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复习指导 > 笔记串讲 > 公共课 > 大学语文 > “大学语文”本科记叙文精读部分第六篇

“大学语文”本科记叙文精读部分第六篇

2007-02-13 14:27   【 】【我要纠错

  第六篇 《爱尔克的灯光》

  一、作家作品。

  《爱尔克的灯光》作者巴金。巴金原名李尧棠,字芾甘。他是1904年出生于四川成都。1923年冲破封建家庭的樊笼,到上海、南京求学。1927——1928年旅居巴黎,创作并出版了他的处女作《灭亡》。回国后又陆续出版了《爱情三部曲》(《雾》、《雨》、《电》)、《激流三部曲》(《家》、《春》、《秋》)、《寒夜》、《憩园》等作品。其代表作是《家》,通过对一个大官僚地主家庭生活内幕的生动描绘,深刻暴露了封建末世的黑暗与腐朽,控诉了旧礼教、旧势力的罪恶,歌颂了“五四”初期知识青年的觉醒及对封建势力的斗争。除小说外,巴金还有《生之忏悔》、《旅途随笔》、《静夜的悲剧》等十多个散文集。他的散文多描写自然风光和人生世态,洋溢着渴望自由、追求光明的热情,意境清新,语言流畅。解放以后,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巴金文集》十四卷 .

  二、文体知识。

  本文是一篇抒情散文,选自散文集《龙。虎。狗》。这篇文章写于1941年3月,原载1941年4月19日重庆《新蜀报》副刊《蜀道》,最初收入散文集《龙。虎。狗》,后收入《巴金文集》第十卷。

  三、中心思想。

  本文通过抒写了作者回故乡时的所忆、所念、所思、所感,控述了所谓“长宜子孙”的封建家庭对年青生命、年青心灵的摧残,表现出巴金对受害者的深深同情,并且由18年后回来时看见的还是一样的情形的观感,显示作者对封建势力的本质及其顽固性的清醒认识。从而,作者总结出一个真理:财富并不“长宜子孙”,唯一的出路是和旧家庭决裂,年青人应该走出“狭小的家”,“走向广大的世界”,寻求光明的前途。

  四、层次段落。

  全文可分为四个部分:

  第一部分,从第1自然段到第4自然段。

  主要写作者回到阔别了18年的故居,在门外徘徊时的所思、所感。作者怀着亲切的心情在故居门外徘徊,当他看到大门内“长宜子孙”四个字,原样的嵌在那里时,一下了触动了他的情怀,他被一种奇异的感情抓住了。于是展开了对18年前的往事的回忆。这里的“长宜子孙”有引领全篇的作用。故居的大门内闪亮了昏暗的灯光,然而灯光并不曾照亮什么,反而增加了我心上的黑暗。当他再看那微弱的一线光时,猛然联想到哈立希岛上的灯光。由此引出欧洲关于爱尔克姐弟的传说。接着,文章自然过度到第二部分。

  第二部分,从第5自然段到第9自然段。

  通过写对被旧制度吞噬了姐姐的深切怀念。指出:生活在这个旧家庭的子孙,只能是寂寞的活着,寂寞的死去,是不必要的浪费。封建礼教、封建家庭,这把杀人不见血的软刀,不知残害了多少像姐姐这些年青而又善良的人。他的笔开掘出一个深刻的社会问题:封建家庭、封建礼教吞噬妇女、吞噬青年,有多少人的生命、精力、感情、财富,甚至欢笑和眼泪,都被噬食了。

  第三部分,从第10自然段到第12自然段。

  作者在这里度过了五十个傍晚,寻觅着人生的道路。批判“长宜子孙”对子孙们的毒害。并指出:爱尔克的灯光是不会把我引到这里来的。

  巴金讲得好:财富并不‘长宜子孙’。很清楚,一个富裕的封建家庭,即使有万贯家产,也并不能拯救其中一代又一代青年没落的命运。因为生活在这种富家的子孙没有生活技能,找不到正确的生活道路。即使是这种家庭中的那些有理想、有善良气质的年青人,如果光靠祖传的财富生活,没有自食其立的能力,那他们的才智也就被毁灭了。作者以一个反判者的姿态批判它,并绝然表示:这不是我应该来的地方。爱尔克的灯光不会把我引到这里来的。那么,唯一的出路就是与旧家庭彻底绝裂,到广大的世界中去,走自己的新路。

  第四部分,从第13自然段至文章的结束。

  写作者再一次离开狭小的“家”,在“心灵”的灯的指引下,走向广大的世界中去。在“一个春天”的早晨,作者在亲友的送行中,离开自己度过的童年和少年时光的家,奔向广大的世界。当然,离开生养自己的家,免不了留恋、惆怅之情,是作者心灵的灯指引着他走向新的道路、走向光明的“灯”,使他战胜了离愁,坚定的投身到广大世界中去的不可动摇的信心。

  五、写作特点。

  1.灯光具有深邃的象征意蕴,使文章充满了诗意。

  本文写到的三种灯光,都包含着深邃的象征意蕴。

  第一种灯光:是第3自然段中出现的:故居大门内亮起的昏暗的灯光。这灯光从色彩来看“是阴暗中的一线微光”;给作者的感觉是“并不曾照亮什么,反而增加了我心上的黑暗”,使他感到好像盛满希望的水碗被打碎了一般失望。这灯光象征旧家庭、旧礼教走向没落、崩溃。

