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历改变命运
24小时客服:010-82335555
当前位置:首页> 笔记串讲 > 2016年自考“中国当代文学作品选”:日记

2016年自考“中国当代文学作品选”:日记

2016年08月09日    来源:自考365   字体:   打印

王家新

  作者简介:王家新(1957——) ,生于湖北丹江口。王家新的诗歌创作受到广泛注重,被视为“朦胧诗”后最重要、最有影响的诗人之一,被视为当代诗歌中“知识分子写作”的主要代表性诗人。作品中经常有令人警醒的独白,笔意沉痛。诗人西渡称“王家新是对当代诗歌有重要贡献的诗人。他从朦胧诗时代开始写作,几经变化,逐渐形成了成熟的风格。他的诗不以繁复的技巧取胜,而以境界的开阔、感情的深厚为特征,展示了个人在复杂的历史现实中的心理变化。”北京大学吴晓东教授称王家新以诗歌为核心的全部写作“堪称是一部中国诗坛的启示录”。

  代表作有诗集《纪念》、《游动悬崖》、《楼梯》、《未完成的诗》等。

  知识点:

  1.识记作者代表作《纪念》、《游动悬崖》、《楼梯》、《未完成的诗》。

  2.简析本诗的主题意蕴。

  此诗实为一曲生命的挽歌:茂盛的橡树下,园丁用锄草机割着青草,而“我”则只能“听着这声音”,嗅着“青草被刈去时的新鲜气味”,进入“另一个想象中的花园”;那里,青草正吞没着白色的大理石雕像,青草的“拂动”成为“死亡的爱抚”;醒来后,除草机与花园一起荒废,而橡子炸裂,大雪降临,白茫茫的死中蕴含着新的生机。上述三个场景构成一个有机的整体,在相互比照中呈现出诗人对生命与死亡的深沉思索:死亡永不休止,毁灭者与被毁者都宿命地无可阻挡地要跨入这一行列,然而在这进程中,却又有“另一个更大的来回”,存在着新的生机。

  在这里,诗人并没有因生命的被切割而悲哀,而丧失信心。虽然死亡永远在不停,甚至宿命地无可阻止地行动,“我爱这雪,这茫然中的战栗;我忆起/青草呼出的最后一缕气息……”青草在不停地倒下,倒下,但“我这雪”,这死亡的化身,也即新生的化身,我爱“这茫然中的战栗”,这茫然是生命的茫然和生命一次次或即将被消亡的茫然,这战栗是置身死亡笼罩之下的生命自我反应、自我拯救、自我感知、自我释然的战栗。在这死亡的大规模阵亡中,我感到寒冷,无依,但我并不因此而丧失对于自我的感觉、坚信、热爱与记忆:“我忆起/青草呼出的最后一缕气息……”对应开篇时死亡机器圆形的来回,青草,将同样毫无伤感地“从一个圆/到另一个更大的来回。”生命与死亡同样平和,庄严,无可避免:生命因死亡而倍加可贵、庄严、神秘、绚丽;生命与死亡,是对对方一个永无休止的无穷否定。“茫然中的战栗”也就成为置身死亡笼罩下生命的自我反应、自我拯救、自我感知与自我释然。

  3.简析本诗的构思特点,体会作者如何从日常所见的典型场景中,呈现出生命和灵魂的顽强向上,不屈生长的宽容,坚忍与伟力。

  本诗题为《日记》,却把四季交替和生命的轮回,通过日常情境和想象境界的编织,熔铸成一个气韵连贯的整体。

  此诗完全进入并置身于日常生活肌体,转而从下而上,从生命和灵魂的根源和腐殖质中索取精神顽强向上不屈生长的宽容、坚忍与伟力,既没有借助任何神话,也没有借助任何民间传说,更没有陈腐的表面化的抒情,而是通过日常所见的一个典型场景,直接切入内核,橡树、青草、花园、园丁、“我” 与锄草机这些意象,构成了日常所见的典型场景,以此呈现出生命和灵魂那种顽强向上不屈生长的宽容、坚忍与伟力。

  全诗气韵流畅,就像一个用各种标点符号分开来的长句,有着内在的天然的整体气息,“始”、“里”、“指”、“志”、“死”、“起”、“息”等韵的使用增添了诗的审美情趣。

  • 注册享好礼
  • 自考整专业高端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