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百味自考 > 百味心情 > 自考生:现实与梦想之间有多远?

自考生:现实与梦想之间有多远?

2006-05-09 11:32   【 】【我要纠错

    4月11日,沙尘暴疯狂地袭击着古城西安,整个城市狼烟滚滚。从一大早就开始收拾自己的周运来,听着窗外稀里哗啦的声响,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他担心自己的这身好不容易弄起来的行头,等赶到面试的公司时就变了样。但也没有办法了,他找出一身雨衣,扯出来一个方便袋,套在身上和头上,对着镜子喊了声成功,拉开门出去了。

    一个有关数字的开始

    周运来是河南商丘人,从2001年开始就在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学习,和别的学生不一样,他的录取单位是这个大学的自考辅导中心。而且这个通知书也不是学校寄发的,而是市中学门口的一个招生点上的工作人员,从一摞录取通知书里抽出一张,添上他的名字,然后给他的。后来周运来才知道,那两个热情的工作人员其实就是这个大学里上两届的自考生。

    但就是这个来的很轻松的录取通知书,也让周运来高兴了一路子,十几年的苦读了,最后终于有个大学可以上了。家里人也很是高兴,放起鞭炮庆祝了一下,周运来说他不想让家人里失望,所以没有告诉父母他被录取的是大学里的自考。周运来自己的高考分数并不低,493分,但还是被河南的高考大军给挤下桥来。来到陕西以后,这更让他不服气了,因为这个分数在陕西是可以顺利读个本科的。

    周运来选择上自考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学费相对低廉一些。周运来还有两个妹妹在上学,一个哥哥参军,父母都是下岗工人,在市里做小买卖,挣的钱刚够糊口。所以周运来不想选择复读,一是复读也得交不少钱,即使复读一年后考上大学,不照样要交接近万元的学费。周运来说,当年统招生的同类学杂费是7200元,而他只需要交4300元。根据招生人员介绍,从第二学年开始,交的学费比这更少,只要3000元就可以了。后来他明白为什么从第二年就开始少了1300元,这个差价正是招生人员从每个招来的学生所交学费的提成。

    那一年他和几十个同市的学生以及家长,坐包车来到了这个大学。他们被安排了参观学校,教学楼,图书馆,体育场,花园,这时的招生人员变成了导游解说员,介绍景点的时候都没有忘了告诉他们,以后这些场所都可以随便进出,学习锻炼等都很方便了。这一批家长当中有知道孩子来上的是自考的,但也没有问多少东西。一天后,就全部交了钱,收据印章上盖的是计算机系自考辅导中心的红章。

    后来周运来算了一笔帐,他那一批有23名学生,每个提成1300元(其实按规矩,10个以上,或者20个以上,这个提成数目会递增几百元),1300元乘以23就是29900元,那两个招生人员平分,就是15000元。加之后来他们又回去先后领来了两批,也就是说每个招生人员一个暑假可以挣到3万元以上!而他们大多还是同校的师长。

    一种心理落差渐增的现实

    周运来开始选的是计算机专业,后来又调成了工商企业管理。因为他听说计算机专业的课本都是很老的教材了,根本就实践不成,也不好考试过关,所以想了想就改了。调专业很容易,给班主任老师说一声就可以了。

    调了工商企业管理以后,他又矛盾了,因为他听一个老乡说计算机系的这个专业没有机电工程学院的办的好。这让他糊涂了,怎么这么多系有这个专业?学校里没有统一安排?老乡告诉他,这个大学的8个院系都设有自己的自考辅导中心,每个院系都设有10个左右的专业,而这些专业都是所谓的热门专业,比如计算机、国际贸易、工尚企业管理、房屋建筑等等,在平时归学校里的自考中心管理,但在招生时就互相成了对手。最明显的一点就是不惜竞相提高代理费来吸引让招生人员把招来的学生送到这个本系。

    而心理上的落差则就从这个时候一点点的开始了。让周运来首先感到失望的是,他们的宿舍不在学校,而是在离学校两个马路之远的一幢居民楼里,和很多灰暗的居民楼一起夹杂在这个城市的村落里。这样的村落是西安城市建设的遗留,本地人称它们为城中村,听起来是有一种闹市取静的感觉,其实每一个村落里都是又脏又乱,而且安全隐患很多。系里就是租用了一整幢的民房,作为他们的宿舍。每幢楼只有一个狭小的卫生间,没有暖气空调风扇电视,更没有浴室。

