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历改变命运
24小时客服:010-82335555
当前位置:首页> 笔记串讲 > 2016年自考“中国当代文学作品选”:透明的

2016年自考“中国当代文学作品选”:透明的红萝卜

2016年08月09日    来源:自考365   字体:   打印

莫言

  作者简介:莫言,原名管谟业,莫言生于1955年,山东高密人,中国当代著名作家。香港公开大学荣誉文学博士,青岛科技大学客座教授。他自80年代中期以一系列乡土作品崛起,充满着“怀乡”以及“怨乡”的复杂情感,被归类为“寻根文学”作家,有着强烈的故乡情结,将自己的笔触都深深埋进了宁静而宽广的土地。由于童年大部分时间在农村度过,莫言深受民间故事或传说所影响。幼时在乡下流传的鬼怪故事,成为莫言许多荒诞小说的材料。如《十三步》中出现了神秘的南美洲魔幻写实,《红树林》实现了小说题材的时空转换和创作方法的探索更新。

  莫言的作品,带有明显的“先锋”色彩,想象成为其最大特色,是以一种独具的生命感觉和神奇想象,将心灵的触角投向生生不息的大自然,获得超常的神奇感觉能力,以触觉、听觉、视觉、嗅觉、幻觉的体察入微和奇特显现,更新了我们对似乎已经熟视无睹的世界的体验,创造出全新的意象、画面和审美情境。其作品深受魔幻现实主义影响。2011年莫言荣获茅盾文学奖。2012年莫言荣获诺贝尔文学奖。 《生死疲劳》、《蛙》这两部作品所具有的罕见的宗教情怀,使它们超越了中国作家同行,而进入了世界文学的行列。莫言的业绩,也使他当之无愧地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殊荣。

  魔幻现实主义文学:在体裁上以小说为主。这些作品大多以神奇、魔幻的手法反映现实生活,“把神奇和怪诞的人物和情节,以及各种超自然的现象插入到反映现实的叙事和描写中,使政治社会变成了一种现代神话,既有离奇幻想的意境,又有现实主义的情节和场面,人鬼难分,幻觉和现实相混”。从而创造出一种魔幻和现实融为一体、“魔幻”而不失其真实的独特风格。因此,人们把这种手法称之为“魔幻现实主义”。从本质上说,魔幻现实主义所要表现的,并不是魔幻,而是现实。“魔幻”只是手法,反映“现实”才是目的。正如阿根廷著名文学评论家安徒生·因贝特所指出的:“在魔幻现实主义中,作者的根本目的是借助魔幻表现现实,而不是把魔幻当成现实来表现。”

  知识点:

  1.作者是第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本土作家。代表作著有长篇小说《丰乳肥臀》,《生死疲劳》、《蛙》,系列小说《红高粱家族》等。

  2.简答《透明的红萝卜》是怎样通过人物表现主题的。

  《透明的红萝卜》反映的是“文革”动乱年代里的一段农村生活。作品对那个时代予以否定、批判,对在那个时代中苦难生存的黑孩以及菊子、小石匠、老铁匠、小铁匠等寄予同情。这就是小说的主题。小说主要是通过黑孩形象表现主题,也通过其他人物。

  主要讲述的是文革时期,小说的主人公黑孩是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子,是个孤儿,从小缺乏父亲的教导且总是受到继母的虐待,这从小黑孩的外貌就可以看出来:孩子赤着脚,光着脊梁,穿一条又肥又长的白底带绿条条的大裤头子,裤头上染着一块块的污渍,有的像青草的汁液,有的像干结的鼻血。裤头的下沿齐着膝盖。孩子的小腿上布满了闪亮的小疤点。他的头很大,脖子细长,挑着这样一个大脑袋显得随时都有压折的危险。文章中写小黑孩被继母从睡梦中打醒去挑水的段落写的比较细致。小黑孩的遭遇使得他的性格变得沉默、倔强而孤独,感情世界也变得空虚,从不愿意主动跟别人打交道。

