必须有所变革。

  其次,近年来国际油价面临高位震荡的挑战。进入新世纪以来,虽然油价在“9·11”事件后再次下跌,2003年3月伊拉克战争的爆发也未出现人们预料的石油危机。然而自2003年5月伊拉克战争结束后,国际油价却由每桶25美元以下的价位逐渐攀升,进入2004年后更如脱缰野马一路猛进。从年初1月5日每桶33.78美元涨至10月22目的55.65美元,屡屡刷新历史记录。进入2005年后,国际油价更呈现高位震荡上行走势。

  纽约商品交易所西得克萨斯轻质原油(WTI)从年初每桶42美元升至3月底的58美元左右,8月末受“卡特里娜”飓风的刺激,WTI油价大幅冲高并突破70美元/桶价位,年底油价又回落到60美元/桶上下。进入2006年后,国际油价继续震荡冲高。4月13日伦敦国际石油交易所6月交货的北海布伦特原油报收70.57美元/桶,为该油品1988年推出以来首次冲破70美元大关;当日纽约商品交易所WTI原油5月期货价格也高达每桶69.32美元。由于受愈演愈烈伊朗核危机和美国汽油供应吃紧等因素的影响,4月21日,纽约商品交易所WTI原油6月期货价格报收于每桶75.17美元的历史最高交易水平。在黎以冲突的影响下,7月13日WTI原油期货甚至飙升到78.4美元/桶。相应地,中东迪拜原油全年均价由2003年的26.76美元/桶上升为2005年的49.32美元/桶,2006年7月更达到69.17美元/桶,接近70美元/桶大关,比上年同期增长30.93%。

  类似于20世纪70年代,这三四年的国际油价高位上行无疑大大增加了欧佩克成员国的石油收入,经济状况有明显好转。2006年第一季度委内瑞拉石油出口收入同比增加41亿美元,海湾产油国更是国库盈足。但高油价的居高不下对欧佩克也是一把“双刃剑”:其一,高油价长期运行将阻碍世界经济增长。新世纪油价由低走高,其主要动因为世界经济良好增长所带来全球能源需求的增加,但高油价影响世界经济增长的负面作用却在2005年显示出来,高油价给欧佩克的短期收益蕴含着长期风险,将导致世界经济增长速度放慢甚至倒退,造成全球能源需求减少,欧佩克石油出口和外汇收入下降,经济再陷困境;其二,高油价有利于欧佩克竞争对手的既得利益。40美元以上的高油价显然有利于非欧佩克产油国的石油开发和生产,削弱了欧佩克的生产成本优势,欧佩克的市场份额将会减少,市场控制力也会下降,而非欧佩克产油国的竞争实力却会提升;其三,高油价刺激替代能源的开发。当油价在50�80美元高位区运行阶段,人们不仅更加青睐更高效、安全、环保的天然气,而且核能、太阳能、风能、水能等各种可再生的替代能源开发和利用的经济成本障碍大大减弱,甚至可能更为划算,这对世界石油需求的长期增长显然不利,对拥有和仰仗石油资源蕴藏、生产和出口优势的欧佩克,也是一个致命的挑战。

  最后,新世纪欧佩克还有来自欧佩克内部和外部力量的重大挑战。从内部来看,欧佩克各成员国基本上都是严重依赖原油出口的发展中国家,虽然在维护世界石油需求和合理价格、振兴民族经济以及争取国际经济新秩序方面存在广泛的共同利益,这种共同利益正是欧佩克成立和延续的基石。但欧佩克又是一个由主权国家组成的国际集团,各成员国在具体国情上差别很大,其石油生产政策和油价政策也有不小差异,因而在经济利益上存在一定的矛盾。如沙特、阿联酋、科威特等国石油储量丰富,产量大,收入高,人口少,大量石油美元投资西方,它们担心油价过高会影响世界政治经济稳定,导致石油美元贬值,加速西方能源转换,削弱其石油资源优势,因而主张实行相对温和的油价政策,避免油价上涨过快过猛。而像伊朗、伊拉克、阿尔及利亚、尼日利亚等,因人口众多、人均石油储量低,急需增加石油收入发展本国经济,因此往往主张以减产提价来提高石油收入,但一旦减产降到威胁国内经济发展需要的地步时,又会通过削价增产来增加石油收入,反对或暗中违背欧佩克的减产配额计划。因此,欧佩克内部因利益分化而导致协调日益困难,面临着体制上的挑战。

  欧佩克曾有13个成员国,后减少到11个,加蓬、厄瓜多尔就是因为内部意见不一致而退出的。另外,随着新世纪能源市场上天然气消费量与需求量的上升,一些欧佩克成员国,如卡塔尔、阿联酋、印尼、尼日利亚,因为液化天然气不受配额限制,就大力生产出口液化天然气,以赚取更多收益,也引起了内部成员国利益分化、矛盾增加。1997年金融危机后的印尼为了恢复经济,在石油产量日益下降的情况下,大量生产出口液化天然气。尼日利亚也与作为欧佩克主体的海湾产油国矛盾重重,经常超配额生产石油,在美国的鼓动与诱惑下,萌生退出欧佩克的念头。