  第二种灯光:是哈立希岛上的灯光。即姐姐爱尔克的灯光。这灯光蕴含着一个姐弟情深的悲哀的故事,又象征着旧家庭生活的悲剧和希望的破灭。

  第三种灯光:是文章最后一段出现的“我心灵的灯”,这灯光是作者奔向广大世界的前进道路上出现的,他象征作者对新生活的信念和对理想的追求。

  2.以灯光作为统贯全文的线索,使文章浑然一体。

  本文以“灯光”为题,还以“灯光”为线萦贯穿全文,使文章成为一个完美的、艺术整体。作者抓住伫立在故居门前所见到的微弱灯光,猛着想起哈立希岛上的灯光。由此,生发、开去,展开对姐姐这一旧氏女子命运的回忆。从而引出对封建家庭的遗训“长宜子孙”的批判。从中清楚的领悟到:爱尔克的灯光是不会把我引到这里来的。于是,作者又一次离开狭小的“家”,投身到广大的世界中去。路上在田野里的菜花中间,他又仿佛见到了常见的灯光,那是永远指引他前进的心灵的灯。作者以“灯为”贯穿全文,体现着作者思想感情逐层推进的过程,标志着文章思想内容的不断深化,突出文章的主题。

  3.熔叙事、抒情、议论于一炉。

  作为一篇抒情散文,作者怀着浓烈的感,将抒情、叙事、议论熔为一炉。抒情,情随景迁;叙事,按时间顺序推移;议论,精深透彻,富于哲理。

  如文章开头,与叙事中包含着深情,情由景生。故地重游,字里行间无不流露出对封建家庭、封建礼教的憎恨和对亲人的怀念。这里,作者自然地将叙事、抒情熔为一体。又如文章的后面,对“长宜子孙”的议论充满了批判的感情,这感情随着议论而加深,作者情不自禁的呼喊:“长宜子孙,我恨不能消去这四个字!”。这里,作者又将议论、叙事、抒情熔为一炉,使文章充满了感人的艺术力量。

  六、学习要点

  1.文章展示了两种人生道路:一条道路是祖辈依照“长宜子孙”的家训为儿孙创建家业,积攒财富,希冀为子孙谋求舒适与幸福,实质却葬送了许多年轻可爱的生命,囚禁了许多年轻善良人的心灵,使许多人走着憔悴的捱着日子的人生道路。又一条道路是作者自己正走着的路,即与封建旧家庭彻底决裂,冲出狭小的“家”,走向广大的世界中去。作者明确否定了旧家庭祖辈们为儿孙投计安排的人生道路,并庆兴自己走出了小天地,更坚定的走向广大世界,探求新的人生道路。

  2.灯光的象征意蕴。

  文章中多处出现灯光,而灯光又分为三种:

  第一种灯光,是第3自然段出现的旧居大门内闪亮起的灯光,此灯光是阴暗中的一线微光,并不曾照亮什么,反而增加作者心上的黑暗,并使他感到好像希望的水碗被打碎了一般的失望。这灯光代表了笔者的故居,象征着那狭小的“家”,象征着旧家庭、旧礼教的没落与哀亡。

  第二种灯光,是哈立希岛上的灯光,即姐姐爱尔克的灯光。这灯光蕴含着一个悲哀的故事,即表现了姐弟之情,又象征着苦难与希望的破灭。

  第三种灯光,是我的心灵的灯。这灯光是在作者走向广大世界的前进路上展现的。它象征着光明,象征着作者坚定的生活信念和对理想的追求。

  3.灯光是贯穿全文的行文线索。

  本文以“灯光”为题,还以灯光为线索贯彻全文。文章开端处作者站在旧居门前,这旧家庭曾给巴金以痛苦、失望,混合着眼前微弱的灯光,使作者联想起有悲剧意味的爱尔克的灯光。随之,爱尔克的灯光又引起作者对自己姐姐的回忆,想起当年的姐弟之情,以及姐姐的悲惨遭遇,更清楚地认识到这旧家庭、旧礼教的罪恶。于是,联系照壁上“长宜子孙”四个字展开对封建家庭的批判。从而作者的心灵之灯点亮了,他指明了年青人应该走的人生道路。

  作者一方面以“灯光”作抒情线索连缀全文,一方面通过“灯光”突出并联系文章中批判“长宜子孙”的主要内容,使作者思绪以情感的推进显得更有层次。微弱的灯光映照了旧居的败落,随后又通过爱尔克的灯光过渡到旧家庭的揭露与控诉,并指出其败落的必然性,而这些又从反面给人以教育,促使人们认清应走的人生道路。这正是全文的内在涵义与逻辑。

  4.对姐姐悲剧的回忆与作品主旨的关系。

  作者对姐姐悲剧的回忆与作品的主旨是文章的例证和结论的关系。姐姐是个善良年青的女性,本该有长久的幸福,然而她却悲惨的、早逝,甚至死后还受到冷遇。作者的这种回忆暴露旧家庭、旧礼教催惨青春和生命的罪恶,并以这活生生的事实从反面催人猛醒:应冲出狭小的“家”,去追求别样的人生。

  七、疑难词句。

  (1)照壁上“长宜子孙”四个字却是原样的嵌在那里

  照壁:大门内作屏障用的墙壁。  “长宜子孙”:是造福于子孙,与子孙世代共享。

  (2)我仿佛看见了哈立希克岛上的灯光

  哈立希岛上的灯光:是一个欧洲的古传说,哈立希岛上的灯光由爱尔克姐姐点亮。

  (3)那些可怕的梦魇!

  梦魇:是梦中惊骇、恶梦。

  (4)许多人在这个小圈子里面憔悴地捱着日子

  捱:苦度时光。

本文转载链接:“大学语文”本科记叙文精读部分第六篇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