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百味自考 > 自考同路人 > 执著追梦张林杰:一个一生赶考的人

执著追梦张林杰:一个一生赶考的人

2006-08-15 09:00  东方今报 【 】【我要纠错
    内容提要:从46岁开始,他用10年时间通过了法律专科自考,用13年时间通过了国家司法考试,现在,63岁的他又向法律本科自考发起了冲击。

  历经17年,他完成了从初中毕业到通过国家司法资格考试的嬗变。

  1989年,46岁的他开始参加法律大专自考。2006年,63岁的他又开始了法律本科自考的漫漫征途。

  参加自考时他还是满头黑发,17年后他已是白发如霜。

  上午8点多钟,身材胖胖的张林杰拎着黑色人造革包,骑着摩托车出了门。

  63岁的张林杰是到附近的获嘉县中和法庭参加庭审的。他是一起离婚案件原告的代理人。

  下午4点多钟,张林杰从县城坐上了开往郑州的客车。他正在省里参加律师上岗前的培训,为了8月8日的这次开庭,他特地请假回来。

  2006年3月16日,经过17年的艰苦跋涉,他终于拿到了国家司法部颁发的“律师执业资格证书”。

  ●催收贷款

  爱上法律武器

  张林杰学法律始于1988年。

  这年春天,身为河南省获嘉县大辛庄信用社主任的他在收贷中遇到了麻烦。

  一农民与别人合伙贷款办厂倒闭,这位农民突然退股,让一贫如洗的合伙人承担债务。同时他又与妻子协议离婚,把财产全部留给妻子。

  信用社催这位农民还贷,他说:“我退股了”。其妻说:“我们离婚了,财产归我,债务我不承担”。贷款回收陷入僵局。

  恰在这时,县人民法院巡回审判庭来到大辛庄乡,他们就住在信用社。张林杰向法官张洪州咨询,张洪州说:“这是恶意串通逃避债务。”

  他拿出一本《民法通则释义》对张林杰说:“你看看就会明白。”

  当天晚上,急不可待的张林杰就看了一遍。当他看到《民法通则》第58条时,眼睛一亮。该条规定,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的、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的民事行为无效。

  张林杰决定向法院起诉。最后,法院支持了大辛庄信用社的诉讼请求,追回了贷款。

  这次成功的起诉,也拉开了全县农村信用社依法收贷的序幕。农业银行新乡中心支行还下发简报,在全市推广大辛庄信用社的经验。

  “为了系统地掌握法律知识,1989年,我决定参加法律大专自学考试,那时我已经46岁了,又是初中文化,当时压力也很大。”张林杰说。

  这一考就是10年!

  ●十年自考

  拿到大专文凭

  在获嘉县徐营镇张林杰家中的书柜里,放着各种法律书籍。

  张林杰抽出一本《国际法》说,这门课我考了5次。他指着《逻辑学》说,这门我考了8次,翻坏了3本书。

  他首先报考的是《婚姻法》和《哲学》,因为这两门课的内容接触过,有点基础。他一次通过。接着《民事诉讼法学》和《法学基础学》也先后通过。

  1991年考《刑法学》时,他惨败而归。他决定每晚看40页教材,困了,他就用牙签刺合谷穴。

  岁数大了,记忆力也不行,“别人学习1小时我要学5小时”。

  1992年他患了严重的颈椎病,颈椎骨刺压迫神经,右手指尖发麻,有时右臂疼得抬不起来,需要每日做牵

  引。他把简易牵引架固定在门框上,吊住头部边牵引边看书。

  一次,出纳员上楼找张林杰,远远地看见张林杰的头套在绳子上,吓得大叫:“快来人呀,老张上吊了。”

  这一年,他做了2000多道模拟题,通过了《刑法学》和《刑事诉讼法学》考试。

  此后,《经济法学》、《行政法学》等课程被他逐一攻克。

  当时规定,考律师资格除有大专文凭外,参加法学大专考试通过8门主课的也可以,但是要等到取得法律大专文凭后再发律师资格证。

  1993年年底,张林杰的刑法、刑诉法、民法、民诉法等8门主课已及格。第二年10月,他开始了律师资格考试。

  这期间,他一边要参加“律考”,一边还要进行其他6门课程的考试,两种考试交叉进行,难度可想而知。

  1999年,张林杰通过了法律大专考试。

  ●“律考”跋涉

  “我要一直考到进棺材!”