  而处在乡村社群中心的青年们,他们对于黑孩从没有屑于理解。但是越到后来,这孩子越像个小精灵,还透着几分神秘。他从来不说话。他从不怕冷,当十分强壮的老铁匠都穿上棉袄时,他仍然光背赤足,且没有半点瑟缩。他用手去抓热铁,让热铁像知了一样在手里滋啦滋啦地响,把手烫得冒出黄烟,可他还不慌不忙,仿佛那皮肉的痛中有一种快感。黑孩儿跟着同村的小石匠去帮公社加宽村后的滞洪闸,到了滞洪闸工地,瘦小的黑孩儿吃力的砸着石头,受到邻村的菊子姑娘的怜悯,黑孩儿却不领情,多次拒绝她的帮助。

  黑孩儿被菊子建议到桥洞的铁匠那去拉风箱,然而在那的工作对他来说也并不轻松,小铁匠不仅让黑孩儿高强度的干活,还时常指使黑孩儿去偷工地附近的农场的地瓜和萝卜。小石匠和小铁匠独眼龙都对菊子姑娘心怀不轨,两人争风吃醋,最后在他们的决斗中,一块石片崩飞恰好刺到菊子的左眼上,在他们心底都形成了一个莫大的悔恨。

  那个12岁的“黑孩”在运河工地里干活,因饥饿难耐,到旁边的菜地里拔了一根红萝卜充饥,被看田人当场捕获,押送到工地,工地负责人专门为此召开一次可怕的批斗大会。上百人围着一个12岁的小孩子,高呼口号,必欲灭之而后快。“黑孩”后来钻进麻地里,像一条鱼一样游走了。

  “有一天凌晨,我梦见一块红萝卜地…… 红萝卜在阳光下闪烁着奇异的光彩”。他看到了一幅奇特美丽的图画:光滑的铁砧子,泛着青幽幽的光。泛着蓝幽幽光的铁砧子上,有一个金色的红萝卜。红萝卜的形状和大小都像一个大梨,还拖着一条长尾巴,尾巴上的根根须须像金色的羊毛。萝卜里还流动着活泼的银色液体。于是孩子便着迷地去寻求它,以至于到萝卜地去,把每一个萝卜都拔下来举到阳光下端详,最后把一片地萝卜全部拔光……

  在这样一个特定的环境中,那个晶莹透明、金色的外壳包孕着活泼的银色汁液的红萝卜就有了特殊的意义。红萝卜被描绘得如此神奇,并不仅仅是艺术技巧问题。一方面,它作为小黑孩奇特感觉的创造物,使小黑孩显得更加充满灵性,但更主要的是,它作为一个意蕴丰富的象征物,体现了小黑孩在不幸的生活中对纯洁、幸福或者另一种世界的憧憬。这憧憬使小黑孩的形象崇高起来。小黑孩的憧憬是执着的。在第一次看到那个透明的红萝卜之后十几天,他还到菜地里去寻找,但他最终没有找到。这种结局暗含的是作家对生活的失望和悲剧性评价。这种失望和悲剧性评价,或者可以看作这篇小说的主题。这一主题还体现在小说中其他人物身上。小石匠和菊子姑娘是美与善良的化身。

  菊子姑娘在莫言的笔下,这是少有的在梦中有名字的角色。这是一个代表美好和母爱的姑娘,她与生俱来的对生命的美好态度和爱恋如水的情感,深深地浸润了黑孩的心。如同花一样的感情,让梦境中苍凉悲切的生命充满了美好和感动。她在黑孩受伤后用手绢包扎,被黑孩拉离火炉的反口一咬, 黑孩烫伤乏力后对他的伙食照顾,无一不让黑孩在内心感受生命的深深眷恋;他把第七个桥墩想象成他和菊子的联系;直至他把那块手绢很郑重的塞入第七个桥墩的石缝中。在梦里的生命中,总是像手绢上的那朵红花一样反映出所有的颜色和包裹着我们所有的感动。他们的形象很美,他们像关心自己的亲人一样关心小黑孩,但最后,菊子姑娘那长着长睫毛的美丽的眼睛却被白石片毁掉了。甚至那个老铁匠,终日吟唱的也是抒发人生艰难的戏文。从这个意义上说,小黑孩这个形象本身就是那种艰难的、备受压抑的生活的象征。

