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历改变命运
24小时客服:010-82335555
当前位置:首页> 笔记串讲 > 2016年自考“中国当代文学作品选”:广陵散

2016年自考“中国当代文学作品选”:广陵散

2016年08月04日    来源:自考365   字体:   打印

陈翔鹤

  陈翔鹤(1901——1969)年轻的时候,他与好友一起组织的社团浅草社、沉钟社以及创办的刊物《浅草》、《沉钟》,受到鲁迅先生的重视。1938年在白色恐怖非常严重的情况下加入中国共产党,冒着生命危险积极地在党的领导下工作。解放后,他筹办并长期主编《光明日报》的副刊《文学遗产》,使其成为中国研究古典文学的重镇。早期著有中篇小说《不安定的灵魂》等。20世纪60年代创作的历史小说《陶渊明写<挽歌>》、《广陵散》被定为“反动小说”。文化大革命期间受迫害致病而死。

  浅草社,1922年春在上海成立,1925年《浅草》停刊后,浅草社同仁和杨晦等在北京成立沉钟社,鲁迅评价它“确是中国的最坚韧、最诚实、挣扎的最久的团体”,其社发表的多为揭露黑暗,追求光明美好新生活的作品,具有鲜明的进步倾向。

  《广陵散》是古代一首大型琴曲,它是汉族音乐史上非常著名的古琴曲,也是中国著名十大古曲之一,即古时的《聂政刺韩王曲》。聂政是战国时期韩国人,其父因为韩王铸剑,违了期限,被韩王所杀。聂政为父报仇行刺失败,但他知道韩王好乐后,遂毁容,入深山,苦学琴艺10余年。身怀绝技返韩时,已无人相识。于是,找机会进宫为韩王弹琴时,从琴腹内抽出匕首刺死韩王,他自已当然也是壮烈身亡了。

  陈翔鹤的《广陵散》是历史小说,描写的是魏晋易代之际,嵇康与吕安在曹氏与司马氏两家的权势斗争中被残酷杀害的故事。

  嵇康,字叔夜,汉族,三国时期著名思想家、音乐家、文学家。与阮籍等竹林名士共倡玄学新风,主张“越名教而任自然”、“审贵贱而通物情”,为“竹林七贤”的精神领袖。曾娶曹操曾孙女。嵇康旷达狂放,自由懒散,在懒散与自由里孕育着嵇康的狂放和旷达。嵇康年轻时傲世,对礼法之士不屑一顾。鄙视权贵。“刚肠嫉恶”、“不堪俗流”、“非汤武而薄周孔”,反抗传统礼法,富有正义感。后因得罪权贵,遭陷害,而被司马昭处死。嵇康喜爱弹奏《广陵散》。

  1.识记作者代表作《不安定的灵魂》等。

  2.简析作品中嵇康形象。

  小说主要塑造了嵇康这一刚直不阿的古代知识分子的人物形象。嵇康崇尚老庄,信任自然,既有饮酒放荡的一面,也有任侠的一面。最可贵的还在于他“刚肠嫉恶”、“不堪俗流”、“非汤武而薄周孔”,反抗传统礼法。嵇康富有正义感,不想干预什么国家大事,迫切地渴望避开名利场,“我不管别人,别人也休想来管着我们”。然而动荡不安的社会却不容他置身事外,树欲静而风不止,“诗议沸腾”、“频致怨憎”,得罪了司马昭的心腹近臣钟会,最终成为政治斗争无谓的牺牲品。作品突破了当时文学创作方面的禁区,塑造出一个坦然面对生死的古代知识分子形象,嵇康的“叛逆精神”,“不堪流俗”的反抗精神,以及对反动腐朽力量的叛逆,在历史上起过进步作用,也有着一定的现实意义。

  《广陵散》鲜明地写出了陈翔鹤心目中的嵇康,“边愤慨不胜地说着,边捏紧着拳头,伸出了他那筋肉隆起、强壮有力、时常打铁的胳膊来。鼠辈,小人,……真正无耻之尤,虚伪无耻已极!……’嵇康仍然不停地在地下回旋着。”这种的描写恰恰是《广陵散》中最具个人气质与鲜明特征的部分,与作者本身的精神联系也更为紧密。

  3.分析作品是通过哪些方式塑造嵇康这一形象的。

  通过能够反映人物性格的日常生活细节与心理活动描写相结合的方式来塑造嵇康这一形象的。例如第一段描写嵇康打铁的细致的细节描写;在描写嵇康与朋友的交往时,通过语言、动作等等日常生活细节塑造嵇康的性格;尤其是与妻子的交流(教材236页)更是通过夫妻之间熄灯之后的窃窃私语,既表现嵇康夫妻之间恩爱的感情,又体现了嵇康富有正义感的性格;在小说多处还在叙述嵇康日常生活中夹杂主人公的细腻的心理描写。

  4.结合时代背景,分析作品的主题。

  他这样写道:“这篇故事是想通过嵇康、吕安的无辜被杀,来反映一下在魏晋易代之际,由于封建统治阶级争夺王位和政权,一些具有反抗性、正义感的艺术家们,曾经遇见过怎样的一种惨痛不幸遭遇。像嵇康、吕安这样的人,如果生在今世,我们不难想象,是要在作家协会或音乐家协会的负责同志中才能找到他们,然而他们就是那样在最高封建统治阶级曹氏和司马氏两家内部斗争中白白作了牺牲。”历史小说都是借古讽今,借古人的口吻表达自己的情怀。当时被认为挑拨党和群众的血肉关系。小说“险恶地为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呜冤,煽动他们起来和党抗争到底”而被定为反动小说,作者受到迫害。

  小说着力叙述了个性独立的知识分子在封建专制时代的无力和无奈,以及他们在巨大的政治压力下不屈服的精神气息。“生”与“死”在小说里被表现为一种个体生命的景观,同时更是这一类知识分子们共同拥有的世界观。作品突破了当时文学创作方面的禁区,塑造出一个坦然面对生死的古代知识分子形象,嵇康的“叛逆精神”,“不堪流俗”的反抗精神;以及对反动腐朽力量的叛逆在历史上起过进步作用,也有着一定的现实意义。

  • 高效毕业班
  • 整专业通关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