  1994年10月,现任获嘉县人民法院政研室主任的景永利,和张林杰一起参加了律师资格考试。

  考试结束后,景永利问张林杰考得怎么样。张林杰说,要是考不上以后就别考了,题这么简单。

  “当时,他认为自己一定能考上,结果他差了26分,这一次对他打击非常大。”景永利说,那年,包括他自己在内,新乡仅有10人考上。

  使景永利敬佩的是,在这以后的11年间,张林杰像一个冲锋的战士,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并最终成功。

  第一次失利后,张林杰乐观地估计无非再考两年。次年,他仅差6分。第三年又差8分。

  1997年春节过后,张林杰猛然觉得视线模糊。经检查,他患了白内障。他只好拿着放大镜看书。

  参加律师资格考试时,他的放大镜被监考老师收走了,张林杰急得头上直冒汗,监考老师知道真相后,也深受感动,把放大镜还给他了。这年,他满以为该过关了,结果又少了10分,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1999年,张林杰仅差3分。张林杰心头又燃起了希望,成功好像已触手可及。

  2000年,他却差了21分。

  2002年,律师资格考试被国家司法资格考试取代,含金量高了,题也难做了。这年,他竟差了38分。

  老伴儿怕他身体吃不消,劝他放弃考试。他哀求老伴儿:“我也退休了,让我再考一年,如果不行,我就不考了。”老伴儿怀着矛盾的心情点了点头。

  可是,这次他又失败了。

  张林杰的意志也有点动摇,他开始怀疑自己究竟能不能考上。

  但是,看到那数百册法律书籍,想起十几年来的自学历程,他心中又升腾起强烈的信念:我要考下去!

  一次次的希望破灭,一次次的沉重打击,张林杰忍受着多重压力。

  身心早已疲惫的他也骑虎难下,“不考吧,已经坚持这么多年,心里不甘,别人也笑话。考吧,岁数一天比一天大,身体有病,体力不支”。

  考的时间长了,新乡市司法局看大门的都认识他了。一次张林杰去报名,看大门的说:“老张你还没有过?”

  律管股的人也问他:“你准备考到啥时候?”张林杰说:“一直考到进棺材!”

  1998年,在郑州回民中学考试时,准备进考场的张林杰被工作人员拦住了,一位工作人员抓住他的胳膊说:“不让家长进你还进?”

  2000年,张林杰患上了脉管炎,下肢浮肿,不能长时间坐,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把腿放在高一点的位置上。

  有时他头痛得厉害,20多天吃了100多包治头痛的药。甚至进考场时,身上还带着治头痛的药和速效救心丸。

  最后严重到一看到考题,大脑一片空白。几    分钟后,记忆才慢慢恢复。

  ●艰难“突围”

  上考场时有几分悲壮

  2005年,张林杰决定孤注一掷,他反复做了近万道模拟题。上考场时,他有几分悲壮。

  考试后,他吓得不敢查分,因为他已经承受不起那一次次失败的打击。

  在郑州工作的儿子,从网上查出了父亲的分数。张林杰一看这次考的分数不低,高兴之余,他又在煎熬中等待着分数线的公布。

  幸运的是,这次他超出分数线7分。

  获知消息后,张林杰在门外燃起了鞭炮。儿子专程赶回祝贺,儿子如今是某学院党总支副书记,受父亲影响,他酷爱钻研业务,30多岁就取得博士学位,并被评为副教授。记者问张林杰:“要是这一次还通不过怎么办?”他说:“继续考。”其实,张林杰也不知道,这最后一次搏击如果失败,他还能坚持多长时间。

  ●一生追梦

  准备成立“爱心法律工作室”

  如今,张林杰准备成立“爱心法律工作室”。

  7月10日,他向有关单位递交了申请书。申请书中说,他自学法律,终于通过国家司法资格考试。为了服务群众,决定对残疾人、妇女维权、劳动纠纷、医患纠纷等十类案件免收代理费。

  其实,早在1991年,张林杰就开始无偿代理案件。

  别人不解:“代理案件不收代理费,你费尽心血考取律师资格干啥?”张林杰说:“考取律师资格是用来证明我的水平,是我的理想和追求。我每月退休金1000多元,已经够花了,不靠代理案件获取经济利益。”

  取得律师资格后,找他的人越来越多,和以前一样,他只让当事人象征性地交点交通费。

  8月8日,张林杰代理了一起离婚案件,仅收当事人50元的交通费和电话费。获嘉县中和法庭庭长崔巍说,按照其他律师的收费标准,离婚案件的代理费最低也要400元。

  ●本科自考

  新一轮的冲刺开始

  现在,张林杰又在自考法律本科,开始了新一轮的冲刺。

  他说,按照规定,超过40岁不再考英语,但要在14门课程基础上增加4门课程。今年上半年他已经考过了2门,下半年他报了4门。

  原来,从2004年起,国家要求参加司法资格考试的学历是本科以上,因为张林杰符合放宽报名学历条件,以大专文凭参加考试,他的证书是B证,要受一些条件限制。他说,取得本科文凭后,就是A证,自己也没有牵挂了。

  张林杰的业务能力怎么样呢?

  崔巍说,张林杰的业务能力在全县律师中属于上等。即使他没有通过国家司法资格考试,他有十几年的理论和业务实践能力,一般律师比不上。

  获嘉县人民法院纪检组长郭盛永认为,张林杰是现代版的“范进中举”。“17年间,他由一名不懂法律的初中生到成为真正的律师,堪称奇迹”。

本文转载链接:执著追梦张林杰:一个一生赶考的人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