  2003年伊拉克战争后,伊拉克问题成为欧佩克的一颗“定时炸弹”。伊是石油资源大国,其储量仅次于沙特和伊朗,占世界已探明石油储量的9.7%。石油生产和出口是伊的支柱产业,在国民经济中占主导地位。海湾战争前,伊日产原油曾达到450万桶的峰值。战后,因受制裁和军事打击,其石油生产基础设施遭到极大破坏。自1996年12月“石油换食品”计划实施后,其石油生产和出口才逐渐恢复,2001年平均日产原油236万桶,出口203万桶。2003年的伊战再次使伊石油产量大幅下跌(当年产量133万桶/日)。战后,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关于伊战后重建问题的1483号决议,解除了对伊拉克长达13年的国际制裁,使伊拉克石油不再受到出口限制,意味着只要伊逐步踏入政局稳定、经济重建之路后,其石油生产和出口就将逐渐恢复和增长。

  但这同时又给新世纪的欧佩克带来一系列挑战:1、在伊拉克因制裁和战争石油生产和出口大幅下降时,是欧佩克其他成员国增加配额填补了这一缺口,而一旦伊石油出口恢复增长,欧佩克就得重新调整内部现行配额,可能使本已复杂的内部矛盾更趋激化;2、伊战后,其政权由亲美势力控制,作为世界第三石油资源大国和欧佩克主要成员国,伊的“石油阀门”将掌握在世界最大石油消费国��美国的手中,使美国为今后能够利用伊来“钳制”和“弱化”欧佩克有了一把“杀手锏”,伊成了欧佩克阵营中的“特洛伊木马”;3、美国部分势力主张伊拉克脱离欧佩克,使之成为欧佩克的又一强大竞争对手。有关方面估测,伊石油储量远景甚高,若加强勘探,其石油蕴藏量可能高达2500亿桶,超过沙特坐上世界第一交椅。且伊油层距离地面最近,整个国家如同“漂浮在石油大海的陆地”,石油开采成本为全世界最低,每桶不到2美元。从伊的石油勘探程度、储量和产量增长趋势看,在不受战争和制裁的情况下,伊石油产量完全可能达到920万桶/日的水平。无论是留在欧佩克内还是脱离欧佩克,伊都是一个直接关系到欧佩克发展命运的重大变数,决不可等闲视之。

  在欧佩克外部还有诸多其他的挑战。第一,能源消费国为维护自身能源安全,将进一步加强国与国之间的合作,如经合组织能源消费国于1974年成立的国际能源机构(IEA)在新世纪不仅扩大了阵营,而且在其信息数据交流、节能和替代能源技术合作、石油战略储备建设等方面更趋完善,作为国际石油市场的主要买方在与欧佩克的博弈中不断走向成熟。有些国家仍未放弃分化、分裂乃至瓦解欧佩克阵营的图谋。许多能源消费国为有效避免和应对石油危机,近年来努力提高能效、加强非石油的替代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的开发与利用,积极营造进口能源的品种多类化和来源地多元化,以降低对欧佩克的石油依赖;第二,在高油价的刺激下,非欧佩克产油国在国际石油市场上进一步壮大、崛起。俄罗斯作为非欧佩克的最大产油国近年来石油生产和出口有了迅猛的增长,2005年石油产量已接近沙特,两国分占世界总产量的12.1%和13.5%。

  2006年俄石油产量甚至一度超过沙特。“9·11”后,美国与沙特关系出现裂痕,而与俄罗斯能源合作加强。俄打破与欧佩克配合的想法也在发展。另外,几内亚湾、里海地区产油国以及墨西哥、加拿大等也不断传出发现新大油田的信息,成为国际石油投资的新宠。预计非欧佩克国家原油供应量将上升到十年来的最高水平。这显然会对欧佩克的既有地位形成不可低估的冲击;第三,近年来俄罗斯普京政府还与土库曼斯坦倡议建立“里海五国同盟”,试图通过俄、伊、阿、土、哈这5个里海沿岸油气输出国组成的“欧亚能源联盟”��一个由莫斯科领导的“欧佩克第二”组织,增强俄罗斯及其能源盟国对世界能源市场的优势,在对美国及其西方盟国的能源安全形成巨大威慑的同时,也成为欧佩克的有力抗衡者。在各国更加青睐天然气的形势下,还有消息披露,俄罗斯也有意组成一个包括伊朗、土库曼斯坦等在内的“天然气生产和出口国集团”,与欧佩克角逐国际能源市场主导权。

本文转载链接:07年自考“世界市场行情”听课笔记(27)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