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自考365 > 百味自考 > 百味心情 > 当代女大学生社会求职需闯五关

当代女大学生社会求职需闯五关

2005-06-11 00:00   【 】【我要纠错

    大学生就业难,女大学生就业更难。

    2 月9 日起,全国一些高校陆续开学。中国人民大学的女研究生刘民民是应届毕业生,今年是该校两年制和三年制研究生同时毕业,她提前4 天返校,想早点进入状态求职。年前经历了多次失败,她现已有一家杂志社的录用通知,近期还有一个面试。刘民民说:“春天来了,苦日子快结束了。”可对多数女毕业生来说,春天的求职可能还会有一些“苦日子”。

    一组数据值得关注:今年1 月6 日教育部官员称,到去年9 月大学毕业生签约率为70%.今年我国高校应届毕业生将增加68万人,达到280 万人;去年12月25日,教育部高校学生司一位官员称:加上2003年沉淀的毕业生,保守估计,2004年求职的大学生将突破300 万人。

    “大学生就业难,女大学生就业更难,因为我们面临更多的困惑和压力。”近日,记者走访了一些高校,一些女大学生普遍发出如是感叹。

    地域之困——就业地点,学校所在……

    非理性的地域偏好和个人因素,无形中缩小了女大学生的就业区域。北京高校的多数毕业生包括女生,锁定目标的多是京深穗沪4 地。人大会计系的牛颖家在内蒙古,父母从其入学时就开始灌输:“找工作除了在北京别的不要考虑。北京离家也近,远了我们不放心。”学业优秀的牛颖已无奈地拒绝了驻广州的某知名跨国公司等不错的单位。牛颖说,班上不少女生的家人都有类似心理:毕业争取留京,离家越近越好,毕竟女生和男生不一样。

    北京理工大学学计算机的刘梦坤承受的则是双重压力。其男友在驻石家庄的某部队工作,他们感情很好,彼此都很珍惜。她曾想去石家庄联系工作,又感觉那里并不适合自己将来发展。北京、深圳的IT业较发达,她也联系了两家单位。男友对此保持沉默,让她自己选择。这种“自由”反让她左右为难。重感情的刘梦坤甚至希望自己“绝情”一点,“该掰就掰,可女生就是不忍心。”

    “学校所在地也是就业的瓶颈之一。”这是华中科技大学的彭洁抛给记者的第一句话。去年11月,京沪穗等地的大学生招聘已经升温,而武汉却显得平静。彭洁扔下作了一半的论文,跑到广州借住在朋友家中。每天看报、上网找就业信息,跑了6 场招聘会,也参加了几场笔试。人跑瘦了,最终一无所获。12月,她打算转战北京,已经买了机票。不料白天在广州车站,装有身份证等钱物的包被人抢了。

    求职不利也没让她掉一滴泪,这下气得大哭一场。哭完了,退机票,连夜坐火车赶到北京,和人大的一个同学挤睡在一张床上。要躲避门卫的检查,也给同学带来了不便。现在,彭洁还在北京某报社实习,她在等这家报社招人,以便近水楼台先得月。

    身份之困——毕业学校,生源问题,户口问题……

    说到毕业学校,郑州大学的柯莉就一肚子火。去年12月,她看到北京某中直单位面向全国招聘,就发了简历。后来,此单位笔试都结束了,她还在苦等考试日期。一打听才知道,人家只面向全国重点大学,而她“出身不好”。

    那“名校”的学生又如何呢?清华大学法学院的研究生武力也是一肚子火。她是在一所地方院校念的本科,上了清华的研究生,以为“改换门庭”了。不料在求职时,不止一家单位问起她本科的母校,然后就发生微妙变化。武力说,清华民间流行一说:一流的本科,二流的硕士,三流的博士,吃香的是什么“三清团”(本硕博都在清华)。

    清华、北大等高校学生还背着一个“十字架”:这些学校的学生素质是高,但“比较傲”,少之又少的女生“被惯得更傲”。她们到单位后喜欢给别人“新思路”;有的凳子还没坐热又出国了。于是,部分女生因此遭遇“恶名下的不公”。

    北京高校“民间”还有一种说法:“京(生源)男(生)党(员)”求职最容易。对于那些既非北京生源、又非党员,还是本科生的女生而言,她们称之为“雪上加霜”。因为北京户口对应届毕业生来说“实在太重要了”。

    面试之困——如何包装,隐私追问,“特技”要求……

    许多女大学生感到社会对她们的要求近乎苛刻:面试时如果“素面朝天”,用人单位会说,作为一个女大学生应该注重自己的形象,否则如何赢得客户好感?如果“淡扫蛾眉”,又有人说,一位知识女性要注重自己的内涵和品位,华而不实能干好工作吗?

    人大一个女生的求职尴尬堪称“经典”。小夏联系了某中直机关,并闯过了笔试。面试和政审时,该机关派了3 位负责人,“面完”小夏后,让其回避。他们又找到小夏的几个同学,一位负责人问:“听说小夏的男友很帅,你们见过吗?”大家知道小夏尚无男友,都给问愣了。一位女生还惊呼:她太会保密了,3 年了我们都不知道!“原来,这个单位有死政策:职员的配偶在外地的,必须解决其北京户口。但单位指标有限,故他们招聘大学生时,一定要摸清其”婚姻状况“,以免指标被”白吃“。

    还有的面试简直是刁难女生。去年11月23日,在北京农展馆的一次招聘会上,某企业的工作人员问一些应聘的女生:你们能喝酒吗?能喝多少?一些女生不知所措,有的勉强回答“能喝一点点”,有的则愤然离开。

    青春之困——直接就业,继续深造,回归家庭……

    就业还是深造?许多女生面临两难选择。就业吧,本科学历不具备比较优势,一些热门单位往往注明要硕士以上。考研深造吧,又担心学历高了,年岁也“高了”,比较优势再度丧失。

    机会成本太大,“宁要素质稍差的男生,也不要她们”。无奈之下,一些女研究生选择了考博,读博成为就业缓冲,甚至成了“生活方式”。可读完博又会怎样呢?

    在青春的压力下,一些女研究生干脆退出了角逐———“回归家庭”。据了解,在武汉、北京的一些高校中,女研究生尤其是年龄较大的,在读期间结婚的越来越多。北大医学部一位姓王的女生在研二时就结婚了,丈夫是北京一家公司主管,工作、科研很忙。她打算找一份竞争不太激烈的工作,“把更多精力花在家中”。

    惰性之困——依靠外力,害怕创业……

    社会上“女生就业难”的说法束缚了部分女生。一些人寄望于家人、亲友等“一切可以利用的关系”,想走捷径。在工作信息的收集、机会的争取上等,她们也比较被动。有的高校有一种说法:跟一个“神通广大”的导师,联系好工作的几率就大。面临毕业,人大经济学院的李朋并不着急,她有几条路子:跟导师上“直博”;导师推荐出国;或者直接到导师跟别人合伙的公司干,她平时就在那里打工。

    谈及自主创业,记者在北京理工大学、北京外国语大学等高校了解到,很少有女生想过毕业后自主创业,资金、项目、场地、社会关系……“太复杂了”。她们“听说过许多男生创业成功的故事”,对女生简直“不可思议”。

    目前,女生就业难的压力已经开始向低年级延伸,许多女生在大三甚至大二就开始琢磨工作的事,学习受到影响,但也“心甘情愿”。

本文转载链接:当代女大学生社会求职需闯五关

分享到:
  • 站内搜索
  • 课程搜索
  • 试题搜索

热门搜索:教材 报名 查分 免考 考试计划