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百味自考 > 百味心情 > 胆大包天 借“省自考办”之名办假证(图)

胆大包天 借“省自考办”之名办假证(图)

2006-09-05 09:30  华商报 【 】【我要纠错

hspace=0

  李晓花(左一)总是把办证人员带到“西北职业教育中心招生处”,进行价格等事项的交谈。

hspace=0

  孟姐(左一)让李晓花(右一)联系陈春,几分钟后,却赶来几十名不名身份的男子。

hspace=0

  蓝涛拿到的盖有“省自考办财务专用章”的收据

hspace=0

  “西北职教中心招生处”卖假证流程

  学历文凭考试没过关,只要有学籍,交四千元就能拿到文凭;没参加自考考试,交上七八千元,也能拿到毕业证———从托儿、到联系人,再到所谓的“自考办老师”,一张违法办证黑网正在延伸……

  “交4000元可以拿到试卷和答案,答完卷就能拿到国家认可的毕业证”

  “明年国家将取消学历文凭考试,有人在利用漏洞,向搭末班车的考生疯狂敛财……”7月中旬,一位陌生女士给本报打来电话称,只要给省自考办一位名叫“陈春”的老师交4000元钱,就可以在其通知的地点拿到各科试卷,然后对着答案答卷,在10月份拿到国家认可的毕业证。她还称,西安某学院的一些学生都与“陈春”有联系。

  据了解,学历文凭考试分为国考、省考和校考三部分。按照国家规定,每个报考学历文凭考试的考生只有在顺利通过由国家、所在省份和学校组织的考试后,才能拿到国家承认的毕业文凭。而自学考试则是由国家组织的统一考试,只有各门课程过关才可拿到毕业文凭。

  记者试着拨通了“陈春”的电话。电话另一端,一个30岁左右的男子警觉地搭了腔。当听到是急着要交钱办学历文凭后,他说:“那好吧,你把你的姓名、学校报给我,我给你先落上(名字),最近自考办都放假了,8月10日你再把考号给我……”

  由于对方警惕性较高,记者商量后决定暂不去惊动他,而从那位女士说的西安某学院入手展开调查。在数日的艰辛摸索后,记者终于从该学院一名女学生那里,打听到确实交了钱就有人能办下学历文凭。不仅如此,连自考文凭也能办下来。在这位女学生的“帮助”下,7月28日下午,记者终于得到了一个办“真证”的电话,打通后对方自称叫蓝涛,听说要办证,当即就高兴地与记者约好了见面。

  他再三强调,文凭一定是真的,自己也花了4000元办了一个

  8月7日下午5时,记者如约来到西安金花北路与蓝涛见面。蓝涛告诉记者,要办学历文凭的毕业证不是很难,只要有学籍和考号就行。他再三强调,文凭一定是真的,因为他也花了4000元办了一个,今年11月就可以拿到毕业证,让记者放心去办。

  为弄清楚蓝涛身份,记者来到西安某学院,发现蓝涛的确是该院外国语学院计划外英语系2004级学生,今年20岁,家在山西临汾。

  在接触中,蓝涛告诉记者,因为自己学习不好,所以十多门课程只过了几门。现在眼看着要毕业了,所以希望能拿到毕业证后去南京找工作。为了凑钱,不仅自己过得紧巴,还不得不出来打工。

  据蓝涛讲,今年5月份,他听别人说可以办出“真证”后,就开始找人。最后找到了鱼化寨河东村“西北职业教育中心招生处”的李晓花。

  “答案必须填错一部分,既不能低于60分,也不能高于75分……”

  “李晓花是那个招生处负责人,5月10日左右,我问她文凭是真的还是假的,她说是真的,要交4000元,10月底11月初拿证。”蓝涛说,招生处还有一个叫“陈春”的老师,证可能是他在具体办。而且,“陈春”在另外两所学院还设有“招生点”。

  记者:那你几号去交的钱,是直接给陈春的吗?

  蓝涛:本来6月15日是交钱开票的,后来说自考办开票的人不在。16日去了后,李晓花、陈春、陈春的老婆孟某都在。我交了钱,对方给了我单子。我还趁机看了一下陈春的工作证,是省自考办的。

  记者:交了钱,你什么时候答卷子的?

  蓝涛:6月20日左右,我在李晓花处拿的卷子和答案,做了一个星期左右,每天都在那里填。卷子还必须填错一部分,既不能低于60分,也不能高于75分,因为高于75分学校就有了纪录。

  记者:都考了哪几门?你真的相信对方是真的吗?

  蓝涛:阅读、英语概论、写作……一共15门,卷子填完就交给李晓花。而且,我在李晓花那里还见过一个学生,先给李晓花交了500元办学历文凭,后来李晓花又给退了。原因是03级没有空档。

  记者:空档是什么意思?

