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历改变命运
24小时客服:010-82335555
当前位置:首页> 笔记串讲 > 2016年自考“中国当代文学作品选”:陈奂生

2016年自考“中国当代文学作品选”:陈奂生上城

2016年08月04日    来源:自考365   字体:   打印

  作者简介:

高晓声

  作者:高晓声,擅长描写农村生活,善于在普通农民的日常生活中发现并揭示具有重大意义的社会问题,探索我国农民坎坷曲折的命运与心路历程的变化,文笔简练幽默,格调寓庄于谐,在新时期文苑独树一帜。高晓声的乡土小说切入民族文化、人性的核心,对建国后党的农村政策、农民的生活道路重新进行审视,阐述了农民曲折命运的根源,读者可以在不断的深思中体会高晓声特有的自觉的文学意识和文化批判精神。高晓声以陈奂生形象为主,沿着时间的河流前行,写出了“上城”、“包产”、“出国”等一系列故事,以严峻的现实主义笔触,为人们勾勒出一幅当代中国农村变革的历史画卷,揭示风云变幻的政治、经济变革对普通农民命运的深刻影响,剖析了农民身上的劣根性,揭示了中国农民命运。

  著有中、短篇小说集代表作有短篇小说《李顺大造屋》、长篇小说《青天在上》和以陈奂生为主人公的系列小说《“漏斗户”主》、《陈奂生上城》、《陈奂生转业》、《陈奂生包产》、《战术》、《种田大户》、《陈奂生出国》(长篇)。

  1.识记作者代表作陈奂生为主人公的系列小说《“漏斗户”主》、《陈奂生上城》、《陈奂生转业》、《陈奂生包产》、《战术》、《种田大户》、《陈奂生出国》(长篇)。

  2.分析陈奂生形象及其意义。

  陈奂生曾是一个常年负债、受人轻视的“漏斗户主”,如今随着新时期农村政策的改变,刚刚开始从极度贫困中摆脱出来。小说描述了陈奂生上城卖油绳、买帽子、住招待所的小小经历中的愉悦、痛心和自豪的情绪变化,深入其内心,淋漓尽致地刻画出他勤劳淳厚的品性,自我陶醉的精神状态。在他身上分明有着阿Q的影子,但他又是一个经历了长期贫困生活的当代农民的艺术形象,从他身上也可以看到20世纪后半期中国农村的变化。小说最后点出了孕育陈奂生那种自我解嘲的精神习惯和社会温床。

  这篇小说通过主人公陈奂生上城的奇遇,生动地刻画出处于改革开放这一历史新时期的农民在精神、观念和心理上发生的戏剧性变化。陈奂生是一位中年农民,因常年贫穷而负债累累,素享“漏斗户主”雅号, 如今农村政策放宽,他的日子好起来,囤里有米,橱里有衣,身上有了肉,脸上有了笑,开始做起小买卖——去城里卖油绳,赚几个零用钱。这就是他此次上城的原因和目的。小说开头便从这一点娓娓道来,笔调轻松、自然。陈奂生上城卖油绳,关于这一点,作者只是用了极简洁的笔墨一带而过,作者感兴趣并且着力描述的是主人公卖完油绳后的一系列带有戏剧性的奇遇以及伴随着这些人生奇遇而出现的主人公心理上的有趣变化。

  陈奂生有着农民的精明,他对顾客需求和时机有着比较准确的估计,所以很快就卖光油绳,正满怀欣喜时,却发现自己双腿发软,浑身无力,竟一头躺在车站候车室。天亮时醒来,发现自己奇迹般地睡在软床上,原来是县委书记的及时相助和好意安排,使这位中年农民受宠若惊,产生了一系列绝妙的心理活动和人生体验,为小说增添了一抹喜剧色彩。陈奂生有着农民的淳朴、善良,他在被窝里缩成一团,知道自己身上不大干净,生怕弄脏被子,随即悄悄起身,拎着鞋子,光脚走出门。这时,他还不敢去坐坐那个沙发椅,怕压瘪了弹不饱。一个不知豪华的城里生活为何物、战战兢兢又有点自卑心理的农民形象在这段描写中跃然纸上。

  陈奂生也有着农民的狡黠、狭隘和暴殄心理,当他得知住了一夜竟要出五元钱的大价钱时,他不禁忿忿然,他再不怕弄脏,穿着鞋大摇大摆又走回房间,一屁股坐在刚才还敢看不敢碰的沙发上:“管它, 坐瘪了不关我事,出了五元钱呢。”他要充分享受这个暂时属于自己的高级房间,既然可以往到十二点,他就索性住满这几个小时,衣服也不脱,就盖上被子睡了,这回他再也不怕弄脏什么,即使房间弄成了猪圈,也不干他事,反正出了五元钱呢。这种农民式的思维方式,暴露出主人公灵魂深处的某种阴暗的东西。这段描写简直触目惊心,面对原本善良、质朴的人性变得如此扭曲、变形,触目惊心。小生产者的狭隘、自私、目光短浅、愚昧等特质,一旦遇到合适的机会,必会暴露无遗。一个质朴憨厚却多少有些阿Q般自欺欺人而又妄自尊大的农民形象,便活灵活现地出现在我们面前。

