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复习指导 > 笔记串讲 > 文学 > 自考《古代汉语》全译文(10)

自考《古代汉语》全译文(10)

2007-01-05 14:29  自考365论坛 【 】【我要纠错

  42、《滕王阁序》——王勃(唐)

  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轸,地接衡庐。襟三江而带五湖,控蛮荆而引瓯越。物华天宝,龙光射牛斗之墟;人杰地灵,徐孺下陈蕃之榻。雄州雾列,俊采星驰。台隍枕夷夏之交,宾主尽东南之美。都督阎公之雅望,棨戟遥临;宇文新州之懿范,襜帷暂驻。十旬休假,胜友如云;千里逢迎,高朋满座。腾蛟起凤,孟学士之词宗;紫电青霜,王将军之武库。家君作宰,路出名区;童子何知,躬逢胜饯。

  时维九月,序属三秋。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俨骖騑于上路,访风景于崇阿。临帝子之长洲,得仙人之旧馆。层峦耸翠,上出重霄;飞阁流丹,下临无地。鹤汀凫渚,穷岛屿之萦回,桂殿兰宫,列冈峦之体势。披绣闼,俯雕甍,山原旷其盈视,川泽纡其骇瞩。闾阎扑地,钟鸣鼎食之家;舸舰迷津,青雀黄龙之轴。云销雨霁,彩彻区明。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长天一色。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遥吟俯畅,逸兴遄飞。爽籁发而清风生,纤歌凝而白云遏。睢园绿竹,气凌彭泽之樽;邺水朱华,光照临川之笔。四美具,二难并。

  穷睇眄于中天,极娱游于暇日。天高地迥,觉宇宙之无穷;兴尽悲来,识盈虚之有数。望长安于日下,指吴会于云间。地势极而南溟深,天柱高而北辰远。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怀帝阍而不见,奉宣室以何年? 嗟乎!时运不齐,命途多舛;冯唐易老,李广难封。屈贾谊于长沙,非无圣主;窜梁鸿于海曲,岂乏明时?所赖君子见几,达人知命。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酌贪泉而觉爽,处涸辙以犹欢。北海虽赊,扶摇可接;东隅已逝,桑榆非晚。孟尝高洁,空怀报国之情;阮籍猖狂,岂效穷途之哭?

  勃三尺微命,一介书生。无路请缨,等终军之弱冠;有怀投笔,爱宗慤之长风。舍簪笏于百龄,奉晨昏于万里。非谢家之宝树,接孟氏之芳邻。他日趋庭,叨陪鲤对;今晨捧袂,喜托龙门。杨意不逢,抚凌云而自惜;钟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惭,呜呼!胜地不常,盛筵难再。兰亭已矣,梓泽丘墟。临别赠言,幸承恩于伟饯;登高作赋,是所望于群公。敢竭鄙诚,恭疏短引。一言均赋,四韵俱成。请洒潘江,各倾陆海云尔。

  「译文」

  这里是早先的豫章郡(汉代郡名),洪州都督府是新设的大都督府;(豫章古属楚地)地为翼、轸二星的分野(古代为了星占的需要,将十二州与二十八宿相对应附会,称为星宿分野,简称为分野),地形接靠(湖南的)衡山和(江西的)庐山。以三江为襟以五湖为带,控制着楚地(荆即楚的别称)而遥控着瓯越(指今浙江、福建一带)。万物的繁茂是由于上天的珍宠,剑的光芒直射牛星和斗星的区域;人的杰出是因为山川的灵气所聚,徐孺子使得陈蕃专为他设下床榻(按,此典故用以说明“人杰地灵”,有如徐孺子那样的人才)。雄伟的州郡如在云雾中罗列(形容州郡密集辐凑),英俊的风采(指洪州的杰出人物)像群星一样运行(比喻人才多)。城楼和护城河临近少数民族居住地和华夏地区的交界处,宾客和主人都是东南一带的杰出人物。都督(唐时都督府的长官)阎公有着美好的声望,棨戟(一种专用于仪仗的带套子的木戟)远道而来(做官);宇文刺史(新州:州名)有着美好的风范,车上的帷幕(借指车驾)途经而作短暂停留。十天一次的休假,非同一般的朋友象云一般地聚合(形容人多);喜迎千里外的来宾,高贵的朋友坐满了宴席。孟姓的翰林学士是文章大家;紫电(三国吴孙权的宝剑名)闪烁寒光(秋霜),王将军藏兵器之所。家父(在交趾)作县令,(我)旅途经过这著名地区;一个年幼无知的少年,亲逢盛大的宴会。