  蓝涛:03级有学生退学了,把其档案资料改成要办证人的资料,把档案重新放进自考办03年档案库去。这样办文凭的人就有自己的“档案”了。

  记者:最后文凭是发到你手上吗?

  蓝涛:听说是省自考办先发到学校,然后再由学校老师发给我。

  蓝涛告诉记者,在李晓花处打工期间,他曾看过李晓花的记录,办证的大概有三四十个人。但办得下来办不下来,不太清楚。后在记者和李晓花的接触中,她本人告诉记者,今年她所负责的招生处办了大约50个学历文凭毕业证。

  学历文凭收据上盖着“省自考办财务专用章”

  看到记者“心情急切”,却又拿不定主意。蓝涛又透露了些“内幕”,他说之所以敢交钱给对方,主要是见陈春曾到该学院去过,学院有老师跟他很熟。所以比较放心。而且,他手里还拿着当时交钱的收据,上面有省自考办的章子,所以不怕对方不认账。

  “6月16日,我交了钱,然后陈老师给了我一个收据。”蓝涛说。蓝涛拿出这张盖有“陕西省自学考试办公室财务专用章”的工商服务业统一收款收据。收据上,上面开票一栏填着“王”,经手人填着“陈春”,时间是2006年6月16日。

  “有这个在手上,万一拿不到证,我会找他们退钱。”蓝涛说,陈春快40岁了,有点胖,他老婆姓孟,在西北职业教育中心上班,但具体孟的身份是什么,他也不清楚。

  蓝涛还告诉记者,他曾在李晓花那里干过一段时间,主要就是负责“拉”那些需要办学历文凭的学生到李晓花那里。介绍一个要办学历文凭的学生可得300元的提成。这次看在朋友的份上,他不会要记者的钱,也不会抽那300元提成。

  “自考文凭一般要12000元,朋友要8000元”

  之后,在确定记者要办毕业证的情况下,蓝涛拨通了李晓花的电话。李晓花告知记者,8月8日上午在鱼化寨河东村口见面。

  8日上午,记者准时来到鱼化寨河东村口,并见到了李晓花。她把记者带到村中一个挂着“西北职业教育中心招生处”牌子的房间,问记者有没有学历文凭的准考证。得知没有学籍和准考证号,她说办不成。记者又问,能不能办个自考的文凭,她说得问问朋友,即使能办价钱也会比较高。一般要12000元,朋友(自己人)的话8000元。

  记:你看能不能再便宜一点?

  李晓花:这样吧,你也是朋友介绍过来的,就7000吧,我最低只能给你降到这了。

  谈好价钱后,李晓花给她的朋友拨通电话。询问后,她告诉记者,自考文凭现在还能办,不过时间比较紧,要记者尽快交2寸和1寸照片各5张,并选好报考专业。在交照片同时先交3500元。

  “拿到毕业证后再交3500,这样大家心理都会平衡一点。”李晓花笑着说。

  “给毕业证还有档案,网上都可以查到……不相信朋友你就不要办”

  为了能见到蓝涛说的那个省自考办“陈春”,记者几天后与李晓花联系,告知已决定交钱。李晓花得知后非常高兴,约好8月14日下午在鱼化寨“西北职业教育中学招生处”办公室见面。记者后来将交钱时间改到8月14晚7时,并且将地点改在了小寨十字。

  14日晚8时左右,在小寨十字南50米的停车场上,李晓花和两个30岁左右的男子出现了。“办证”的记者和另一位扮做“大哥”的记者出面接洽。

  “大哥”:这办证是给什么东西?

  李某(其中一名男子):到时给一个毕业证和一个档案,网上都可以查得到。我们一般8000(元),他(指办证的记者)是朋友介绍的,当时说的是7000(元)。

  “大哥”:你们两个是自考中心的吗?李某:我们两个不是自考中心的。“大哥”:用什么标准来衡量办的证是真是假?

  李某:标准?这个你可以在网上查嘛!好多人办的这个证,参加司法考试,考研都没什么问题的。

  “大哥”:我弟(指办证记者)给我说的是自考中心的朋友给他办的,如果你们两个是自考中心的,我立刻给他办,但这中间隔了人,我还是再考虑一下。

  李某:你先交3500,拿到证再交剩下的,也不是让你一次交清。这个证是朋友托朋友才办的,只要你相信朋友,你就办。不相信朋友你不要办。

  “大哥”:我现在就想确认两点,一,你的证是真的从自考办办的;二,10月15日前能不能发下来。

  李某:发证不是我们说了算,自考每年只有两次发证的时间,10月15日之前能不能发证,我明天给你问一下。不行的话,西安商务学院的老师在这儿,给你办个商务学院的毕业证。

  “大哥”:网上能查得到吗?

