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复习指导 > 笔记串讲 > 文学 > 自考“中国现代散文史”资料(30)

自考“中国现代散文史”资料(30)

2007-08-28 17:00   【 】【我要纠错

  田仲济:

  杂文集《情虚集》、《发微集》、《夜间相》,杂文研究专著《杂文的艺术修养》。

  40年代是田仲济杂文创作的旺盛期。他的杂文师承鲁迅传统,直面现实,搏击黑暗,对国统区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教育、伦理道德及其病态社会的边边角角、形形色色进行了不留情面的揭露和批判。这时期的杂文形成了浑朴凝重、深沉冷峭的个性风格。在他的这类杂文中,过去的历史和眼前的现实、古典文学和现实人生是打通的,它们实际是是另一种形式的曲折深致的社会批评和文明批评。

  四、昆明的杂文作家群

  闻一多:

  闻一多的一生划分为三个阶段:即“诗人”时期、“学者”时期、“斗士”时期。“诗人”时期,写过著名的杂文《文艺与爱国——纪念三月十八》;在“学者”时期,写过《<西南采风录>序》、《端阳节的历史教育》、《时代的歌手》、《文学的历史动向》,都是中国现代思想史上不可多得的文献,是中国现代战斗杂文史上不可多得的珍品。

  学习马列、阅读革命刊物和革命作家的著作是闻一多思想转变的一个重要因素。

  闻一多的杂文内容广泛,议论深刻,形式多样,表现方式多姿多彩:①历史考据性的杂文,如《龙凤》、《端阳节的历史教育》;②历史上的思潮和流派的研究和批判的杂文,如《什么是儒家》、《关于儒·道·土匪》;③社会思想和文学问题的评论杂文,如《复古的空气》、《文学的历史动向》、《时代的鼓手》;④历史和现实的运动的断想和记述的杂文,如《五四断想》;⑤序跋,如《西南采风录》;⑥书信,如《致臧克家》;⑦最的是关于社会政治、思想和文艺问题的演说,如《诗与批评》、《最后一次的演讲》。

  闻一多的渊博睿智和远见卓识,革命浪漫主义精神的丰富想象和充沛激情,大无畏的革命斗志的披坚执锐的大破大立等素质构成的独特丰姿。

  闻一多的杂文有鲁迅的老辣和深刻,瞿秋白的诙奇和明快,但也有自己独特的风貌,这就是由新的历史环境和作家鲜明的个性熔铸成的那种特有的凝聚力和爆发力。

  朱自清:

  抗战胜利后,转向批评、说理的杂文写作。结集为《标准与尺度》、《论雅俗共赏》。

  朱自清的杂文标志着他在散文创作上的新的追求和新的发展,也标志着他的散文创作达到了炉火纯青的艺术境界,有着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

  此时的杂文的中心,是现实的社会生活和文学发展中的重大问题,表达方式也从抒情、描写转向批评和说理。这种批评和说理的方法,是朱自清杂文中的“历史的方法”,就是在批评和议论现实社会生活和文学发展的迫切问题时,注重现实和历史的贯通,论和史的结合,追求历史和逻辑的统一。也就是说,他立于现实的战斗立场去“熔经铸史”,对历史作出新的解释,宣传人民民主思想。

  在运用“历史的方法”上,朱自清同闻一多是有所区别的:闻一多是呐喊怒吼,大破大立,是汹涌澎湃的惊涛骇浪,朱自清是润物无声的细雨;朱自清和冯雪峰也不一样,《论气节》和《谈士节兼论周作人》的论题是近似的,前者没有后者那种对问题作历史性的理论分析和概括的宏伟气度,但却对“气节”问题的“意念”及其历史沿革与具体发展有更精微的论述。

  朱自清散文语言的突出成就之一,是他善于运用“活的口语”。开辟了散文运用“活的口语”的道路。

  吴晗:

