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历改变命运
24小时客服:010-82335555
当前位置:首页> 自考同路人 > 巴山儿郎 自考寻梦 圆梦他乡

巴山儿郎 自考寻梦 圆梦他乡

2013年12月31日    来源: 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字体:   打印

  巍巍大巴山,层峦叠嶂。巴山脚下,有这样一位朴实憨厚的土家儿郎勤奋耕耘,小小个儿,瘦瘦的身子,朴素的穿着,有着十足的精神和干劲儿。艰难困苦,从不畏惧;雪雨风霜,从不退缩。哪怕落魄到工厂干苦力活,也未曾放弃自己追求的梦想。

  他就是湖北恩施土家儿郎李军,自考寻梦,京城搭桥,武昌筑梦,羊城圆梦,巴山归梦。七年寻梦于他乡,为了圆梦,多年未能与家人团聚。这个草根寻梦的小伙子书写着怎样的人生传奇呢?

  今天他在大学浇灌桃李,五年前还是一名工厂里下苦力的民工!

  今天他踏上考博之旅,五年前还是一个初中未毕业的小伙子!

  今天他弹奏出奋斗的强音,昔日却凄凉地躺在铁轨上寻求解脱!

  年仅26岁的他!两度荣获中南民族大学征文研究生组一等奖,国家级三等奖;先后荣获“优秀党员”、“优秀实习班主任”的荣誉称号,荣获“教师技能大赛一等奖”,公开发表散文多篇,学术论文6篇。广东省教育工委领导杨承德先生特作《巴山儿郎》相赠,讴歌其奋斗的艰辛历程。

  回首他走过的路,如此多艰。跋山涉水的小学历程;病魔缠身的中学生活;半工半读的高中求学;传奇多难的自考生涯;两度奋战的考研之旅;斗志昂扬的博士备考。

  妹妹李双英经过艰辛努力,即将本科毕业。兄妹二人三年北漂,四年南漂,品人生之艰辛,尝人间之冷暖,踏着血与泪的路,朝着梦想的大海走去。

  这个寻梦之旅的传奇故事,还要从他小学说起。

  (一)巴山深处,梦想启航

  “……是山外的风儿,传来新时代的好消息;是巴山的肩膀,让我看见红旗在飘扬。”

  六年级的时候,山大人稀的农村,只有十公里外的乡镇方可借读小学。一个寒冬的早晨,大雪纷飞,他起来告诉父亲:“不想念书了,好冷!”他爸语重心长地说:“孩子听话,赶紧上学去,穷孩子靠读书才有路子。”听完父亲的话冒着大雪向学校走去。

  初中的时候,成绩优异,乡里乡亲认为长大后有所作为,全国英语竞赛还荣获国家二等奖呢。曾被三教寺中学陈校长授予刻苦学习“红旗手”的称号。可万万没想到,一场突如其来的病魔降临到孩子身上,从此告别了初中生活。虽家庭贫困,为了孩子的前程,父母想尽办法送到人民医院治疗,2002年底,家里欠了一万多元的债务。

  一年后当其他同龄人继续念高中时,他偷偷地跑到角落里流泪,泪水湿透了他的心灵。2003年7月一个晚上,上帝托梦而来:自己念完高中,考上一流大学,最后回到家乡成了一名大学教师,同家乡人民一起共建美好山乡。这或许是土家儿郎最初的梦想。

  第二天,他欺骗父母去朋友家玩,带着泥尘满布的英语获奖证书去利川三中打探情况。大胆跑到校长办公室,把家庭情况和昨天的梦一五一十的告诉给田校长。你可知道,一个十七岁的孩子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去面对一个高中校长!更何况是从未见过世面的农村娃!最后学校决定破格录取,免试入学!

  他走进了高中学堂。平日刻苦学习,勤学好问,成绩出类拔萃。由于家境贫寒,只能趁学校放假偷偷跑进附近小学,靠卖文具赚取生活费。在校学习期间,虽家境贫寒,却有一颗乐于助人的心,被称为雷锋呢。高中小辉同学,她父亲因在建筑工地不幸去世,那段时间以泪洗面,此时他主动关心,安慰她,还抽空帮她补习功课。

  这一切看起来平静,可世事难料,变幻无常,连续几年天灾,庄稼颗粒无收,虽政府照顾,母亲风湿病重,加上弟弟妹妹正接受义务教育,家庭负担日益繁重。年小的他非常体贴、孝顺父母,便决心离校回家,外出打工分担家庭经济负担。

  听说他要走,班主任又气又恨,“你是否还记得你对校长说的话……你是破格录取的,你知道吗?”这孩子很犟,像牛一样。最后还是把他劝回来了。高三第一学期,他把自己文章集结成册,在校方的赞助下,出版了内刊《青春岁月是条河》,这是他的第一部文集。

  (二)偷改志愿,陷入绝望

  “……我顺着潺潺溪流走出山林,我沿着崎岖山路去向远方……”

  他是唯一以文化分考上大学——淮北师范大学的孩子。得知这个消息,他十分开心,家人也很有光彩,连风湿病重的母亲的也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可让他头疼的是学费怎么办?弟妹读初中的费用怎么办?平时的生活费用怎么办?

