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历改变命运
24小时客服:010-82335555
当前位置:首页> 自考同路人 > 一场无硝烟的自考 一堆笑掉牙的奇葩事

一场无硝烟的自考 一堆笑掉牙的奇葩事

2014年11月21日    来源: 泸州新闻网   字体:   打印

  成人自考是无数出了校园,却仍想要取得更高学历者最常见的选择,通过成人自考从高中学历升上专科,从专科学历升上本科。在这个以文凭说话的大时代背景下,成人自考成为无数渴望登上更高舞台者们的宠儿。不过,万事总有那么些许的不同,成人自考对于那么一个群体来说,是种折磨——“被迫参考人员”。

  情非得已和身不由己

  据泸州市教育部门统计,今年10月份泸州参加成人考试的人数为15000人,比去年同期增长了20%.在泸州分设11个考点。

  大多数报名参加成人自考的市民都是依照自己的主观意志报名参加的,不过,仍有部分考生表示,之所以会报名参加成人自考完全是因为旁人意志所左右。

  被媳妇强制报名

  李隆全是一家中介公司的小职员,今年年近30的他已经是第四次报考成人自考了,屡考不中,他早已经没有当初那种想要考试及第的冲劲。“第一次报名参加考试确实是我自己的想法,当时公司有个同事参加了成人自考专升本,告诉我考试挺简单的,我就报名参加了考试。备考时间差不多一个月左右,结果第一次考试失败了。”李隆全告诉记者。

  “没想到在考试之前,我老婆就和她家里人说我参加了成人自考的事,结果第一次考试没有通过,让她觉得很没面子。”李隆全说,他和老婆还吵了一架。

  后来,“每次成人自考开始报名,老婆都会去帮我报名,然后在家里督促我看书,还给我买了大量练习题。”李隆全说,他每天下班后唯一的休闲生活就是在老婆的“监督”下做练习题,然而,因为从本质上抗拒这种方式,李隆全每次考试都是草草应付,前三次考全部失利。“我已经搞不清楚她到底是为了我好,还是为了她的面子,现在全公司的人都知道我连续考不过,弄得我在公司里很没面子。”李隆全无奈道。

  公司组织每年考

  市内一家国有企业每年都会组织专科学历的职员参与成人自考专升本考试。对此,公司里的员工是有人欢喜有人愁,胡浩就是属于发愁的那批。胡浩一直以来都对这种拿笔杆子的活计不感兴趣,“我是技术人员,又不是文职,考试没什么意思。公司想提高整个员工的学历,在报表上好看一些。”胡浩告诉记者。

  不过,公司的规定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该报名参加考试的人员一样跟着制度走。“基本上就是到考场里走个过场,把卷子上的空白都填了。”胡浩说,公司里的技术人员基本和他的想法相同,“反正都是公司出钱,大家就是去意思一下。”胡浩告诉记者,公司也没有硬性规定一定要考多少分,“有些单位有要求,但没考过的也就是口头批评一下。”对于成人自考,胡浩显得经验颇为丰富。

  门当户对靠自考

  王庆是一家广告公司的小老板,今年36岁,之前在纳溪当过大学生村官,考了几次公务员没考上,便自费去学了几年的广告设计。去年,他和几个朋友合开了一家广告公司,生意不咸不淡,勉强活计。36岁的他还没有娶媳妇,家里人很是着急。今年年初,家里让他去相亲,“见面和对方挺聊的来,但是他们家嫌我学历低,又没什么钱。我妈让我去混个本科学历。”王庆十分无奈地说,36岁,早就过了背书啃字的年龄。

  “不知道他们从哪里知道成考的信息,让我去参加自考。”王庆认为,女方家里主要是嫌他没有钱,“难道有个本科学历就能娶媳妇?”王庆自嘲道。不过,在家里的高压政策之下,王庆还是被迫报了成人自考,不过,按王庆的说法,考不考的上全看造化。

  按耐不住和自我催眠

  这些“被迫参考人员”的报名理由千奇百怪,在进入考场之后也有着与众不同的表现。

  今年在天立考场监考的杨老师告诉记者,有些考生在考试过程中一直表现的“出人意料”。

  “我监考的是专升本的考场,第一堂考试大部分考生还表现的比较安分。第二场考试就有些学生开始有一些异常举止。”杨老师告诉记者,第二场考试是英语,没有看书和复习的考生在考试的时候很早就把试卷做完了。

  “有一名考生只用了20分钟就将试卷做完了,我看了下她的试卷和答题卡,她的选择题排列很有规律。第一列全是选的A,第二列全是选的B,以此类推。”杨老师说,那名考生在做完试卷之后就要求交卷。

  “在考试规定时间内,只能提前半个小时交卷,而那名考生不顾劝阻,想要提前离场。”杨老师说,“我告诉她,还没有到考试规定的交卷时间。”那名考生接下来的问题让杨老师很无奈,“那名考生问我,‘那你直接把我按照作弊处理,能不能让我提前走,我和朋友约好要去逛街。’我说不行。她又说,她必须要走,不管采用哪种方式。”

  外婆托梦为由,想提前离开考室

  同样负责监考的陈晓萍也吐槽:“我记得那趟考试是民法,当时考试进行了1个小时,有一名考生提出要上厕所,在考试过程中上厕所必须有一位老师进行陪同。因为是女学生,所以必须要女老师进行陪同。”陈老师陪同考生去上厕所,走到厕所门口,那名考生回过头对陈老师说:“老师,刚才我外婆托梦给我,让我马上回去给她迁坟,你看能不能让我先走。”对于考生提出的无理要求,陈老师选择了无视,无奈那名考生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再度进入考场,陈老师在厕所外劝说了近10分钟才将考生重新带回了考场。

  考生没有带笔,戴眼罩蒙头大睡

  考场里,考生们的奇葩举动也让许多监考老师头疼不已,“许多考生考前准备不充分,有个考生连笔都没带就进入了考场,考试过程中一直让我们帮他借笔。而有的考生考前准备特别”充分“,我监考的考试有个学生连眼罩都带进了考场,考试一开始就戴眼罩蒙头大睡。”陈老师告诉记者。

  “参加成人自考的考生大部分是已经参加工作的社会人士,他们对于成人自考的重视程度比较低,有一部分人参加成人自考根本不求取得好的成绩。成人自考严格遵守《国家教育考试违规处理办法实施细则》,但参考人员自身对这方面的不重视也是导致现在成人自考纪律较差的关键因素,就算我们加大处罚力度,但参考者本身不在乎,处罚也达不到其应有的目的。”泸州市教育局的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高效毕业班 自考整专业高端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