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百味自考 > 百味心情 > 高考落榜生寻找出路 高校自考招生何以失控

高考落榜生寻找出路 高校自考招生何以失控

2006-09-11 09:27  楚天都市报 【 】【我要纠错
    内容提要:一位教育界人士说,自考助学班招生的混乱现象前几年就已出现,只是没有爆发出来。今年湖北省高考考生数大量增加,众多高校和中介“抢抓机遇”,疯狂招生,才使“助学班”问题得以凸显。

  8月28日,湖北省普通高校招生工作宣告结束。由于实行“阳光工程”,实行网上投档,没有招收一个线下考生。其公开公平,受到社会称赞。

  然而,就在高招临近结束之际,一些不和谐音开始出现:

  8月30日,200多名学生手持“武汉理工大学入学通知书”前来武汉报到,旋即被安排到东湖边一个“国防教育基地”军训。军训7天后,招生老师突然失踪。

  9月1日,44名外地学生手持“武汉大学入学通知书”到汉,在武大附近一处招待所交了数千元学费,然后被送到东西湖区“封闭军训”。3天后,招生负责人携款“蒸发”。

  这些事件曝光后,多数高校公布宣称自己的名义被盗用了,高校与这些事件无关。

  记者采访发现,上述招生骗局,均打着“高等自学考试全日制本科助学班”的招牌。

  一位教育界人士说,自考助学班招生的混乱现象前几年就已出现,只是没有爆发出来。今年湖北省高考考生数大量增加,而高校统招生指标增加较少,落榜生数量比上年净增6万余人。众多高校和中介“抢抓机遇”,疯狂招生,才使“助学班”问题得以凸显。

  “与统招生享受同等资源” 高校纷纷抛诱饵

  名校的字号印得很大,“自学考试全日制助学班”的字号很小。公办高校的自考招生简章和入学通知书,均是这种格式。

  家住宜昌的考生小范今年高考只考了303分,正在他为落榜苦闷之际,一封封招生简章和入学通知书于8月中下旬翩然而至。

  这些通知书上的内容让人怦然心动:同计划内统招本科生享受同等教学资源;参加全省统一考试全部课程合格,颁发省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委员会和高校盖章的本科文凭。如果成绩较好,还可授予学士学位,与统招生一样报考研究生。

  8月27日,一位招生人员将电话打到小范家里,说他可以读武汉理工大学的自考本科。光机电一体专业的就业前景好,建议选报。

  9月1日,小范和父亲一起来到武汉理工大学管理学院办公大楼,咨询后小范便参加军训。不料,9月4日,招生人员突然变卦,不仅原先承诺的专业不能保证,还说只能“校外住宿”。

  小范的父亲说,校方变卦的真实原因,是该校今年招生太多,校内宿舍已无法容纳。

  对于众多落榜生来说,自考助学班确实是一条不错的选择。

  自考生入学门槛较低,一般要求高考分数在300分以上即可。而其学费一年五六千元,远比独立学院的学费便宜。由于“能感受大学氛围、有机会得到本科文凭”,许多落榜生宁愿放弃上高职高专读专科的机会,而选择自考本科。

  同校开办4个电子商务班 “水稻”“烟草”如何兼种

  按理,各高校对自己的资源应该心中有数,为何会出现“生满为患”的情况呢?

  从自考助学班的办学模式中,我们大致能找到答案。

  各个高校的招生简章写得明白:全日制助学班由继续教育学院统一管理,各二级学院负责教学,教学站则负责思想政治教育和日常学习、生活管理等。

  武科大成人教育学院负责人介绍:各院系对办助学班都比较积极。前两年,该校助学班人数只有数百人,去年增加到1000多人,今年全校计划招收自考生2000人。

  该校信息学院自考负责人王老师打了一个比方———“教统招生是种水稻,招自考生是种烟草。”他解释,统招生所缴学费由学校统一收支,院系没有得到直接好处。而自考生所缴学费在学校收走20%以后,剩余部分由院系支配,效益看得见。

  华农大继续教育学院负责人介绍,在教师的待遇中,岗位津贴和业绩津贴由学校提供,但调剂奖金则由院系自筹。如何自筹?一条重要途径就靠院系招收自考生来解决。招自考生越多,则调剂奖金越高。

  如此一来,各个院系便各显神通,争相办班。

  在武汉科技大学,管理学院、理学院、计算机学院、信息学院都开办了“电子商务”专业,今年的招生计划为400人。

  在华中师大,化学学院今年招收了物流管理、国际贸易等6个专业的助学班,共招生300多人。

  院系———教学站———招生员助学班背后有条利益链

  武科大成教学院负责人说,“助学班”效益可观,但毕竟不是主业,二级院系不愿投入过多精力。其招生和日常管理,一般交与校外机构打理。

  于是,大批教学站在公办高校周边应运而生。教学站多为民办性质,一般采用租赁方式解决教学和住宿问题。在与公办高校的办学院系挂上钩后,便招聘人员充当招生中介。

  昨日下午,当了4年招生中介的晓斌向记者透露,他所服务的教学站与高校的学费分成是第一年5.5:4.5,后三年是5:5.一个教学站若招300人,每生每年学费按5000元计算。四年下来,教学站老板可提成300万元。教学站给招生中介“返点”规则是,所招的第1至10人,每生可提成800元;第10至20人,每生可提成900元;直至每生提成2000元封顶。