  后来他听人说读三年的学校要省一些学费,还可以早一年工作。他心里琢磨,先读三年工作后再继续读研,这样不仅可以减轻负担,也可以援助弟妹。瞒着父母,改报志愿,去了北京一所大学。

  高中校友小辉由于单亲家庭打算外出打工,他去劝说只有读书才有前途,还承诺提供帮助,建议填报同一所大学。为了减轻父母负担,为了帮助别人。这个不满二十岁的小伙子放弃本科去读专科。他没想过未来有哪些不可预料的变幻风云?更没想过,距实现梦想一步之遥,而如今的选择却遥遥无期?

  2007年7月,他和小辉坐上汽车,终于走出了巴山,开启了新的寻梦之旅。车上,他做了一个美梦,“大学期间发奋苦读,毕业后改变了处境,带着爸妈去外地旅游,接着继续考研……”

  入学后,为解决生活费用,四处寻找工作,后应聘到一家食品公司当普工。白天读书,晚上去工厂打临时工。虽辛苦,但憧憬着美好的未来,所有的疲惫都烟消云散。

  好景不长,两个月过去了,这一切都变了,车上的那梦仅仅是一个梦。慢慢得知就读学校是一个骗局,没有学籍档案,他的心凉了;小辉进入城市,学习松懈怠慢,很快寻找她的幸福时,他的心碎了。或许原本青春萌动的他从小辉身上看到希望,现转眼成空。

  漆黑的夜晚,他独自流泪,想起父母期待的眼神,想起那个积贫积弱的家,原本替父母减轻负担而今南辕北辙,原本热心助人反遭冷落,只有古老的八达岭长城聆听他撕心裂肺的心声吧。屋漏偏逢连夜雨,交不起学费强制从宿舍驱赶出来,成了无家可归的娃。

  小辉的离去,学校的骗局,家境的凋零,这个二十出头的小伙一夜之间衰老了许多。绝望之际,便萌生了轻生念头,他身体的失去了知觉,静静地躺在铁轨上,幻想着天国的美好……“小伙子,有啥过不去?”一位环卫工人把他拉了起来。“我已经无路可走……”“只要你看到希望,没有过不去的坎。十年前我是国有企业员工,后来改制……哪怕是一名环卫工,我依旧幸福,这段铁路需要我……”“小伙子,咬咬牙就过去了……”望着远去的背影,他陷入了深思……

  第二天他去工厂当了一名全日制工人,重新踏上寻梦之旅。寒冬的晚上,没有暖气,没有空调,他却熟睡的很香,再次梦见自己考上研究生,继而考上博士,回到巴山当了一名大学老师。这对大学都没念过的农村娃来说不就是天方夜谭,痴人说梦吗?

  (三)勇闯京武广,筑梦走他乡

  “……是书山的路径,引领着我登高望远;沿着知识的阶梯,继续登攀向上。”

  有梦,就有力量,就有方向!他与自考萍水相逢,但一见如故。

  自考岁月,几度精神失常,白天干重体力活,晚上灯下苦读。一袋黄豆两百斤,对一个一米六的矮个子根本吃不消,但为了每月600元的工资,为了自己的梦,不堪重负的担子压在肩上,双腿颤抖,也咬紧牙关,仍用血肉之躯奏响筑梦的强音。

  饭后黄昏,一位主管来草坪看他学习《概率论与数理统计(经管类)》的书,便嘲笑道:“认命吧!天生就干苦力活还有看书的命!”。他嘿嘿一笑,表面恭从,心里却怒气冲天。

  为了学习,他花了60元,专门买了一辆破单车,晚上扮成卫生员混进学校看书,不料被学院领导发现,威胁再进来就打断他腿,他慌忙中连书都没拿,连滚带爬,推着单车,仓皇逃了出来,第二天晚上冒着打断腿的风险去找回书,他一张张从垃圾桶拾起那些书片,心痛不已。

  自考岁月里,冒着严寒,穿着单衣,零下二十几度踩着辆破单车摇摇晃晃去上班,曾冻倒路边。他忍受冰冻,打着电筒,裹几层被子深夜苦读自考科目。这一坚持便是三年。梦想,就像太阳,温暖着这个北漂民工的寻梦之心。

  有梦就有奇迹。坚强的他唱响生命进行曲,一路高歌,奋力前行!两年时间改变了一切:从自考专科到本科,经济学,管理学,文学横跨三个专业五十门课程均分在80以上,其中《毛泽东思想概论》考了90多分,《经济数学》甚至考了让人难以置信的满分100分,创下一次通过八门的奇迹,可以说是自考史上的奇迹!