  李某(已有些不耐烦):网上可以查得到。(指着旁边的男子)西安商务学院的老师在这,不行直接把你拉到商务学院给你办。

  看到“大哥”不交钱,三人只好离去。走前,记者希望他次日拿出证件确认真伪,对方答应了。

  “他说是自考办老师,就把卷子拿过来……我的工资都是自考办发的……”

  眼看李晓花提出的自考文凭交钱期限快到了,记者再一次提出要见见“陈春老师”,哪怕看下证件也行。李晓花答应了,8月16日下午,记者再次赶到位于鱼化寨河东村的“西北职教中心招生处”。可是,李晓花说陈老师正从成都坐火车回西安,要等到下午四五点钟才能回来。

  然而,等记者再次来时,陈春依然不见踪影。看到李晓花流露出怀疑的神情,无奈之下,记者只好出示证件,当场采访。

  记者:你是西北职教中心的吗?李晓花:不是,我只是在这看“点”的。记者:你认识陈春吗?

  李晓花:我只叫他陈老师,不知道他具体叫什么名字。

  记者:你在哪儿见的陈春?他是怎么给你安排这件事的。

  李晓花:我和他只见过一面,在一个咖啡屋。这个自考的东西我根本没有参与,我不是什么办证的。

  记者:陈春是不是自考办的?

  李晓花:他说他是自考办社考处的。我没看过他的证件,我只是打工的,每个月就拿800元工资。

  记者:蓝涛在你这里(位于河东村的“西北职业教育中心招生处”)做卷子是不是事实?

  李晓花:蓝涛在我这里答过卷子是事实。但这个卷子是陈老师直接给蓝涛发的。

  记者:他是怎么办学历毕业证的?

  李晓花:他说他是自考办的老师,然后就调资料审档,如果有“空档”就把办证学生的资料加上,审完档案后,就把卷子拿过来给做。如果是我介绍的,给我分钱,我介绍过一个朋友,办的是学历文凭,我觉得办证这个事不合法但是合理。

  记者:那你的工资是哪里给你发的?

  李晓花:反正每次工资是自考办发的,他们每次发工资时都会拿个工资表,我们一签完字,他们就把工资表拿走。

  害怕黑幕暴露,叫来数十名男子围攻记者,幸亏民警及时解围

  根据蓝涛手中的收据,8月17日上午,记者来到省考试管理中心核实陈春的身份。省考试管理中心传达室工作人员拿出省自考办全部科室人员名单,发现没有一个人姓陈的,社考处也没有。而对于收据上的公章,则没有人能说清。工作人员说,目前中心放假了,省自考办没有人来上班。至于开票一栏的“王”是不是自考办的人,就不清楚了。

  正在疑惑之际,突然李晓花打来电话,说陈春来了。随后,她又接连两次打来电话,问记者来不来。在得到肯定回答后,对方语气忽然平缓下来,这些微小的变化,不禁令记者生出几分疑虑。

  过了一会儿,陈春又打电话催记者前往。为防万一,记者迅速赶到鱼化寨派出所,将情况反映后,派出所一位副所长立即决定陪同前往。

  17日下午5时20分,当记者赶到李晓花的办公室,发现办公室多了一个穿粉红色衣服的女子。正当记者疑惑地向李晓花询问陈春为何没来时,从村北口缓缓驶来数辆小车,车上相继下来数十名不明身份的男子,就在记者发现不对准备往门外冲时,对方将一名记者堵在门里,而其余的男子则径直朝门外的记者逼来。

  “你们干什么,我是派出所的!”派出所副所长立即出面,挡在中间,一听是派出所的,对方立即散开,但还有一些没有散去。后鱼化寨派出所联系增援,才将李晓花等人带到派出所。

  “省自考办核实……如果有人承诺能办出这两个毕业证,那肯定是假的”

  最终,经记者到省自考办核实,自考办并没有“陈春”这个人。考籍处负责人康永奎查看收据后指出,陈春开给蓝涛的收据及公章均是假的。我们自考办的公章全称是:陕西省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委员会,这肯定是办假证的。康永奎告诉记者,省自考办并没有独立的财务室,也没有财务专用章,自考办和省考试管理中心是两块牌子一个机构,财务室也只有一个,财务专用章是省考试管理中心的。并且,自学考试和学历文凭考试负责报名和考试的工作人员是完全分开的,有人想在这里面做文章是绝对不可能的。

  至于办证者承诺的能办出学历文凭毕业证和自学考试毕业证,康永奎很肯定地告诉记者,绝对不可能办出来。如果有人承诺能办出这两个毕业证,那他办的肯定是假的。

  “那蓝涛所做的试题是怎么回事呢?”康永奎称,每年考试过后,试题会解密,有时一些学校的老师会收藏试题,用来给学生作辅导。办假证的人有可能拿的是翻印的试题。

  根据李晓花等人的承诺,所谓的毕业证要在10月份才能拿到手里,所以对这些证件是否“真实”,目前尚不能确定。

本文转载链接:胆大包天 借“省自考办”之名办假证(图)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