  晓斌称,他今年招了150人,有望从教学站返点近20万元。

  武汉理工大学有6个校外助学班教学站。9月8日,记者在南湖边发现了挂着该校职业技术学院招牌的“应用教学站”,其负责人为高某。

  翻开武汉大学继续教育学院的自考招生简章,记者发现:高某作为“湖北应用技术学校”的负责人,还对口联系着武大外国语学院、新闻与传播学院等5个二级学院。

  在武大的自考招生简章上,像“湖北应用技术学校”这样的校外教学站共有12个。这些教学站与继续教育学院、相关办学学院一样,均可设立招生咨询点。

  灰色地带亟待阳光 高校能否退出自考助学班?

  华师大成教学院副院长徐恕峙认为,目前,湖北省公办高校、独立学院、高职高专,其招生均按统一计划,严格按划定的分数线录取。但是,自考助学班的招生并无严格规范,因而秩序混乱。

  省教育考试院介绍,今年湖北省共有29所高校举办自学考试全日制助学班。但记者发现,名单上有的高校是高职高专,自身缺乏培养本科生的条件,却大肆招收自考本科生。而湖北教育学院是在招收了大批自考生后,于9月3日才补办手续,获得招生授权。

  助学班学生的招生条件是什么?每个学校招多少?完全由各高校自定。

  据调查,武大今年助学班的招生计划是5780人,华中农大招生约3500人。更多的学校则是“多多益善”。

  实际上,近年来各个高校几次大规模扩招,各类教学资源已满负荷。

  在武大文理校区(老武大),平均每名学生只有0.7个座位,常有人在抢座位时被挤倒。去年底,武大不得不开放5个学生食堂,提供2000多个座位供学生自习。在武汉理工大学,大一至大三年级的统招生约为2.7万人,上学期的补考人次多达8466人次。

  武汉某部属高校继续教育学院一负责人认为,为了提高统招生教学质量,高校最好取消自考助学班。

  不少自考教学站负责人也认为,高校“自考助学班”的火爆,已经使自学考试脱离了正常的轨道。公办高校应退出自考助学班,尽全力教好国家统招生。落榜生的继续教育,应该交给民办学校和培训市场。

  「新闻链接」

  高自考

  高等教育自学考试(简称“高自考”)不需参加入学考试,考生即可选择相关专业学习。本科一般设有25至26门课程,专科一般设17至18门课程,考生可一次报考1门课程,也可报考多门课程。通过所有课程的考试,即可取得文凭。

  1984年湖北省设高自考以来,共有800万人报考,其中有110万在籍生(相当于高校的“在读生”),有65万人已拿到文凭。

  高自考有两种学习方式:一是完全自学,不到高校学习,考试时到地方招考办指定的报名点报考,通过率较低。二是参加各类自考助学班,有老师对学生授课,通过率较高。

  高校自考助学班

  上世纪九十年代,经教育行政部门批准,,湖北省一些高校在正规高考录取分数线以下,录取一部分学生培训,然后参加自学考试,那时叫“封闭班”。一所高校只有几十个学生。这些考生通过自学考试拿到文凭后,到社会上就业不错,于是,有些高校就将自考学生培训班改称“试点班”。“试点班”的学生人数越来越多,每个学校发展到几百人;再后来,就发展到现在的“自考助学班”,有老师实行全日制授课。

  高校自考助学班,学生必须每门功课都通过了考试,才能够拿到自考本科文凭。助学班的学生拿到文凭的比率一般是40%至70%。

  教育部门的规定

  2005年7月29日,教育部在《关于下达全国成人高等教育招生计划的通知》中指出:“普通高校原则上要停止高等教育自学考试社会助学脱产班的办学。”高校主要任务是办好全日制高等教育。

  上月,湖北省教育考试院发出通知要求:高校举办自学考试全日制助学班,必须由学校成人教育机构对招生工作实施统一管理,校内各院系不得独立对外开展招生活动。

  部分高校叫停助学班

  据《法制晚报》报道,今年4月,中国政法大学在全国首家取消自考助学班,停招自考生。该校称,我国高校在自考班的招生、收费等方面管理都比较混乱,各个学院都有自考班,其市场效益不错,学校主动退出自考班市场,是为了贯彻教育部的相关指示精神,加强高等教育的管理。

  9月1日新学期的第一天,复旦大学也紧急叫停了一个仅仅开课两周的自考助学班,原因是这个由复旦大学下属院系与校外机构合办的进修班涉嫌“乱办班”。

本文转载链接:高考落榜生寻找出路 高校自考招生何以失控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