    周运来竭尽全力去适应这个环境,因为他知道自己没有了退路。这时有几个同学实在忍受不了,给系里要求退学,系里领导不允许,经过再三哀求,他们每人拿着退回来的1000元钱离开了学校。周运来也曾动摇过,也想找个人商量,但环顾四周都是仍然不熟悉的人,更不能给家人说,况且说了家人也不一定懂,所以那段时间就这么矛盾地过来了。

    比住宿更让周运来失望的是,他们根本就不是和当初招生人员许诺的一样在教学楼里上课。各个系招来的的自考生的上课地点,就是本系的那些长久不用的空留的房子。课桌五花八门,残损不堪,黑板大都是竖立在桌子上的一块扳子——这甚至比不过他们高中时候的学习条件。

    老师也出了问题。原本说的是本学校的教授讲师授课的,结果都成了不明真实身份的人。时间长了,周运来知道了,他们都不是学校里的老师,而是本校的研究生,还有外校的兼职人员。比如《人力资源管理》这门课的讲课人就是市里面一家公司的人事主管;而《经济学》则是聘请的西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的一名在校的研究生……刚一开始学生们还有意见,向系领导提,得到的答复总是要适应老师。但这些老师确实会和学生打交道,上课拿着课本来,读几段书本上的东西,然后拉扯一些社会热点,然后下课走人。周运来感觉从这些“老师”身上学不到东西,下课后就自己找自己室真正的加班自学。

    自习室就是学校里的教学楼。刚一开始周运来还抗着书包和其他学生一起找空教室。周运来说,坐在这种宽敞舒适的教室里的时候,周围只有翻书的声音,他才能真正感觉到做一个大学生的滋味。但终于有一次,他上卫生间回来,发现自己放在桌子上的课本没有了,而他的位子上坐着一对情侣,就问见他的书了没有,那男生斜瞥了一眼他,指了指教室后面的垃圾桶。周运来问他,谁扔的,那男生站起来一拍桌子:**自考生,就别占这位!周围的目光一下子齐聚过来。周运来楞了,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作为自考生受到的侮辱。他没有说什么,走到教室后面,从垃圾桶里拣出书包,离开了教室,然后跑到空荡的宿舍里哭了半天。过了半个月,周运来又去找教室上自习去了,不过他的书本全部包上了书皮。周运来说,他想用一个安静的学习环境给自己找回自信。

    一段自我磨练的漫长过程

    学生们用自己的成绩证明,那些老师讲课的作用——2001年10月份第一次集体参加公共必修课考试,《马克思主义哲学》和《邓?小?平理论概论》。全系240名自考生的过关率还没有60%;而第二年4月份的必修专业课考试,《会计学》、《经济法》、《企业管理导论》、《企业财务》四门课,本系工商企业管理专业48名学生全过的只有一人,平均只过了两门课。按照陕西省高等教育自学考试部门的安排,每年的4月和10月份是专业课考试,元月和7月是公共课考试。而仅有的两次专业课考试安排的课程也不一样,也就是说每门专业课每年只有一次的过关机会,这一次没有几个,只有再等一年了。

    周运来的公共课都顺利地过了,用他的话说这些公共课程就是高中时的《思想政治》;但专业课考试他却落下了一门。虽然这个成绩相对而言已经不错了,但他还是难过了半天,他不清楚别人的情况是怎样的,但他是耽误不起这一年的时间。

    这落下的一门课成了他鞭策自己的动力。老师的讲课可以有选择地听,但自己学习的时候却是细致和认真的。每门课都做了几个小本子的笔记,练习题做了一套又一套。他说,在高中学习紧张的时候也不过如此。但每次进入那几幢不属于他的教学楼的时候,他心里都有些紧张,因为门口时不时地有检查的人员,检查学生证,一是防止窃贼以及闲杂人员,二是控制自考生。周运来学生证是有的,系里面统一发的,班主任说和统招生的一样,但每次都会被认出是自考生,这让他有些不解,统招生的学生证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虽然把时间都用来学习了,但周运来还是希望系里、班里能有些集体活动,但很少,有那么一两次,也无外乎是羽毛球比赛什么的。班主任也是上几届的自考毕业生,整日给学生们说他考试的经验,别的什么都不做。

    周运来很留意那些贴在学校食堂前的一张张活动的海报,同时也羡慕统招生的这些活动。只要没有限制,他都会参加。一次爱心社主办的走进农村志愿者活动,周运来也报名参加了,但负责人查出了他是自考生,有些不同意了,经过周运来的一番解释,这个负责人被他的诚心和才智打动,不但吸收了他做会员,。而且把外联部副部长的位子给了他。