  3.简析《透明的红萝卜》中黑孩的形象和意义。

  黑孩从一出场就被定位为弱者,他才十岁左右而且相比同龄的小孩又矮又小,在初冬的时节,身上还只穿着他闯关东的父亲留下的一条污渍斑斑的大裤衩。那数得出肋巴骨的鸡胸脯,脊背上、腿上闪亮的伤疤,说明他受到后娘怎样残酷的虐待。他过早地背上了生活的重负,和大人一样参加劳动挣工分,还要承受某些人的羞辱和痛打。在常人看来,在这样的恶劣的环境下,一个毫无自卫能力的小孩是无法存活下来的,所以在开篇就有队长的那两句话,“黑孩儿,你这个狗日的还活着?”“我寻思着你该去见阎王了。”

  对于一切生存的机会,黑孩都本能地不愿放弃,所以“他在滴水成冰的严寒天气里,只穿一条短裤,光着脊背,赤着双脚;他能够将烧红的钢铁攥在手里而不叫一声;他能够对自己身上的伤口熟视无睹”。这样存活下来的黑孩有着坚韧的生命力并且对于生活中的苦难黑孩始终没有反抗,他以巨大的毅力承受着小铁匠的奴役、打骂,老铁匠的冷漠无情,拉风箱的吃力、炙烤,他似乎早就习惯了这种非人的生活,他坚忍地活在苦痛的现实中。作为一个弱者的黑孩以一种自虐的方式表示自己的强大。正是这种隐忍才造就了黑孩坚韧的生命力。

  另一方面,黑孩却有另一种超乎常人的感觉能力及对美的追求以及丰富的内心世界,一个封闭了内心的孩子对声色音味触觉的敏感远远超越常人,充满神秘。作品写出了一个孩子的内心世界,写出了外在世界生活中的人和事在一个孩子心中的折射,写出了一个孩子的心态。这是一个被畸形的社会扭曲了的畸形的心灵。在他孤独的内心中,各种感觉异常敏锐。

  他能听到萝卜缨子生长时发出的声响;在他的眼里,红萝卜晶莹透明,放出一种奇异美丽的光泽,他又具有童话般的超现实的象征色彩。小说正是通过黑孩形象,借助黑孩奇异的感觉,写出了艰难时世中现实生活的压抑在其心灵中的折射,同时又幻化出一个明丽优美的童话世界,在现实与想象世界的强烈反差里,表达了作者对那个时代的否定与批判,表达了对在苦难中生存的黑孩及菊子、小石匠、小铁匠、老铁匠等其他人物的同情。

  莫言说过:“一个作家一辈子可能写出几十本书,可能塑造出几百个人物,但几十本书只不过是一本书的种种翻版,几百个人物只不过是一个人物的种种化身。这几十本书合成的一本书就是作家的自传,这几百个人物合成的一个人物就是作家的自我。”莫言还说过:“如果硬要我从自己的书里抽出一个这样的人物,那么,这个人物就是我在《透明的红萝卜》里写的那个没有姓名的黑孩子。”莫言通过黑孩来诉说他少年时代吃过的苦,生活环境的寂寞荒凉,无人理睬却又耽于幻想的那一段时光。因此透过黑孩我们可以更好的理解莫言,理解莫言作品的内涵。

  4.简析《透明的红萝卜》的艺术特色。

  (1)对人物感觉的独特发现和细腻描绘。

  “他看到了一幅奇特美丽的图画:光滑的铁砧子。泛着青幽幽蓝幽幽的光。泛着青蓝幽幽光的铁砧子上,有一个金色的红萝卜。红萝卜的形状和大小都像一个大个阳梨,还拖着一条长尾巴,尾巴上的根根须须像金色的羊毛。红萝卜晶莹透明,玲珑剔透。透明的、金色的外壳里苞孕着活泼的银色液体。红萝卜的线条流畅优美,从美丽的弧线上泛出一圈金色的光芒。光芒有长有短,长的如麦芒,短的如睫毛,全是金色,……”

  (2)象征手法的运用和写实与写意的结合。

  黑孩想象中的红萝卜晶莹透明,放出一种奇异美丽的光泽,具有童话般的超现实的象征色彩。小说正是通过黑孩奇异的感觉,写出了艰难时世中现实生活的压抑在其心灵中的折射,同时又幻化出一个明丽优美的童话世界。小说将写实与写意相结合,既在淡化了的政治背景上再现出特定年代农村生活的整体氛围,又构造了一个凝聚着作者独特追求的感觉世界。

  • 注册享好礼
  • 自考整专业高端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