  时间(维:语气副词,加强判断)九月,时序已是秋季的第三个月。因雨而积的大水退尽,寒冷的深水池变得清澈;山间的雾气和夕照凝聚,傍晚的山峦呈现出一派紫色。整齐的车驾中两旁的马在地形高的路,寻美景向高丘;来到滕王李元婴(营造)滕王阁所在的沙洲,得见仙人的旧馆(指滕王阁)。重叠的山高耸翠绿,向上直插高空;阁高(凌空欲飞)漆红(鲜艳得仿佛要滴下来),下视看不见地面(形容阁楼之高)。白鹤在水边平地,野鸭在水中小洲(这里形容水边和水中沙洲上有很多鸟类翔集),极尽岛屿环绕曲折;用桂树和木兰等香木构筑的宫殿,是依山势起伏而高下排列的。打开绘有纹饰的门,俯视雕刻精美的屋脊。山原开阔充满视野,江湖曲折触目惊心。里巷之门(指住宅)遍地,吃饭时奏乐,用鼎盛食(表示富贵而讲究礼仪)的人家;大船巨舶使渡口都找不到了(形容停泊的船只极多),青雀黄龙之轴(指船头雕绘的式样)(舳:船尾持舵之处。这里指代船只)。云消雨止,阳光通彻(彻:通,指阳光无蔽靉[靉:云盛的样子]),长空明朗。落霞伴着孤独的野鸭一齐向天边飞去,秋水映着长空融成一色。傍晚的渔船响起悠扬的歌声,回声直飘到鄱阳湖的彼岸;雁阵(雁阵:鸿雁列队飞行,有如战阵,故名)因寒意而惊叫,声音中止在衡阳(之南)的水边。长吟俯视而感到舒畅,高雅的兴致急速飞扬。长短不齐的籁(一种由多根竹管编制成的管乐器)吹奏而清风即起,轻柔的歌声(曲调)徐缓而白云停止。睢园(西汉梁孝王在睢阳所建,孝王经常在此聚会饮宴)的绿竹,意气压倒了曾当彭泽令的陶渊明;邺城湖中的荷花,辉映曾当临川内史的谢灵运(从“睢园”以下,用四个典故称颂阎公的礼贤好客及座宾的酒量文才)。良辰、美景、赏心、乐事四美俱全,贤主、嘉宾难得双全。

  竭尽目力于长天,畅游假日。天高地远,令人觉得宇宙无穷无尽;兴尽悲来,明瞭盈亏(兴衰、穷达、生死)皆有天数。遥望长安在太阳下,指点吴会(苏州)在白云之间。大地的尽头南海最深(这句想象渡海省父将要行至天涯),天柱(神话说昆仑山上有根铜柱,擎天而立)高耸北极星遥远(以上四句隐喻自己远离京都)。关山难以逾越,有谁同情迷失路径的人(指仕途失意)?萍水相逢,人人都是异乡的来客。思念天门(这里比喻朝廷)而不得朝见,侍候宣室(汉未央宫前殿正室)要待何年?唉!命运不顺利,遭遇困厄。冯唐(西汉人,年逾九十仍为小官,受荐却难再为官)容易衰老,李广难以封侯。屈居贾谊于长沙,并非没有圣明的君主;隐匿梁鸿到沿海偏僻之处,难道缺少政治清明之时?所以依靠君子能够预见事情发展的征兆,豁达(能够通达事理)的人知晓天命。年老了应当更加豪壮,难道(能够)改变老人饱经沧桑的心情?困窘(不得志)应当更加坚定,不低落凌云之志。喝了贪泉的水,神志更觉清爽(意思说:在污浊的环境中仍应保持节操);处在积水已干的车辙(辙:车轮压的痕迹)内,心情却依然欢乐(意思说:处于困境仍应达观)。北海虽然遥远,旋风可以到达;日出之处虽已失去,日落之处为时未晚(意思说:以前的机遇虽然失去了,但还为时不晚,还可有所作为)。孟尝(东汉人,操行高尚,但终生未被重用)品德高洁,空留下报国的热情;阮籍(为人愤世嫉俗,为避祸,常借酒装疯)肆意狂妄,能学他无路便痛哭(阮籍喜驾车出游,遇到走不通的路便痛哭而返)(两句意思说:自己行为清白,但却报国无路;虽有愤世嫉俗的举止,但不会因失望而效法阮籍的颓废不羁)?