    到了2003年,周运来来西安已经快两年了,专科毕业证还有一门课就拿到了。两年时间考完16门课不容易,因为周运来班里的48名学生只有两个人还差这一门课。周运来说,虽然因为这一门课的落下饿有点遗憾,但对努力后得到的这个结果他还是满意的。他原本想在4月份把这一门课考完,申请了专科毕业证,然后再继续读自考本科。但那一年的SARS让他的打算落空了。学校封了校门,因为所有的自考生都在外面住宿,所以无法进入学校了。系里放了没有期限的长假。4月份的考试也被省考办取消了。周运来开始迷茫,整日呆在黑洞洞的宿舍里,不知所措。

    一直到8月份,一切才基本恢复正常。周运来的专科毕业打算被推后了半年之多。2003年的10月份,周运来开始继续向工商企业本科的12门课发起攻坚。直到2005年的10月份考试完最后一门。次年元月领到大红的本科毕业证书,周运来喝的一头烂醉,第二天把床头的所有的课本都一股脑地4毛钱一斤,卖地了收破烂的,得到了13元钱。

    一条坎坷不平的求职路

    幸福总是暂时的,拿到了毕业证的周运来开始迫不及待地四处求职——因为直到现在家人还不知道他上的是自考,所以以为他去年夏天,读完了四年就已经毕业了。周运来也没有在去年夏天就告诉父母他已经毕业了,并且正在找工作。9月份的时候,给家里打电话说,他已经找到工作了,并且给家人寄了300元钱。这300元钱还是刚结束了一个月的家教挣来的。接下来,他的压力更重了些,不但每个月要给家里寄300块钱,而且还要一边等着毕业证的到来,一边想办法养活自己。周运来说,去年10月份的专业课考试是他最紧张的一次,因为这一次一旦有闪失,虽然陕西的自考政策改变了,不需要在等一年,但也要熬上3个月才有补考的机会,而他是一个月也耽误不起了。

    所以周运来拿到毕业证马不停蹄地开始求职,是他不得不着急的事。而根据中国劳动就业网介绍2006年陕西省普通高校的毕业生预计有18万人, 创历史新高。周运来用四年半辛苦汗水换来的自考毕业证,会不会想人们传说中的那样,比普通大学毕业证更有含金量,就到了验证的时候了。

    从元月21号到现在,3个月的时间,周运来共参加了11场大大小小的招聘会,投简历56次,被当场因为是自考生而被拒收19次,投出37份,接到面试电话2次,今天在这黄沙漫天中要赶去面试,是第二次。

    作为一个工商企业管理专业的毕业生,虽然四年多都是在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学习的,而毕业证上的盖的是主考院校西安理工大学和陕西高等教育自学考试的印章。就是第二个印章让周运来遭受了19次的当场拒绝。

    周运来的求职简历有三页纸,封面上的毕业院校填的是西安理工大学,第二页例行的的社会实践让他有些为难,因为这几年全部闷下头啃读课本了,没有太多时间去参加其他的事情。而这正是很多单位所忌讳的,所以最后他还是把参加走进农村志愿者和高中时候的一些活动写上了。第三页的内容是其他毕业生没有的,就是他参加自考的心得和体会——周运来希望有招聘者可以看到他写的这些东西,能破例给他一个机会。

    周运来说,现在能给他800元钱他就可以去做,而且通过这些年的扎实认真的学习,他对工商企业管理上的东西已经烂熟于心,但作为一个刚毕业的学生,这可能有点眼高手低,但在工作中,用不了半年,他就可以把所有掌握的东西最大程度地实用化。

    周运来走出去了,在越来越大的黄风中,向着一家地产公司的物业管理处走去,希望他可以穿过这猛烈的沙尘暴,迎来一个崭新的明天。

    ●采访手记:每个人都有追逐梦想的权利,无论是在阳光大道上高歌而行,还是在沼泽地里踟躇前进。自考生,作为中国高等教育的一个特殊群体,很多人都和周运来一样,在一份无奈和坚韧中追求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他们也许是高考教育体制的淘汰者,也许是自身环境条件的被迫者,但他们不是梦想的放弃者,为他们的坚强和努力鼓掌,为他们的艰难和委屈加油,也许我们还无法改变坚硬的教育体制,但我们可以改变自己的心。千千万万的自考生还在努力,还在奋进,但他们不知道在努力之后,现实和梦想还有多远?是不是还和这沙尘一样双眼看不到前面的路,让我们用宽容、理解以及鼓励告诉他们,现实在路上,梦想在脚下……

    2006年4月15日,西安

本文转载链接:自考生:现实与梦想之间有多远?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