  结集为《历史的镜子》、《史事与人物》、《投枪集》。他写得最有特色的还是历史小品式的杂文,史论性的杂文,我们统称为“历史杂文”。他的“历史杂文”有着浓厚的文学色彩,以历史为作镜子,照出现实中的丑类的嘴脸和灵魂,这些“历史杂文”是用文学杂文的笔调写成的,其中确有“火气”、“辣气”,有强烈的现实针对性和战斗性。

  王力:

  杂文结集为《龙虫并雕斋琐语》。抗战期间,写了大量文词犀利、痛斥时弊的杂文。这些杂文词章秀丽,议论持平,讽喻巧妙。

  王力把自己的小品杂文称为“血泪写成的软性文章”,他的杂文语言以流畅、富于幽默感的北京口语为主,又调和古典诗词中的清词丽句和有一定容量的典故,加以骈赋的对仗、排偶句式,致使他的语言有一种特有的凝炼、柔韧和音乐的节奏感。

  钱钟书:

  杂文《写在人生边上》。钱钟书自称是“零星的随感”的杂文,同30年代的梁遇春的随笔有共同之处,以知识性和思辩性见长,但钱文更显得波谲,老辣睿智。

  钱钟书杂文的知识性和思辩性突出表现在他的议论有与众不同的独特视角,独特纹理。

  钱钟书杂文喜欢旁征博引,在这点上同梁遇春和王力相近,文章的知识密度特大,而且他的语言巧喻泉涌,妙语串珠,话中带刺,富于辛辣味和幽默感。其小说《围城》语言以创造性比喻的排比联用著称于世。

  五、延安的新杂文作家群

  延安的杂文,“对人民,它是善意的批评和热情的帮助。对敌人,它是刺向胸膛的利剑。”在延安时期,杂文在团结人民,打击日本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的斗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延安的杂文如金灿然论谢觉哉的杂文时所说的,是一种“新杂文”。

  谢觉哉:

  在《解放日报》是连载过《炉边闲话》、《一得书》、《案头杂记》等。他的杂文一部分是揭露和批判国内外反动派的,如《想到“血洗”》、《黠鼠盗浆》等;大多数是针对革命队伍内部的。他的杂文文笔朴素流畅,明白如话,说理透彻,深入浅出,平易近人,读来亲切生动,富有教育意义,代表现代杂文的新作风和新文风。

  谢觉哉的杂文同陶行知的《斋夫自由谈》风格非常接近,说理透彻,明白如话,亲切委婉,诗趣盎然。

  何其芳:

  抗战爆发后,何其芳开始创作直面人生的战斗杂文和表现民族革命战争中的新人新事的报告文学,艺术上追求一种朴素清新、明快畅朗的风格。这时期的杂文收入《星火集》、《星火集续编》。他的杂文有“朴素美”。

  林默涵:

  杂文结集有《狮和龙》。

  《狮和龙》的内容和特点:①《狮和龙》中的杂文,一般篇幅不大,但观点集中,见解深刻。②善于选取生动和典型的材料。③善于通过对比有力地展开生活的真理,善于把对社会人生的真理性的发现熔铸在象征性的形象中。

  这本杂文集有简捷隽永、清丽朗畅的艺术风格。

  鲁迅杂文艺术在作家们的努力下得到了充实和发展,体式丰富,格调多样,有各自的表达方式和语言风格。他们的杂文,或富于思辩色彩,剖析毫厘,闪耀着哲理的光辉;或运用形象化的说理,使议论和形象结合,富于抒情意味;或富有政论的色彩,或具有史论、文论的特长;或运用丰厚的文化素养,旁征博引,使文章带有书卷气;或利用软性文字,锦里藏针,使作品引人入胜等等,这一时期的杂文家都有高知识结构,所以它们能把鲁迅杂文的艺术传统推进到一个新的高峰。

本文转载链接:自考“中国现代散文史”资料(30)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