  陈奂生还有着阿Q 式的精神胜利法和虚荣心。他感到这五元钱花得值透了,这下子总算有点自豪的东西可以在乡亲们面前吹吹了。真的,全大队的干部、社员,有谁坐过吴书记的汽车?有谁住过五元钱一夜的高级房间?有了这次非同凡响的奇遇,谁还能说他没见过世面?谁还能瞧不起他呢?想到这里,他虽然口袋里分文没有了,但精神却陡增,顿时好像高大了许多。他花了五元钱就买到了精神上的满足,一阵清风似地荡到家门口。从这个中年农民身上,我们看到了阿Q 的那笔可怕的精神遗产至今依然留在他的后辈们的灵魂里。作者的笔依然是轻松,带有一抹调侃色调,但着实有一种沉重和悲哀的意味深深藏于字里行间。

  这篇小说写得朴素、简洁,语言质朴、生动,作者把握住故事的发展,从容不迫地娓娓道来,绝无人工雕琢痕迹。在主人公心理活动和变化的描写以及动作的细致捕捉上,都显示出作者对笔下这位农民形象的深刻、准确的理解和把握。这种心理刻画和动作描写,使主人公有血有肉,整个地袒露在读者面前。这支具有心理深度的笔恍若雕刀,既幽默又无情,把当代农民精神心理的重要侧面作了生动、传神的刻画。作者对笔下人物陈奂生丝毫未流露出任何明显的褒或贬的主观情感和态度,他深藏着自己那种复杂的感情,以一种客观、冷静的态度和生动、活泼的笔触塑造出这样一位既狡黠又愚昧、既淳朴又刻毒、既自卑又虚荣的复杂的农民性格形象。

  对主人公的描写具有深刻的现实意义,那就是农民在物质生活得到一定程度的改善,温饱问题得到初步解决以后,他们开始力图解决精神上面临的一系列危机,可他们的这种精神追求仍然带着浓厚的小农经济色彩和封建气息。仅仅为了5元钱,他就经历了从喜悦、感激到自卑,懊恼、气愤直至自我陶醉、自我解脱的心灵历程。对陈奂生这种可笑而又可怜的心态的完美把握充分表明了高晓声本人对当代农民思想现状的清醒认识。

  作为一个农业大国,农民占了全中国总人口的80%以上。农民思想的发展程度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中国社会的发展前景。高晓声以他知识分子思想眼光和独特视角,善意而深入地解剖了农民身上的“国民性”(重在对劣根性的批判)。他曾说:“我敬佩农民的长处,也痛感他们的弱点。”“他们的弱点确实是很可怕的,他们的弱点不改变,中国还是会出皇帝的”。的确就像高晓声所指出的这样,农民的无知、愚昧、盲从和奴性意识不但阻碍着他们自身的进步,更为新的专制政权和“皇帝”的出炉提供了温床。面对变幻莫测的现实,陈奂生们自然无比困惑和无奈,高晓声也在迷惘中继续探索着。而这种探索所蕴含的积极意义,终将得到历史的认可。

  3.分析《陈奂生上城》的心理刻画对塑造人物形象的作用。

  小说对陈奂生形象的塑造,主要运用了心理描写的手法。通过他一次上城卖油绳、买帽子、住招待所的小小经历的描述,以惊人的深刻性,写出了一个平凡的农民从喜悦、感激到自卑,懊恼、气愤直至自我陶醉、自我解脱复杂微妙的心灵历程,刻画了他的愉悦、痛心和自豪的情绪变化,深入到他的内心深处,淋漓尽致地表现出他勤劳淳厚的品性和善于自我陶醉的精神状态。

  为了5元钱,陈奂生的内心深处发生了一连串的变化,为了求得心理平衡,他甚至采取了一系列阿Q似的的报复措施:“推开房间,看看照出人影的地板,又站住犹豫:”脱不脱鞋?‘一转念,忿忿想道:“出了五块钱呢!’再也不怕弄脏,大摇大摆走了进去,往弹簧太师椅上一坐:”管它,坐瘪了不关我事,出了五元钱呢。‘……回头看刚才坐的皮凳,竟没有瘪,便故意立直身子,扑通坐下去……,“”想找块毛巾洗脸,却没有。心一横,便把提花枕巾捞起来干擦了一阵,然后衣服也不脱,就盖上被头困了,这一次再也不怕弄脏了什么,他出了五元钱呢。——即使房间弄成了猪圈,也不值!“

  4.简析《陈奂生上城》寓庄于谐、寓绚丽于朴素的风格特色。

  作品风格淳朴,富于幽默感。行文好像不动声色而情深意浓,描绘似乎不甚经意而美丑自见。整篇小说,藏庄严于诙谐之内,寓绚丽于素朴之中,表现出一种独特的艺术风格。

  5.县委书记吴楚的形象塑造,着墨不多而不落俗套,作者带着善意的嘲讽,表现了吴楚是一位好心的官僚主义者。

  • 高效毕业班
  • 整专业通关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