  自考梦让他有崭新的人生梦。第一个本科毕业后,贫困潦倒的他高喊出向研究进军的嘹亮口号!2010年3月,他离开北京回到梦想起源的洪卫湖畔,厚着脸皮在向益明老师家里复习考研。

  2010年5月初,从柏杨赶回家过端午,母亲在家包粽子,父亲去山上伐木。他带上一壶水和父亲的烟斗也去山里。“爸,今天不在家休息,怎么到山里伐木了。”“听你舅说,研究生要报考费,你去恩施还要生活费,给你凑点费用呢……”听完父亲的话,赶紧转身擦掉眼角的泪,紧紧握住拳头,发誓一定要考上研究生……

  2010年9月转战恩施,早出晚归,百般用功,精心备考。干冷的冬天五点钟起床去图书馆抢占座位,有时抢不到就在走廊里看书,整整坚持了四个月。这一年他23岁,内心深处,渴望有一个温柔女郎在她身边,更渴望有一个温暖的家,这一切宛若黄粱美梦,依旧孤军奋战。

  满怀信心地等待考试,可不幸再次席卷了伤痕累累的心。最后一天考试中,因长期疲劳,突发高烧,带着遗憾离开考场,上帝未能让他参加最后专业课考试。

  2011年春节后,一个人,一个背包,开始了南漂生活。外出打拼初期,身无分文,住在东莞麻涌镇同学那里,早上乘车赶到五十多公里外的广州找工作。源于自考,很多企业带有明显的学历歧视,有的面试机会都不给。早上满怀信心而去,晚上带着疲惫而归。一次次的打击让他的内心更加的坚强。即便这样,重复昨天的足迹,从不放弃……“我们现在只要211、985的学生,你一个自考生,我们这里不一定有适合你的岗位?”这话深深刺痛他的心。

  一个月工作无着落,打算离开广州。恰巧育才学校有老师离职,他就去了那里任教。但从未忘记自己的大学教师之梦,时时不断地充实自己的知识,磨练自己的教学能力。或许上帝开始眷顾他了,简历被自考专家曾桂兴(时任该校党委书记兼副院长)看到,深知自考的艰难和不易,便给他一个试讲机会,继而任用至今。这一年他24岁。至此,他追寻多年的大学教师梦实现了。

  2011年,再度踏上考研征程,奔波在武汉和广州之间,继续寻研究生之梦。2012年5月,一个好消息从中南民族大学出发,穿越衡山,来到帽峰山脚下,令他激动不已,他被公费录取。这一刻,他放声大哭。这哭声雄浑悲壮,响彻帽峰山的每一个角落。待心情平静下来,拨通了家里电话“爸妈,我考研成功……”同时鼓足勇气告诉父母五年前私自改报自愿这件事,也告诉了这些年遭受的曲折坎坷和非人生活……

  这一年,他仅仅25岁。为了大学教师梦,为了硕士梦,整整奋斗了10年。

  (四)回归巴山,传递书香

  “……我要沿着出山的路,回到巴山绿色的怀抱;我要同土家儿郎们一起,建设美好的山乡!”

  虽在读硕士,他仍继续圆自考梦。为了12年10月的自考,从7月开始没睡个好觉、没吃好一餐饭,几乎把所有时间都用在复习上了,饭堂、办公室可以看到用功复习的身影。

  跨越祖国大江南北的赶考实属不易。偏偏在赶考那天,他搭乘的车被塞住了,情急一下拨打110求助……离火车开动最后十分钟,匆忙赶到车站,碰巧一辆轿车缓缓开来,来不及躲避就撞了上去,紧促的时间不允许他擦拭流出来的鼻血,继续去追那一趟即将北上的列车。火车启动前的最后时刻,他踏进了车门……曾让他梦想破碎,伤心流泪的北京,这次却是自考圆梦的终点。回到学校,投递《赶考记》成功发表,这是他首次公开发表自己的散文作品。

  2012年6月,他以党办主任身份参加广东省民办高校党务干部培训班,并前往东软学院(成都)学习考察。期间特意去汶川灾区,看望和慰问灾后群众,用行动诠释了一名共产党员对人民的关怀和爱戴。

  在2013年教职工教学技能大赛中,以高分90.25分荣获一等奖。他在博客中写道:教师梦,无悔的选择,为每一名学生铺一段小路是我们教师的责任,也是我们应尽的义务,我将用自己的良心为祖国的教育事业尽绵薄之力,为中国梦添砖加瓦,回报父母的养育之恩,回报党的养育之恩。

  而今,依旧早出晚归,迎来朝阳,送走晚霞,全力备考2014年博士研究生。在日记中写道:待博士毕业后,回到梦想起源的巴山深处,回到父母身旁,为更多巴山儿女搭建知识的桥梁,共同分享沉淀已久的书香,同更多的伙伴一起共建美好山乡。

  一位平凡而普通的土家的儿郎,不求人生荣华富贵,只想当一名普通大学教师,在不幸与有幸之间,在绝望与希望面前,始终如一执着自己梦想,艰难困苦,玉汝于成。

  人活着,需要一个美丽的梦。一个人生梦可以改变我们的一生;一个民族梦可以让民族振兴。因自考梦,实现了他的大学梦,研究生之梦,烘托起未来的博士梦,实现了他最初的教师梦。每一个精彩的人生梦,一定可以实现伟大民族复兴的中国梦。

  后记:标题下的小记摘自广东省教育工委领导杨承德赠送的《巴山儿郎》。

自考整专业高端班 高效毕业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