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广西 > 考务考籍 > 自考生源遇分流桂林自考规模萎缩

自考生源遇分流桂林自考规模萎缩

2007-01-17 09:39   【 】【我要纠错
    核心提示:“参加自考本身就是对个人意志的一种考验,不管结果如何,这几年的自考经历磨练了我的意志,相信只要有‘自考精神’的鼓舞,在以后的人生道路上什么都不会难倒我!”来自永福的考生小曾告诉记者。

  1月13至14日,桂林市2007年第一次自学考试分别在市区、全州、平乐、恭城等4个考区举行,拉开了2007年自学考试的大幕。而不久前召开的桂林市招生考试会议透露的数据表明,2006年桂林市自学考试报名人次仍然继续着从2003年以来的下降趋势,全市全年自考报考32549科次,比上年报考科次下降了20%。面对不断萎缩的考试规模,从2007年起桂林市撤销了临桂、龙胜、资源、灌阳、灵川、兴安、阳朔、永福、荔浦等9个县级自学考试考区,只保留市区、全州、平乐、恭城等4个考区。

  有资料统计表明,25年来,我国累计有1.4亿人次参加了自学考试,培养了625万本专科毕业生。桂林市从1984年开办自学考试以来,已经培养了专科毕业生和1771名本科毕业生。自考被人们誉为“没有围墙的大学”。然而,近年来全国自学考试规模却呈逐年缩小的趋势。

  曾经风光无限的自学考试,为何遭遇到考生人数下降的尴尬?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调查。

  普通高校“门槛”降低,自学考试需求“缩水”

  “高考落榜生是参加自考的主要生源,但是自从1999年全国高校大规模扩招以来,落榜生越来越少,参加自考的学生当然就越来越少了!”一位业内人士分析说。据统计,从1999年开始全国高等学校实行大规模扩招,当年的招生幅度比1998年增加了47.4%。以广西为例,2004年我区普通高校招生人数超过12万人,比2003年增加2.5万人;2005年这一数字则达到139600人,比上年增长15.9%,同年的高考竞争率为1.83,即每1.83人竞争一个招生指标,也就是说升学率超过了50%.而与普通高校扩招相对应的则是高考“落榜生”的减少。

  作为一种社会化、开放性的考试形式,自考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出现以来,在当时普通高校教育还不能够满足社会需求的情况下,一定程度上满足了人们的教育需要。但随着形势的发展,尤其是近年来普通高校扩招,高中毕业生接受普通高等教育的机会大大增加,这已是不争的事实。普通高等教育门槛降低了,自考这所‘没有门槛的大学’的优势自然就越来越小。

  教育方式日趋多元,自考生源遭遇“分流”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人们接受教育的方式越来越多样化,尤其是近年来方兴未艾的网络教育、各种职业认证教育也分了自考的不少“羹”。

  “只要懂上网就能读的大学!”这是网络教育的经典广告词,也是网络教育便利性和灵活性的生动写照。为了适应新形势下教育发展的需求,许多全国知名大学都专门设立网络教育学院,开办了“网上大学”,这对于众多与大学无缘的青年无疑是个很大的诱惑。在一份名为《2006年中国网络教育研究报告》的分析文章中,记者看到,到2005年我国网络大学的数量从原来的4所发展为67所,中国网络教育用户达到795万人。这份研究报告还预测,到2008年全国网络教育用户将达到1510万人,2010年将达到2350万。

  与此同时,各种更具有针对性的资格认证和职业认证教育让大量持有“实用主义”态度的人趋之若骛。“如今干什么工作都要认证、教师要有教师执业证书、律师要有律师证、导游要有导游证、会计师要有会计师证……如果没有证书,再高的学历也不管用!”去年刚刚大学毕业的大学生小李抱怨说。他的抱怨却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今各种资格认证和职业教育的红火状况。“注册会计师考证”、“报关员考证”、“XX程序设计师”……只要上网搜索,各种认证考试让人眼花缭乱。“现在很多单位要人已经不注重学历了,因为什么学历都不稀罕,而拥有与工作岗位相对应的认证资格却可以让用人单位大大节约人才培养成本,因此认证教育越来越受到人们亲睐也是情理之中的。”在市总工会某认证教育机构招生的赵女士分析说。

  而在网络教育方兴未艾、各种认证教育“乱花渐欲迷人眼”的同时,自学考试却显得稳重有余而亮点不足,缺乏引起人们注意的新招,如专业设置与就业形势结合不够紧密,教学和考试内容仍然以“应试教育”为主,导致了在职场上出现“研究生往前站,本科生中间站,专科生往后站,自考生靠边站”的尴尬。

  有人望而却步,有人“半途而废”:自考“难”吓退不少人

  “长期以来自学考试被称为‘中国第一考’,原因是其通过的难度大、学历硬。”采访中,几乎所有受访者都如此反映。一位“久经沙场”的自考者还总结出了自考的“几大难”——考试制度严,考试过关难;考试题目难;考试完了拿合格证难;上学难;写论文难;换毕业证难。对于这些“难”凡参加过自考的人都会感同身受。

  “考了四年,才过了10科,距离23门课程全部合格还不到一半,太累了!”1月13日上午,记者在自考五中考点遇到了刚刚从考场里走出来的廖先生。他告诉记者,从2002年参加自考以来,今年已经是第五个年头了,尽管是边工作边考试,但提起这几年的“自考路”,他还是有种不堪回首的感慨。而摆在他面前的还有更加漫长的道路。“真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而按照自考考籍的规定,考籍最长可以保存八年,也就是说如果八年之内不能完成所有课程的考试并获得学历,之前所有的努力就将化为乌有。与廖先生有相似经历者大有人在。记者在参加过自考或正在参加自考的十多位考生中进行了一个随机调查,在接受调查的人当中竟然没有一个能完成所有课程而得到学历或者学位,一半以上考生已经放弃。

  “许多参加自考的人是高考落榜后一时没有方向了,就盲目地参加了各种普通高校下属的自考助学班,结果多数人是考了几次就放弃了。”某高校自考助学班的伍老师告诉记者。而我市从1984年至今仅有1771人通过自考获得本科文凭这一数据本身能说明一些问题。

  不过也有人对此不以为然,记者采访中听到了另外一种声音。“参加自考本身就是对个人意志的一种考验,不管结果如何,这几年的自考经历磨练了我的意志,相信只要有‘自考精神’的鼓舞,在以后的人生道路上什么都不会难倒我!”来自永福的考生小曾告诉记者。

桂林日报

本文转载链接:自考生源遇分流桂林自考规模萎缩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