  我的绅(衣带打结处垂下的部分)长度三尺,卑贱的官品,一个读书人(此两句道:自己不过是个地位卑微的士人)。没有门路去请求到讨伐敌国的使命,(尽管)相同于与终军(终军:西汉人。二十多岁时出使南越前自请长缨缚南越[今两广和越南北部]王至京城,迫其内附)方成年(指二十岁);只有怀着抛笔从戎(借班超典故)的决心,羡慕宗愨(宗愨:南朝宋人。年轻时即有大志,曾说:“愿乘长风破万里浪”,后位至将军)那乘风破浪的豪情。我舍弃一生做官,朝夕侍奉父亲不远万里(即谓自己一生不做官也要去万里之外尽为子之道)。我不是谢家宝树般的子弟(谢安曾问子侄辈,为什么人们总希望子弟成器呢?侄子谢玄答道,这好比芝兰桂树,大家都愿它们长在自己庭院里一样),却有幸交接孟母芳邻般的诸君(即谓自己虽然没有谢玄那样的才华,但还是在良好的环境中长大的)。自己即将到父亲身边临听教诲(趋庭:在庭院里急步走过。古人在尊者面前走过必须如此,表示敬畏之心),惭愧地比附孔鲤的庭对(孔子儿子孔鲤趋而过庭时,回答他父亲关于《诗》、《礼》方面的问话);今天我作揖敛袖,高兴地得以依附于龙门(此将阎公比作李膺,意在得到他的荐引)。遇不到杨得意(司马相如在杨的推荐下才遇汉武帝),只好手抚《大人赋》般的文章而空自叹惜(汉武帝读相如《大人赋》,觉“飘飘有凌云之气”)(此二句意谓,如果得不到他人引荐,自己只能空怀才学而叹息);钟子期(借指阎公)既然遇到了,自己弹奏一曲《高山流水》(借指本文之作)的也就没有什么可惭愧的了,唉!胜况之地不会长存,盛大的宴会也难以再逢。兰亭(亭名,故址在今浙江绍兴市内。东晋王羲之与谢安、孙绰等人宴集于此,吟咏所得,羲之为写《兰亭集序》)的宴集结束了,梓泽(西晋石崇金谷园的别名)变成了山丘(此二句意谓再怎么盛大的宴集也很快将过去。言外之意是对眼前的盛宴的珍惜)。临别赠言(指自己所作的序),承蒙阎公的盛意;登高吟诗,只能寄希望于诸公。我冒昧地尽现卑陋的诚意,自己试作这篇短短的小序作为引子。按照规定的韵字大家作诗(古人聚会赋诗,有所谓“分韵”,分得某字,便按所在韵部押韵作诗),我的一首也同时完成。请诸位展露潘岳(南朝梁钟嵘《诗品》评潘岳云:“潘才如江。”)般的文采,各自倾泻陆机(《诗品》评陆机云:“陆才如海。”)般的才华吧。

  抚《大人赋》般的文章而空自叹惜(汉武帝读相如《大人赋》,觉“飘飘有凌云之气”)(此二句意谓,如果得不到他人引荐,自己只能空怀才学而叹息);钟子期(借指阎公)既然遇到了,自己弹奏一曲《高山流水》(借指本文之作)的也就没有什么可惭愧的了,唉!胜况之地不会长存,盛大的宴会也难以再逢。兰亭(亭名,故址在今浙江绍兴市内。东晋王羲之与谢安、孙绰等人宴集于此,吟咏所得,羲之为写《兰亭集序》)的宴集结束了,梓泽(西晋石崇金谷园的别名)变成了山丘(此二句意谓再怎么盛大的宴集也很快将过去。言外之意是对眼前的盛宴的珍惜)。临别赠言(指自己所作的序),承蒙阎公的盛意;登高吟诗,只能寄希望于诸公。我冒昧地尽现卑陋的诚意,自己试作这篇短短的小序作为引子。按照规定的韵字大家作诗(古人聚会赋诗,有所谓“分韵”,分得某字,便按所在韵部押韵作诗),我的一首也同时完成。请诸位展露潘岳(南朝梁钟嵘《诗品》评潘岳云:“潘才如江。”)般的文采,各自倾泻陆机(《诗品》评陆机云:“陆才如海。”)般的才华吧。

本文转载链接:自考《古代汉语》全译文(10)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